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共军:三天解决台湾,只有一种可能!

网上盛传共军高级将领声称3天解决台湾,我看是杜撰的成分很大,因为不可能。


一个PLA士兵,从军营出发、行军、渡海、作战到进入台北或高雄,怎么说也要经过300-400公里的实际距离。要想3天解决台湾,就要日平均推进100多公里,还是在渡海的情况下,世界战争史上还没有这样的例子。


伊拉克战争,战场条件适合大规模装甲集群作战,美军无论在那个方面都占据绝对优势,在这种条件下,美军从开战到进入巴格达用了近3个星期,日平均推进也就30多公里;如果考虑到其间遇到沙尘暴耽误近一周的时间,日平均推进最多40多公里。这就是美军的“长驱直入”了。


如果不用两栖登陆的方式而采取“以炸迫和”、“以炸迫降”的方式,那时间需要的更多。南联盟在美国和北约猛烈轰炸下,78天才投降。


当然了,说3天内解决台湾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台军一触即溃、不做任何有效抵抗,甚至是弃暗投明、反戈一击。在这种情况下,PLA控制台湾核心城市,最快的情况下可能是几个小时。


就是说,要想在3天内解决台湾,必须在战前彻底瓦解台军军心、涣散其士气。


在这方面,中共是特别擅长的。


1945年10月,高树勋率新8军及河北民军万余人宣布起义,对中共取得上党、平汉二战役的胜利起到了积极作用。中共随即开展了“高树勋运动”,极大的瓦解了国民党军的士气,此后国民党军在内战前线大批倒戈起义,加速了全国解放战争胜利的进程。


比较有名的如:

济南战役时的吴化文起义,将济南西部外围阵地全部交给PLA,使PLA直逼济南场下,大大加快了战役的进程,减少了损失;

淮海战役时的何基沣、张克侠起义,让开三绥区防地供华野主力通过,为全歼黄伯韬兵团铺平了道路。


起义并非是弃暗投明的唯一方式,辽沈战役是卫立煌“玩”死廖耀湘就是一个例子。辽沈战役的关键一战在锦州,老蒋定下的“东西对进,夹击林彪于辽西走廊”,这是和老毛“南下攻锦、关闭东北大门”针锋相对的策略,无奈出了一个同情中共的卫立煌。他先是以保沈阳为名,不让廖兵团西进;在老蒋亲临沈阳严令之下被迫出兵,但又提醒廖耀湘“保存实力”,吓唬廖“林彪最善于围点打援”,同时,只拨给廖一周的汽油,私下说“看他盲人瞎马的怎么走”,前前后后磨蹭了一个多月。在锦州失守后,卫一再呼叫廖回沈阳,等于是让廖回来等死。廖耀湘在收复锦州、到营口渡海、回沈阳固守三个选择上犹豫不决,终于在回撤沈阳的途中全军被林彪冲乱、打散。


并非只有高级军官弃暗投明才能够发挥作用,中下级军官、士兵也是一样。1947年12月,解放军鲁南军区徐州情报战的地下交通员权兴周,策反了一位有厌战思乡情绪的国民党军驻九里山军火库的后勤班长,这个班长一举爆炸了九里山军火库,炸毁步枪4万余支,军车80辆,药材400箱,汽油200多桶,弹药无数。由于连年战争,国民党政府的财政已频于山穷水尽,军用物资更是极度紧张。九里山军火库的爆炸,实际上是解放军在淮海战役前予以敌以釜底抽薪的打击。


从上述例子可以看出,策反、瓦解敌军对于取得胜利具有重大意义。从总的数字看,解放战争中,共歼灭国民党军807万人,其中投诚、起义、接受改编达180万人,这180万人一出一入计算,实际作用相当于360万人。


历史是有借鉴作用的。我们说单靠实力强攻台湾,攻下来没问题,但是一定是代价很大、时间很长,如果瓦解台军的工作做的好,则有事半功倍的奇效。


例如,台军某部直接开放防地,让空15军快速空降,或开放港口,让两栖部队直接从港口上陆,都可以起到直捣黄龙的效果;一个人如果爆掉台军一个大油库、大军火库,在衡山指挥所内投毒、断电、爆炸、暗杀,都可以造成敌人内部极大的混乱。


因此,对台军事斗争准备的怎么样,敌工工作是重要一环。将军们说3天拿下台湾,胡总您千万别信,先听听敌工部门的意见。


目前,工作的难点在于两岸人员的流动实质上是单向的,台湾过来和大陆过去的比例约20:1,而且台湾人可以在大陆长期居留,而大陆去台湾则是短期旅游,这就造成了台湾策反大陆易、大陆策反台湾难的局面。


幸好,我们有了锐利的思想武器,“军人选择战争论”。


诸位不要笑!我是非常严肃的谈这个问题,不是在讽喻什么!


是药三分毒,关键看对谁用、怎么用?乌鸡白凤丸给老爷们吃是胡闹,给小女子吃就是有效。“军人选择战争论”也是一样。


对自己人说,那是惑众的妖言,对敌人讲,那就是锐利的武器。我们就是要通过各种方式,告诉台军官兵:

你们可以选择!你们能够选择!你们应该选择!

你们也必须选择!你们也只有一种选择!


且不论这些说词是否说服台军反戈一击、站到祖国和人民这一边来,只要在劝说之下他们能够对统一大业报同情的态度,在战时“枪口抬高一寸”,就是相当巨大的贡献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