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击克节朗 俘获印军旅长

1947年印度独立后。不仅要中国政府承认英属印度当局对中印边界非法的划分(麦克马洪线和约翰逊线),而且进一步侵占中国领土。西藏解放使印度“缓冲国”的梦想破灭。印度更加变本加厉的推行“前进政策”,不断在我国境内建立据点,蚕食我国领土。中国政府为和平解决边界问题作了不懈的努力,然而印度坚持要中国让出大片领土作为谈判的先决条件,关闭了和平谈判之门。


中共中央作出决定:为了保卫祖国边疆的安全。创造中印边界问题谈判解决的条件,对入侵印军进行反击。遵照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示,由西藏军区组成了“西藏军区前进指挥部”,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担任总指挥.负责东段指挥。西段新疆边防部队组成“新疆军区康西瓦指挥部”,由何家产负责指挥。

克节朗战役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为保卫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进行的第一次边境自卫还击战。这场战役拉响了中印边境自卫还击战的序幕,在这场高海拔地区山地作战中,我军克服了地形带来的诸多不利影响,集中优势兵力,充分利用印军静态防御、战线松散的弱点,发扬我军大胆穿插的传统作风,24小时内就击溃印军的第7步兵旅。此一战不仅彻底打垮了印军在中印边境东段的整体防御态势,为此后连克德让宗、邦迪拉,彻底击溃印度第4师创造了有利条件,更在实际上奠定了中印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全面胜利的基础。此一战也打出了人民解放军的威名,是继清长之战后被西方军事界高度评价的一次战役。克节朗一役后四十年内,战败的阴影一直在印度人心中挥之不去。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二周年之际,我们重新回顾这场鲜为人知的战役,回顾那段血与火的光辉岁月,以缅怀那些为共和国主权和领土完整而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伟大的解放军战士。


“里窝那计划”


1962年,印度将前进政策的重心由中印边境西段转移到了中印边境东段,在头6个月里,印度在麦克马洪线上建立了24个据点。1962年9月4日,印度阿萨姆邦步枪联队的巡逻队在克节朗河以北建立了一个哨所,这个位置在当时的印度陆军地图上都标明在中国境内。指挥巡逻队的印度军官显然认识到了该哨所的敏感性,为掩人耳目,他将这个哨所用“麦线”以南约3英里的一个叫多拉的山口来命名。9月8日,我人民解放军部队约60人突然从塔格拉山脊上冲下来,但他们并没有直接进攻,而是在其周围驻扎下来,控制住了多拉哨所。印军惊恐之中向后方电称“受到中国军队600人的进攻,请求增援”。1962年9月9日,印度国防部长克利西那·门农召开会议,决定向我军发起进攻,目标是将“麦线”以北11公里的塔格拉山脊变成实际国界。门农并电令当时处在最前线的第9旁遮普营立即进驻多拉哨所,第7旅其他部队必须在24小时内赶到。行动密码代号——里窝那。


“里窝那行动”幕后的策划者和最大支持者是时任印度三军参谋总长的B·M·考尔中将和印度总理尼赫鲁,这也就是“里窝那行动”看起来不像一个军事计划,而更像一个政治挂帅的指令的原因。这个计划刚一提出,印度陆军内部就有相当一部分高级将领激烈反对。首先是陆军参谋长塔帕中将,他认为“东北边境特区”的基础设施太落后,根本不足以负担起战役级别的后勤保障,而且裁军已大大削弱了陆军的战斗力。印度应该采取的是守势而非进攻。和他持相同意见的是印度前东线司令部司令官S·P·托拉特中将,早在1958年10月,他就曾经拟定过一个详细的“东北边境特区”防御计划,准备建立一条由前进哨所组成的警戒线,后方由两条防线提供纵深支撑。在反对派里分量最重的是当时驻扎在“东北边境特区”的印度第33军指挥官乌姆罗·辛格中将,他根本就不愿意与中国开战,称“里窝那行动”为“新德里的官僚们的空想”。不仅如此,他还公开对抗国防部的命令,下令多拉哨所的印军后撤3英里,退回麦克马洪线。尽管有如此之多的反对意见,但是考尔揣摩透了尼赫鲁的心思,他向尼赫鲁和门农拍胸脯做了保证。凭借尼赫鲁做后台,考尔打压了所有反对意见。首先让国防部长门农将乌姆罗·辛格中将调走,接着将克节朗地区从第33军的辖区内划出来(该军被限制在锡金和不丹西部),临时在提斯浦尔组建第4军(第4步兵师就是在此时从新德里调来的),辖区包括“东北边境特区”和不丹东部。1962年10月4日,考尔正式担任第4军军长,指挥“东北边境特区”的军事行动。以三军参谋长直接指挥一个军的作战,这在印度陆军中从未有过,在整个世界军事史上也极其少见。很显然,“里窝那行动”从提出构想到具体实施,其间掺杂了太多非军事因素。它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将常年驻扎高原山地、熟悉地形的第33军置之不用,而从新德里调来的缺乏山地作战经验的部队甚至连冬装都没有就直接被派往近4000米海拔的高

艰难的集结:1969-年9月14日-10月6日


陆军准将约翰·P·达尔维指挥的印度第4师第7步兵旅(加强第4炮兵旅2个营),被车运至达旺,9月14日后徒步向克节朗地区开进。第4师是印度陆军最著名的王牌部队,曾经在蒙哥马利元帅麾下的英国第8集团军编成内参加了二次世界大战,绰号“红鹰”。1962年的第7步兵旅下辖3个步兵营和1个步枪联队(相当于营的编制):第1/9廓尔喀步枪联队(这种命名法常见于英国及英联邦军队中,通常在由2支部队合并组成的单位中同时保留2支部队的番号),其历史可追溯到1823年,士兵多来自尼泊尔。廓尔喀雇佣兵的战斗力是举世闻名的,当年英国陆军中的廓尔喀兵团就曾经是王牌部队第2拉其普特营,成立于1798年,士兵多是来自印度东北部的拉贾斯坦和旁遮普邦的拉其普特和贾特人,他们自称是古印度武士种姓刹帝利的后代第9旁遮普营,成立于18世纪中叶,第4近卫营为第4师的机动兵力。此外还有一些小型炮兵单位,装备有3英寸(76.2毫米)追击炮和75毫米山炮,共6个多营6000余人。


印军在集结中遇到了相当的困难,首先是当地糟糕的交通状况和恶劣的地理环境迫使第7旅在上山之前就轻装,几乎所有重装备都扔在了平原上。当地又正好在收割季节,军队征不到民工搬运物资,印度士兵必须背负全部给养进行漫长的山地行军。每名士兵负重近35公斤;其次由于仓促集结,印度官兵只身着棉制秋季作战服和帆布军鞋在严寒中行军,3名士兵分享2床行军毯,这导致了为数不少的非战斗减员,冻伤和肺水肿十分普遍。第1/9廓尔喀步枪联队在出发的第2天就有2名士兵死于肺水肿,这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印军士气。印度空军试图用空投解决问题,但陆军声称至多只有20%的物资到了士兵手中。问题出在降落伞和空投场上,为了省钱,印军空军重复使用降落伞,这使得一些降落伞已经破损完全不能发挥作用。不知什么原因,空投清单上没有冬装、弹药,只有帐篷钉和装在200升油桶里的煤油。许多油桶顺着山坡滚下去,尤其是由c一119运输机空投的物资损失特别大,因为那玩意儿实在飞的太快了。


先期出发的第9旁遮普营经过数天强行军,于9月14日到达克节朗河谷。此时,第2拉其普特营、第1/9廓尔喀步枪联队、第6炮兵营和第34重迫击炮团的2个中型机枪排已到达龙布;第4近卫营到达达旺。距克节朗约6公里的章多是第7旅的战术指挥中心和后勤补给节点,但向章多的集结非常不顺利,部队行动缓慢。考尔在10月5日抵达龙布时发现第1/9廓尔喀步枪联队和第2拉其普特营仍然留在龙布没挪窝,他们正在等待收集更多的空投物资。他于是强令这两个只有3天给养且没有满编的营立即向章多开进。10月6日,考尔中将和第4师师长帕拉萨德少将到达克节朗。集结完毕后的第7旅部队在一个大约12英里宽的正面展开——这几乎相当于步兵教范里的6倍。


考尔坚持应在10月8日正式开始执行“里窝那”计划,第1个步骤就是将第2拉其普特营派往塔格拉山脊,攻占顶峰西侧的雍错山口。这个计划几乎将达尔维吓破胆,因为这意味着1个没有炮兵掩护的营要在解放军眼皮底下向海拔约4876米的山顶运动。他拒绝执行考尔的命令,面对下属的抗命,考尔的答复在以后的岁月传遍了印度陆军——“勇敢无畏的步兵不需要炮兵掩护”。无奈之下,达尔维退而求其次,要求在第2拉其普特营出发前先派出一支巡逻队前往尺冬地区,为该营提供侧翼掩护,而第2拉其普特营(缺1个连)定于10月10日凌晨发起攻击。


初战尺冬


关于尺冬的小规模战斗,中印两国的资料给出了完全不同的说法,根据我方的资料,印军一支约50人左右的巡逻队于10月8日在尺冬地区建立阵地,10月10日我军出动约一个连的兵力在炮兵掩护下向进驻尺冬的印军发起进攻,将其赶回克节朗河南岸,我军11人阵亡,22人受伤(这是当时的《人民日报》公布的数字),印军伤亡大约在25人左右。

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