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亿美元打不赢伊拉克战争

[size=12]三万亿美元打不赢伊拉克战争

2008年03月07日 11:01:56 来源:中国新闻网


新加坡《联合早报》3月7日发表文章说,究竟今年的美国大选能否改变对伊拉克战争的政策方针,从伊拉克的泥潭中挣脱出来,现在还看不到这样的前景。

文章摘录如下:


今年美国总统竟选的两大主题,是伊拉克战争和美国经济与社会福利问题。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坚持在伊拉克打下去,民主党奥巴马则力主撤军,并对希拉里曾经投票赞成出兵伊拉克的往事穷追不舍。国会两党议员围绕着是否追加伊拉克战费与何时撤军的问题,一直争辩不休。


2月26日,参议院共和党一改过去立场,同意讨论民主党反对伊战的提案。如果法案得以通过,将要求布什政府在议案生效后的4个月内开始从伊撤军。此后国会批准的战争拨款,将不得再用于伊拉克的作战行动。


这次会议听取了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顾问、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对伊拉克战争开支的论证。根据多年的研究分析,他得出了十分惊人的结论:为了打这场为时四年的战争,美国支出的军费已经高达3万亿美元,差不多等于美国全年GDP的五分之一。


斯蒂格利茨教授的证词尚未全文发表,但他已经就此问题出版一本著作,并在2月24日的伦敦《星期日泰晤士报》上发表文章,披露他对伊拉克战费问题的主要见解。



这位教授表示,3万亿美元的军费开支还不包括将来照顾伤兵的长远开支。光是美国在伊拉克战争行动中所花的军费,就相当于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费用的10倍;12年越南战争的3倍;3年朝鲜半岛战争的2倍;甚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全部战费的2倍。斯蒂格利茨断言,到现在为止,世界各种战争中能够超过美国打伊拉克战争花费的,只有第二次世界大战。


然而,与上述各次大规模的战争相比,伊拉克战争根本算不上是一场正式的战争。因为它既没有战场和战线,找不到有组织的敌军,更没有敌我双方军队的大规模对阵。而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作战对象,则是配备各种海陆空先进武器的几十个师团的德国与日本军队。美国对伊拉克战争“所付出的代价,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力”。


据他的文章透露,在发动伊拉克战争之前,布什政府曾经对战费进行过估计。白宫经济顾问的估算只有2000亿美元。而且,当时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还认为,其中一些军费可以像第一次海湾战争那样,由盟国来分担。而副部长沃尔福维茨则乐观地表示,伊拉克战后重建的经费,可以从伊拉克石油增产与增收中开支。


可是,战争开始的2003年战费为每月44亿美元,而当伊战进入第5个年头的时候,美国每个月需要付出的军费就高达125亿,相当于原先估计每月军费的三倍。加上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美国的战费高达每个月160亿美元。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相当于联合国全年的经费,或美国13个州的一年预算开支。


即使如此,这还不包括美国国防部一年5000亿的正常军费开支。而且国防部对在伊拉克战争中死伤人员的善后处理有两本不同的账。它只公布在战争行动中死伤人员的名单,很多因车祸、疾病或其他非战斗原因而丧生的人员名单,在国防部网页上是找不到的。


斯蒂格利茨教授还指出,大多数美国人并不知道花在伊拉克战争中的这笔巨大军费,是美国政府靠财政预算赤字,也就是靠未来借贷所支付的。布什政府在一次又一次增加战争军费时,以为可以任意改变经济规律。今天的军费重担,将来必须由美国的子孙后代来偿付。


以上情况清楚地说明,美国大选中伊拉克战争与经济社会福利两大问题是相互关联的。正是因为战争开支庞大,美国政府才挖肉补疮,寅吃卯粮,不断地削减社会福利与教育经费,穷人有病看不起医生,孩子有校进不得。这场战争把美国的财政越掏越空,使美国的经济实力与国际金融地位日益削弱,甚至动摇了国力的根本。


同时,伊拉克战争的起源与后果也说明,实行三权分立、权力制衡的美国,实际上并不能有效地制止当朝君臣错误决策与滥用权力,以至造成严重危害国家利益的结果。本来,由于拉姆斯菲尔德与沃尔福维茨这样的军政高官,以及真正的幕后决策者切尼副总统的错误估算与决策,才把美国拖累到了今天这样的困境。他们应当对发动伊拉克战争所造成的严重后果承担主要责任。但是,迄今看不到美国舆论或民意对他们的指责或制裁,因此也就改变不了让伊拉克战争继续拖下去的可悲局面。


日前在参议院讨论伊拉克战争的会上,民主党议员强调,不能允许伊战急速上升的军费开支继续影响内政外交的重大利益。但是,白宫发言人仍然强调,反恐是对美国未来安全的与国家利益的投资。即使参院通过议案,布什也要予以否决。究竟今年的美国大选能否改变对伊拉克战争的政策方针,从伊拉克的泥潭中挣脱出来,现在还看不到这样的前景。(中新网3月7日电 陈有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