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帜鲜明地把思想从市场拜物教中解放出来

旗帜鲜明地把思想从市场拜物教中解放出来


——湖北十堰的见证





云淡水暖





新年一来,一种“第二次解放思想”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有官员说要为这“解放”去“杀开一条血路”,几家南方字号的媒体也应时地加以热议,但是,什么思想还没有“解放”,哪些人的思想需要“解放”,怎样去解放“解放”,草民没太看明白。按照“断代”,通常说的“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始于30年前,通常说的“解放”的内容,是阻碍了生产力发展的“传统思维方式”和“传统经济体制”。还是按照断代,被“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所打破的“传统”,在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史中延续了27年,换言之,“思想”已经被“解放”了30年了,早已超过原来的“传统”思想的时间段的长度了。那么,30年后,历史地、客观地去看待“第一次思想解放运动”之后的发展,哪些是成功的,哪些是失败的,哪些是有缺陷的,是唯物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如果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础之上的“第二次思想解放”,就应该是扬弃失败的,改正不那么成功的,坚持正确的。


是不是可以说,这30年来,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又形成了一种新的,有别于“第一次解放”之前的“传统”的新的“传统思想”,需要人们去认识,需要得到坚决的解放呢,看来是有的,草民认为,被某些人冠以“市场拜物教”的思想或者说模式就值得去“解放”一下。什么是“市场拜物教”呢,无非就是唯“市场”马首是瞻,无论什么经济、民生、公共、服务问题,统统寄希望于“市场”,把“看不见”的手视为“市场拜物教”的图腾,经济、民生、公共、服务问题搞不好了、民怨沸腾了,就拿“市场化”说事儿,推给所谓“市场化不彻底”。事实胜于雄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市场”有没有解决一切,“市场”是不是“一彻底就灵”呢,未必。


“彻底市场化”最热情的唱颂者之一的《南方周末》今日(2008年4月28日)推出来一个报道“湖北十堰公交私营遇困境 司机月入仅11.8元”,但这条新闻已经是“二手”货,其源头是2月24日湖北《长江日报》的报道“湖北十堰公交司机集体停运3天事件调查”,十堰有70万人口,所有的公共汽车停运,无论如何都是一件重大的公共事件。一个城市的公共交通集体停运3日,缘由是“司机”,草民以为,这换一种说法,就叫做“私自罢工”,为什么说“私自”呢,道理大家都知道。如果不是什么忍无可忍的事情,靠工资糊口养家的司机们绝不会轻易“集体停运3日”,“集体”说明感受一致,目标一致,群起支持。


理由似乎很“简单”,“引发车城300多辆公交集体停运的,是一位普通公交车司机的工资条,工资条显示:在扣除各项费用后,这位司机一个月的收入仅剩下11.82元。”,这张工资条真可以说是丧尽天良,中国绝对贫困线大约是每月收入不超过100元,这位司机的收入尽然比绝对贫困线还要低差不多10分之9,也算是一大奇观了,而造成这一张工资条“奇观”的原因似乎也很简单,十堰市的公交事业已经彻底私营化了,“一个人的工资条何以会引发全城的数百名公交司机的集体停运?坊间有分析认为,公交完全私营后员工微薄的工资待遇与苛刻制度形成的双重压力,才是这次全城公交停运的真正原因。”,而这种微薄、这种苛刻到了什么程度呢,司机孙东风,在扣除了各类病事假、超油、欠趟、假币等各项费用外,他的工资条显示,当月他能领到的工资为221.82元,刨去还要扣除的210元事故停车费外,只剩下11.82元。“因为奶奶去世和女儿的生病,12月份我耽误了几天上班,工作了21天,最后只能拿到11块钱,那不等于白干了么?”,这可能是私营企业主敲骨吸髓的顶峰之作之一了吧。


但问题的背景在于,十堰市的公交事业已经“彻底私营化”了,而据经济学界主流们的教诲,市场化的“最高境界”就是私有化,比如目前正在大力鼓吹的土地私有化,私有化在自由主义经济学信徒们的内心,简直就是一种无以超越的、类似于宗教的境界,“市场拜物教”的核心,就是私有,不私有,“市场化”就不“彻底”,唯私有,“市场化”才达到了无所不能,万物归一的“崇高境界”,但十堰的实践有力地煽了“市场拜物教”一个巴掌,事实是摆着的。


《长江日报》报道说,在城市公交改革方面,十堰是第一个吃螃蟹的。2003年,政府大胆地退出国有资本,把公交交给企业运转。2003年4月29日,十堰市公交集团有限公司揭牌成立,一时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从此,十堰全城的公交业整体易手,被民企老板买断,十堰市公共汽车总公司变为一家民营企业。在整个中国,全城公交民营化,这是首例。“买断人”是温州老板张朝荣,《南方周末》报道,张朝荣一度因此被选为“中国企业改革十大新闻人物”。目前,他同时担任着十堰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等职务。


“第一个吃螃蟹”、“ 大胆改革”的光环和欢呼声背后,是资本家无法遏制的盈利冲动,在资本家的利润面前,什么公共服务、什么社会责任都是虚的,唯独钞票是实实在在的,当公众利益、社会责任与私人资本产生矛盾的时候,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挡资本的利益,据说资本家曾经提出过车票加价要求,但是在社会公众舆论的强大压力下,政府未批准,但资本的利益需要一个吸血的渠管,那自然只能从职工身上去找。改制前后,司机们明显感到的就是收入的降低,其中基本工资一项,就从当时的900元降到了现在的500元一月。报道说,十堰春节的肉价18元/斤,液化气105元/瓶,一位女职工已经3个月不吃肉了。


事实上资本家张朝荣没有什么错,无论你给他套什么光环,他的目的就是赚钱,不赚钱他就等于到十堰来当冤大头,当“活雷锋”。怎么能赚到钱,他就怎么干。问题在于“市场解决一切”,“一私”就灵的思维模式主导了政府的行为。记者提醒人们,2002年12月27日,建设部发布《关于加快市政公用行业市场化进程的意见》规定。但这个“意见”比较“中性”,有意无意模糊了所有制、产权问题。但既然要“加快”,要“市场化”,就有号称“敢吃螃蟹”的好汉,当年,《经济日报》曾经欢呼道“改革将出现多赢局面:…职工通过持股成了股东,收入有了保障;新的运行机制,有利于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做强做大。”,事实粉碎了“市场拜物教”经文带来的幻觉,最后“赢”的,可能只有资本,政府输掉了信用,劳动者输掉了生存保障,民众输掉了社会服务保障。


在十堰,这样的问题不止出现了一次,在公交行业,这样的问题不止出现在一个城市,2007年,安徽合肥鉴于民营化的公交5个月连续撞死11人,被迫清退私营资本,重庆公交的私营线路多次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被迫退回原国有体制,南京….在其它领域,这样的窘境也已经毫无掩饰地凸显出来,市场化主导下的教育事业,高学费的压力,师生之间的关系变成“买卖关系”(《中国青年报》);市场化主导下的医疗改革,本来同根共生的医患之间,因为高医疗收费伴生的高期望值,低不信任感造就了一种可怕的“敌对”格局;市场化改革比较彻底、私有化程度最高的房地产行业,所带来的是世界上最高的房价收入比。


绝对排斥市场化不行,对市场顶礼膜拜,奉为神明、认为“彻底的市场化”、“彻底的私有化”是解决中国发展、民生问题的仙丹妙药更不行。中国不是西方,中国的经济发展、民生问题照搬西方模式,靠个把“熟读萨缪尔森17遍”的“新锐官员”,靠几个学了西方自由主义经济学皮毛的大师、泰斗,祭起“市场拜物教”的法宝,硬要主导中国的经济、社会,事实已经证明是走不通的路,如果要“第二次思想解放”,就应该旗帜鲜明地把某些人30年来形成的“市场拜物教”的思想先解放了,“倒退是没有出路的。”


文章转自:毛泽东旗帜网www.maoflag.net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