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执勤中的汤海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汤海军和在科索沃的外国同事们



记者刘昌武实习生王洪岩文图


2月1日上午,郑州市维和警察汤海军从科索沃载誉归来。汤海军,37岁,郑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综合科科长。2006年10月28日至2008年1月28日,作为中国派驻科索沃第四批警队18名成员之一,在科索沃任务区代表联合国执行维和任务,2007年5月10日被联合国授予蓝色和平勋章。


在维和期间,汤海军表现出了中国警察的英雄气概和坚强斗志,充分展示了郑州警察的精神风貌,为河南、为郑州争了光添了彩,为祖国和人民赢得了荣誉。然而,作为代表联合国执行维和任务的一名普通民警,荣誉的背后充满了艰辛和泪水,在科索沃那片动荡的区域,他如何度过了自己的15个月?


我成了科索沃的第16264名维和警察


当我看到最后一项需要填写“因公死亡抚恤金受益人”时,心头猛地一颤,想到了父母和妻儿。


2006年10月底,我和其他17名队员一起,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到达科索沃,开始了我的维和生涯。


尽管在出发前对科索沃的情况已经有所了解,但我们这些习惯了和平环境的警察,一下子来到了一个陌生又充满危险的地方,特别是看到不时开过的北约部队的坦克和装甲车,还有在大街上巡逻的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心里不由得有些压力。


到达科索沃的第一天,我们被领到一座两层的铁皮办公楼办理“CHECK IN”,也就是登记手续。每个人都要填写一张详细的个人情况信息表,当我看到最后一项要填写“因公死亡抚恤金受益人”时,心头猛地一颤。那一刻,我想到了自己的妻儿、年迈的父亲和病重的母亲,如果没有了我,他们该怎么办?


作为一个带枪任务区,选择在科索沃维和就意味着选择了危险甚至死亡。这一天,我领到了自己的ID卡,号码为“CP16264”。这意味着从当天起,我成了科索沃任务区的第16264名维和警察。


领导给我们每人带来一棵大白菜


同事一起包饺子庆贺新年,没有擀面杖就用瓶子擀皮,有女同事边吃饺子边兴奋地流泪。


到任务区的第一个星期,我们在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接受培训,随后,大家分到了不同地区的不同岗位,开始各自找房子住,联合国是不负责安排维和警察住房的。


我和一名来自四川的同事被分配到离首府约50公里的吉兰市,到达时上批中国警队已于两个月前结束任务回国,因此没有人接应我们,加上语言不通,找房子真是件头疼事儿。联合国要求租住的房子离上班地点不超过半小时车程,中国警队内部则要求尽量靠近警察局或北约军营,以便发生不测时就近躲避,还要求避免离咖啡厅或饭馆之类太近,那些地方发生爆炸的几率很高。在一位联合国同事的帮助下,我和四川同事费了两天时间才找到一处狭小的住房,连床都没有,只能在两张破沙发上睡觉。


早就听说科索沃水电奇缺,但真正生活在这里,才知道情况远比想象的还要困难很多。战争导致电力系统瘫痪,平常首府市中心每天要停电三四次,每次停电两个小时左右,而其他地区停电则更为频繁,特别是冬天,供电两小时就要停四小时,给生活造成极大不便。在这里不是饿了才做饭,而是有电时就想办法做,炒菜时最担心的是做到一半停电。当地的医院、银行、饭店等都配有发电机,经常可以听到发电机的轰鸣声。


由于科索沃战争时期北约在此投下大量贫铀弹,当地的水只能用来洗漱和冲厕所,饮用水需要买进口瓶装水。但即便这样,当地的水也很缺乏,停水像停电一样没有任何预兆,有时洗完一次衣服要好几个小时。我刚开始不知道接水备用,以致出现用完厕所后没有水冲的尴尬。


科索沃四周群山环绕,春秋天大雾弥漫,能见度有时不足1米。夜里下班开车回家如果碰到雾天,只能靠公路中间的白色分道线缓行。我上班的检查站离住处约20公里,绝大部分是山路,临着悬崖,有好几次回住处的路上什么也看不见,开车时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吃饭是个大问题,在科索沃任务区能买到的蔬菜主要是土豆、洋葱、包菜和辣椒,偶尔也能买到生菜,但论棵卖,1欧元(合10元人民币)一小棵。2007年春节前夕,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领导专程从贝尔格莱德来看望大家,给我们每人带来了一块肉、一棵大白菜和一个白萝卜。我和其他同事一起包饺子庆贺新年,没有擀面杖就用瓶子擀皮,吃饺子时,有女同事边吃饺子边兴奋地流泪。


在别人退缩的时候,冲到火场最前线


“虽然联合国不鼓励这种行为,但请接受我对你本人以及你的国家的敬意和谢意!”


去年7月22日,我值下午班。在上班途中,快到我的工作地点--科索沃第五号检查站时,突然发现滚滚浓烟在附近山上翻腾。我心中一惊:昨天距离检查站两公里的山上着了大火,消防人员一直在连夜扑救,难道没有被扑灭,竟然烧到这里了?


我加速开车到达检查站,只见整个山火呈环形从山顶蔓延下来,可以闻见刺鼻的焦煳味,四周都是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山顶对着检查站的一侧,十几名消防员正在和火魔作战,他们在努力地用树枝、扫帚等灭火,可和蔓延的山火相比,他们的力量显得过于弱小。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6点多,大火已经烧到半山腰,最近处离检查站只有不足50米,已经严重威胁到检查站和过往车辆的安全。我马上通过电台报告指挥中心,同时和受我监督管理的当地警察带班队长商量,随时做好暂时关闭检查站的准备。五号检查站位于科索沃边界,是瑞士、德国等通往科索沃的主要通道,每天过往车辆有1500台,关闭检查站可不是小事。我建议当地警察通知他们的指挥中心,尽可能增援消防力量。半小时后,又有两辆消防车呼啸而来,近10名消防员投入灭火。


我决定带着那位带班队长到大火现场察看一下,快到现场时,阵阵热浪扑面而来,浓烟呛得人喘不过气来。那位队长很快就站住了,说太危险,不愿再向前挪步。我的职责只是监督他,发现他哪里做得违反规定我可以写报告,并没有上下级关系,只好撇开他往前走。我当时没有想太多,只是记住了自己的身份:我是一名警察。


消防员正一字排开奋力灭火,人人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湿透,我学着他们的样子拿起树枝上前扑火。过了一会儿,那位队长终于也赶了过来,看到我在灭火,惊讶得张大了嘴。他后来告诉我,着火不是第一次了,可联合国警察零距离赶赴现场,这是他8年警察生涯来第一次目睹,这是当地警察包括别的国家维和警察绝不会做的。


没想到一次徒手灭火却一下子树立了中国警察的形象。在我工作的检查站,原本中国维和警察就以纪律性强、待人友好闻名,这次大火过后,中国维和警察更赢得了当地警察和其他国家维和警察的倍加尊重。一次,我和地区司令、瑞士人菲利兹德偶然相遇,他特意停下脚步对我说:“虽然联合国不鼓励这种行为,但来自遥远中国的你的这种勇敢、奉献精神,依然让我极为敬佩和感动,请接受我对你本人以及你的国家的敬意和谢意!”


那天晚上8点左右,大火终于被扑灭。当地阿尔巴尼亚族警察说,天气干燥、两个多月滴水未降是起火的自然因素,但也不排除人为因素,大火是从科索沃边界朝着科索沃方向燃烧的,他们怀疑是塞尔维亚人故意朝这边放火。看来,大火虽然扑灭了,但阿族和塞族之间的仇恨之火仍在燃烧,未来的和平之路依旧漫长。



本文内容于 2008-3-7 20:20:01 被vwb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