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多国研究论证反航母作战 海外评估—— “东风”导弹如何打航母



在最近几年的时间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一个焦点——正在发生变化的任务需求以及不断提高的军事能力可能会使航空母舰在交战时变得比以前更易于遭受攻击。


由于航空母舰是一个国家拥有强大海上力量的象征,一旦在战时遭到打击将会给海军乃至整个国家的士气造成巨大挫伤,反过来会使力量较弱的国家以最小的代价达到最大的战略目的。


对于航空母舰来说,最大的威胁来自于巡航导弹、尾流自寻的鱼雷、弹道导弹和水雷。而这其中技术含量最高、有效性最大,目前各国最为关注的则是利用弹道导弹打击航空母舰这一课题。


新兴的反航母利器


从反航母的各种武器看,巡航导弹虽然是目前各国普遍发展的武器,但其似乎不太可能会突破航母战斗群的综合防空体系,除非采用大规模、饱和攻击方式;而在反航母作战中,极少有国家具备突破航母战斗群防御圈,有效部署潜艇或发射鱼雷的能力;而水雷制造的威胁则可以利用大量现有的和正在发展的手段轻易地化解掉。


而来自空中的威胁——巡航导弹,并不是航空母舰所面临的来自头顶的全部威胁,因为弹道导弹能够以比巡航导弹快得多的速度接近其预定目标,进而可以削弱航空母舰机动性带来的防御优势。因此,弹道导弹成为未来发展前景最被看好的反航母利器。


弹道导弹打航母的现实计划来自乌克兰。在2005年的马来西亚LIMA装备会议上,乌克兰展出了打击大型水面舰的弹道导弹。乌克兰YUZHNOYE设计局推出的专门用于攻击大型水面舰的弹道导弹,并称之为METCH(Sword)整合式反舰导弹系统。设计师认为要解决弹道导弹打航母的问题,关键在于首先必须准确发现航母。因此METCH在弹头上安装了光学和雷达末段制导系统,雷达可以是主动或者被动制导两种模式。这样一来,METCH反舰导弹系统攻击大型水面舰的精度达到10米。而整个再突入弹头重量480公斤,射程20—120公里。


在METCH反舰导弹系统的单节火箭的基础上,再加上一级助推火箭,就是最新型Thunder型弹道导弹,射程增大到80—290公里,弹头重量也是 480公斤。乌克兰方面还为Thunder型弹道导弹开发了子母弹头,专门用于攻击大型水面舰战斗群。用作单弹头攻击的时候,依然可以采用光学和末段主被动雷达诱导方式。


对于射程为280公里的弹道导弹而言,俄罗斯的“伊斯坎德尔”—M型弹道导弹也拥有攻击航母的能力,“伊斯坎德尔”—M型弹道导弹可以同时使用巡航导弹弹道和抛物线弹道。在今年5 月的试射过程中,由于加装了中段卫星制导、末段光学制导系统,“伊斯坎德尔”—M导弹达到了1米的打击精度,这还是俄方公开的数字。


在这一短射程之内,使用弹道导弹采用精确制导模式攻击航母的确存在现实意义,首先航母能够被各种岸基、空基探测系统准确探测、定位、识别、跟踪,同时弹道导弹的攻击速度相当高。今年10月出版的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文章认为,但是在台湾问题上,美航母介入之后,由经验判断,美航母战斗群至少远离冲突区域达到800—1000公里,这为弹道导弹攻击航母时的探测、定位、跟踪提出了相当复杂的难题。


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能力


对于反舰弹道导弹打航母的技术问题,已经有国内媒体发表文章进行了初步研究。


2006年12月出版的中国《现代舰船》杂志就曾刊登了一篇题为《中国反舰弹道导弹发展探讨》的文章。该文章利用较大篇幅探讨了中国发展反舰弹道导弹的问题。


文章称,作为一支近海防御力量,中国海军建立了以空潜快炮为主的海防体系,然而海湾战争后人们猛然发现,射程1000海里的巡航导弹使各国的海岸不设防。如果说海湾战争对中国军队还只是震撼,1996年的台海危机则给了海军切肤之痛。


随后,中国军队开始奋力追赶,积极开展现代化武器装备的研制工作。但刚刚迈向远海的中国海军在短时间不可能与美国海军正面对峙,然而现实又要求实现对敌人的有效威慑,于是海军必须发展一款能够切实威慑敌航母舰队的利器,为我海军的发展赢得时间。


文章认为,对弹道导弹自身来说,要打击水面舰艇之类的活动目标主要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一是导弹制导,解决目标脱离瞄准点的问题,要做到能及时发现、跟踪目标;二是导弹控制,要确保准确命中被锁定的目标。在1999年建国50周年大阅兵中出现的安装了控制弹翼的精确制导战术弹道导弹则向我们正式展示了这种可能性。该导弹几乎具备反舰弹道导弹的一切基本技术,包括能配合机动再入技术的控制系统气动舵和舵机系统 、雷达系统(包括电源)。它的末段飞行轨迹,也是在20—30千米高度弹头拉起平飞,然后转入俯冲以最大半径200米的螺旋弹道方式扫描分析地面景象,在数秒内完成末导寻的区域识别功能,控制弹头以极高的精度命中目标。


文章称,在我国装备的各种弹道导弹中,早期型号采用液体火箭发动机,发射准备时间长,不利于打击对时间敏感的机动目标;且这些导弹即将退役,不可能用其改装。“东风”— 11射程仅300千米,无力承担突击任务;“东风”—31属于洲际弹道导弹,其射程远远超过侦察系统的有效监控范围,而且价格极其昂贵,用其改装近乎浪费。“东风”—15导弹弹头重量500千克,射程600千米,仅具备打击近海目标的能力,在这个距离上航空兵同样可以达成作战目标,而且其弹头重量较轻,不利于改装末寻的机动弹头。“东风”—21导弹弹头重量600千克,根据型号不同射程在1800—2700千米之间,其射程恰好符合侦察系统的监视范围,较大重量的弹头也可以承担更多载荷,用它改装的可能性最大。


从技术角度看,相对打击固定目标,要想实施反舰弹道导弹计划,弹道导弹的技术改进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再入机动制导控制率和计算执行机构的优化,提高突防能力和机动性能;二是研制新的多模式制导头,使之可以配合飞行弹道搜索海上舰艇;三是建设用于对远程水面目标初期搜索跟踪的战略战术侦察系统。


《现代舰船》的这篇文章认为,改进制导控制率和新研制雷达这两个与导弹直接相关的方面,在现有对地攻击的精确制导型“东风”导弹弹头上改进升级即可,并不需要从头研制,远程实时侦察定位更是与近几十年来侦察系统的发展目标一致。所以说,反舰弹道导弹与美国的“潘兴”—2、中国的“东风”—15C等对地精确打击弹道导弹是一脉相承的,具有很大的技术连贯性。而且,1999年“东风”导弹的公开展示,表明我国已基本突破“再入机动”技术,使导弹弹头具备了末寻的制导和机动控制能力。


然而,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在今年10月刊登的文章却认为,从目前“东风”导弹现有的性能看,实施精确打击航母的可能性很小。


文章称,目前“东风”—21、“东风”—l5导弹对于运动目标的攻击,迅速实施方向修正还有一定难度。假设,“东风”—21M型导弹以平均7马赫速度对 1000公里之外的美国航母发动攻击,这时的飞行速度平均达到2380米/秒,整个飞行过程需要大约7分钟。由于美国推进海基战区导弹防御计划,“东风” —21M型导弹在发射大约10秒钟时,美国红外探测卫星就能够把捕捉到的目标数据快速通过数据链传输给地面联合战术中心,随后再把相关数据传送给海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同时还能够计算出初测的弹道导弹飞行轨迹。因此,即使不实施海基标准—3导弹作为拦截手段,美航母战斗群也能够即时探测到“东风”— 21M的发射,因此航母能够以大航速实施逃逸战术,所有的美国海军核动力航母都达到了时速32节的速度,7分钟则可以移动216.06米,从而脱离东风— 21M导弹的打击范围(其射击精度在50—90米左右)。


《汉和防务评论》的文章认为,既然中国利用弹道导弹精确打击航母的能力基本上依然停留在理论探讨阶段,那么为何依然引起美国的极大关注?主要原因是弹道导弹打航母的现实意义在于即使不能准确命中,但是它能够起到“强制隔离”的作用,换句话说把美航母隔离在台海战区之外。


乌克兰的弹道导弹专家表示,在攻击大型水面舰时,霰弹、子母弹的运用能够实施大面积毁伤。《汉和防务评论》的文章认为,这一理论极有可能也被中国的弹道导弹专家所接受。以中国的WS—1B火箭弹携带的子母弹头为例,战斗部重量只有152公斤,子弹数量达到475个,子母弹散布面积为28000平方米。根据上述计算,美军航母在7分钟之内的全速航行距离为216米,因此设定子母弹散布范围为300—350平方米足够。假设为东风—15导弹安装500公斤的子母弹战斗部,子母弹数量可能达到WS—1B的3.2倍,即1520个子母弹头甚至根据子母弹头的重量差异还可以更多。散布面积如果相同,意味着单位打击密度的增大,配合飞行中段如果使用俄式卫星导引方式+某种末制导系统,对航母战斗群的威胁是显而易见的。在心理上,促使美国海军航母不能接近600公里之内的台海战区,如果使用“东风”—21M中程弹道导弹发动攻击,“强制隔离”的区域就更远。即使不能重创航母,子母弹的攻击可能毁伤美国航母战斗群的雷达、指挥通讯系统,从而迫使其退出战斗。


最后,《汉和防务评论》作出结论认为,上述所有弹头如果以“东风”—21M携带,装药量增大到1000公斤,那么作战效能还会倍增。因此,弹道导弹打航母的关键问题是如何精确探测、跟踪,一旦有效跟踪,采用上述弹头依然具备一定意义上的“强制隔离”作用。


反舰弹道导弹效费比高


也许是已经意识到弹道导弹会给航空母舰带来巨大威胁,美国列克星敦研究中心出台的报告称,美国海军预计到2010年将针对所有类型的战术和战区弹道导弹,部署有效的防御设施。其主要手段就是通过升级现有的信号传感器和武器系统。这些系统将大大降低敌方反舰弹道导弹所带来的威胁,特别是当航空母舰与其它已经存在或正在发展的联合战舰形成网络化之后。


目前,美国海基中段拦截系统(SMD)已经开始部署,反舰导弹在实战中必然面对敌方的拦截,为了增加突防成功率,就必须采取多种突防措施。目前常见的弹道导弹突防手段包括:饱和攻击、诱饵欺骗、阻碍探测和弹道机动。


而且,为了提高突防成功率,还需要精心设计弹头形状,在确保重返后机动性的前提下尽量减小雷达反射截面积RCS ,缩短对方雷达的发现/跟踪距离。


另外,弹道导弹进入低空制导段的速度在6马赫以上,导致弹体表面温度极高,必须采用新型耐高温航天透波材料制造的天线窗与天线罩才能保证雷达与红外探测设备的正常工作。


在面对以上技术上的挑战的同时,各国之所以大力研究反舰弹道导弹,主要是看中其惊人的效费比——以最低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战果。


据《现代舰船》的文章介绍,从目前的资料看,反舰弹道导弹(不包括发射系统)的价格在500—1050万美元之间。而CVN—77“布什”号航母建造费用及舰载机价值超过90亿美元,最新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价值12亿美元。反舰弹道导弹即使发射3枚攻击1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也只占到军舰造价的2.5%,发射10枚也只占航母价值的1.1%,这远远低于10%的费效比要求惯例。因此可以说在打击具有强大防御能力的航母编队方面,反舰弹道导弹的效费比是最高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