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的故事

真不幸.住院了.我把自己的内务收拾了一下.带了简单用具去了二一0.拿了病历.办了手续.然后一个白衣领到着分病房一104房都是战士.一床张东.大连冷冻机械厂的.二床郑经红旅顺潜艇部队的上等兵.我在四床.三床叫朱军.我刚来.就走了.据说是某军长的儿子.-103是全是干部.一个郑和号的士官.一个飞行技师.一个测绘大队的工程师.一个不爱言不爱语海军上尉..105是女病房.住着两个老师.一个警花。

104是最活泼的病房.一天到晚有人唱着歌.护士来扎针了.还没扎橡筋就丝丝的吸气.闭了眼.咬紧牙.扭曲了脸上的肉.一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无奈,护士白了一眼:"干嘛.?我扎的这么疼吗?"马上就有人讨好的随声附合:是啊是啊.能让尹护士扎上两针是你的福气.那走路的想扎还扎不上勒!快闭上你的嘴.弄得丝丝的跟个眼镜蛇似的"!尹美女呸了他一口:"夸我呢骂我呢.我手艺就那样啊.还用两针啊?一针放血!"轮到张东了.这小子扯着嗓子吱吱挖挖的乱叫.满科室都听的到=以为扎针的护士又是鞋匠出身:呔.张东闭上你的臭嘴.你知道你在干吗吗.你在污辱护士姐姐"有人含沙射影.一室皆笑.忘了病痛.

张东个很高.一米八几的样子.爱唱歌.但总找不到调.爱下棋.我俩常常边扎滴溜边下棋.一次压住了胳博.不下了.回了血.凝在针管中.叫了胖护士伊军.她又挤又捏.也没疏通.只好拔了要重扎.我说别扎了.伊军没好气的:你想不扎就不扎了?你以为你谁吖?:张东在一旁幸灾乐祸.挤眉弄眼:真幸福啊..又被美女摸了一次".伊军走后.又漏了针.鼓了大包.张东笑的嘎嘎的猖狂."唉.屋漏偏遇连阴雨啊.失意时让奸人得意吖.我喃喃自语z张东大叫:护士....我叫住他.拔了针.愤怒:不打了.说什么也不打了."便住地下排水.一想不行.一大瓶呢.便抓过枕头.插上针头.放开滴速.盖在被下.躺下作痛苦状.一会护士巡查-看了滴速管:好吗?"挺好挺好".我一连声的好.伊袅袅的走后.一室哄然.

每天下午是最热闹的时间.警备区的朱大鹏从队里弄来支汽步枪.下午便拎了去打鸟.有时爬在窗户上打对面树林中不时出没的野猫.后来来了个郝笑久.三十多岁.也当过兵.贼能闹.大连百货的.常带力士香水送我们.这个人.来了第一天便用护士的橡筋做了个弹弓.第一弹便打下一只家巧.博得满堂彩.惹的几个女居士忙念善哉善哉.可惜.后来再无建树..那只汽步枪别的没打来.只打下有几只鸟(没太多子弹).于是有人提议烧烤吧.郝笑久回去弄了只烤箱.朱大鹏开车大家做了车去狗市买了几支鸽子.菜市场买了鱼.孜然.酱.在病房楼前支起来..点了起来.弄得青烟袅袅.满院烤肉香.惹的满楼的人往外看.曲莉(主治大夫)在门口指指点点:"你们作吧.作吧哈"几个大腹便便的穿军装的小头目模样的想说什么.可看到目光迎着带着不惧.还有一丝挑衅的味道.便也没出声.刷啊.烤啊.鸽子比鱼好吃.鱼烤焦了才好.嘻嘻.可惜鸽子很贵.不能常烤...

三床后来来了个老艇长.常规潜艇的.常常和他聊天.他的故事很多.常听的出了神.他曾说如果位置适当.四枚鱼雷他可以干掉小鹰号(美国航母).讲对付航母的战术.讲中国造航母的瓶颈.他送我一对海军符号.一直保留至今.不知老艇长今日安否?他姓孙

104都是年轻的人.大家虽在病中.却依然闲不住.还有个室歌: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104的害虫"于是: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的唱.天气不错的时候.白衣扎了针.医生查完铺.一个个举了吊瓶.站在病房楼下.叽叽喳喳的谈着笑着叫着.引的别的房间好事的也都举着吊瓶出来聚会.很是热闹.大概除了二一0大概没别的医院有这等奇观.陆海空警地都有..一会主任出来了.:这什么样子.什么样子.快回去回去."没人西理他.他施施然.回去了.估计大光其火.各病房的主治医生.管床护士飞快的出来.崔着促着:主任火咧.睑色铁青咧"

“嘿嘿,,要的就是这效果”!一个兰皮(海军)笑道.“主冶大夫和护士不能得罪的.惹毛了没好果子吃的”!!

..于是一路笑回了屋.

滴流打完了.有人大叫:"护士.完了"!

值班室嘤然应曰:"哪个挖"?

"104,2床.

"完了.抬出去吧"!

‘阿姨.你真黑吖.还有气类’!.

晚上的时光是很快乐的.没人打针.护士也没什么事(于是常来104打牌.用两副扑克大连那里叫打棒:还有三幅的.叫滚子-不大玩-牌太多白衣们手小拿不完了-我很好找对家.因为我不抢着拿底.后来取来了吉它.一晚一晚的弹.有人一晚一晚的唱.有人一晚一晚的听.大家一晚一晚的笑


本文内容于 2008-3-7 21:16:05 被李-靖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