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6/


早上,部队从宿营地出发,马向天带着他的特务一连在前面打先锋。而常江仁则带着大部队在后面跟着。由于这里地势险要,鬼子没有防守,马向天并不担心鬼子的偷袭。现在,部队在丛林里行军已经习惯了,就是那些学生兵也逐渐适应了这丛林里的环境。


作为师里面的的特种部队,马向天的特务营比师里的其他部队有着更多的丛林作战经验。常江仁对这种难得学习机会当然不会放过,他一方面让自己的部队观摩特务一连的行军队形,行军方式。一方面,他让马向天派他的人指导自己的部队。对于常江仁的这些要求,马向天当然会满足,谁要常江仁是他的兄弟呢?


“报告营长,前面发现一些情况,请你去看一看。”担任搜索任务的特务一连尖兵班的一个弟兄回来向马向天报告说。


马向天赶紧带着几个人一起到前面去看。尖兵班的弟兄和白地光他们几个向导都在等着马向天的到来,他们的表情都十分严肃。马向天在那里巡视一番后,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同时派人赶快请常江仁赶来。


常江仁赶到这个林间空地时,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在这里,一堆堆步枪按照国军行军时的方式,以班为单位,十几枝的架在一起。在几堆步枪之间,摆放着轻重机关枪。由于时间已久,在这丛林的潮湿情况下,这些枪支都锈得不成名堂。


一堆堆白骨散落在这片林子里,使人看了触目惊心。那些骷髅两个黑洞洞的眼窝,让人联想到这些人临死前是多么的悲痛。而露出可怕牙齿的上下颌骨,仿佛是死者想对人们倾诉着什么。由于山上的野生动物和昆虫的破坏,那些肋骨和手腿的骨头到处都是,看不出有一具完整的尸骨。


马向天带着十分沉痛的语调对常江仁说:“我们大致清点了一下,大概有一二千人。看样子有一个团的人数在这里遇难了。”说完,他递过常江仁几件东西。


常江仁接过来一看,是国军的青天白日帽徽,由于这是陶瓷烧制的,因此没有损坏。还有一张官兵胸前的胸符,因为布织胸符在做出来后经过了桐油的浸泡处理,有一定的抗腐蚀作用,这样得以保存下来。他把胸符翻过来一看,上面有部队的番号。从这里常江仁了解到,这是远征军66军,新28师下属的部队。看样子,他们在这里迷路了,由于得不到补给,全部饿死在这里了。


这个时候,常江仁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这可是一二千人哪!这么多的弟兄们,他们没有战死在鬼子的枪炮下,而是躺在了这原始密林之中,他们死不瞑目啊!


“你看看,要不要把这些弟兄们的尸骨掩埋一下?”马向天询问常江仁道。


常江仁略微思考了一下说:“不必了,把这些尸骨全部收拢过来要花费好多时间。如果留下一些人来处理此事,恐怕他们以后找不到我们了。我们的任务紧迫,必需尽快赶到素来尔高地去,让我们以实际行动来祭奠这些牺牲的弟兄们吧!”


等后面的大部队都来到这里时,常江仁对弟兄们说:“弟兄们,这里的尸骨都是我们远征军新28师的弟兄们留下的。去年,他们曾经和我们一起并肩战斗过。他们没有死在鬼子的枪炮下,而是倒在了这原始密林之中。据我所知,像这样倒下的弟兄们有数万人之多!”


接着,常江仁突然提高了嗓门说:“弟兄们,这里倒下的弟兄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出来打鬼子的。他们‘壮志未酬身先死’,他们的英魂不散!我们一定要为他们报仇雪恨!让我们在以后的战斗中狠狠打击鬼子,血债要用血来偿!”


“报仇!”,“报仇!”,“报仇!”。整个特遣队的弟兄们都愤怒了,他们发出了怒吼,使丛林里响彻了他们的吼声。这个时候,天边响起了几声闷雷,大雨即将来临,仿佛是这老天也被这种场景被感动得要哭了!


“大家注意了,听我的口令!‘我们是炎黄子孙,我们是民族希望。’预备——唱!”常江仁起了一个头,队伍里立刻响起了这雄壮出征战歌。在这激昂的战歌声中,特遣队的弟兄们继续出发了。现在,在他们的心中燃烧着熊熊地复仇之火,每个人都希望马上到战场上去杀鬼子,为牺牲在这里的弟兄们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