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489/


真空炸弹的学名温压弹 ,真空炸弹也称为热压炸弹,是一种专门对付地下掩体等建筑物的特殊炸弹。这种炸弹运用的是先进的油气炸药原理,弹头爆炸后以气雾形式扩散并燃烧,洞内的氧气被迅速耗尽,爆炸带来的高温高压冲击波席卷洞穴,使山洞里面的人窒息而死,而爆炸产生的碎片却不会封住洞口,也不会使洞穴或隧道坍塌。俄罗斯在06年使用真空弹成功杀死车臣匪首,被温压弹袭击的人往往会死相很惨,内脏碎裂、眼珠脱飞。

李宗凌及时带领队员成功撤出山洞,逃过这一死劫。李靖因重伤没有撤离,他在洞内后艰难地后撤到一个更易守难攻的石岬后,以确保敌人的火焰喷射器无法烧到他,并且能发挥他的远距离射击的优势,在洞内他利用精准的枪法,连续击毙试图冲进洞中十几名苏军士兵,一夫当关,使苏军无法进洞给队友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气急败坏的苏军呼叫了攻击机在洞口投下了真空弹,李靖当场壮烈牺牲。

李宗凌带着八名队友继续快速地穿插在崎岖难行的山路上,这时的山峦上树木逐渐茂密起来,李宗凌知道,这是进入了北方游击队的战区了,想到这儿心里便轻松了许多。月亮已升上天空,这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偶尔传来夜鸟的鸣叫,更显得这变幻莫测的夜晚危机四伏,而这陌生的异国更加神秘诡谧。

“大家再加把劲儿,我们快到地方了。”江野一边察看电子地图一边告知大家情况。大家没有言语只有沉重的呼吸,还不到指定地点,队友已牺牲了三名,谁也无法预测下面将要发生什么,或下一个牺牲将是谁,虽然他们每个人都是经历对越作战考验的老兵,但任何人对于危险和死亡时都会感到本能的紧迫感,只是老兵们在面对危险时会更冷静沉着地应对,而且有着比常人多得多的战胜危险的勇气和能力.

在绕过又一人雷区后,李宗凌看到天边的鱼肚白了,而江野的电子地图上也显示他们已完全进入马苏德的游击区。现在只要按预定的方案接头就行了,其实游击队也在全力接应并找寻他们的中国朋友的到来,只是最近苏军的“滚筒”作战计划已压缩了马苏德的活动范围,两军出现了大量的犬牙交错的战术形势。

山林越来越茂密,这倒让队员感到好象回到越南,略有不同的是这里多是北温带植被,这样的战场形势大家更熟悉一些,但也更充满危险和可怕的变数。每个人又仿佛回到云南前线,在这样的环境下,耳朵的先期预警作用好象要大于眼睛,耳朵可以听到远超过视力以外的动静,而眼睛却只能看到眼前茂密树木和草丛,好象在这多山少树的国家,所有的植被都被移到这个地区一样。而这时偏偏下起雾来,大家的行进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在一处开阔地前大伙停了下来,需要休整一下补充点能量。就在这时,李宗凌感到有点不对头,因为刚才天开始亮时,他们所经之处都会惊扰一些小动物逃窜,但到了这个开阔地,却没有一点动静,静,出奇的安静,静得让人不安,而且他还注意到这附近地面上草叶上的露珠没有了。难道是游击队在此设伏等待接应还是......

“不要休息,继续前进!”李宗凌下了命令,此时江野和其它队友也感到不对头,因为同样的场景他们在越南经历过,那是一次反伏击战,虽然成功冲出了敌人伏击圈,但队友牺牲多名。但是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在此设伏的可能就是他们的朋友马苏德的游击队,但愿是后者。队友们想。

“不许动!”一句生硬的中国话从草丛中传出来。队友们忽地一下全部散成战斗队形,手中武器指向可能突然开火的地方。

“准备战斗!”李宗凌下了命令。

但草丛中的隐蔽者没有开枪,“放下武器,你们被包围了!不要试图反抗。”草丛里随后传来“扑索索”的声音,听得出对方至少有四五十人。

“啪”一声枪响,一名队友的腿部中枪跪倒在地上。“不要试图还击,否则你们就他一样”。“啪”又一声枪响,一名队友头部中弹应声倒地。

看来反抗必定是徒劳的了,面对这样的形势,李宗凌无奈地放下手中的武器,敌人的优势太明显,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反抗只有屠杀。但李宗凌还有一种想法,对方可能是游击队,但愿是自己希望的那样,不过这也是一厢情愿罢了。队友们被迫都放下武器后,草丛中走出一群人,仅从着装上看就能看出他们正是苏联快速机降部队的特勤作战分队.为首的是一名少校军官,身旁和身后一帮高大的老毛子兵.

“怎么称呼你们?我们尊贵的客人?”少校得意地说,“应该叫你们中国朋友还是美国敌人?”胜利者往往都喜欢以这样居高临下的口吻虚伪寒喧.

李宗凌没有言语,他在判断另一种可能。

“全部押走!”少校突变口气命令手下把李宗凌和队员们押走,受伤的队友在战友的搀扶下跟着敌人走,队员们被推搡着分别上了一架米17后全被蒙上了眼睛.那个牺牲的队友的遗体被弃在草地上.李宗凌和队友在直升机上向东北方向飞了大约五分钟就降落了,虽然被蒙了眼睛,但李宗凌还是能判断出大致方向,飞机停了后蒙眼布被扯了下来,下了飞机他们又被押到一处野战帐篷群,十几个野战帐篷分散按照互为掩护的几何交叉点布置,高处还有几挺高平两用机枪阵地,宽扩地上还停放着两加米24浩劫武装直升机和四架米17多用途直升机,一队士兵正站着队列听一名军官愤怒的训话.江野听得懂俄语,那个军官的训话大体内容是他们一个空中特勤中队竟连一个美国三角洲部队一个班都应付不了,还让对方打死二十多人,大骂手下是一群饭桶和笨蛋之类的话.停机坪旁几辆装甲车和步兵突击车排成一列,天空中还有一个大气球吊着观望设备.李宗凌注意到那几个装甲车加正在加油装弹,而且有一辆还发动着.

李宗凌和江野被押进一个大帐篷内,其它人集体坐在草地上由敌人看管着.

“你们是中国人?”那个少校用生硬的中国话对李宗凌说,“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

“先生,你的提问很多余。”李宗凌冷冷地回答,江野注意到押他们的四个卫兵这时有些放松了警惕,枪管放低了,帐篷里现在除了这四个卫兵还有一个文官好象是参谋翻译之类的人,那个参谋在用笔飞快地记着什么,他面前的桌上有一把手枪,靠边还放着两把短管AK74。

“我知道,一般的审讯方法是对你们没有意义的,但我们可以谈谈具体条件,这样对大家都好,”那个少校走到李李宗凌身边说,“比如,钱,女人,移民之类的,当然我是说用作交换的条件。”

“我不明白你的什么意思。”李宗凌装着傻,他仍在努力找机会。

“也就是你告诉我,你们的任务,刚才我说那些东西我们可以全给你,另外你如果需要其它的只要你提出我们就能满足您,先生你还是认真考虑一下,但我的时间和耐心很有限。”

“如果我不呢?”李宗凌轻蔑地问。

“这很简单,我听说我们正实验一种新化学武器,现正缺少活的人体实验对象,你们身强体壮正合适,您看这样好吗?”少校阴沉而得意地说。

这时进来一名卫兵兴奋地报告说,他们搜查到几件特别物品,少校让他们赶快送进来,果然正如李宗凌担心的那样,随后那两个便携式卫星地面接收器被拿了进来。

少校仔细端详了老半天这两个接收器,自言自语道:美国的科技的确很厉害,竟然把这个东西做得这么小,我们的却用一个汽车来装载。然后他试图开启,电源启动后但被密码保护程序难住了。他又叫了一个好象是技术专家之类的军官过来研究了好一会儿,但没有完全搞明白,这时李宗凌提醒他们:“你们最好不要乱动它,如果你输入错误密码三次以上,它的自毁程序就会启动,威力至少相当于三颗手榴弹。”

“密码?自毁?!”少校哼哼地说。

“是的,密码已由情报人员送到游击队领导人那了,我们也不知道,我的任务就是把它送到你们的敌人手中,这也是你想知道的。”

“妈的,告诉我密码,鬼才相信你的话!”少校气势汹汹地冲到李宗凌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歇斯底里地叫道,“否则我让你和你的部下一定死很难看!”

这个少校在一秒后就一定为自己不理智举动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而后悔莫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