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锡龙:中国国防费用明显低于世界主要国家

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上将5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详细介绍了我国国防经费的使用管理情况。


我国国防费仍处于较低水平


根据国务院提请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的《关于2007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0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2008年我国国防支出4099.4亿元,比上年增长17.7%;国防费预算占当年全国财政支出预算的6.9%,与前几年相比,所占比重略有降低。


廖锡龙介绍,我国政府历来坚持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的方针,按照富国和强军相统一的要求,近年来在经济持续平稳较快发展和财政收入快速增长的基础上,适度增加了国防费,努力使国防基础建设与我军承担的使命任务相适应,但无论是绝对数额还是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与世界主要国家相比都是较低的。2007年,美国国防费占其GDP的比重为4.6%,英国、法国、俄罗斯、印度等国也都在2%以上,而我国国防费占GDP比重仅为1.4%,明显低于这些国家的水平。


新增国防费主要用于四个方面


廖锡龙指出,我国有限的军事能力完全是为了维护国家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不会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2008年我国增加的国防费将主要用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根据国家统一的收入分配政策,调整完善军队有关津贴补贴标准制度,保证军人生活水平随社会经济发展和城镇居民生活水平同步提高;


二是适应部队战备训练需要和物价上涨情况,适当提高士兵伙食费和与官兵生活密切相关的经费标准,增加教育训练和油料购置投入;


三是解决边海防部队和小散远直单位的实际困难,改善基层部队物质生活条件;


四是加大对信息化建设的投入,适当增加装备及其配套设施建设经费,提高军队在信息化条件下的防卫作战能力。


坚定不移地走投入较少、效益较高的保障路子


廖锡龙特别强调,虽然我国国民经济发展较快,但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这也就决定了国防和军队建设经费供应不足的矛盾将长期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国防费的使用主要是在提高保障效益上下功夫,坚定不移地走投入较少、效益较高的保障路子。


一是坚持统筹兼顾,科学确定经费投向投量。以科学发展观为重要指导方针,从我国基本国情和当前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统筹处理好需要与可能、当前与长远、重点与一般、规模与结构等方面的关系,坚持量入为出,有所为有所不为,科学确定经费的投向投量。


二是坚持深化改革,大力推行科学管理。适应国家财政改革发展,结合军队实际,深化军队财政管理制度改革,建立健全科学的论证与决策机制,扩大集中采购范围,推行资产管理与预算管理相结合的办法,推广应用公务卡结算,健全标准化供应体系,努力实现精细化管理、精确化保障。


三是坚持寓军于民,走军民融合式发展路子。把国防和军队建设有机融入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之中,深化军队后勤保障和其他保障社会化改革,加快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水平相适应、与国家社会保障体制相衔接的社会化保障体系,完善国防动员机制,最大限度地利用经济社会中蕴藏的巨大资源为国防和军队建设提供服务。


四是坚持勤俭建军,始终勤俭办一切事业。进一步强化艰苦奋斗、勤俭建军的思想观念,严格控制楼堂馆所建设,下大力控制行政消耗性开支,防止相互攀比和奢侈浪费。同时,积极响应党中央建设资源节约型社会的号召,深入开展节能减排在军营活动,落实节能降耗目标责任制,加大新技术新产品推广力度,有效节约国防和军队建设的资源能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