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男子盗割3人生殖器性侵11名学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韩卫星在指认犯罪现场。


他走起路来非常轻,说起话来声音非常细;他喜欢唱歌唱戏,演唱时却多扮旦角;他喜欢跟年轻男子玩耍交往,并且老是跟他们过夜;他曾经把口水吐在饭里再吃下去,他曾经偷偷涂口红;他跟妻子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啥这么怪,他甚至长期跟妻子分房睡觉。


妻子觉得他怪,兄弟觉得他怪,朋友也觉得他怪,但没人深究他为什么这么怪,更没有人想到他的性取向有问题。10年来,他生活的开封杞县付集镇,男性生殖器被盗割的事件发生了三起,更有十来个少年被同性性侵犯。2007年9月发生一起恶性杀人盗割生殖器案件,当2007年10月公安机关侦破此案时,熟悉他的人甚至受害者家属都无法相信他居然就是“凶手”。


分析他的成长经历和性取向,医学专家指出,这悲剧的背后是一种长期压抑的灰色生存,悲剧原因涵盖生理层面、心理层面和社会层面。近日,本报记者专程赴开封杞县调查此事。


□首席记者 王在华/文图


●男子被杀生殖器遭割嫌犯是其好友


2007年9月12日,开封市杞县付集镇传出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付集镇西村村民阿俊(化名)被人杀了。更让大家胆战心惊的是,阿俊的整个生殖器都被割走了。


阿俊28岁,看起来白白净净,是村里有名的帅小伙。而在农村,这种把人杀了还把命根子割去的事情,即使祖祖辈辈有深仇大恨也没有听说过。


杞县警方连夜进驻付集镇,开始对案件全力攻坚。


1999年也是一个夏天的深夜,在付集镇公路道班,青年工人小伟 (化名)也遭受同样的劫难。因为抢救及时,小伟保住了性命,但他却成了当地人眼中的“中性人”。


除了这起命案,还有人传说多名男子半夜行走时被人砸闷棍,差点丢了命根子。而当地11名中小学生,在10年的时间里被不明男子性侵犯。


1个月后的一天,开封电视台播发了一则报道。“经过30多天鏖战,杞县公安局侦破了‘9·12’故意杀人案,抓获犯罪嫌疑人韩卫星。10月17日夜,韩卫星供认了包括1999年付集道班职工伤害案,性侵犯11名中小学男生的事实。”


这个消息让死者家属大跌眼镜。


韩卫星,付集镇西村人,在家中排行老五,有4个哥哥。其实在事发当时,警方就怀疑到了韩卫星,因为不少群众举报他游手好闲,老是出去乱逛。可警方询问死者的父亲老夏时,老夏却一口认定,不可能是韩卫星干的。


在老夏的眼里,韩卫星和自己的儿子“只能恁好了”。


韩卫星的朋友猜测认为,韩卫星可能是看上了阿俊,而阿俊不从,惹恼了韩卫星,最后韩杀掉阿俊。


一位消息人士则传出韩在公安局里的供述:韩承认自己是同性恋,他盗割男性生殖器是因为“喜欢”,平时他用盐把生殖器处理保存起来,没事的时候拿出来把玩。最后风声太紧,韩把割掉的生殖器扔到了西村村头的井里。


●嫌犯曾偷偷抹口红跟妻子分床睡


这个消息,在韩的妻子阿美 (化名)听来不啻于晴天霹雳。


她开始的时候坚决不信,但回忆起韩卫星的种种古怪,阿美也渐渐怀疑起来。


曾经有一次,韩卫星当着众人的面吃饭,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饭碗里吐了一口口水,在众人的注视下,又继续吃了下去。“他好出风头,好开玩笑。”在阿美的记忆里,韩卫星经常跟村里的妇女打打闹闹,开尽了玩笑。


最让阿美不能容忍的是,韩卫星老是偷偷涂口红。


有一次,韩跟一个朋友去走亲戚,偷偷抹上了口红,阿美把他狠狠骂了一顿。因为想着他平常喜欢开玩笑,阿美把这也当成了玩笑,骂了一顿就过去了。


两个人去汕头打工,一天晚上阿美上夜班,半夜突然回家拿东西。她再次发现韩在家里坐着,嘴唇上涂着一层厚厚的口红。


因为各种怪癖,阿美多次跟韩吵架以至于大打出手,甚至闹过离婚。


生气的时候,阿美多次挖苦韩卫星:“你这中国难找、世界难寻的怪脾气,到底是哪儿来的?”韩卫星的回答总是:“我的怪脾气,别说你不知道,就连我爹娘、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咋回事!”


一个让阿美最不能理解的细节是,韩卫星跟自己长期分床睡。


在阿美的记忆里,丈夫从来就没有跟自己好好睡过觉,“即使有一次夫妻生活,他也是做完就走。”


这些反常现象,现在让阿美后悔不已,“如果当时知道了他有问题,找找医生治治,说不定不会出这事儿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