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乎国共命运

讨论关乎国共命运的辽沈决战时,之前的中共关于长春的考虑也较为重要,这里简单谈谈个人对于中共关于长春的相关考虑,不当的之处,还望大家指教。


谈到长春,首先需要谈到军委和东总对于东北的设想。大战略上“是以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为有利”,在这点上,军委和东总的认识是一致的。至于具体战术方向,此时无论军委还是东总似乎都没有明确的目标。


4月18日,东总判断东北国军的战略是集中兵力守沈、长、锦三点,阻止我入关并相机打通沈、锦路。这个判断还是相当准确的,在此判断下,东总提出了打长春。


现在依然有这么个观点,认为打长春违反了“封闭敌于东北”的战略,其实并非如此。东总曾判断,只要长春尚在,国军不会撤退,且打长春可能获得打援机会,一样可以达到“封闭敌于东北”之目标。此外,即使长春攻坚失败,对大局不至于有根本变化。


从战术角度看,长春则是显而易见的选择。锦州地区和长春相比,虽然都拥有永久防御性的钢骨水泥工事,但大军南下不但补给困难,且当时国军可以集中的兵力远较长春强大(拥有包括第8军在内的16个师,后蒋为应付关内战事调走了第8、第9军)。此外,当时的东北共军虽然拥有庞大12个纵队及16个独立师,但能在攻坚战和野战中担任骨干的,只有大约8个师。


4月22日,军委回电,同意先打长春,同时指出东总对于“其他意见亦曾深入考虑,均认为不甚适宜”的说法存在问题。军委认为,先打长春的确较其他意见更有利,但不代表其他意见就不适宜。


之后东总集中2个纵队又7个独立师,对掩护抢粮和机场的56师、61师进行奔袭包围,但大部国军退入长春。此战致使东总重新考虑攻打长春的计划。


5月29日,东总向军委提出放弃强攻长春计划,改为少部围困长春而以主力南下北宁线。


军委此时的态度又如何呢?军委于5月31日回电,主要谈到了南下的粮草问题,但对东总的放弃强攻长春而改为主力南下的建议,则表示尚在考虑中。6月1日,军委再次致电东总,就夺取长春提出了10个问题,并以徐向前攻打临汾为例(费时72天,伤亡1万5千人),提出如果不惜伤亡,长时间夺取长春是否可行。


东总回电回答了军委所提的问题,表示目前强攻长春并不适宜。另外值得注意的有两点,一是东总没有明确回答军委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即问题1“你们对长春使用几个纵队,是否已展开全力攻击”和问题8“现在是否已停止攻击或者还在继续攻击”;二是东总最后提到“目前对长春地形条件还不够具体了解,不知地形条件对我是否有利”,连长春的地形都不清楚就准备要放弃,再联系到之前东总坚持要打长春的豪气(“长春战斗我们拟以四万人的伤亡,在战后拟解散五个独立师补充”,“以上是我们对作战的根本意见。其他意见亦曾深入考虑,均认为不甚适宜”),反差之大未免有点让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从部署上看,此时的东总除了对围长春采取了更为严厉的手段(“要使长春成为死城”)外,同时也在做着南下的准备工作。


朱老总在看了李(天佑)、黄(永胜)两纵队的电报后,也加入了长春的讨论(可能是军委为征求朱老总意见的结果)。朱老总认为打下长春主要看家务大小(老总认为有廿万发山野炮以上的主炮弹及重轻追击炮弹,炸药三十万斤,手榴弹二百万个就差不多了,这个家务以当时东野的实力看应该没大问题),老总还对关键性的攻城打援问题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即以少数部队攻城,多数部队打援。此外,老总认为夺取长春需要付出较长时间(“准备两月、三月打下,也算是快的”),不能性急。


6月3日军委致电东总,结合朱老总的意见,要东总回答三个问题,即少数部队攻城是否可能;强攻或者攻占部分城池再围这两种战法是否可行;弹药准备是否充足。


6月5日,东总回电,提出三个方案,一是强攻长春,二是少数兵力围长,主力南下,三是久围后再攻长春。东总认为目前执行第三方案为好,同时东总也回答了军委之前的问题,认为少数部队攻城不可行,强攻或者攻占部分城池再围也不适宜。


6月7日,军委回电,同意东总提出的久围后再攻长春的意见,并对攻打长春提出了很多具体建议,准备三到四个月的时间来夺取长春,并鼓励东总“长春胜利将给你们尔后南下作战逐一攻克各个大城市开辟道路,各个大城市的攻克,将从长春战役取得经验。希望你们精心组织这次战役,预先估计到战役中将要发生的各种困难,逐步总结经验,直至完全胜利”。此外,军委还提醒东总,在准备长春战役期间,同时还要为下一步的南下作战做好准备工作。

此后东野开始了围城和今后攻城的准备工作,此时看来,长春战役将顺理成章的展开。


但7月20日,东总的一份电报完全改变了之前的意见,该电提出不攻长春而以主力南下作战。此时军委还专门向东总介绍了许(世友)谭(震林)攻打潍县的经验,希望能为攻打长春提供一些的帮助。


7月22日,东总接见了晋察冀野战军来东北参观的人员,在更多了解到华北地区国军的情况,东总再次致电军委,谈到南下作战将可能夺取北平、天津,并“引起长春、沈阳敌人撤退,达到解放东北的可能”,要求关内部队配合,调傅作义一两个军西去。


此次,军委完全同意东总南下作战的意见,并指示聂(荣臻)、薄(一波),要求杨(成武)部直接受军委指挥,向绥远作战,至少争取傅一个军西援,同时令杨(得志)、罗(瑞卿)、耿(飚)休整,准备直接接受东总的作战任务。


至此,东总和军委的注意力已由长春转向南下作战。东总和军委关于长春的相关决策,至此大致是画上了句号。


可以看到,军委并非一心一意南下,东总也并非一心一意不肯南下,比较而言,对长春的渴望,军委似乎比东总更为迫切。提出打长春是东总,军委同意。此后提出不打长春改为围后再打的,依然是东总,军委又是同意。最后由围后再打改为南下作战,依然是东总,军委依然是同意。根据情况的变化,前线指挥官更改自己的作战计划原本是很正常的。同样,军委根据前线指挥官的建议而改变原先的设想,支持下属的建议也是正常的。但由于日后某些政治原因,给长春和南下作战的相关决策带来了相当的误解,似乎打长春就是错误,不敢南下的更是胆小无能。这不是历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