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她姓王。本市郊区人。从小失去母亲的她,和她的弟弟被父亲抚养长大。父亲是个极其憨厚,老实的农民,又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只能靠在外做点零星瓦匠小工,来维系一家三口的生活。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懂事的她初中毕业后就辍学出来打工了,什么样的苦她都吃过,在工厂做过工,在饭店端过盘子,在商店站过柜台。虽然很苦,但她的心里有个梦,希望自己快快长大,将来能找个白马王子,来改变她家庭和她的命运,这个梦想从她很小,母亲去世后她就有了,一直在她脑海里出现。凭着她的辛勤劳动,供养着她的弟弟上高中,考大学。而她的人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青春萌动的她,因为在那特定的工作环境和家庭,以及周围,不可能找到她理想中的白马王子,爱看电影,小说的她被电影,小说里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故事所感染,她知道只有在公共场所才能有机会遇见她的心怡之人。带着圆梦的心她和她要好的伙伴们经常去歌舞厅玩.


在霓虹灯闪烁,歌舞喧天的舞厅里,她静静地坐着,看同来的女孩和别人跳舞,她希望也有人邀请她,陪着她在这梦幻般的世界里跳出人生的探戈。“您好,能跳个舞吗?”一个很有磁性的男低音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她扭头一看,在灯光闪烁里,他见一个长得很帅气的小伙子站在她的旁边,她抿嘴一笑,站起身来,她发现这个男人有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因为她自己的身高是一米六五,她经常幻想着她理想中的他,自己应该比他矮多少才是最理想的。而这个男人的身高正在她理想的黄金点上,她心里一阵激动,优美的舞曲响起,而一直只是坐客的她,因为刚才自己不太熟练的舞步而脸红。“没关系的。”一声低低的安慰又一次在她耳边响起。出于感激她抬头看了看他的脸,在忽明忽暗的灯光闪烁下,她看见一张很英俊的脸,脸上的线条分明,在清瘦间不乏阳刚之气。她感到心里一阵紧,一种预感在胸中萌动。一曲舞罢,他很绅士地把她送回座位,自己就在她身边不远处坐下。第二支舞曲再一次响起,那位绅士准时来到她身边,她很矜持地看了看他,然后挽着他伸出来的手进入了舞池,他们在优美的舞曲里相互交流起来。从他那里知道他家在附近的县城里,是一名企业主,拥有自己的工厂和豪华的别墅。他今年才二十四岁,只比她大一岁,她顿时被他的话所打动,难道他就是自己的白马王子吗?心里的喜悦不时展现在脸上。他们在那个舞池里度过了一个幸福的夜晚。临分别时,他向她要了联系电话号码。


自从她有了那次的相遇,她的心里就一直在惦记着什么。每天工作再辛苦,她的脸上总是堆满了笑容。她期待着和他的第二次约会。

一天下午,临近下班,老板叫她接电话,她拿起电话机,对面传来了既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低音,委婉的约请让她难以拒绝。这次她是一个人去了那家舞厅,在舞厅里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他们相会了,他们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紧张,气氛变得轻松而愉快。她喜欢坐在他的身边,听他侃侃而谈,听他谈他的故事,她陶醉在一种幸福之中。这是她从记忆开始最快乐的一天,她希望天天有个这么体贴温柔的男人呵护着自己。也不知道他们聊了多久,一直到曲终人尽,整个诺大的舞厅里空空荡荡,只有清洁工在单调地扫着地。她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她起身要离开,他很自觉地陪着她,小心翼翼的跟在她身后,到了舞厅门口,她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当车停靠在她身边的时候,她回过头来,和他笑了笑,挥了一下手说:“再见,好梦。”他却很殷勤地走上前来,扶着车门等到她坐好,然后很潇洒的“呯”一声把车门关上,汽车载着她渐渐远去,她从车窗里看见他还站在那里,他那穿着大衣略显单薄的身子在晚风中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又过了几天,一天晚上下班后,她刚刚走出店门,看见一辆崭新的黑色桑塔纳2000停在店门前。驾驶室旁的车窗被摇下了半截,里面伸出了一只手朝她挥了挥,她下意识地定神一看,是他坐在车里,一阵兴奋,一阵紧张,她赶紧走过去。紧接着车后门打开了。她身后的一帮小姐妹们走出来,看见了,个个很羡慕地朝她笑着。她满脸通红地钻进车里。然后她看见车外的小姐妹们正羡慕地看着她,一种扬眉吐气在心中激荡。


那天晚上,他请她在一家豪华的咖啡厅吃了一顿西餐,她第一次用刀叉在幽雅的音乐声中就餐,虽然她很害羞地不停偷偷打量周围的人是怎么使用这刀和叉的,但怎么也不能得心应手,她看着面前盘子里一大块牛扒有点不知所措,这时坐在对面的他伸出了两只手,很客气地拿起她的盘子,然后说:“这样可以吗?”她笑着点点头,他把盘子连同牛扒端到自己的面前,又拿起她面前的刀叉,很熟练地把那一整块焦黄的肉饼切割成了若干小块,又连同刀叉递到她面前,笑着说:“请慢用!”她很感激地看看她,然后尽量显得优雅地把那一小块一小块的牛肉放进嘴里,他很开心地看着她吃着,并叫了一瓶法国葡萄酒,那红红的液体在晶莹透亮的高脚杯里散发出淡淡的葡萄的香味。两个人边喝着酒边谈着一些身边的趣事,不知不觉间她感到有点天旋地转,她起身要告辞,但刚刚起身,只感到两腿有点发软,差点跌倒下来,他紧走几步把她扶住,并轻声说:“要不,我送你回去?”她不想让他认识自己的家,因为怕使他失望。她只是摇了摇头。他们相拥着走出咖啡厅,上了车,当她刚进车就感到一阵旋晕,她再也没有力气说话了。


当她醒过来时,自己躺在一张很大的床上,白色的床单被子把她包裹得严严实实,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感到身上没有一丝衣服,她揭开盖在她身上雪白的被子,她在床单上发现了点点血迹。她明白过来,自己怎么会躺在这里的,她感到一种羞辱在胸中燃烧,她放声大哭起来,她的哭声惊动了正在卫生间光着身子刮胡子的他,他赶紧拿了一条大浴巾裹住赤裸的下体,跑过去,他见她裸着身子趴在床上大哭,赶紧去安慰。她还是在不停地哭泣。“宝贝,不要哭了,是我一时糊涂,是我的错!”他在她耳边不停地劝着,但她的哭声没有停止,他急了,跪倒在地上说:“你愿意怎么样处理我都行,只要你开心就行了。”他大声地喊了起来,这一喊,反而她不哭了,她抬头看他正跪在铺着地毯的地上,她有点不忍心,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对他说:“只要你保证永远对我好,我就满足了。”


“我发誓我一辈子只对你好,要不然。。。”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嘴就被两片火热的唇包裹住了。他们相拥在一起,她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他们沐浴在爱河之中,每晚他都会准时等候在她上班的地方,然后一起在霓虹灯闪烁的夜晚,尽情地享受着生活的浪漫。每次回去得都很晚很晚。渐渐地她的父亲似乎觉察到什么了,在一天早晨,弟弟上学后,没有象往常一样骑着他那二八型自行车出去做工,而是慢悠悠地在家抽着烟,喝着茶。父亲知道她每天上午要到九点才去上班,晚上回来很晚,所以也不愿意太早打搅她的睡眠。终于见她蓬松着头发,穿着睡衣,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父亲连忙叫住她,并让她坐下,问她最近工作怎么样?有没有不开心的事情。她很习惯地摇摇头,很爱抚地摸摸父亲渐已变白的头发,娇声说到:“老爸,你就放心吧。我已经成年人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等我有条件了,会让你在家好好享清福的。”


“享清福?难道你发财了吗?”父亲感到话里有种另外的意思,就追问道。


“不告诉你,你不久就会知道的!”她很调皮地回答。


“不行,我就你这么一个闺女,你现在不告诉我,我就不放心。”父亲其实很了解女儿的脾气,他知道只有这样,女儿才会说真话的。


“好了,好了,现在就满足你这个老爸的好奇心吧!”孝顺的女儿怕父亲的担心,连忙陪罪。然后一五一十地把他们两人认识的过程讲给了父亲,中间也省略了很多的细节。


父亲听着听着,眉头紧锁起来,等她说完了,父亲接着话说到:“你对他的性格和人品了解多少吗?你对他家庭了解多少吗?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看清楚了没有?”


一连串的问话,让她有点遂不及防,她一下子语塞了,但很快她回过神来说:“老爸,你就放心吧,只要他对我好就行了。”父亲一时不想说什么了,但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原则。


因为每天回家太晚,加上家里的房子又小,为了不让父亲操太多的心,她在城里租了一套房子,两人过上了幸福的同居生活。这样的生活又过了一个多月,他回家的次数少了。有一次满身酒气很晚才回来,她却为他准备好了洗漱的一切,躺在床上他轻声告诉她,最近工作应酬比较多,工作又忙所以会回来得少一些。让她不要为他担心。她听了很温柔地扑在他的怀里。


从那以后,和她的接触时间越来越少了,她知道他的工作很忙,也不愿意去打搅他,她认为一个男人如果没有事业心的话,是没有前途的。偶尔闲了,也会和小姐妹们出去逛逛街。一次下午,她因为身体不舒服,就和班上的姐妹调了个班,在家休息。但躺在床上总也不习惯,决定出去逛逛超市,散散心。


她在超市里漫无目的地闲逛,其实家里什么也不缺,只是为了消磨时间,正当她在一排一排陈列得满满的货架前走着,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推着手推车,她仔细一看,正是他。她激动地想喊出声来,这时,一个女人从后面追上他,并挽起他那推着车的胳膊,看着他俩亲热的样子,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跑过去,一把把他拉到一边。他很惊讶地看着她,而那个身边的女人也跑了过来,很傲慢地说:“你干什么拉我老公啊?”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她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羞辱了,她挥起手臂,几乎用足了全身的力气,打了过去,谁知道他却躲闪地很快,这一巴掌躲开了,但脸上被指甲划了一道口子,血很快就顺着那道伤痕流了出来。这一举动同时也激怒了他身边的女人,女人把手推车往旁边一扔,冲着他狠狠骂了一句:“畜生!”就捂着脸扬长而去。


他和她全站在那里,两个人对视着,她的眼睛里没有了温柔,只有仇恨的怒火在燃烧。她看着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她的泪止不住的落下来,她虽然出身贫寒,但从来没有人敢怎么羞辱过她,她的精神世界彻底崩溃了,她觉得无数张脸在朝着她冷笑。她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超市,她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的椅子上,捂着脸放声大哭起来。她感到这个世界真的太灰暗了,她唯一的梦想今天却彻底地结束了,面对她的是如此冷酷的现实,她想想自己的父亲慈祥的面容,关切的眼神,想到以前的山盟海誓,想到那美好的憧憬,一切的一切就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她不知道将会面对什么。哭着哭着,她想到了模糊记忆里母亲和蔼的面容,她想到了死。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一直到泪快要哭干,她感到自己象被掏空了一样,她很虚弱地抬起头来,面前有一双腿站在那里,凭直觉她知道是谁,她立即站起身来,扭头就走,但坚实的双臂把她牢牢地箍在宽大的怀里,她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用尽力气,双拳象雨点一样落在他的肩上,但他还是牢牢地抱着她,任凭拳打脚踢,他知道他欠她的太多了。这样一直到她完全没有了力气,直到她快要瘫倒在地上,他扶着她又坐回了椅子上。她的头无力地靠在他的肩头,他才轻轻地讲给她听自己真实的故事,他是一个出身在山区的一个穷孩子,高中毕业后,因为家里的困境使他悄悄地把高校录取通知书塞在他的那唯一的书柜的最里层。然后直身到了这座城市里打拼,在一家私营企业,他从徒工开始做起,因为自己的努力和自己的聪明,他一步一步被提升做了企业的销售主管,因为自己的年轻好学,被老板看中,送他到学校里培训了两年,回来后,坐上了企业领导的位置,而当时和他一个办公室的老板女儿很喜欢他,其实他对老板的女儿没有一点感觉,甚至于有点厌恶,最看不惯她傲慢无理的神气,但在老板的一再关心下,为了他自己贫穷的家,他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就和老板的女儿结婚,将来继承产业。要么就卷铺盖走人,第二条路,是谁也不愿意轻易选择的,他还是选择了第一条路,他们的结婚了,但婚后的糟糕生活,几乎让他产生了自杀的念头,谁也不愿意和一个不黯人世,只会发号司令的管家婆生活在一起,每次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象在单位里,哪怕在床第之上,也很少有激情迸发。他厌倦了这种枯燥无味的生活,他想过一个正常人哪怕是最简单,最普通的生活。直到遇见了她,她是他生活的所有依托。他想尽量多攒点钱,将来和她远走高飞,但今天却遇见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


她终于读懂了他的内心世界,她没有再愤恨他了,她感到她俩是这个世界上的两只孤雁,他们寻找不到温暖的地方,只有相拥相依。


他们这样相拥着,一直到华灯初放,他们回到了他们临时的家,在那里他们做着最后的打算,他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等我一起回来,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地方,我们到很远的地方,过自己的生活。”她点点头,她相信了他的话,她就在那套房子里,一直等着他,一天,两天,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他依然没有出现。她有了一种预感,他不会回来了,他将永远不会回来了。她想着想着,她不愿意呆在这个令她心痛的地方,一刻也不愿意呆下去了,她知道等待的将是遥遥无期。


她带上自己的所有东西,锁好门。回到了她的家里,年迈的父亲看见她的归来,看见她消瘦的面容,不愿意再刺伤她了,只是默默为她忙着可口的饭菜,当饭菜上桌后,她却一点也没有胃口。她早早地睡了,在床上她想了很多,她不再怨恨他了,她在想着以后的生活,她决定到南方去闯一闯,也许能够找到自己的理想,为了自己的父亲和弟弟她要好好地活着。


过了两天,她就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直到一年后,她从南方回到了家里,他父亲从柜子里找出了一封信,说是她原来同事有人托她送过来的。上面写着“王XX亲启”,那熟悉的笔迹,她知道是他写的,她不愿意在揭开那渐已愈合的伤疤,只是把它扔在桌子上,到了中午,她的弟弟回来了,出于好奇,他弟弟拆开信,里面一张信用卡滑落了出来,他弟弟赶紧叫姐姐来看,她从那拆开的信封里看见了有张字条,上面用很工整的揩书写着:“亲爱的,我去了我们曾经快乐的小屋,你已经走了,我知道你在恨我。我知道自己犯下的错是无法饶恕的,我只有面对现实,承担一切后果,我现在已经和妻离了婚,我将重新开始生活。我依然爱着你,我把我所有的离婚财产全部变卖了,存在这张卡里,我知道这点钱弥补不了我的过错,请原谅我一次吧!我知道你去了南方,希望我们有缘能够再相聚!祝你幸福!永远爱你的XX”她没有看完泪已经把眼前的字模糊了。


后来,她在南方到处打听他的下落,只到有一天,在经过一个建筑工地的时候,他和她不期而遇了,她看着他被太阳晒的乌黑的面容,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他们紧紧地,紧紧地搂在一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