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血战-8.13淞沪会战

惊天血战-8.13淞沪会战


1937年8月13日至11月11日


淞沪会战是抗战爆发以来,中日双方规模最大的一次战略性的会战。3个月的战役中,双方都投入几十万兵力。但是由于国军本身武器装备的落后,再加上指挥不当,使我们在战争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不仅丢失了上海,而且使我国首都南京处于直接受到敌人威胁的地位。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淞沪会战在战略意义上我们是胜利的,因为我们扭转了日军的进攻路线,给了东南沿海城市的工厂、原材料转移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而且使日军被我们拖在了华中战场,后来日本外相重光葵在他的日记中不得不承认:“日军投入华中战场是,陷入后来中国战场不能自拔的败招。”我们现在就来回忆一下那场大规模的会战。

一、两军的实力和战略考量


也许后人很难想象当时中国军队的艰苦,对于当时中国军队的装备还只是个模糊概念,那么,我们现在先抛开两国整体的实力不谈,看看两国在1937年的军队状况对比就清楚了。




上面的图表是两国军队一个师的装备状况,但事实上,我军与日军的差距是不只是差几倍而已,关键是我们和日军差的整整一个时代,因为这里存在着你看不到的质量上的差距,比如说,一挺经常卡弹的机关枪还不如一杆步枪方便,但我们当时一个连才有一挺小机关枪,各省的地方军队只有步枪,他们只有靠两条腿一只抢来抵抗敌人,装备的差距使我们在战场上显得被动。


海军的状况更是可怜,假如以吨位来比较的话,我们和日军的比例为1:30,当时我们只有6万余吨的海军力量,但这里也存在质量的差距,因为假如你有100万吨的渔船,也抵挡不过日军5万吨的战列舰,何况我们在吨位上已经落后了,所以假如说我国海军在抗战时期实力为零的话,一点也不过分。空军方面,开战之初,我军的军机总数应该在300架左右,日军约为2700架,但是这里还包括一些教练机和不堪作战的飞机,后来陈纳德将军的计算后认为,真正可以进行作战的飞机还不足一百架,而且这些飞机还是东拼西凑向各个国家分批买来的,也就是说砸了一架就毁了一架,所以空军的势力对比远不止1:9。这就是在战前中日两国的陆海空三军实力的比较,但是我们依靠这简陋的武器,在战略上取得了胜利。


淞沪会战对于日本人来说可以用“战争的胜利掩盖了战略的失败”来形容,我们之所以发动淞沪会战,是为了扭转日本人的进攻路线。在七七事变后,按照日本人的计划,他们可以顺着平汉路和津浦路南下,而这样一来,我们就会被包围而歼灭了,历史上元朝就是利用这一战略攻打南宋的。所以我们需要扭转日本人的进攻路线,使他的主力作战线由原来的从北往南打,改为从东往西打,我们背对自己的基地,以这样的空间来换取时间给东南沿海的工厂进行转移,可以说,淞沪会战在战略上是胜利的,他最终扭转了日军的进攻路线,使日军陷入中国华中战场,如果用西方人讲的“开辟第二战场”来形容是最恰当的。

二、战前的上海


上海自从鸦片战争后被开放为港口,到了30年代,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和军事的中心,国际化城市,有“东方巴黎”之称,拥有350万人口,可以说是一个国际关注的城市。日本人对于上海的侵略可以说早有准备,1932年一二八打过一仗,后来双方签订了停战协定才得以结束,这次再打,则是我方的战略需要,而挑起淞沪会战的虹口机场事件,还要从丢人开始说起,7月24日,日方声称一个叫做宫崎的水兵丢失,要求进入虹口机场搜查,但后来在找到人后,日方仍然蛮横无理,不同意和平解决,8月9日,日本陆战队大山中尉带了个水兵硬闯虹口机场,被我保安部队击毙,事情就这么闹了起来。


国军准备在上海开辟第二战场,除了战略意义之外,也看中了上海是个国际化大都市,这里的一举一动都能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以此来告诉世界,中国人抗日的决心。于是在八月初,开始从各地调集军队向上海集结,但是由于当时的交通工具比较落后,有的部队搭火车或乘船,但多数还是徒步行军,所以当有些部队到达上海的时候,仗却已经打完了。


我们再来了解一下当时上海的状况,当时的上海市区主要是黄浦江西面的地区,由苏州河将其分为南北两部分,市区内有日本、英国、法国、美国的租借地,其中日本的租借地位于苏州河以北,靠近黄浦江,苏州河以南的则为英法美的租借,租借地实际上等同于该租借国的领土,所以开展之初,日本租借内便驻扎了日军。根据一二八停战协定,我国国军不得越过昆山以东的,因此,上海市区只有吉章简的保安部队和日本军队在租借边界上呈对峙状态。


虹口事件发生后,日军以佐世保的战舰20余艘、运输舰5艘开赴上海。并动员上海日海军陆战队及在乡军人与义勇团约万人应召参战。日第1、第3舰队30余艘军舰,猬集黄浦江及长江下游浏河以下各港口。8月11日,国民政府续令苏浙边区司令张发奎将第55师、57师、独立第20旅开赴浦东及上海近郊,并令主力向华东集中,预备扫荡上海敌军基地,阻止敌军登陆,确保淞沪,巩固南京。国民政府令京沪警备司令张治中率第87、88、36师及重炮兵两个团,向上海预定的围攻线推进,准备抗敌。12日凌晨,中国军队抵达上海。第87师一部进至吴淞,主力进驻上海中心区;第88师进至北站与江湾间;张治中的司令部进驻南翔。

三、八字桥爆发大会战


8月13日,早晨9时15分,日舰重炮向我闸北轰击。下午3时,我军523团第一营在八字桥与日军遭遇,双发展开激烈的战斗,“八一三”淞沪会战由此开始。


8月14日,蒋介石下总攻击令,并宣布封锁长江下游。国民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书》,京沪警备司令张治中对新闻界发表抗战谈话。下午4时,中国军队第88师进占持志大学、五洲公墓、八字桥、宝山桥各要点,第264旅旅长黄梅兴率部奋战,英勇殉国。第87师进占沪江大学及其北面黄浦江岸。中国空军出击轰炸敌海军陆战队司令部、汇山码头、公大纱厂及海面敌舰,都命中起火,敌旗舰“出云号”受创伤,双方空战,互有损伤。日军炮弹在南京路外滩爆炸,死伤1694人,其中外侨15人。国军开始阶段是趁日军援兵未到,阵脚未稳的时机,以88、87两个师和地方部队在虹口到杨树浦这条战线上进行一个据点接一个据点的争夺战,可以说这是日军在中国战场上第一次吃到了我军强力攻坚的苦头,他们只能依靠飞机和舰炮向进入上海的中国军队进行反击,从8月15日开始,日军凭借空中优势向上海市区进行猛烈轰炸,十里洋场一日之间成为了十里火场。


8月18日,国军进至东有恒路、汉壁礼路,右翼进至吴淞路、沈家湾以南。敌军退到汇山码头。浦东敌军企图在龙王庙登陆,被中国军队击退。吴淞、浏河一带,敌舰猬集已达50余艘,计有驱逐舰25艘、大巡洋舰5艘、航空母舰2艘及大小炮舰。夜,双方炮战,日舰移到美国旗舰附近,借以掩护,并向浦东中方阵地开炮。19日,宋希濂的36师和夏楚中的98师294团赶到上海,日本也调来了藤田进的第三师团。午后,先头部队由吴淞登陆,向我吴淞、江湾阵地攻击,下午5时前,第87师左翼前锋突入杨树浦租界至岳州路附近。国军攻入汇山码头切断日军东西两翼。敌死守待援。由于国军缺乏攻坚武器,进展迟缓。日军部分退入租界,被英军缴械拘押。浦东的国军第55师进至黄浦江岸,遭敌舰炮炮击,不能继续推进。张治中司令部进驻江湾叶家花园指挥作战。


8月20日,国军88师、87师、36师在战车掩护下攻抵汇山码头,因受敌海军舰炮轰击,拂晓后退回百老汇路北侧。我战车第一、二连全被击毁。战车一连连长亦阵亡。敌顽抗待援。第36师陈瑞河旅长负重伤;营长李增率全营士兵300名英勇突击,葬身火海;中国军队终因火力不足,未竟全功。敌增援到,双方激战,陷僵持状态。



四、英勇的反登陆作战


8月下旬,日本人感觉到在上海发生什么事了,于是便派增援部队抵达上海,包括山室的11师团、伊东的101师团、吉注的9师团、第8师团的鹰森旅团、第1师团的安藤和竹内两个旅团,还有来自台湾的重藤支队。


这期间,中国政府成立大本营,以蒋介石为大元帅。编定全国战斗序列,划江苏长江以南(包括京、沪)及浙江为第三战区,以冯玉祥为战区司令长官,颁布作战指导要旨:

(1)作战方针:第三战区以巩固首都及保有经济策源地之目的,迅速围攻上海附近之敌,并打破敌军在沿江、沿海登陆之企图。


(2)兵团防区划分:苏州河以北,沿黄浦江以西,属第9集团军,以张治中为总司令。苏州河以南、浦东及杭州湾左岸,属第8集团军,以张发奎为总司令。晨,中国军队分3路发起总攻,第98师全力进攻杨树浦。第36、87师推进到百老汇路、唐山路、华德路一线。第11师及教导总队第二团控制江湾、市中心区,为总预备队。日军以浅水艇运援军,由日领署前码头登陆。而指挥我军进行反登陆作战的前敌总司令则为陈诚。


日军的援兵是沿着吴淞口到川沙口这条防线登陆的,假如任日军在这一地区建立滩头阵地,他们必然会依靠机械化部队的优势在宽广的沙丘平原上沿着这条战线向内陆推进,进而对上海地区形成大包围圈,一旦日军包围成功,上海就完了。所以我军必须依靠简陋的武器和有限的兵力来阻止日军建立滩头阵地,于是接下来,国军进入了惨烈无比的反登陆作战阶段。这时,周岩的第6师、霍葵彰的14师以及罗卓英18军团的彭善11师和李树藩的67师赶到了上海,加入战斗。双方增加了战斗的规模,使战火从张华浜延伸,经吴淞穿过宝山县城直往刘河一带蔓延。日本军队武器精良,采取陆海空联合作战,在空旷平坦的郊区更加的锐不可挡,我军冒着敌人的炮火,一面构筑工事一面阻击敌人,此时此地,要想保住一寸山河土地,除了手中简陋的武器之外,恐怕只能凭着一份视死如归的豪情了。


日本军队依靠舰炮的掩护,很快的就建立了滩头阵地,并向内陆推进,于是月浦、罗店、宝山、吴淞等几个地方首当其中硝烟四起。8月22日,月浦和狮子林首先沦陷,夏楚中率583团猛烈反攻,8月26日收复失土,98师以583团守月浦,588团第2营守狮子林,这个营于8月31日遭到日军攻击,空战一昼夜,第5、6连伤亡殆尽,第4连下落不明,狮子林于9月1日丢失,守月浦的583团支撑到9月10日,日军再度大举来犯,主阵地数度易手,我军竭力抢攻,营长蒋文才和团长路景荣、副团长李馨远先后阵亡。第二天进行巷战,幸好14师派兵支援,才稳住阵脚。


罗店是8月24日丢失的,但是当天就被彭善的11师抢了回来交给67师401团驻守,401团只有两个营的兵力,苦战四昼夜之后终又易手,张治中命令彭善的11师立即夺回罗店,罗店属于空旷的平原,很难站住脚,彭善命令部队先做工事,以便能守住罗店。周岩的第6师一到上海,就马上和吉章简的保安部队杨步飞的一个团驻守吴淞镇,吴淞位于黄浦江入口处,正是大批日本舰队群集的地方,在舰队直射,飞机滥炸,地面炮兵孟轰的情形之下,吴淞镇已经被夷为平地了,周岩苦撑了十天,只有调回嘉定整补,战况之惨烈由此便可想而知,固守吴淞北面旧炮台的保安部队多撑了两天,9月2日才失守,全连全部阵亡。


宝山的状况更为壮烈,8月23日沦敌之后,被我98师294旅抢了回来,交给583团第3营500余人防守。日军从28日起连日疯狂孟炸,9月3日,日军开始攻城,被守军击退,5日,日军分三路进攻宝山,7日,宝山城破,营长姚子青率剩下的20几名国军弟兄与敌人白刃肉搏,最后全部阵亡。罗店这边,罗卓英屡攻不下,期间,14师79团第三营曾经冲进城里刺杀旅团长清尔,但始终无法收复罗店镇。在敌人援军不断支援之下,9月10日陈诚决定暂时改为守势,以减少伤亡。9月12日,蒋介石兼任第三战区总司令,部署安排如下:张治中的中央作战军守上海市,张发奎的右路作战军守黄浦江以南,陈成的左路作战军守长江以南。陈诚也将它的部队分为三路,左翼军由刘和鼎、俞济时指挥,中路由罗卓英、霍葵彰指挥,右翼则由胡宗南、王东原指挥,准备死守阵地,迎接下一波战斗。

五、战况的悲壮


曾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冯玉祥曾经在他的日记里面写道:“我们的部队,每天一个师一个师的往战场里投入,又得不到三个小时就死了一半,有的支撑了五个小时死了三分之二,这个战场就像个大熔炉一样,填进去就融化了。”这一役,国军投入的约为70万军队,至今健在者每当回忆到这里时都不禁激动不已。“一天要消耗一个师,我们装备不如他”这是老兵劳声寰的回忆,他还回忆了作战时的一个小小的细节:“我们还是用行军锅埋锅做饭,烧得满天焰火熏天,报告敌人,我在这里,你来啊,许多的部队就是这样被敌人炸了”。



在这场会战中,国军为什么会一天消耗一个师,国军一个师的编制为1万人左右,但是由于我们的装备和日军的差距太大,我们的武器落后,地方部队的装备只有步枪、手榴弹,一个连才能有一挺机关枪,不仅数量少,质量上也很差,步枪和机关枪都有卡弹的毛病,火炮只是一般的山炮,轰炸敌人的战车是很困难的,而战车坦克等重武器的数量就更少得可怜了。我们实质上处于一个用血肉低档日军的机械化部队的状况,所以我们的许多部队遇到敌人的战车时,在没有战防炮的情况下,只能以手榴弹来应付了,向保安部队这样的陆军部队,只能靠自报奋勇的战士捆起炸药,钻到坦克地下,牺牲一个人的代价毁掉敌人的战车,一位保安部队的老兵感叹地说:“可怜啊,我们那时候的武器水平啊!”而日军采取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黄浦江上有兵舰,空中的飞机不断的轰炸,地面上有强烈的火炮和战车,步兵的武器都是机关枪。如此的悬殊是使我们消耗量大的一个主要的原因。再加上我们作战经验少,我们都是自己携带弹药到战场,打完了后面无法补充上来,当我们没有弹药的时候,只能与敌人展开更加惨烈的肉搏战。


这场会战的惨烈远不止这些,一个阵地的争夺战就已经很悲壮的了。陈诚的部队在长江以南这条战线上苦守了四十多天,这期间悲壮惨烈的故事是很难说完的,比如一个小小的村庄王家边的争夺战而言,就够让人动容的。这个村庄于9月17日下午四点失守,守军李铁军的第4团立即抢了回来,傍晚敌人又来,就这样杀进杀出达四次之多,第三天下午两点,敌人五度来犯五度得逞,第4团第2连守军全部阵亡,其余士兵努力拚杀,直到第四天的半夜又夺了回来,后人很难想象,国军夺回一个阵地的难度有多大,因为彼此装备的差距太大,国军几乎是靠着自己血肉之躯以卵击石。再比如32师王修身守卫的小朱宅和火烧场这两个据点,同样感人,这个师一共有12个营长,才达两天就阵亡6个负伤5个,就这样硬拼了十天,死伤3500多人,寸土未失。


我们对付敌人战车的进攻例子来说,我们当时只能依靠五六个手榴弹来阻挡,保安部队的战士则只能以“人肉炸弹”来阻挡,因为我们当时战防炮的数量很少,可怜我们那时候的武器是多么的落后。除了作战情形,当时的生活状况也很困难,比如上海是处于多雨地带,下雨时我们与敌人对峙的时候,伤员只能在泥泞的地方呆着,因为救护人员无法进入前线,动一点就会暴露目标。


运送伤员更是困难,由于战争的惨烈,伤员数量剧增,但是我们当时的交通运输工具很少,一次只能拉一小部分伤员,而且还要在夜晚进行,因为白天敌人的飞机总是不停的对市区进行轰炸,由于伤员数量的增加,夜晚已经无法运输完所有的伤兵,当地人的飞机来临之前,我们只能干看着那些伤兵留在那里。


这些故事对于后人而言,可以说是一份壮烈的史诗,但在当时,确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和一滩滩鲜红的热血。我们如果在硬拼下去,以后的持久作战将面临无兵可用。国军究竟死亡率有多高呢?向守卫闸北的88师还算比较好的,88师共有15000人,后来到南京后剩下不过三分之一,而像第1师第1团而言,前后补充兵力共5次,有的补充的兵员符号和番号在没有更换之前,就阵亡了。为了适应战争的需要,补充的新兵在训练时不教立正、稍息,仅教打枪。仓促的训练仍然无法补充没有作战经验的士兵,但是老兵可以带一带新兵,所以补充新兵的数量按照老兵的熟练来计算,比如50个老兵就补充50个新兵。

六、大场沦陷和四行孤军


两个多月的硬战,我们虽然损失不小,但日军的状况也不怎么样,他们仅仅在北战场向前推进两公里,甚至到后来连弹药都补给不上了,只能向华北的友军借调,这对训练有素的日军而言是很难想象的。10月20日,日军参谋本部被迫决定从华北战场抽调三个师团支援上海,分别是柳川第10军的中岛今朝五第18师,末松114师、谷寿夫第6师,谷寿夫就是后来执行南京大屠杀的元凶。侵华日军的被迫从华北向上海增援兵力,从战略意义上来看,我们是成功的,虽然我们消耗很多的兵力,但是日军从北向南的作战线终于被扭转了,被我们牵着走了。


到10月下旬,淞沪全线守得最好的,要数孙元良的88师,坚守闸北阵地,一天也为丢失,日军在他们的广播上说88师是个可恨之师。10月25日,日本飞机起飞150架次,轮番轰炸大场,大场位于江湾以西,真如以北,走马塘和沪太公路的交汇处,上海保卫战中的据点,属于我中央作战军的防区。日军进攻大场,采取中央突破方式,26日,日军攻破大场,大场真正突破后,死守闸北的意义就不存在了,国军开始进行撤退,各路除了留下少量部队进行掩护,国军沿着京沪铁路和苏州河推出战场,88师524团第1营的八百壮士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在中校团长谢晋元的率领下留在四行仓库的。不仅是因为大场沦陷,日本军队在杭州湾、金山卫强行偷渡登陆,上海已经被日军包围住了,所以必须在四行仓库留守兵力掩护主力撤退。四行仓库是金城、盐业、中南、大陆四家银行的堆栈,由于谢晋元的孤军苦守而闻名世界,仓库上飘扬着的国旗是租界内难民的一线希望,女童军杨慧敏送旗的行为表达了一种中国人的愿望,那就是地不分东南西北,人不分男女老幼,都有抗战的责任。10月27日到10月30日,八百壮士一直坚守着四行仓库,敌军六度冲入防地都被击退,周围的学生平时都回到孤军营来探望八百壮士。


回到上海黄浦江以南,11月5日,中岛师团和谷寿夫师团在杭州湾的金山卫登陆,13日,16师团等又从白茆口登陆,向常熟方向推进,淞沪会战到此已经结束了,国军接下来且战且退,直到11月13日才完全撤离淞沪地区,67军军长吴克仁将军在金山为掩护守军撤退时不幸壮烈成仁,成为八年抗战以来第一位牺牲的中将军长。


淞沪会战我军先后投入战场的部队共有71个正规师,再加上地方部队约75万人。而日军这方面,动员的正规军约为9个师团,还有汉奸部队总计共25万人左右,依照日军的说法,他们一个营的战斗力可以抵上我们一个师,而台湾三军大学的评估为六比一,因为这里还不算上海军和空军。在如此悬殊的兵力和狭小的空间之下,国军能够和日军拼缠约三个月之久,在中外战史上是很少见的。我军伤亡约18万人,团长以上阵亡的共有28位之多,营长以上阵亡的约44人。这些人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粉碎了日军三月亡华的狂妄构想,为国家争取了90天时间。并且改写了中国军人的形象,让国际社会认真考虑到鸦片战争的时代已经过去,八国联军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最重要的是他们扭转了日军从北向南的进攻路线,而被动的被我们牵着由东向西走。因此我们虽然丢了上海,但对整个国家的存亡而言仍可以是一场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