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出生入死 身经百战

许世友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高级将领。1906年生,湖北麻城许家洼(今河南新县)人。早年入少林寺习武,后投身军旅,曾任国民革命军连长。1926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8月转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1月参加黄麻起义,先后任中国工农红军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师长、军长等职。在鄂豫皖苏区反“围剿”作战中,多次参加敢死队,两次任敢死队队长,屡挫强敌。1932年11月红四方面军向川陕边转移途中,于陕西漫川关被国民党军堵截,他指挥第34 团勇猛拼杀,为全军打开通路。在反“六路围攻”中,指挥万源保卫战,坚守阵地3个月,打垮了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敌人。1936年底入抗日红军大学学习。


1938年任八路军第129师386旅副旅长,曾参与指挥香城固伏击战。1940年后任八路军山东纵队第3旅旅长、纵队参谋长,胶东军区司令员,参与领导巩固和发展胶东抗日根据地的斗争。1947年任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司令员,参加莱芜、孟良崮战役。同年8月任华东野战军东线兵团(后称山东兵团)司令员,率部进行胶东保卫战和周张、潍县、兖州、济南等战役。1949年起任山东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1953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兵团司令员。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许世友出生入死,身经百战,为民族的独立与解放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1954年回国后,历任华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兼南京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处书记、中共江苏省委第一书记、广州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军委常委、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等职。1964年在南京军区曾总结推广“郭兴福教学法”,开展群众性练兵运动。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85年10月22日于南京病逝。


开国上将:许世友


许世友(1906-1985),河南省新县人。1926年在国民革命军第一师任连长,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黄麻起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31师班长、排长、营长,红四方面军第十二师34团团长,红九军副军长兼25师师长,红四军军长,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校务部副部长,八路军129师386旅副旅长,山东纵队第三旅旅长,山东纵队参谋长,胶东军区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司令员,东线兵团司令员,山东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山东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华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南京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兼南京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军委常委。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八届候补中央委员,第九、十、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在中国共产党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被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副主任。


一、红军的“大刀团长”


许世友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对大刀他特别钟爱。他常挂在嘴上的几句话是:红军枪弹不足,大刀是冷兵器中最为便当、最让敌人胆寒、最有号召力的一种兵器。三国时代的关云长,所以能过五关斩六将,就是凭他手里有一把82公斤重的青龙偃月刀。


许世友在少林寺就是舞刀高手。他常奉师父之命,给师兄弟表演刀功。一次,一股百人的流匪包围少林寺,许世友手持双刀,大开山门,流匪上来一个他杀一个,上来两个他杀一双,十个八个一齐上,许世友右劈梅花,左扫残叶,又追又闪,又刺又防,三挑两戳,十几个流匪做了刀下鬼。其余的流匪吓得大喊:“天神下凡了!天神下凡了!”纷纷逃走。


许世友在红军10年,从战士到军长,无数次挥舞着大刀冲锋在前。1931年11月红四方面军打黄安城,许世友已经是红12师的34团团长了,在战斗中他两次大刀一举率领大家同敌人开展肉搏。


一次,敌人两个团向34团阵地发动进攻,妄图打开缺口南逃。敌人的轻、重机枪像一条条毒蛇吐着腥红的火舌,在红军阵地上舔来舔去;敌人的炮弹把无数碎石、泥块掀到半空。在炮火的掩护下,敌人仗着人多势众,嚎叫着向34团阵地扑来,突破了前沿阵地。


在危急时刻,许世友从背上拔出雪亮的偃月刀,大喊一声:“同志们,跟我上!”挺身舞刀冲入敌群,同敌人展开肉搏。由于许世友经常教部下一些武功,34团人人都会打拳劈刀,敌人哪是他们的对手。红军战士像自己的团长一样,在敌群中左一刀,右一刀,前挑后戳,刀刀见红,砍得敌人血肉横飞,魂飞胆裂,狼狈逃窜。


在攻城接近尾声时,垂死挣扎的敌人再次出城南逃。当时许世友身边只有一个营的兵力。当敌人接近时,许世友立即举起大刀,跃出战壕,带领官兵冲入敌群,与敌人展开肉搏。逃敌就像泛滥的洪水碰到了坚不可摧的堤坝一样,立即改变方向逃跑。许世友率领全营挥舞大刀锐不可当,把敌人赶了回去,并尾追溃敌突入黄安城内,将城肉敌人全部歼灭。


许世友的“大刀团长”威名远扬四方。


二、从师长到战士一起参加白刃战


在万源保卫战中,许世友指挥红九军第25师正在大面山、青山与四川军阀刘湘的军队展开激战。一股敌人趁着战事激烈,从25师的73团和75团的结合部突了进来,先头已进至师指挥所右侧的山脚下,情况十分危急。许世友决定使用74团反击这股敌人。


反击的号声响了,许世友亲自带着师的直属分队参加了反击,他手执偃月刀,冲在前面。战士们见师长都冲锋在前,勇气大增,如潮水一样扑向敌人,喊杀声震天撼地。


冲入敌阵,许世友见一个敌军指挥官正挥舞着手枪大喊大叫,便飞身过去,劈头就是一刀,也不知道是刀太快,还是砍得猛,那家伙的头向山坡下滚出了好远,身子还踉踉跄跄地向前跑了好几步……


一场血与火的拼杀结束了,漫山遍野都是敌人的尸体,突入之敌全部被歼。


当时在许世友的要求下,红25师从师长到战士,每人都有一把系红布的大刀,都是纯钢打造的,连砍十几个铜板都不卷刃。但是在长时间的激烈厮杀中,大刀都砍得卷刃了。


敌人的进攻力量消耗殆尽了。傍晚,我军发起了全线反击,师团干部带着部队一齐杀向敌人。敌人溃不成军,狼狈而逃。我军一气追杀七八里,直把敌人赶到白沙河边才胜利返回阵地。


万源保卫战,是许世友一生中经历的一次时间最长、最为残酷激烈的坚守防御战。与许世友后来在解放战争中参与的战役相比,万源之战的规模不算最大,但万源之战的白刃格斗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一个师,从师长到士兵,每人一把大刀与敌人短兵相接,这种场面是极为罕见的。


三、上将下连队当兵


1958年10月17日一大早,驻浙江宁波海防前线某部六连官兵喜气洋洋地迎来了一位新战友———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上将“上等兵”许世友。前些天,听说军区的“一号”首长要来这里当兵,军师团各级犹如遇到了一场7级地震,连队指战员更是争相转告这件稀奇事。


那是1958年9月21日下午,毛泽东接见了参加南京军区常委扩大会议的全体人员。毛泽东握着许世友的手说:“世友啊,现在地方上规定每个领导干部要有一段时间进工厂当工人,下乡当农民,你们部队干部可不可以下连当兵?可不可以作个决议?”执行毛泽东指示一向很坚决的许世友立即想到这一指示是促进部队干部思想革命化建设的一项重大措施,便不假思索地回答:“完全可以,坚决照办!”在毛泽东走后的第二天,南京军区常委就召开了会议,讨论如何落实毛泽东的指示。许世友在会上第一个向常委报名,要求下连当兵。军区常委研究决定,批准许世友上将,张才千、肖望东、林维先、饶子健中将等30位将军首批下连当兵。


现在,许世友真的来到战士中间了。不过。连队一开始还是把他当作首长来迎接的,全连同志列队站在大门口,除了掌声,还有锣鼓声。连长慌慌张张跑步来到他面前,立正、敬礼,向他报告。许世友一见,连忙摆手说:“你们搞错了。从现在起,我是一个兵,是你们连的上等兵,应该是我向你连长报告。”说罢,他举手敬礼,正正规规地大声报告:“连长同志,上等兵许世友前来报到,请分配工作!”


连长吓得一边还礼,一边回答:“首长,你被分配到二排六班。”


许世友不高兴地说:“你怎么还改不过来?我不是首长,是上等兵许世友!”


许世友来到六班,向中士班长张吉水敬礼报告:“报告班长,上等兵许世友前来报到!”


张吉水慌忙从许世友手中接过背包。一名下士递给许世友一杯开水,恭恭敬敬地说:“首长,请喝水!”


许世友摇摇头说:“我不是首长,是上等兵。你还比我多一条杠呢!以后要多指教我,就像师傅带徒弟那样,行吗?”


许世友一脸诚恳,使连队的战士们深受感动,原先那紧张、拘谨的心情缓和了许多。但要说只凭他们短短的接触,只凭许世友几句话,就能打消战士们对他的敬畏,那是假的。许世友长相特别,不说笑时,一脸威严,即便说笑,战士们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不过,由于许世友的努力,他们之间存在的距离开始缩短了,心与心的距离开始拉近了。


许世友开始了战士生活。他和六班战士们同吃同住同训练,一早出操跑步,训练齐步走、正步走、行进间敬礼等。他和战士们的距离越来越短,从战士们对他的称谓逐渐变化上,便可以看出他们之间关系的改变。开始,战士们称他“首长”,接着称“许同志”,后来称“老许同志”,最后他们索性称他“老许”,个别胆大的竟叫他“许老头子”了。许世友听了不仅不生气,还笑着说:“如果我不当兵而在家种田,老乡们就会喊我许老汉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