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8年的北京,天安门广场上观看升旗仪式的人群已经散去,可是一个男青年却还没有走。他慢慢地向金水桥走去,抬头看着庄严雄伟的天安门城楼。激越的义勇军进行曲还在他的耳边回荡,他的心仍然激动地跳个不停。

啊,巍峨的紫禁城,它就是伟大的中华民族的象征。

他听前辈们说过,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她有三百万年的生存史,五十万年前,人类从这儿跨过了人与野兽的分水岭,人们说,他的脚下,就是全人类的祖先走向世界的地方。三千年前大冶铜绿山那密如蛛网的地下矿井说明,这是一个具有多么超人的智慧的民族。

他一路走来,满眼看到的都是让人身心荡漾的红色。春节的喜庆尚未过去,人们又已经在为奥运会紧张忙碌起来了。到处都是充满友好口吻的“2008,奥运欢迎您”的大幅标语。这个古老的城市,又在用崭新的形象出现在新时代的舞台上。

他忽然感到,这个他从未来过的城市,这个他从未回来过的祖国,她的伟大的心脏正在同他一起跳动。他不禁摸了摸自己怀里的那件东西。他出发时的情景又出现在他的面前。

几天前,他作为中国古老的海外秘密组织洪门中处理最机密事务的潜龙堂的最优秀弟子,被紧急召到纽约总堂的密室里。执掌潜龙堂的方伯把一个扳指放进他的手心。

他说:“孩子,是时候回去了,我们应该回家了。你回到中国去,用这个作为信物,你一定要找到咱们的根。你可以用你能够想到的任何方法,通知有关部门,那个和咱们一样有着古老历史的组织,耶稣会,也要在2008年到中国去,它们要在那儿重新实现它们的目的。”

当他回家向姑姑辞行的时候,她的姑姑说:“你现在大了,可以告诉你这一切了。多年以来,你一直跟着我的姓姓李,其实,你真正的亲人根本就不在美国。既然你要回中国去,正好可以去寻找你真正的亲人。那个有另外半块玉佩的人,就是你的亲人。”

当他走出院子的时候,他从窗户里边看到,他的姑姑双手掩面,双肩抽动,她在哭。

他想,姑姑,你哭什么呢?你应该高兴啊!我要回家了。

现在他终于站在天安门前了,他忽然又为寻找那不知在何处的组织而焦急起来。

他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早就引起了站在一边的一个人的注意。这是一个年轻的女警察,她如春山般的秀眉下是一双深邃而的大眼睛,她弧度优美柔嫩的嘴唇微微抿起。为了工作需要,她总是尽量做出严肃的表情,可是,每当她不由自主地对人一笑的时候,她的脸上那让人不敢逼视的冷艳中总会增添无限的妩媚。她刚刚从警官大学毕业不久。今天是她协助维持广场秩序的第二天。

她早就发现,这个人表情异常,在他的手心里,紧紧地握着一件东西。女警官走上前去,来到男青年的面前,她看到,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黑色的头发在他的额头微微卷起,他的眼睛黑得几乎发蓝,他的英俊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两个人望着对方,突然一下子愣住了,呆了半晌,还是女警官首先恢复了理智,她微笑了一下,用职业的口气问道:“先生,你需要帮助吗?”

男青年也不由一笑说:“啊,我真的需要帮助。我叫……啊,我有中文名字,我姑姑说,我的中文名字的意思是……Immortalized,意思是活着不死,啊,对了,就是永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