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游击!游击! 冲突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两天之后县政府的会议室里坐满了干部。张成鼎宣布了会议议题然后韩光武再次把两天前的那一番话又讲了一遍。不过这一次经过充分的准备条理多了,内容也充实多了。

军事干部们经常和韩光武泡在一起,韩光武一有机会就像他们灌输这些思想,所以他们现在听起来并不觉得很新鲜。但是那些地方干部和新来的党员和韩光武接触较少所以如听天书,但是大家都安安静静的仔细听着。

听着听着就有人坐不住了,这个人叫铁凝是和张树正同来的干部。

铁凝听了半天韩光武一只在讲敌人如何强大应该怎样保存实力最终拖垮敌人。这与他的想法差距太大,好不容易等到韩光武讲完他迫不及待的站起来。

“刚才韩光武同志一直再讲敌人如何强大,照这样说好象我们就没有战斗的必要了。这是却怯懦的表现。你完全没有看到群众抗日的热情。刚才韩光武同志业说了鬼子一共才多少人?你为什么不想一想我们华夏由4万万同胞,一人吐一口唾沫也能把她们淹死。”

韩光武一听这人扣帽子的本事不小,上来先来一顶大帽子。但是你扣帽子我就怕啦?

“我想请这位同志注意,光有热情是没有用的。光有热情而不顾实际就是冒险主义,这早有教训,比如当年红军进攻长沙等大城市。”

张树正正在吸烟,听得一惊:这个人对这些也了解?

只听韩光武继续说“如果一人吐口唾沫就能淹死鬼子那么GMD这么多军队不是纸人,手里 都有枪,怎么打不过鬼子?”

“那是他们孬种。”

“你知不知道他们已经死了多少人?他们四五条命换一条鬼子的命,师长、旅长死了多少,你说他们是孬种?”

“就算10个拼鬼子一个也要把鬼子赶出华夏。”

“老百姓养一个儿子不容易,你倒是不心疼。我们没有国军那么好的武器,和鬼子硬拼是错误的。”

“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群众要相信党支部。”

“还有一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可以说他们没文化但决不要低估群众的智慧,让我们听听大家怎么说。”

绝大多数干部在经过几战斗之后已经隐隐认识到不能跟鬼子硬拼,再加上韩光武平时的教育和对于韩光武的信任很自然的支持韩光武。接下来韩光武趁热打铁彻底否决了以前的决议。

最后会议形成了几点决议:加大力度经略还没有开展工作的地区、巩固已有政权,加强抗日组织的战斗力;以主动的游击战打击日军并锻炼队伍但避免与日军正面冲突;部队保持现有规模;加快基地和兵工建设;各级干部应该深入群众开展工作。

会议三天后在宁海县城成立了抗日根据地人民政府成立仪式。在成立仪式上韩光武宣布打破原来的县界划分把游击队控制的地区重新划分为两个分区。

然后几天韩光武每天忙着向干部们灌输自己的思想,给他们勾画出美好的前景当然也不忘记提到将要出现的困难。特别是对张成鼎和张树正两个人他更是特别照顾恨不能给俩人洗脑。韩光武想的是即使不能让他们完全支持自己也要让俩人保持中立。这一点似乎做到了。

解决了这些问题之后韩光武就把目光投向沙河。

沙河离维县很近,胶济线从维县通过。战争的爆发后铁路上跑的都是日本军列,日本人又调来一帮满铁的鬼子来控制了铁路。这使当地很多靠铁路吃饭的人失去了生活来源。恰在这时人们听说有人收购铁轨和铜线而且价格很高,这可是个好营生。

在最初几个大胆的人尝到甜头之后铁路旁的赋闲铁路工人、青壮农民甚至小股绿林都加入拆铁路换钱的生意中来。

这下子铁路上今天少几根钢轨明天少几十米铜线,搞得日本人的火车跑得比牛车还慢,一不小心就出个轨什么的。

鬼子看铁路不可谓不紧,后来翻了两列火车看得就更紧了还增加了巡道的铁甲车。可是鬼子大部队正在忙活徐州战役,这么长的铁路就是那一点人看着这么多人偷哪里看的过来?有的时候巡逻队刚刚过去钢轨就被拆走了,搞得连铁甲车都出了轨。

后来周青又提高了价码,人们的热情就更高了,连鬼子巡道的手摇车都被偷了。为此鬼子抓了不少人也杀了不少人但是根本不能杜绝盗窃铁路的行为,小股的绿林还发展到袭击鬼子巡逻队强抢钢轨的程度。

韩光武得到消息都佩服自己了。本来他早就想掐断这条铁路但是铁路是日军重点设防地区自己的力量一时又触及不到就想了这么个点子。因为毕竟是从现代社会过来的人经受过商品经济的洗礼韩光武对于钱的力量太清楚了,用这么一点钱就发动了这么多人和日本人做对何乐而不为呢?

游击队联系了青岛的一个披着神父外衣的奸商让他帮忙把韩光武从青岛弄到的银行本票兑换成现钱,其中一部分购买物资另一部分送回游击队手里。那边周青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韩光武忙完了手里的活就领着冯怀玉的连和齐亮的一个连再加上特工队去给周青送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