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四十六节  嫩江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四十六节 嫩江桥

龙江(齐齐哈尔)是黑龙江首府,位于东北大小兴安岭南麓,松嫩平原北端,嫩江水域东畔,是东北及黑龙江省的战略重镇之一。

嫩江是日军进攻齐齐哈尔的一道天然屏障,位于嫩江泰来段的铁路桥长853.2米,高30.6米,距齐齐哈尔市80公里,它既是齐齐哈尔的南大门,也是从洮南北进克服水障的唯一通道。

918事变后,日军同时向沈阳城内和长春,四平、公主岭等地发动进攻,在不到一个星期就相继占领辽宁、吉林两省除辽西外的30余座大中城市,控制了12条铁路线,并随即策划向北满进击,打算先占领黑龙江首府齐齐哈尔,后夺取哈尔滨。(史实)

由于卫华的出现,日军在918事变中,损失惨重,进攻齐齐哈尔的计划一拖再拖,到了1932年2月4日,日军第二师团才恢复一点元气,但寒冷的严冬并不适合作战,伪军张海鹏部少将旅长徐量隆所率3000余人,其实不过是来制造事端,为日军大规模的侵犯黑龙江制造舆论。

读者们可能觉得奇怪了,日本人在中国的土地上杀人放火,难道玩一点伎俩,就可以将非正义的事,变成正义的事情不成?

这里牵涉到一个铁路路权问题,若要追究,可以上溯到满清王朝。腐朽的满清,在所签定的一千多件丧权辱国的条约当中,有不少是关于铁路路权的。条约中规定,列强所在中国境内投资修筑的铁路,两旁二十公里为铁路管辖区。成为类似于上海租界的国中之国。列强有权在管辖区内,驻屯军队,以保卫铁路的安全,而中国军队是不充许进驻的。铁路本身就是国家的交通命脉,再加上铁路沿途的两侧二十公里之内矿权也属于列强。这就使得中国的经济命脉全完的控制在列强手中。

在东北角逐的列强主要有日俄德三国。俄在1905年日俄战争中败北,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为战败国,他在中国的利益被战胜国日本所继承。这使得东北这片一百三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日本一家独大。

辛亥革命后,满清被推翻,而实力弱小的孙中山不敢向列强收回路权,否认清满所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为了取得列强们的支持,孙中山向列强们保证其在华利益不受影响,还企图与日本签订比袁世凯的“二十一条”,更加丧权辱国的条约(关于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李敖有话说》。)但日本人精明的很,他们知道孙中山的南方政府实力不如北洋军阀,更影响不了东北,不理睬孙中山,宁可与袁世凯签订相对利益较小的“二十一条”。袁世凯通过《二十一条》,换取了日本的支持,他得以窃取革命果实,同时圆了皇帝美梦。

“二十一条”的签订,让日本在国际上说话的声音更加的响亮。任何中国人的爱国行为,日本都能在法律上找到理由,要求中国政府给予镇压。在918事变的前奏“万福山事件”“中村事件”中,张学良为什么忍气吞声,除了想保存实力的军阀思维之外,这些横在他眼前的条约,也是一把让他提不起任何底气的“撒手锏”。

他如果奋起反抗,不但得不到国民政府的支援,同时也将得不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孤军奋战,实力又不如人,哪有可能打胜仗?既然必败,还不如一枪不发的离开,这样还可以少一些伤亡。(这一段为作者的推理,请读者明辨。正为因为少帅的逃得干脆,日本也就大发“慈悲”没有搞大屠杀。而卫华在沈阳一抗战,报复心极心的日军屠了铁西区。)

读者们可能会问,这些不平等的条约咱们不承认不就行了。

不行啊,你不承认国际社会承认啊。制定游戏规则的列强们,他们是既斗争又团结,在维护游戏规则的态度上是一致的。殖民地国家,想挣脱这些像套在脖子上的绞索一样的条约的行为,必然遭到他们的联和镇压。918事变后,国联组织了一个李顿调察团。调察团拖拖拉拉查了数月,最终不了了之,这充分的说明了列强们的这一种站在强盗的立场上,看问题的“团结”态度。

贫弱的中国,“枪不如人,炮不如人、工厂学校样样不如人”(蒋介石语),怎么打都是输。一个日本的都打不过,更何况列强集团。蒋介石留学过日本、苏联,视野比较开阔,比起慈喜这个向全世界宣战的女人来说,显得要理智得多。所以,蒋介石小心翼翼的在列强们所制定的游戏规则下生存,不敢有丝毫的触犯。他在九一八事变后,(请注意是事变后,不是在事变前。所以,那种说918“不抵抗”命令是蒋介石所发的是不正确的。多年以后,张学良在接受日本NHK电视采访时,也亲口承认不抵抗命令是他所发,与蒋无关。)发给张学良的“不底抗”电令,就是基于这样的一种思维。

蒋介石民国政府的这种“不抵抗”的政策,从现在来看,我们认为是错误的。但从当时的实际情况,以及敌我力量的对比方面来看,却不一定,至少不是绝对错误。这是国民政府所作出的一种选择。我不能用现在,清晰的、明确的,并且知道历史走向的观点,去要求古人。

话题有点扯远了,回过头来,我想大家已经明白了,日本为什么还需要用伪军去打头阵,以制造事端,好让日军顺理成章的扩大战果,占领东三省全部。

日本人这样做的目的,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

既想当婊子又想立贞节牌坊。

当然,他这牌坊不是立给中国人看,在当时的日本人眼中,中国是东亚病夫,是任人宰割的鱼肉,是在东西方列强们斗争的夹缝中求生存的支那。不值得玩弄任何手段,为自己的赤裸裸的侵略行为拉上任何的遮羞布。他是想向列强们表明,我这是在我们所共同制定的游戏规则下,保卫自己的利益。

历史上的江桥抗战第一阶段,中国守军,成功的粉碎了张海鹏的进攻,并破坏了江桥二孔铁路,以阻止日军过江。

日军从而找到了借口,它们以保卫洮昂铁路,行使不平等条约中的路权为名,大张旗鼓,明目张胆的集结重兵,最终占领了黑龙江。这种卑劣的手段,与918事变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918是自行炸毁一段南满铁路,反污中国军队所为,而江桥之战,则是用伪军逼迫中国守军去破坏嫩江桥。

历史上的江桥抗战,之所以沉重的打击了日本侵略军:取得了毙伤敌万余人(其中日军伤亡6000余人,叛军伤亡5000余人)的辉煌战果。与黑龙江守军的充分准备是分不开的。

“九一八”事变时,齐齐哈尔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谢珂将军在获悉日本关东军将向省城进攻的情报后,从9月下旬起,果断采取了一系列阻击日伪军的战略措施:

调朴炳珊炮兵团的两个营布防齐齐哈尔,并委任其为齐齐哈尔警备司令;

调程志远第二骑兵旅的朱凤阳团从小蒿子站(今泰康)进抵泰来附近,担负对洮南方向的警戒;

将驻拜泉的吴松林第一骑兵旅调齐齐哈尔城南布防;

由徐宝珍率卫队团及配属炮兵一个营,工兵及辎重各一个连2000余人进驻江桥北端阵地,构筑战斗工事,在桥南端布设地雷场,并把库存的近百挺捷克式轻机抢装备给第一线守备部队,同时,电告黑河马占山和省防军第一旅旅长张殿九,省防军第二旅旅长苏炳文各派一个步兵团进驻昂昂溪,电令驻满洲里的程志远旅做好准备待命而动。

以上兵力之和约一万三千人。

由于卫华的到来,历史发生了改变,他在918事变时,扇动了一下翅膀,到此时已掀起了涛天巨浪,黑龙江守军不再是一万三千人(另一说二万余人)而是拥有步兵一师三旅一团,骑兵一师一旅,机械化师一个,炮兵一师一团,工兵一个营。另加由于缺少零件和油料派不上用场的飞机四十架,共计拥有兵力7万人。

其中,义勇军57000人。义勇军之兵力,是黑龙江驻军的四倍。由于与日军血战过,击杀日军三万余人,被国内称之为“铁军”,所以实际战力对比还远不只四倍。在威震敌胆的时候,也让黑龙江驻军有一种被“喧宾夺主”的压抑。这也是少帅怕遭不测,而不敢亲自来巡视的真实原因所在。

由于黑江龙主席不在其位,张学良任命步兵第三旅长旅长马占山代理黑龙江省主席兼军事总指挥,谢珂为副总指挥兼参谋长,黄显声为保安队长(后又兼骑兵第二师师长)。

这就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组合——头小尾重。

黄显声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头小尾大”却在无形之中,给马占山造成了巨大的压力。马占山曾多次请示少帅,要求让贤。少帅不许。几次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马占山发现客军——义勇军,虽然实力强大,但没有趾高气扬,又发现黄显声对自己这个“老哥”兼“地主”还是挺尊敬的,也就不再“让贤”。转而与黄显声“精诚团结”,(上下级关系用平级的精诚团结?似乎这个词不妥,但从实力上来讲,就想得通了。)布置了从江桥到昂昂溪的以铁路为轴线,纵深约40公里、宽约20公里的三道防线。(嫩江北岸到大兴为第一道,三间房为第二道,昂昂溪为第二道)。如果加上龙江城守军,就是四道。

为了以示公平的对待主客两军,马占山在每一道防线上都布置了主客两军。其中,嫩江北岸的第一道兵力最为雄厚,黑龙江军的队卫团就在这道防线的核心位置。今天,这个核心位置的,遭到了伪军3000人的攻击。

消息传来,黄显声他们震惊了,这不是震惊于战事,实际上却是震惊于日军的大胆。用三千人进攻七万人?而且还是伪军。黄显声他们猜不透鬼子的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陆机道:“这可能是鬼子试探性的进攻,用以探明我军的兵力布防情况。”

黄显声道:“那就叫他们有来无回!”

才过了十分钟,又有消息传来,这是一个大捷报。

卫队团徐宝珍团长率部英勇阻击,在炮兵师二百多门火炮猛烈轰击下,张海鹏逆军一瞬间就被打垮,残敌四处遗逃,徐量隆在逃跑途中,触雷而亡,不少受蒙蔽的伪军士兵纷纷反正!

好消息啊,值得庆祝。义勇军司令部顿时欢呼起来。

陆机没有笑,他叹了一口气,幽幽的道:“如果这一战由卫司令来指挥,必定可以全歼,不叫一个伪军逃跑,鬼子也就无从知道我们的火力部署情况了。”

黄显声道:“这一战,事起仓促,卫司令他也不是神仙,不可能预知伪军的进攻时间,也就不可能布置口袋阵,以达到全歼的目的。”

陆机道:“如果主动出击呢?”

黄显声道:“主动出击?嫩江南岸有日军三个师团(第二、第八、第二十),主动出击,我们将失去防守的优势,暴露在旷野之中,很可能遭到失败。”

陆机道:“卫司令在九一八时,有哪一战不是主动出击?汽车队突击,炮兵师夜袭,飞机轰炸,战车营横扫,每一次都将战机把握得恰到毫颠,不快不慢,正好是鬼子最混乱的时候,从鬼子最意想不到的地方,用最不可思议的方式,痛歼鬼子。虽然最终由于敌我实力悬殊,我军又是孤军奋战而失败了,但他做到了在当时那种条件下,最好的结果。

从九一八到现在,我经常在回忆总结卫司令的战术,越总结越回忆,越觉得不可思议。就好像日军的一举一动,全都被他看到一样。当时沈阳很混乱,情报系统崩溃,兵找不到官,官也找不到兵,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情报支援。而卫司令却不凭借任何的情报,对鬼子的动向了若指掌。如同《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掐指一算,什么都知道了。

如果抛掉传说中的虚构色彩,从全世界范围来寻找可以与卫司令相比的将军的话,我觉得只有拿破伦可以及他的一半。”

黄显声也是深有同感,叹道:吾不如他,若卫司令至,吾辈必誓死追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