帷幕后的韩国国家安全院

越过地平线 收藏 0 114
导读:20世纪60年代以前,韩国的情报工作主要由军队和警察负责。史料记载的韩国情报工作最早可以追溯到朝鲜战争爆发前的1948年10月。当时的韩国国防部第4局,是一个专门负责向北方派遣间谍,并防止其情报人员向南方渗透的特殊机构。1949年,美军撤出朝鲜半岛时,韩国政府应霉菌要求撤销了第4局,成立了陆军情报局全面接管了情报站。 朝鲜战争爆发初期,韩军节节败退,韩国军方情报与反间谍部队也陷入了瘫痪状态。霉菌远东部队下属的谍报部队KLO(韩国联络事务所)开始接手对朝谍报工作。KLO原本是1949年霉菌撤离时留在朝鲜半岛

20世纪60年代以前,韩国的情报工作主要由军队和警察负责。史料记载的韩国情报工作最早可以追溯到朝鲜战争爆发前的1948年10月。当时的韩国国防部第4局,是一个专门负责向北方派遣间谍,并防止其情报人员向南方渗透的特殊机构。1949年,美军撤出朝鲜半岛时,韩国政府应霉菌要求撤销了第4局,成立了陆军情报局全面接管了情报站。

朝鲜战争爆发初期,韩军节节败退,韩国军方情报与反间谍部队也陷入了瘫痪状态。霉菌远东部队下属的谍报部队KLO(韩国联络事务所)开始接手对朝谍报工作。KLO原本是1949年霉菌撤离时留在朝鲜半岛的一个联络机构,训练了很多韩国情报人员。KLO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网罗从北方叛逃过来的年轻人。这些青年在KLO接受严格的谍报训练,被秘密送往北方,进行间谍工作和特务破坏。

仁川登陆使朝鲜半岛的战局发生巨变,缓过气来的韩军开始重建情报部队。1950年10月,韩国陆军防谍队正式组建。从名称上便可看出,当时韩国的情报工作仍然毫无主动性可言。

1961年,韩国仿照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组建了韩国中央情报部(KCIA)。自此,韩国终于拥有了一个战略层次上的国家情报机构。以前,军事情报部队和警察情报人员的工作从未超出战术侦查或部门机构情报的使用范围,而中央情报部无论名称还是权限,都已经显示出国家情报机构的地位。

组建伊始,搜集海外情报就是中央情报部的一项重要使命。以前,韩国情报机构的全部经验不过是陆军部队的战术侦查情报,通常由一般的侦查部队、特务部队甚至宪兵队来执行。而中央情报部则不同,他们开始有组织有、计划的地从战略角度搜集海外,特别是朝鲜的情报。

“老师”的影子深深地影响着韩国中央情报部,它在组织和机构编制等方面完全照搬了美国的CIA样式。然而硬件照搬容易,软件模仿却是恨难做到的。在当时的韩国的中央情报部内,大批工作人员都是日军占领时的警察和军官,。因此,有人形象地称韩国中央情报部工作人员是“穿着美式制服,有着日式思维的韩国特工”。

为政治服务是日本情报部门的一大特点。日本人的思维方式导致了韩国情报工作方向的偏差。韩国中央情报部对内一度成为了事实上的秘密警察,海外情报方面也以对北方的颠覆和破坏为主。

讲述韩国中情部的历史,就不能不提李厚洛。这位从中情部组建伊始直至20世纪70年代中期一直担任中情部的部长,他曾经是一名旧日本军队的宪兵。在他的统领下,中情部在韩国国内一手遮天、铲除政敌镇压异己,百姓和其它部门都闻之胆寒,称中情部为“万能暴君”“拷问机构”。

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朝鲜半岛爆发了血腥的武装谍报战。据韩国政府03年9月公开的资料显示,截止到1972年,韩国派往北方的秘密特工多达7726人,其中大部分被消灭。代价巨大却收效甚微,中情部错误的指导思想和不当的指挥负有重要责任。

1981年,中情部被更名为国家安全企划部。虽然编制体制和职责任务没有变化,但随着老一代领导层的逐渐退出,安企部旧日本军队色彩的思维和运作方式开始逐渐褪色。

1999年1月12日更名为国家情报院。国家情报院统管全国的各军政谍报机构,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间谍情报体系。国家情报院院长由总统任命,并分设主管国际事务、国内事务和朝鲜事务的3个副院长。由于国家情报院直属总统领导,曾经显赫一时,非常有权威。但随着国际形势,特别是朝鲜半岛形势的缓和,国家情报院在韩国政治生活中的影响和地位也不断下降。。

其实,在2003年卢武铉就任韩国总统后,也对国家情报院的机构和职能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原先以搜集军事和政治情报为主的特工,其职能转变为主要搜集韩国公司海外竞争对手的经济情报。

国家情报院院长金万福。在去年韩国人质绑架事件中起到关键作用,但他也因为行事“过于高调”而遭到韩国媒体的广泛批评。

去年9月2日,亲自前往阿富汗指挥与塔利班谈判的金万福与获释的19名韩国人质一起乘坐飞机回到韩国。韩国国家情报院向记者发放的资料中将金万福捧得“英明神武”。资料说,正是由于金万福做出了正确的“战略决策”,才挽救了19名人质的生命。

令金万福没有想到的是,他分发的资料反而使得韩国许多媒体对他展开了围攻。韩国媒体一致批评说,金万福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过分”,使得韩国国家情报院为解救人质进行的谈判变得“毫无秘密可言”。

有韩国媒体分析认为,金万福大肆表扬自己,除了为自己邀功之外,也是想为地位不断下降的国家情报院捞回一些注意力。

此外,国家情报院还爆出过一个大丑闻,国家情报院及其前身国家安全企划部曾在20世纪90年代对韩国政界、金融界和传媒界重要人士谈话进行秘密窃听,该事件与2005年被媒体曝光,被称为韩国版“水门事件”。

韩国新一届总统李明博的过渡团队总统职务接收委员会5日说,新政府计划将国家情报院打造成世界级情报机构,以便为政府决策提供帮助。

这一委员会政务小组当天召开闭门会议,讨论国家情报院的政策定位。政务小组组长、大国家党国会议员秦洙熙(音)说,这一国家情报机构必须得到加强。

“情报工作对21世纪的生存和竞争至关重要。”秦洙熙说,“国家情报院的作用再怎么强调也不过分。”

秦洙熙批评国家情报院过去10年间浪费潜能,没有履行反间谍功能的责任。

她说,新政府成立后,国家情报院的地位将得到提高。例如,新政府将下更大努力提升特工人员的个人技能。这样,国家情报院才能和美国中央情报局这样的世界一流情报机构比肩。

韩国联合通讯社说,李明博的过渡团队正考虑将国家情报院改革为负责收集和分析重要情报的主要部门,以协助制定国策。

有趣的是,国家情报院的座右铭就是“建设具有世界竞争力的先进情报机构”,正好跟新总统李明博的目标一致。

但由于积重难返的历史原因,加上转型仓促,在快速变化的世界中,韩国国家安全院若想根据国家和周边安全环境的变化来调整自己的情报力量,打造成世界一流的情报机关还须假以时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