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确实在变,如果你不能与时具进,就会落后到九霄云外。





这不,一直与吴三桂、洪承畴一样齐名的汉奸、卖国贼施琅已经彻底平反了,还被隆重地推出了反映施琅卖汉降满事迹的电视剧《施琅大将军》。马上热播!


吴三桂地下还有知,深深地感到了不平:施琅能够平反,我老吴为什么不能平反?讲起推翻反动的明王朝,建立伟大光荣的大清王朝,维护祖国统一,谁能比我功劳大?你施琅算什么?跟老子比,你新兵蛋子一个!老子山海关起义时,你还穿活裆裤呢!我呸,我呸,我呸那个瞎眼的电视剧!


不能怪老吴同志发牢骚,他确实是比施琅的功劳大。回顾历史,我们可以对吴三桂同志一生的轰轰烈烈的革命事迹作出一番客观评价:


吴三桂同志1612年生于明朝的一个官僚家庭,在明旧政府中先后任宁远军区司令、山海关要塞守备司令等职务。


1644年,在我大清推翻反动明王朝和剿灭李伪匪帮的伟大解放战争的关键时刻,受多尔衮元帅的革命感召,于山海关阵前毅然举行起义,从而一举歼灭了李伪匪军的主力。山海关一役因此成为我大清光荣伟大统一战争的转折点。


此后,吴三桂同志在相继领导和参与了大同战役、西安战役、千里跃进秦岭追歼战、成都战役、重庆战役、叙州战役、阆中等战役,彻底歼灭了李自成匪帮的军队,随后,又马不停蹄地进军云南贵州,击败了反动明王朝最后主将李定国的军队。


1661年,吴三桂同志响应“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号召,远征缅甸,生擒反动明王朝的最后象征-------桂王,并且不顾桂王的苦苦哀求和平分天下的糖衣炮弹的引诱,坚决地对反动的桂王极其儿子进行了宰杀,从而在历史上开创了镇压反革命的伟大先例。


吴三桂同志在我大清推翻反动明王朝和剿灭李伪匪帮的伟大解放战争胜利之后,被任命为 大西南军区总司令兼大清一统革命委员会书记,为建设和巩固我国西南边疆立下了新的功勋。


吴三桂同志的晚年由于受到某个反革命集团的谗害,使伟大光荣的康熙皇帝受到蒙蔽,中央对吴三桂同志采取了错误的处理方法,因而造成了吴三桂同志的过激行为,这是人民内部矛盾,也是可以原谅的。吴三桂同志的错误行为与他的丰功伟绩相比,功劳是第一未的,错误是第二位的,人民会永远铭记他的功勋。


总之,吴三桂同志的一生是光荣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他南征北战、屡建战功;他身先士卒、艰苦奋斗;他热爱大清皇帝、忠于大清祖国;他品德高尚、看重感情,他与陈圆圆的爱情故事早已经成为千古佳话。


如果没有吴三桂和陈圆圆同志,我们的大清一统江山的建立也许还要再奋斗许多年。


因此,恳请、强烈地建议央视筹拍《开国将军吴三桂》,以安慰吴三桂和陈圆圆同志的在天之灵!


清史编委李治亭:吴三桂不能称做汉奸

吴三桂发动内战一事,不足取,亦不足以称道,但他为满清统一中国,不能认为是罪过吧!长期以来,论定三桂是个“大汉奸”,这不是满清的观点,而是近世汉人给的一个新称呼,既然满、蒙古、汉、回、藏等数十个民族都是中华民族的不可分割的成员,无论哪个民族建立政权,都或多或少地有其他民族加入,这是中国历史上常见的现象。


少数民族加入汉人政权,无可非议,那为什么就不允许汉人加入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呢?这种不平等地看待民族问题,实则还是大汉族主义在作怪。以当时的形势而论,明已分崩离析,而且这个政权已腐败透顶,延至南明三个小朝廷,又有哪个是开明政权?他们已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为什么还必须扶植他们苟延残喘呢?它们的存在,对于人民,对于历史,都是一个无用的废物。


我们要求当时的明朝将吏必须忠于这个腐败政权,不见得明智。如同出自南明小朝廷的立场,提倡对它“愚忠”到底,反对任何人降清。这实在没必要。每个人在大事变面前,都有权利做出自己的选择。


在吴三桂之前,也包括以后,有多少汉官汉将在明清(后金)斗争中选择了清(后金)政权,人数之多,以千计,以万计,以十数万计!我们能一概予以否定吗?显然不能。他们不受谴责而独责吴三桂之降清亦有失公平。我们不能按今天的观点指责这个那个人选择的道路不对,或正确,或错误,而只能从历史发展的眼光,从是否符合当时历史的发展趋势来加以判断和评论。


以明清两个政权而论,都是封建政权;从世界大范围来说,在英国已开始资产阶级革命,标志着世界已进入资本主义时代。那么,明清两个政权比之资本主义,都是落后的政权,谈不上哪个政权更进步。但从国内而论,我们则不能不说,清政权是一个新生的有作为的政治势力,它要取明而代之,亦属必然之势。所以,在历史转变及两代王朝鼎革之际,一些人乃至相当多的汉人涌入清政权,亦是历史大势所趋。我们对此无须大惊小怪,也无须去指责他们,甚至给戴一顶“汉奸”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