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与子同袍(3)

山鹰2007 收藏 1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PS:说明一下,六连的连部设在611制高点的那块高达2、30米的大块岩石山体的地逢里。除了这里,611核心高地基本都是这状态。老廖以及三排所处的位置,看得细心的朋友知道是在611核心高地的北面山崖下,洼地以及无名高地顶。敌人的炮基本都是从南面打过来,由于射角和小尖山和611山体的阻挡,重炮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PS:说明一下,六连的连部设在611制高点的那块高达2、30米的大块岩石山体的地逢里。除了这里,611核心高地基本都是这状态。老廖以及三排所处的位置,看得细心的朋友知道是在611核心高地的北面山崖下,洼地以及无名高地顶。敌人的炮基本都是从南面打过来,由于射角和小尖山和611山体的阻挡,重炮基本伤不到那里。当然,小尖山的情况我后面会再提。)

“甘排长,顶不住了!”就在这时,为了躲避敌人蜂拥而至雨点般密集的弹雨,周幼平侧倒在堑壕里冲着正在射击老甘大呼道。此时的镇守在阵地上的兄弟们枪管几乎都打得快要像是烧得透红的铁条,随时都有炸膛的危险。要知道几乎每一次敌人冲锋他们都几乎打废了一支抢,这已经是他们从阵地上飞快收集起的第二或第三杆俄制PПК74或AKM了。这一次为了拖住敌人不近到缓坡的开阔处,兄弟们更是手指一刻都没离开班机,冲着疯狂冲过来的敌人持续击发;几乎每个人因为持续的射击都已经震虎口,右肩出血,更被无数敌人密集的子弹扫得浑身挂彩,甚至轻伤。这才刚过敌人迅速进入他们射界的第3分钟。外围阵地被一股敌人用血凝聚的沉重咒怨与愤怒几乎要压断兄弟们的脊梁骨,四班和老甘真正到了决定生死存亡的最后一刻!

“拼了!”同样杀红了眼的老甘听到了周幼平的呼喊,同样怒喝一声,决定动用他们唯一可以凭借最后的杀手锏。

随着老甘一声大吼,剩下的四个四班战友断然止住了手里枪的射击,一猫腰飞快向着正对那狭窄的上山坡面冲去。火力霎时的停息并没有令已经察觉到我们正酝酿最后一搏的敌人停顿胆怯,反是疯狂的敌人趁此机会如破堤的洪水眨眼间汹涌过来,前面就是缓坡,一片开阔地,一但在此展开就是敌人的胜利!

“去死吧!”几乎同时,飞快冲到了正狭窄的上山坡对面的战友们一声怒吼,顶着敌人密集的火力攒射,两人一组提起藏在堑壕下的‘一窝蜂’,拉响倾泻下来!

“轰!”再一次百余枚手雷的群体爆炸,再一次敌人的血肉横飞,哀号惨鸣;敌人攻击再是一滞,在敌人同样汹涌疯狂的子弹压制下兄弟们六条枪再次飞快齐声响作一团,将趁机冲上来的几个幸运儿彻底结果。但就在这时,仿佛预见了不久后的彻底灭亡,趁着上面还有几个幸运的兽性似的怒喝着向兄弟们冲来时,敌人最后的疯狂也同时猛扑了上来!

在611高地响彻天地的冲天炮火里,就在近处的敌人M43 120mm榴弹炮的猝然炸响尖锐锋利的八声破空声浪,仿佛如八支闪烁着锋锐森寒刚锥生生刺透了兄弟们的脑袋!“轰!”伴着八声令大地剧烈颤抖的抽搐,漫天飞石、土块被狠狠抛在空中,似山崩一样砸落下来;同时,滚烫灼眼的弹片化成了蓦地四散激溅的赤红钢雨,裹着凛冽,无所匹及的罡风,在二线堑壕对锉冲压开来!

就这一阵,措不及防的巫刚、段炜一声惨嚎,倒在一片血泊之中,林海鹰、刘俊同样没有幸免,身中弹片10余发,最轻的是王明荃,但他也轻伤,生生被震晕了过去,失去战斗力。他们三若不是飞快反应了过来,团起身子蹲在更深些的堑壕里,同样与巫刚、段炜别无二致。一瞬间,剩下的四班兄弟们4人重伤,两人生命垂危;而此时发了疯的敌人压上了最后200余人,在作督战队的高射机枪威逼下,迎着自己人后面的毫不吝惜弹药的重机枪、迫击炮、直射榴弹炮的蓬蓬火雨里,发出声声,似绝望,似疯狂的嚎嗥声,紧着被最后两箱‘一窝蜂’下了饺子的敌人冲了上来。

老甘和周幼平,咬着牙,就着敌人直射炮第一声射出的间隙,冒着滔天弹雨窥准机会将几个幸运一步先冲上来的敌人撂倒,便再被敌人枪炮齐作的汹涌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而敌人就在这重机枪、高射机枪、迫击炮、直射榴弹炮齐作的情况下,不时有敌人被飘忽的高射机枪生生撕成肉片,被子弹扫中,被冲天而起的气浪掀下去,但敌人就是不畏生死,依然怒喝着迅速勇悍的冲了上来。愤怒加上了督战队,便似要困在死亡陷阱里的受了重伤的猛兽,嘶吼着要和兄弟们鱼死网破。

忽然,炮声停了,敌人痛苦愤怒的嘶吼瞬间化成了冲天的喊杀声,像汹涌的蝗虫一样扑向了外围阵地缓坡的开阔处散开,飞快起身射击的老甘与周幼平冲着杀红眼的敌人怒喝着徒劳的响成了一团。一旦枪里弹尽,那么他们会毫无迟疑选择光荣弹!

重伤中算是稍轻的林海鹰血裹着泪,淋漓的在面颊,胸前纵横着,艰难的把枪慢慢抬起对向自己两个生死与共,已经重伤垂危的战友,浑身颤抖着,惨烈哭嚎道:“兄弟们,对不起!对不起……”

刘俊同样血泪纵横着,仰起头,沉重喘息着,艰难将手伸向了自己光荣弹,等待着林海鹰的枪响。泪眼模糊间,他仿佛看见了冲天炮火,弥漫硝烟里611高地制高点,张廉悌用雄魂撑起的那面不倒的军旗;天是红色的,地是红色的,旗是红色的,太阳也是红色的,近处战友的声声枪响是那样的悦耳……

“霍!”的一声。突地,在冲在前面敌人的疯狂嗥叫霎时变成了错愕与惊呼,惨叫——

“嗒、嗒……”顿然响起的67轻重两用机枪喷破出的一串弹连,似一记死神之鞭狠狠抽在了已经嗅到了胜利气息,杀红眼了的越南蛮子。

“兄弟们,我不是孬种!”伴着一声恸遏经云的呐喊,浑身浴血的人在敌人眼里恍若破开地狱冲出的魔鬼,猛的抖开了压在身上厚厚的土方和碎石,就着敌人不足40米的地面半跪射击向着自己横扫了过来!

就在所有敌人霎时的一失神,伴着67轻重两用机枪的急促清脆的声响,子弹刮着十数个怒喝着密集从中路冲锋的敌人血肉与生命一同横飞了出去;遽然,本已陷入决绝之中六个战友的浑身一震;心底暖腾腾的。是李秋棠!李秋棠没死!

但一个人的助力怎能抵挡得了已经同时陷入疯狂,绝对优势数量的敌人;更何况狂猛的冲击波已经造成了李秋棠严重的脑震荡和内伤,他早已经是双目几近失明,伴着67机枪连续扫射,吐血不止,混身虚脱。凭着生命里最后的一丝清明,他明白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他要向用自己生命守护自己的六个战友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虽然同样是徒劳的挣扎,但他可以多杀几个!可以和兄弟们共赴黄泉!

正是他的举动激励了战友们最后的抵抗意志,为结束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延迟了宝贵的一、两秒时间;但就在这一、两秒时间里,顿然反应过来的敌人举起了枪,子弹如飘泼似的扑向了就在地面毫无掩蔽的李秋棠;十数朵凄丽凭空暴射开来,伴着里李秋棠无奈的喘息将他掀倒在地面上,剧烈抽搐着……

“叮!”几乎就在同时,老甘和周幼平枪里的子弹尽了;敌人有的已经怒喝着拔出了手雷,更有的举起了‘70火’,簇簇弹雨里老甘和周幼平坦然的笑着一手带住光荣弹准备窥准时机,滚进过去,与敌人同归于尽;而慢慢定住的林海鹰,就要对着自己兄弟扣动扳机。

就此时,数声轰然巨响,带着尖锐刺耳撕破空气的长音从北面山间由远及近,敌人狰狞愤怒的面容瞬间扭曲,惊恐万状,猝然而至的打击几乎令那些已经陷入嗜血疯狂的敌人没会过神,赶紧卧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