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当代汉奸----平可夫

《世界新闻报》特约记者曾经在一些场合见过此人。平可夫个子不高,头发蓬乱,说话语速极快,喜欢与人争辩。据他自己声称,原名张毅弘,1963年生于云南,小时就喜欢军事,每天满脑子想的就是飞机大炮。但在高考时,由于学习成绩不理想,他只考取了昆明市高等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毕业后,他搭着国内“留学热”,自费跑到日本上学。先是在日语学校学习日语,然后成为青山学院国际政治学部的预科生,主修苏联当代政治学,后来获得了硕士学位。娶了个日本老婆后,他又辗转去了加拿大,并在加办起了《汉和防务评论》杂志。据悉,他已加入加拿大国籍。

说起这个杂志,据平可夫自己称,由于资金紧张,请不起编辑,只雇了几个人打杂,大部分的稿子都是由他一个人操刀,发行也只能由他自己跑。为了避免没有稿子,他自己只能一个人全世界到处跑,哪里有军事展览,就跑到哪里。据称相机是不离身的,就是为了把看到的可能与军事有关的东西都拍下来,以激发灵感。

不过,与其“半调子”军事专家的名头相比,平可夫的语言能力还是不错的。英语和日语都十分流利,据说连相当难学的俄语也掌握得不错。这可能归功于其全世界“跑单帮”的经历。而据他讲,因为小时候佩服崇拜苏联名将朱可夫元帅,所以把名字改成了平可夫。

靠捕风捉影炒“内幕”

常被西方舆论当枪使

平可夫频频发表关于中国军力的文章,除了兴趣使然外,更是谋生的手段。在日本离开学校后,他一边打工,一边写些文章挣稿费。就是在靠稿费过活的那段时间,平可夫找到了赚钱、出名的“捷径”——披露“中国军事内幕”。他的名字开始大量出现在日本报纸上。当时正值西方大肆炒作“中国军事威胁论”的热潮,这个自称“对共产主义毫无兴趣”的中国大陆留学生能够频频“爆料”,正中西方国家一些人的下怀,甚至连美国中情局编撰的《每日中国报告》,也时常转载他的报道和评论。

此后,平可夫乐此不疲。但由于他搞军事“研究”是半路出家,基本功不扎实,要想迅速走红,得靠不寻常的手段。他在日本学过苏联当代政治学,会说俄语,于是借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社会动荡的时机,跑到那里,把道听途说的有关中国的小道消息加工一番,再加上渲染、猜测,拼凑成文。这些文章迎合了西方炒作的需要,他因此一举成名,连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都曾邀他前去讲学,英国《简氏国际防务评论》也曾聘他出任亚洲特派员。

但是细看平可夫的文章,常常让人不可思议,哭笑不得。比如他曾经在《汉和防务评论》发过《水泥航母威胁论》一文,文中称,中国在上海青浦建造了一艘与美国“尼米兹”级航母一模一样的水泥航母,“甚至连跑道的划线比例、方式都与美国航母完全一样,甲板上还有几架类似歼-6外形的战斗机模型,舰桥的尺寸、外形也完全相同”。文章认定,这一仿真工程表明,中国正在认真研究美国的航母,具有军事意图。平可夫还分析说:“中国的仿制工作可能有两个目的,一是研究军事攻击美国航母之道,二是为中国未来兴建航母做相应的技术论证。”但实际上,这艘所谓的“水泥航母”仅是公园里修建的娱乐设施,让人笑掉大牙。

而《汉和防务评论》上所登载的图片则更多地是来自中国军事论坛。据《世界新闻报》特约记者了解,由于平可夫经常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使用,因而被军事爱好者社区视为公敌。许多大陆网友在拍摄的图片上特别打上“禁止平可夫使用”的水印,恐怕在大陆网络界他是获此“殊荣”的第一人。而平可夫将大量图片的水印抹去后,并在网站发出如下声明:“这张图片之前标有‘禁止平可夫使用’的印迹,今后凡是出现类似现象,本刊经过特殊处理,查证是否是伪造图片,不是者,一概使用,不支付稿费。”

平可夫的文章尽管经常是道听途说,捕风捉影,但一向“讲政治”、“讲时机”。例如每当中国警告台湾当局不得搞“台独”时,平可夫总要发表文章,以所谓专家的身份表示大陆其实没有武力攻台的能力,以此为“台独”势力打气;每当美国要向台湾卖武器时,平可夫又会表示台湾军事力量薄弱,不足以抵御中共武力攻台,美国必须向台湾大量出售武器才能维持台海平衡;当日本鼓吹“中国威胁论”时,平可夫总是要发表文章作为旁证;平可夫还写了许多文章挑拨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关系。因而,海峡两岸不少传媒界人士都怀疑平可夫是收取美国和日本情报系统资金的当代“汉奸”。

但就《世界新闻报》特约记者看来,也许平可夫还难以达到为外国人当“间谍”的程度,因为专业的军事人物一般认为,平可夫只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军事业余爱好者而已,不具备间谍所应有的专业素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