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如何与中国海军作战

SHENYONGQUAN 收藏 1 52
导读: 面对中国和平崛起的大势,美国部分右翼战略学者出于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和霸权主义思维,总是一再翻新中国军事威胁的论调。他们把中国的崛起与十九世纪德国的崛起不加比较地盲目相提并论,从而得出中国将威胁美国利益的结论。由于近年来中美关系在诸多领域有很大改善,两国的共同利益越来越为有识之士所体认,但此文还是在美国及大洋两岸引起了巨大反响,许多热心中美友好的学者纷纷撰文批驳作者的论调。本刊不同意原文作者的观点和结论,为让更多国际关系专业工作者和中国公众了解美国右翼人士的冷战思维,本刊特编译发表此文,请广大读者鉴别。

面对中国和平崛起的大势,美国部分右翼战略学者出于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和霸权主义思维,总是一再翻新中国军事威胁的论调。他们把中国的崛起与十九世纪德国的崛起不加比较地盲目相提并论,从而得出中国将威胁美国利益的结论。由于近年来中美关系在诸多领域有很大改善,两国的共同利益越来越为有识之士所体认,但此文还是在美国及大洋两岸引起了巨大反响,许多热心中美友好的学者纷纷撰文批驳作者的论调。本刊不同意原文作者的观点和结论,为让更多国际关系专业工作者和中国公众了解美国右翼人士的冷战思维,本刊特编译发表此文,请广大读者鉴别。

美国又刮“中国海军威胁论”歪风

近两年来,由于中美两国最高领导人的努力和共识,两国关系在经贸、外交、军事交流等诸多领域都取得了重要的进展,两国关系正沿着战略性的轨道发展,两国之间面向21世纪的伙伴关系已经获得了很明确的内涵。但是,美国部分右翼人士对此是十分不满的,出于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和霸权主义思维,他们总是一再挑起“中国威胁论”的言论风暴,试图干扰中美关系的发展,也籍以扰乱美国媒体和公众的对华热情。美国《大西洋月刊》今年6月号,发表了罗伯特·卡普兰的《我们如何与中国作战》的文章,该刊编者特地为该文撰写的编者按语称:“对于美国而言,中东只是一个暂时性问题。美国与中国的军事对抗将界定21世纪全球形势的发展方向。中国将是美国更具威胁的对手,俄罗斯从未达到过中国的这种威胁程度。”

《我们如何与中国作战》一文原作者称:一段时间以来,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的海军或空军力量能对美国构成威胁。美军面临的作战对手仅是对方的地面作战力量,包括常规陆军和游击队。然而这种形势很快将发生变化:中国海军正准备深入太平洋,它将很快与不愿离开亚洲大陆沿海的美国海空军直接对峙。结果不难想象:长达数十年的冷战情景的重演。对抗的重心并非处于欧洲腹地,而是在太平洋的环礁上,后者最后一次出现在新闻中还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在二战中的两栖作战。在未来数十年间,中国将在太平洋反复与美国进行不对称对抗,前者不仅将利用其漫长的海岸线,还将利用其延伸至中亚得广阔的战略纵深——中国可能最终从这些地区发射导弹准确地攻击在太平洋上航行的美国舰船。

中国将在太平洋上形成对美明显优势

原文作者不顾明显的军事逻辑谬误,坚持认为,在任何海上冲突中,即使中国在军事技术方面落后于美国,但中国仍将对美国形成明显优势。中国具有极强的模仿和赶超能力。中国军队在对抗中非常善于迅速向对手学习,它在不断增强“软”实力的过程中显示出特别能适应形势的能力。在恐怖分子填补与美国进行安全对抗的空白时,中国则填补了经济对抗方面的空白。在全球范围内完全不同的地区,如大洋州不平静的岛国,巴拿马运河区,或偏远的非洲,中国正在成为施加间接影响的大师——采用的手段是建立商业联系和外交阵地以及协商签署工程和贸易合同。在商业消费和军事能量的促进下,加之努力培养一支完全不同于历史上其他阶层的具有较高文化水平的中产阶层,中国对美国的自由主义统治权构成了主要的传统威胁。

美国应如何回应太平洋地区的这种挑战呢?要理解这种“第二次冷战”的态势——中国和美国的这种对抗可能会持续几代人——就必须掌握“第一次冷战”的一些特定情况,以及北约目前面临的困境和为应对冲突而建立的相关机制。这一过程与军事战略和战术问题密切相关,还存在一些违反直觉的曲折发展。

在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在欧美关系还较为和谐的时期针对一支作战能力较弱的军事力量实施的有限空中战役,换言之是一场本应较易实施的空中战役行动)中,当时由19个成员组成的北约盟国仍出现了巨大分歧。在美国进攻阿富汗的行动中,北约盟国的合作关系实际上已陷于终结,在此后的作战行动中,虽然欧洲与美国实施了范围广泛的谈判,但欧洲军队通常只担负巡逻任务,并进入那些已由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士兵平息对抗事态的地区,而后一种任务通常应由联合国维和部队完成。目前的北约只是美国与前共产主义国家及苏联各加盟共和国扩展双边训练的中介机构,后者包括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海军陆战队,阿尔巴尼亚海军,波兰和捷克陆军,格鲁吉亚特种部队等等。如果将美军比作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那么北约实际上已沦为该联盟的一个分会。

需了解的第二个问题是,在太平洋地区已存在替代北约的功能性机制,该机制实际上正在不断发展和运行。它就是美军太平洋司令部(简称PACOM)。PACOM并未受制于外交官僚机构,它是一个规模较大但反应灵敏的组织,其领导人已认清了许多媒体和政策机构尚不了解的一个问题:美国战略思考的重心已转移至太平洋地区,而不是中东。PACOM很快就会象直至目前的中东冲突中的美军中央司令部(CENTCOM)一样,成为家喻户晓的名称。美军认为,中东冲突将在布什政府的第二任期中很快平息下来。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第三个需把握的问题在于北约自身的活力可能会在“太平洋冷战”中复兴——北约作为不可替代的战争工具的复兴实际上是美国的坚定目标。在针对中国的战略态势中,美国将寻求获得欧洲和北约的支援,后两者的帮助对于前者具有战略平衡价值,尤其是一支能在远离地中海和北大西洋的海域担负巡逻任务的作战力量。这也正是现任北约盟军最高司令詹姆斯·L·琼斯(James L. Jones)将军为什么会强调北约的未来取决于远程两栖作战的原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