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王 第一卷 第三十章 赵清家的狗

李伟新 收藏 13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他看到了机枪手,机枪手也看到了他。那是一张圆脸。 圆脸的机枪对他龚破夭平端了起来…… 刹那,龚破夭感到的不是一只枪口,而是两只。右边那只枪口正在狞笑,就像其主人山本一样,连眼眉毛都在狞笑。 跑,绝对跑不过子弹。 如果是步枪,要跑着闪避,都不成问题。他龚破夭面对的却是两挺机枪,数十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



他看到了机枪手,机枪手也看到了他。那是一张圆脸。

圆脸的机枪对他龚破夭平端了起来……

刹那,龚破夭感到的不是一只枪口,而是两只。右边那只枪口正在狞笑,就像其主人山本一样,连眼眉毛都在狞笑。

跑,绝对跑不过子弹。

如果是步枪,要跑着闪避,都不成问题。他龚破夭面对的却是两挺机枪,数十颗子弹。这就像是野鸡被猎狗赶到天上,被猎手的火药枪一枪撂下一样,那叫野鸡撞铁沙。言外之意,就是即使不会打枪的人,只要朝野鸡的方向打上一枪,飞散的铁沙,也会打中野鸡。

机枪的功用就在这里,以多胜少。

龚破夭没跑,他身子一缩,便来了个就地打滚。

几乎是同时,圆脸和山本的机枪就响了。

暴雨般的子弹,叭哒哒地落在他龚破夭百分之一秒前停留的地方。

是这百分之一秒,让龚破夭死里逃生。

在这百分之一秒前,圆脸的加藤和长脸的山本,已经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但这笑声,也就约莫发出了两到三声,还没尽情得意,他俩就笑不下去了——龚破夭不见了踪影。

而三支火药枪却响了。

是在山本的背后响的。

田龙勾下扳机之际,也是愤怒地骂了一句,“小日本,见你娘的鬼去。”

钱谷的目光亦在骂。

刘强冲冠的怒发,就像一支支利箭,随同火药枪的铁沙,一同朝山本射去。

然而,枪一响,田龙他们就感觉到射空了。

有经验的猎手,都会在枪响,甚至在勾下扳机,枪未响之前,就能感觉到能不能打中目标。这是一种直觉。这种直觉就像灵魂的感觉场,子弹未射到对方,灵觉已立马反馈——目标空了。

是的,山本本来就在树木当中,露出的目标,只有大半只身子,而且是上半身。下半身都被矮树杂草青藤遮掩。

就这半只身子,也在田龙他们勾下扳机之标,闪到树后去了。

山本的闪,并非感觉到田龙他们朝自己射击,而是,赵清家的猎狗从旁朝他扑了过来。

猎狗竟然无声。

却先于田龙他们的枪响扑出。

山本才本能地一闪,将枪头指向了猎狗。他避开了田龙他们火药枪射出的铁沙,却未能避开猎狗,猎狗仍然比他快了一步,一下就扑到了他身上。这无疑是一只冷静到极致,而又狂怒到极致的猎狗。它悄无声息地摸到山本身边,这是冷静的;它使尽全身的劲跃出,发出致命的一扑,这显然是狂怒至极,不顾自己生死的做法。

枪,山本的机枪是响了。

却没打在猎狗身上。

猎狗已经避过了他山本的机枪口,此刻正双爪爬着他的双肩,四只锋利的犬牙,带着复仇的力量,咔嚓的一声,狠狠地咬入了山本的喉咙。

山本瞪着恐怖的双眼——

正是这双眼,在当日的南京,就像过节日一样狂喜。

山本也爱听子弹射入人体的声音。

他的所爱,则又与河小野树的不同。河小野树酷爱子弹身入儿童头部的声音,他山本则爱听子弹射入孕妇腹部的声音。

当他在南京街头,射杀了第十个孕妇之后——

那都是将孕妇拦腰扫断的,孕妇肚里的胎儿,几乎被扫得粉碎。

他所爱听的就是孕妇大肚子爆裂的声音。

射杀了第十个孕妇之后,他还搞不清自己为什么喜欢射杀孕妇。

仅仅是那爆裂的声音么?

非也。

山本是东京人,他和邻居的一个女孩子青梅竹马,两少无猜。从小时候玩过家家,到青春期的牵手、初吻,都是甜甜蜜蜜的。看着女孩清灵灵的美着,他的梦里便重复着无数次入洞房的情景。但这都仅限于梦里。即使夜里两人悄悄相会,他们也是搂搂抱抱,亲吻一下。他的手,却从没有往恋人丰满的胸脯上摸一摸。他期望恋人和服里面的身子,只有到了入洞房那一刻,才去好好欣赏、亲热。

后来,他去了上大学。

那年寒假回到家,当他兴冲冲地去找苦苦相思的恋人,恋人却隆凸着肚子站在了他面前。

那一刻——

是晴天劈雷。

是坠入深渊。

他狂怒地冲过去,一把揪住恋人的领子,“为什么?为什么?”

无声。

无言。

只有恋人讥嘲的目光和骄傲的肚子在向他示威……

当时他山本是否想过要爆炸恋人的肚子呢?

他记不起了。

当他的机枪指向第十一个孕妇,一束目光狂怒地盯着他的背脊。他猛地转身,身后却没人。

等他回身,孕妇已经从街上消失。

这目光,赵清家的猎狗的目光,给他的感觉,就像当日南京那束狂怒的目光。

山本恐怖不已。

猎狗咔嚓一声咬断他的喉咙的瞬间,那四只犬牙,就像千支针,万根刺地直刺他的每一只痛穴,令他在断气之前,仍生出痛不欲生的感觉。

山本的手一松,机枪掉到地上,身子也往后便倒。

赵清家的猎狗猛地一甩头,硬生生地撕出山本的一块喉咙肉。将山本的喉咙肉抛开,猎狗就像发疯了一样,狂撕乱咬着山本,一下子就像山本的军衣撕咬得粉碎。

接着便狂咬山本的胸口、腹部,直至——

将山本的肠肠肚肚从腹内拉了出来,赵清家的猎狗才朝天发出一声狂啸。

狂啸声无比悲切,好像杀了山本,仍难以补偿它主人赵清的死。无疑,赵清就是被山本的机枪射杀的……

这猎狗撕杀山本的过程,田龙他们都没有看到,因为当他们感觉到自己射空的时候,马上就跳开,迅速没入林子深处。就在这时,加藤的机枪朝他们扫了过来……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