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7/


窗外是雪,一望无际的雪。

哨所成立至今,窗外的雪从来没有变过。一样的掩盖了绝大部分地表的线条;一样的浮现着淡蓝的颜色;一样的外柔内刚。

哨所外面的风很大很大,风的交响拒绝一切人的行动制造杂音;积雪很厚很厚,雪的窗帘严实地遮住了所有的光线。且听风吟只存在于杏花春雨的江南小镇,诗意从来不会落脚小小的只有昏暗灯光的哨所。于是CD那个地处亚热带城市长大的驻守哨所的刘雪峰,不可避免的历经了从新鲜到无聊的心路。书早就可以倒背如流,思想的泉水枯竭,想不出还能感悟些什么。至于哨所的所长那个老兵钱胜,甚至连他衣服有几处脱线年轻的刘雪峰都一清二楚。除了每天两次通过电台汇报“一切正常”,还能干什么呢?和老兵侃大山吗?能说什么呢?

刘雪峰躺在炕上,手里的书半天也没有翻过一页,目光呆滞。钱胜显然是习以为常,哨所里百无聊赖的兵不都是这样吗?他顺手拿过一本刘雪峰带到哨所的书翻着,阅读那密密麻麻的心得。看来,这孩子的理论水平还不错,考虑问题已经很有见地了,只是从刘雪峰偶然透露的一些个人情况看,他的个人经历似乎浸透了失意。这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了,一旦发现心态失衡出现心理障碍的征兆,就绝不能成为自己的学生。

“所长,你上过战场吗?”刘雪峰突然打破了沉寂。

“上过。”钱胜应了一声,一幅心不在焉的模样。

“给我讲讲战场上的故事吧。”刘雪峰轻轻地说,眼睛迷蒙地盯着远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