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照事件中众多专家的表演才最令人感慨!(转)

虎照事件中有一道由众多不同专业的专家的表演构成的独特有趣的风景线,他们的表演为大家从一些方面勾勒出社会上一个独特群体的存在方式,借着虎照事件使人们对这个群体有了更多的了解。


最先上场表演的是来自官方邀请的一批专家。这批专家是应邀来对虎照做鉴定的。没有什么意外,结论当然是通过了。象这种所谓的鉴定工作,对专家们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了,无非就是走一个过场嘛。据说,专家出场一般都是象歌星一样有拿出场费的。歌星出场可以假唱,专家出场当然可以做做样子嘛。

这些专家是用来干什么的呢?其实就像晚会邀请名歌星出场一样,是用来撑门面装点的。有了专家明星的点缀,才有了闪光点嘛。


关于专家明星的点缀门面作用,这是大家都清楚的一个潜规则。还有些专家为了显得比一般专家更高人一等,不还拿曾经出过国留过学,甚至假称有诺贝尔奖获得者是自己的导师这样的故事来说事吗?而且,往往洋光环还真是比土光环更有些作用。谁叫一些中国人的洋奴思想那么重呢?


正是因为专家的效用不过如此,所以他们的鉴定结论未必有人都那么当真。据说官方有一负责人曾拿着放大镜反复观察比较几幅虎照,确认其中有老虎的眼睛的确发生变化后,才拍板决定发布虎照信息的。这个现象也说明,其实官方也未必对专家那么放心嘛。


官方的专家表演完毕,该轮到所谓民间的专家上场表演了。盛世国虎,众多专家怎么能不来凑热闹,分一杯羹呢?出名的大好机会来了,哪有不出来赌一把的呢。


首先是一位心急的植物学专家上场了。为什么说他心急呢?原来他是根据某种树叶子的尺寸大小来推断虎照为假的。但是,马上有好事者指出,该专家提供的数据是错误的,既不符合书籍资料中的记载,也与记者在拍虎地区调查测量的树叶子尺寸大小有很大的差距。哦,莫非是该专家的记忆出现了问题?但至今为止,该专家似乎对此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该专家的表演告诉大家这样一个信息,那就是,一些专家研究问题时,是既不搞调查研究的,也不搞资料查证的,单凭个人的记忆,就敢随便下结论。俗话还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呢。但更严重的问题是,在错误被指出来后,专家竟然全不当回事。咳,如果中国的专家都是这样研究问题的,那怎么可能搞清楚中国的国情呢?


接着有一个网络公司组织了个六方单位和专家上台表演了。这一下,多位专家齐上阵,果然是气势逼人。


当然了,研究濒危动物的动物专家和摄影家协会的野生动物拍摄专家是一致认为虎照为假的。有人问了,什么理由呢?却是含糊不清的。也是的,专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多问什么,就算专家解释了你个小老百姓听得懂吗?“他们可是专家呀!专家,知道不?”野生华南虎属于濒危动物研究领域,也是野生动物拍摄专家的拍摄领域。哼!一个农民,竟然敢插足到我们专家的领域来了,这还有没有王法了?!专家要是承认这样的照片为真的话,那他们的脸还有地方搁吗?


其实,这种现象也是当今学术领域的一个通病了。知道什么叫学霸吗?看看这些所谓野生动物研究专家和野生动物拍摄专家的样子,难道你还不能明白吗?


还有一个物证鉴定中心和另两位专家都认定周正龙虎照中的老虎身子与网上的某网络年画虎中的老虎身子是一致的。该结论一出,有人就想当然地认为是虎照抄袭克隆了年画虎。其实,以现在的计算机图片制作技术来说,取一张虎年画,然后将虎照中的老虎身子与虎年画中的老虎身子进行置换,是太容易简单不过的事情了,然后发到网络上,自然可起到以假乱真混淆视听的效果了。


但遗憾的就是,这些专家们只是对比研究了某网络公司提供的虎照和网络年画虎而已,却没有先鉴定一下那个网络年画虎的真假,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严重的瑕疵。当然,要这些单位专家先去鉴定一下网络年画虎的真假已经超出了某公司的委托范围了,也就是说,网络年画虎的真假的鉴定不在他们的范围之内。如果公安要破案的话,是肯定会去鉴定这个网络年画虎的真假的。在网络年画虎缺乏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妄言虎照抄袭了年画虎,那就太飘浮了。


哦,还有一位神探也参加了鉴定。不过,他的说法总的看起来其实是在打哈哈,他是这样说的“照片中的老虎长时间保持静态不合常理;照片中的老虎和年画中的老虎斑纹形状、细部很相像。但应确认照片拍摄与年画制作时间的先后,以及两只老虎有无血统近似的可能。”


不合常理的东西未必就是假的,因为现实生活中总是存在特例的。一只野生活老虎在发觉被人偷拍时,保持高度警惕,相对而言,表现的较长时间不怎么动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最后还有某大学的几位数学专家也出来表演了。可惜的就是,他们提出的照片鉴定方法本身的适用前提条件是不满足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结论也就不会令人信服了。任何数学定理定律推论,都是有其适用的前提条件限制的,如果忽略了前提条件,那结论就很难可靠了。


我们的数学专家是这样做学问的吗?是不是太浮躁了呢。


总的来说,伴随着虎照事件一路下来,有各个不同领域的众多专家都出来表演了,像这种不同专家集中出来表演的机会是很少的。通过这些专家们的集中表演,也使人们对这个特殊群体有了一次集中的体会和感受。


各位朋友们,其实,不论你们是打虎派也好,是挺虎派也好,当你们发现,这个社会充斥着些如此的所谓专家,你们心里会有什么感受?!


最后要说的是,不要以质疑的是哪一方的专家作为划分挺虎派和打虎派的标准,不能说质疑官方邀请的专家就是打虎派,也不能说质疑所谓民间专家就是挺虎派,其实,不管是什么专家,那都是中国社会上的专家,他们都应该是人们质疑的对象。有的人在质疑官方邀请的专家时表现的大义凌然,但是在面对所谓民间专家时,又表现出一幅顶礼膜拜的姿态,这是非常可惜可叹的。为什么这些人不能拿出一以贯之的质疑专家的状态呢?难道仅仅因为这些专家说的是你们需要的话,你们就把这些专家也拿来装点门面,作为撑腰的道具吗?这恐怕不是科学精神和科学素质的体现吧。


亲爱的广大朋友们,“专家迷信”是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