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8/


王本定了定神,思考了一下说道:“李团长,我其实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大概几个月以前吧!我和往日的几个战友聚会时无意中听说的。他们是168师的几个团长,他们喝酒的时候好象谈到什么幻影坦克之类的话题,我当时喝晕了,没有在意。以为他们在说游戏里面的武器,所以也没有问个究竟,现在看起来估计这片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和他们说的什么幻影坦克有关呀!”

李云龙火了:“王本呀王本!你是不是在说梦话骗老子!什么游戏竟有这样的武器?168师离这里多远?方位在那里?”

王本急了:“李团长,我绝对不敢骗您老人家呀!我说的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言。”

“那好,你说说他们的详细情况。”

“恩,168师驻地距孤独岛有一百里左右的路程,在我们现在位置的正西方。他和刘才华师长的114师同属地府第二陆军集团军。我的几个战友就在168师里任职。我听说他们168师武器一直由地府军委秘密直接供给,我们在一起时经常称他们为嫡系。嘿嘿……不过话说回来,他们的武器的确不赖,在乃至整个集团军里是数一流的呀!我前一段时间听说他们有了什么飞毛腿导弹,什么隐型侦察机的,都是他们说的。不过我问详细情况的时候,他们都笑了,给我说他们在说一个游戏里的武器。我知道他们怕我知道情况,所以我就问他们玩什么游戏,在那里玩?李团长你估计他们怎么回答我的!”

“继续说,不要卖关子!老子现在没这心情!”

王本咽了一口唾沫继续说道:“他们竟然回答我说他们玩的游戏名字叫“红警”!在电脑里玩的!我问他们电脑距这里有多远,我可以一起玩吗?他们哈哈大笑!最后我才知道电脑原来不是一个地方的名称,而是一个比收音机大,而且可以看到图象的铁疙瘩,他们就在哪个上面玩的。我简直晕了呀!我也实在想不通啊!这么大的人能钻进去吗?”

“电脑!?红警!??”

李云龙也莫名其妙了!满脑子糨糊啊!

李云龙思考了一会,“王本,老子派你去前面联系联系如何。敢吗?呵呵……”李云龙笑着说道。

王本立马口瞪木呆了!

“李团长,别呀!看不见的枪子不认人啊!”

李云龙从腰里拔出枪来说道:“王本,现在我给你个机会,到前面去给老子联系一下,如果确系是自己人的话,让他们和我们一起攻打孤独岛。这样的话你也立功了!前面的事情老子就不追究了!这里只有你和他们认识,快去!”

王本看着李云龙凶狠的样子,十分不情愿的样子。

“李团长,我可以脱下衣服吗?”

李云龙听到王本的问话纳闷了。

“脱衣服干什么?难道光着屁股去联系吗?丢人!”

四周的士兵都偷偷的乐了。王本不好意思了!

“李团长误会了!我是想脱下身上的白衬衫当旗子用,我想用树枝打着它去前面联系。”

“哦,原来是这样,你小子当俘虏有一套,可以。你去吧!但是你再当叛徒的话,老子的枪子不认人!!!”

“那敢呀!不是没办法嘛!嘿嘿……”

王本随后脱下身上的白衬衫,找了一根树枝把白衬衫绑在上面,然后猫着腰打着白旗慢慢向前面去了。

“全体注意,子弹上膛,给老子打起精神来,不要轻举妄动,等我命令!李云龙低声喝道。

王本越走越远,李云龙从望远镜里望去。看到王本不停的摇动手中的白旗,好象还在呐喊什么。远处的树林好象移动了再向王本靠近,这时候李云龙手里捏了一把汗啊!静静的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树林已经靠近了王本。

突然,不知从那里蹦出几个人来,身着迷彩服,好象端着枪似的抓住了王本。看王本的举动好象和对方交谈什么。

时间一秒秒过去了。双方依然在交谈着,看那几个人好象对王本没有为难的样子,李云龙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王本和几个人蹭的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剩下那片树林在那里。

“他妈的!”李云龙暗暗骂到。

“团长,我们要不要撤回去?”旁边的警卫连连长问到。

“不急,再等几分钟。注意观察前面动静。老子头根烟过过瘾!”

李云龙溜下土坎,掏出一支烟还没有点燃警卫连连长就喊到:“团长,王本好象出来了,朝我们这边走来了,快看。”

听到警卫连连长的话李云龙扔下烟急忙爬上土坎,拿过望远镜看了起来。

远处王本正向这边走来,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不过他的旁边好象还有一个看起来象是个当官的,在几个卫兵的陪同下一块过来的。

警卫连连长高兴的说道“团长,看样子的确是王本所说的168师人,这下好办了。”

李云龙回答到:“希望如此,大家长个心眼。”

他们越来越近,从望远镜里头发丝都看的很清楚,李云龙这时候看到陪同王本的那个人肩膀上的军衔是两杠三星,年龄有三十多岁的样子,不过令他疑惑的是这个人看起来很面熟啊!似曾那里认识,不过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呀!

“李团长,他们是自己人,不要开枪!”王本远远的就大声喊到。

“大家注意,我去迎接他们。”

李云龙随后站了起来,走上了土坎。

这时候王本一行也到了跟前,王本激动的介绍到:“李团长,这就是我刚跟你提起的一个战友,他在168师任团长。呵呵……”

李云龙恩了一声伸出了双手,“鄙人李云龙,莽夫一个,请见笑,不知兄弟怎么称呼。”

“团长,你不认识我了!”哪个人看到李云龙双眼含满了泪水。他一把握住李云龙的双手激动的抖个不停啊!

看到他这个样子,李云龙晕糊了。说句实话,这时候李云龙的确一时想不起来他是谁啊!

“兄弟你认识我,你是……”李云龙不解的问到。

那个人松开李云龙的手抹了一把眼泪,然后神情激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