性别瞒了199年 英国“花木兰”从军行医半世纪

一直以来,英国著名军医詹姆斯·米兰达·巴利都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他身材娇小却争强好胜,他固执己见却医德高尚。近日一位南非退休医生终于揭开隐瞒了199年的惊人秘密:詹姆斯竟然是个女儿身,“他”女扮男装考入医学院,并且从军行医长达53年!


女扮男装 考入医学院参军行医



詹姆斯·米兰达·巴利原名玛格丽特·安·巴克雷,于1795年(一说1792年)出生在爱尔兰考克市。根据维多利亚时代的社会习俗,女子不得从事医生职业,更不得参军。可是个性天生好强的玛格丽特并不甘心,受思想开放的母亲和德高望重的舅舅影响,她于1809年女扮男装,化名“詹姆斯·米兰达·巴利”,考入了著名的爱丁堡医学院。1812年,从医学院毕业的詹姆斯加入了英国军队,并被派往南非担任医疗巡查员。随后,“他”又转战印度、加勒比海地区、非洲以及加拿大等地。


仁心仁术 顶尖医生被传“断背”


1826年,“他”在南非开普敦成功施行了一台剖腹产手术,确保了母子平安,同时也成为英国第一位完成此类手术的外科医生,从此名声大震。1831年,詹姆斯被任命为英国军事医院的总检察长。然而在生活中,詹姆斯身材娇小,嗓音尖细,却性格暴躁、争强好胜,甚至在一场决斗中开枪击伤对方。


“他”是当时惟一胆敢喝斥近代护理学奠基人南丁格尔的军医,可同时又不乏幽默风趣。多年来,詹姆斯的身边一直陪伴着忠实的爱犬“心灵”以及黑人男仆约翰。由于“他”与时任开普敦总督的查尔斯·索默塞特勋爵私交甚密,坊间甚至有传闻称他俩是“同性恋”。


雌雄难辨 军方“捂”住女仆发现


1865年夏,一场罕见的痢疾席卷了伦敦,詹姆斯身染瘟疫不幸去世。就在“他”下葬前,女仆索菲娅·比肖普为他进行最后更衣,结果惊讶地发现,原来“他”竟然是女儿身!然而当军方高层得知这一惊人消息后,立即封锁詹姆斯的所有服役记录,严防“家丑外扬”。一名女性“混入”军队长达五十多年的“丑闻”一旦传了出去,势必让军方颜面扫地。在女仆索菲娅的坚持下,军方最终未对詹姆斯进行尸体解剖,便匆匆下葬。然而传言开始漫天飞舞:有人说曾亲眼看到詹姆斯的腹部留有“分娩疤痕”,还有人说“他”是个“阴阳人”。


真相大白 一封信解开199年悬疑


来自南非开普敦市的泌尿科医生迈克尔·杜·普利兹决定将詹姆斯的性别弄个水落石出。普利兹找到了疑似詹姆斯在少年时代和实习医生期间写下的20多封书信,后经权威专家鉴定,它们全部出自同一人之手。


更让普利兹兴奋的是,他还找到足以证明詹姆斯确系女儿身的关键证据:一封书信显示,詹姆斯在于1809年写给其家庭律师丹尼尔·拉尔顿的信的落款是“詹姆斯·巴利”,可是拉尔顿却在信的外面标上了“巴克雷小姐,12月14日”的字样。普利兹指出:“拉尔顿是个细致认真的人。他在所有收到的来信外面都要记下发信人的名字及日期。你找不到比这更有力的证据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