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五章 玛南整军 第四节

wanglong6410 收藏 9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轩辕台对着墙上的地图沉思着。龙行健对战局的判断让他惊心不已。刚才轻松惬意的闲聊变得气氛凝重,屋里落针可闻。 饭后随意的闲聊竟然很快变成对战局的推演。轩辕台随行的几个军官就有在总参参与了战略计划制定的人,他们不同意龙行健近似夸张的推断,很快与龙行健争执起来。但龙行健说的理由和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轩辕台对着墙上的地图沉思着。龙行健对战局的判断让他惊心不已。刚才轻松惬意的闲聊变得气氛凝重,屋里落针可闻。

饭后随意的闲聊竟然很快变成对战局的推演。轩辕台随行的几个军官就有在总参参与了战略计划制定的人,他们不同意龙行健近似夸张的推断,很快与龙行健争执起来。但龙行健说的理由和分析让他们也很难完全驳倒。对方只是一个师级军官,得到的全局性的情报很有限。他们用龙行健的假设加上自己掌握的情报稍一综合,得出的结论让这几个军官非常紧张。他们没有说出自己的紧张,紧张都写在了脸上。轩辕台不懂打仗,但察言观色的功夫绝对一流。从随从们的脸上就知道龙行健所说的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龙行健的推断是,帝国军将在中线发起大规模进攻。

“站在敌人的立场上考虑,他们一定在中线动手。我中央方面军对帝都的压力太大了。这种压力不仅是军事上的,而且更多是政治和心理上的。我们压在帝都西大门,他们再怎么宣传所谓的胜利都是假的。”这是刚才龙行健的第一句关于战局的推断。

“时间上一定在我军开始进攻后进行。虽然我不知道南线战役的具体计划,但每天通过玛南的军列告诉我大本营一定在准备南线进攻战役。想必会从中线抽调精锐,敌人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当我军在南线展开战役进攻的时候,敌人在中线发动决定性的反攻,一具奠定胜局。中线的地位远胜南线,南线有战略回旋余地,中线对于双方都没有回旋余地。”

“但情报显示敌人一直在加强南线兵力,王庸也在南线。”

“这个可能是烟雾,我们也会做类似的欺骗。”

“你这个推断为什么不跟我说?”轩辕台憋出一句。

“我给总参写信了呀,”龙行健以为轩辕台看到了,“四月初,我看到我军可能在南线动手,把我们师的训练计划提前了,希望能赶上这次战役。后来我研究了地图,站在敌人那边反复想,觉得敌人会在中线动手。就跟刘军长汇报了我的想法。当时高参谋长也在。”高鹏点头,证明龙行健说的是事实。龙行健所说的刘军长是22军军长,第11装甲师名义上仍隶属于22军。

“我没有听到任何回音。就给总参去了信,详细说明了我对战局的分析。信是按最高机要走的。师部有记录与副件。”龙行健继续解释。

“一帮混蛋!”轩辕台脸色铁青,“但你还是做错一件事,没有把信写给我!我要罚你------”轩辕台在地上乱走,周围的人都紧张地望着他。

“现在怎么办?”轩辕台对龙行健说。

“照旧发动战役。但留下足够的反击兵力,击败中线的敌人,至少将敌人挡在西凤郡一线。”

在场的人大部分都不相信龙行健的判断。他们紧张的是龙行健的信没有传到轩辕台手里,会有一批人为此遭殃。他们想,龙行健不是王庸,更不是轩辕寂,一个年方20的师长不过是身有奇遇,从而蒙受天恩。在战略策划上如何跟那些资历经验足够的老将军们想比?

轩辕台想了想,“立即安排飞机回南方面军司令部,行健你跟我一起去。”

下午轩辕台一行便返回位于南雄州以西200公里的泰安州。南方面军司令部就设在这里。

“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研究‘旭日’计划。明早八点我们专门研究应变计划。你需要的人和材料找他要。”轩辕台一指身边的一个随从参谋。

5月12日上午,这个日子本来是第11装甲师第一次实兵演练的日子。上午8时,从各自驻地被紧急召来的南方面军军长以上军官汇集方面军司令部。研究中线战局对南线的影响。会议的议题有两个,第一个是帝国军在中线发动战略进攻的可能性有多大?第二个是依据现在的兵力布势,敌军击败中央方面军的可能性有多高?第三个是南线进攻战役是否如期举行?

第一个问题很快取得了近似一致的意见。帝国军会在中线展开战略性的进攻。甚至会在‘旭日’计划启动之前展开进攻,以影响并破坏我军的战略行动。

第二个问题不是定性的问题,需要仔细的计算。但将军们大多数倾向于敌人成功的可能性较大。在调出13个精锐师后,中央方面军的兵力被削弱了,而敌人很可能在这段时间内向中部战线大规模囤积兵力。此消彼长,中部战局不容乐观。

第三个问题却比较一致。应当如期在南线发动进攻。理由是,从南线调兵回中线来不及而且受到了敌人战略性的调动,完全将主动权让给了敌人。从南雄州和鼎湖州的战略位置分析,敌人无论如何不能放弃这两个州。南线的进攻将牵制中线的敌人重兵集团,为中央方面军减轻压力。

由于时间所限,轩辕台在下午2时便结束了会议。他召集这个会议的主要动机是验证龙行健的判断。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轩辕台急于回到大本营对中线可能出现的危机做防范性处理。他命令从中央方面军调出的最后两个师停止调动,转回原单位。其他部队已经到位,就不再调动了,如果再往回调,中、南两线都可能使用不上这些兵力。

南线的‘旭日’计划将如期举行。

轩辕台要龙行健跟他回好望港。龙行健担心将他留在大本营做参谋工作,“我的灵感要在战场上找寻。待在总部可能什么也做不了。”轩辕台哈哈大笑,“想什么呢?我没说把你调回机关啊。我是让你回去探亲。你那位未婚妻不错,万里寻夫,令人钦佩啊。还有你留在帝都的林小姐,也是好女孩啊。你不要担心,崔群最滑头。我们越打胜仗,他越会照顾好林小姐的安全。呵呵,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大战将起,轩辕台却谈笑风生地跟龙行健谈起了儿女私情,让龙行健极为佩服。

“大丈夫三妻四妾是常事。没什么好内疚的。婉儿跟我讲了你的事,嘿嘿,如果不是你已有婚约,我还准备将婉儿这丫头许配于你。哈哈,行健你不要说话,婉儿眼高于顶,在青年才俊中,也就是你让她心服啊。”

龙行健瞟了眼轩辕台身边的婉儿,不敢接这个话茬,“总司令,第11师全体官兵都希望早日走上战场。大战方即,我还是返回师里,组织一次实兵演练吧。”

“不急。来回也就是一两天。战争不是一两天的事,但生活却要天天过。”轩辕台意味深长地说。

龙行健跟随轩辕台及婉儿同机返回好望港。直接在总参谋部与总参的将军们举行了为期一天半的兵棋推演。推演的结果是中央方面军被击败,战线西移400公里。由于中部战线的失败,‘旭日’战役无疾而终。整个形势将成为年初的翻版。

总参的将军们开始采取一切措施挽救危局。大批预备队集结向中央战区支援,技术装备,特别是航空兵部队向中央方面军倾斜。值得一提的是,危机在爆发之前的气氛更令人紧张,因为你不知道究竟会不会发生,究竟会以什么规模发生。等危机发生了反而有一种安全了的感觉。现在的靖难军大本营最为紧张,人人绷着脸,走路都是一路小跑。

轩辕台反而轻松下来。他陪着龙行健吃了饭,“你该去看看苏小姐了。也许你又一次挽救了我的事业。行健,在没人的时候,不要叫什么总司令了。你就喊轩辕叔叔好了。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儿子就好了。”轩辕台慈爱地摸摸龙行健的脑袋,“我最担心你的身体。一定要保重身体,将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

龙行健也很感动,“轩辕叔叔,那我走了。晚上我想回到师里。请你下令给我准备一架飞机。”

“好吧,本来准备让你明天再走。看这样子你也住不到心里了。婉儿,你去干什么,乱弹琴。”轩辕台看婉儿起身要与龙行健同去看苏洁,急忙制止女儿。

苏洁住在凤仪山庄龙行健住过的房子里。从阴暗的战俘营来到金碧辉煌的凤仪山庄,身份、环境的转变让苏洁恍如做梦。

关于龙行健的事凤仪山庄的侍者已经不厌其烦地给她讲过了。包括轩辕殿下经常来看望他。而公主几乎每天都在山庄陪着他。联想到帝都那个虽未谋面但却铭刻在心的名字,苏洁在甜蜜中带着淡淡的忧愁。那位被千万人挂在嘴上的轩辕台竟然抽空来凤仪山庄看望了她,和煦的态度使她受宠若惊,而婉儿小姐竟然从前线返回专门陪她住了一个晚上,将龙行健现在的状况跟她讲了,也问了她来好望港的过程。婉儿公主的态度是友好的,在林小如的问题上明显偏向了她,还大骂龙行健忘恩负义。婉儿公主的态度让苏洁感到很舒服,仿佛找到了坚强的靠山一般。但事后想起来又感到忧虑,婉儿对他如此关心!作为女人,天生就有一种能力,就像某些动物保护自己的领地一般,对可能出现的感情危机总有一种天生的敏锐。尽管婉儿公主谈论起他来显得坦坦荡荡,就像评论一个故事中的主人公,但苏洁仍感觉到了婉儿公主对他的好感。也许,这种朦胧的好感自己都不清楚。

每日在锦衣玉食中等待龙行健来信的苏洁没想到龙行健真的出现在她面前。他依旧目光锐利,英气勃勃。合体的军装笔挺,肩章上缀着耀眼的一颗金星。苏洁叫了一声便扑在龙行健怀里,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情人般的拥抱,一切都来的那么自然,好像昨天才分手了一般。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泪眼朦胧中,苏洁抚摸着龙行健额头的伤疤。

“没什么,算不上破相吧?”龙行健居然笑了,阳光灿烂。

“你身上的伤------”

“都好了,没事了。”龙行健用力抱起苏洁,“嗯,好像胖了点?”

“胡说,人家才没有胖------”苏洁担心起来,在凤仪山庄的这段时间确实食欲奇好,得到了龙行健的消息,苏洁将所有的烦恼都抛下了。

“你休假了?”

“不,晚上就走。大战即将打响,我要回前线------”

“能不能带我去?你师里没有医院吗?”苏洁渴望跟他一起回到前方。

“嗯,我想想办法。”龙行健也不想见面就分手,“苏洁,我有件事必须告诉你------”苏洁知道他要说什么,“不要说了,婉儿公主跟我说过了。林小如是个好姑娘,你不可辜负她。”苏洁知道龙行健的性格,他不可能放弃林小如。而且,也没有理由放弃林小如。和她相比,林小如更是患难之交。“对不起------”龙行健还是想解释。“不要说了,只要你能活下来,我什么都能接受------”苏洁泪如泉涌。

“听说你在战俘营受了好多罪?”龙行健将苏洁抱在膝上,“和你受的罪相比,我不值一提。你说,这都为什么呀?我们在敌后流血牺牲------”

“政治上的事我不想去想,只求做到良心能安。”龙行健忽然想,一切都是天意,比如个苏洁的认识,比如和林小如的认识------仿佛有神灵将和你命运相关的人放在了那里,等着你去找。

轩辕婉儿在下午六点来到凤仪山庄,“哈,你们亲热完了吧?飞机可要起飞了。龙行健,我帮了你一个忙,你准备怎么谢我?”

“你帮了我什么忙?”本来希望撞破两人好事的轩辕婉儿发现两人衣冠整齐地坐在屋里聊天。她眼珠乱转,“我说动父亲同意让苏小姐到第11师医院工作,算不算帮忙啊?”

“真的?”苏洁大喜,上前抓住婉儿的手只摇,“太谢谢你啦。”

“不要谢了,我们该走了。我和你们同机返回。这回我要看看,某些人是嘴上吹的响,还是真有本事?别那样看我,玛南反击战都说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龙行健和婉儿都笑起来,婉儿爽朗地笑着,“不要收拾东西了,我都替你带上了,你我身材差不多,我的衣服你都可以穿。”

当晚八时,专机将龙行健等人送回玛南机场。七天后,也就是1010年5月23日,靖难军南线的‘旭日’战役与中线帝国军的‘发动机’战役几乎同时打响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