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不笑生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九鬼直保的心哆嗦了起来,原以为敌方的战舰虽然犀利,可是对于自己家擅长的夜间突袭,一定和其他敌军一样会受到奇袭。

可是看着天上不断升腾而起的“天灯”,他知道大海已经不是他们九鬼家的天下。而且直觉告诉他,今夜一定不要上岸,那绝对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他依然“端坐”在他自己的将座之下,断然下了命令。

“要他们登岸!”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战争,不应该说这种一面倒式的屠杀,我们已经看得太多,还是让我们回到那个温暖的洞穴当中,去看看那儿故事的发展。

望月绫乃轻手轻脚的离开岳效飞的身体,生怕打扰了沉沉睡去的他。从一旁慢慢扯过自己那身黑色的忍者服,遮住她纤巧而柔韧的身体,挂好自己的药囊。

她从没想到过,岳效飞吃了那些放了迷药之后的鱼儿之后,居然可以持续许久。几乎使她耽搁了她的任务。

如果岳效飞醒着的话,看到这一切,一定会失望人。因为他是真得被这个娇小人女人所吸引。他原以为,这就是书中曾经看到过人一见钟情式人爱恋,显然命运似乎嘲笑了他的幼稚。

可是同时似乎有人在嘲笑命运呢!

望月绫乃低下头,再轻轻吻了一下岳效飞,这才直起身子,向火堆中加了相当数量的木柴之后,跪坐他人身旁。看着沉浸在甜甜梦乡的岳效飞的身旁,痴痴的看着这个占有了自己处子身体的男人。

看他宽宽的额角,看他的短发,看他的一切。

远处的大海之上,传来的“隆隆”炮声仿佛在催促她快点离开一舰,一声紧似一声,一声响似一声。

绫乃似乎要请求再让她多留一会似得,忧郁看了一眼那个冰冷的洞口。再回过头看着仔细看着岳效飞,仿佛打算把他刻在心中一般看得仔仔细细。

“多可笑啊!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也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们居然……也许清醒之后你会恨我!不,你不要恨我,你没有失去任何东西,我保证!

你好好睡吧!当你醒来的时候,就当是做了一场梦……听见了吗?忘了我吧!……我得要走了!对不起!我不能……”绫乃想象当中,岳效飞如果醒着,如果他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话,自己一定会舍不得离开。

回想着他们从开始相遇,到现在仅仅不过半天的时间,而自己已经完完全全的交给了他,可是可恶的命运居然开起了这么恶劣的玩笑,到现在为止他们还互不相识。

“可是啊!那是命呢!”

绫乃弯下腰来,再次吻了沉睡中的岳效飞一次,轻轻的,她明白绝不能惊醒他,如果他醒来的话,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

“不,我不能为你留下!我是一定要走的,我有更重要的使命!虽然我们的相遇是因为……是的,仅仅是为了完全成我的使命,所以我献出了我的身体。可是,可是请你一定、一定要相信我,当时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我……”

心中虽然如此多言语,实际脸上除了挂着的两串晶莹的泪珠之外,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伸出手,最后为沉睡中的岳效飞掖好病号服,她决绝的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走了几步,瞄了一眼火堆,又停下脚步再加了几块大的柴火。再扭头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岳效飞,突然她拨下了插在腰间的,那把岳效飞所有的“伞兵刀”。

她割下了一络秀发,接着从怀中掏出一块玉袂,把这两样东西放在岳效飞的手中,这才用蒙面布遮住脸,转过身去。

转身的时候,她的心中仿佛有一个要离开爱人的,心碎了的女孩在呐喊:“别忘记我,哪怕只是偶尔,或者偶然的梦中也请一定、一定要记得我!”

当她回过身来,那个刚刚向自己喜欢的男人献出宝贵身体的,还有着少女羞涩的女人已经不复存在,冷清的眼神说明她回复成了那个敏捷的忍者。

她迈起并不十分轻盈的步伐走向洞口,向外探视了一眼,确信没有埋伏,才迈步向外走去。

谁知才一迈步,黑暗的草从之中凭空冒起两个人来。他们的身上披着的怪异的衣服,使绫乃完全忽视了那一片草丛。

手中怪异有一根短管子(瞄准镜)的火枪指着绫乃的身体。“你不能走,我们长官没有醒来之前你不能走!”

绫乃面对威逼在身前的枪口,根本连看都不看。她早已料到他们会跟踪而来的,而和岳效飞的一番云雨正是她想出的脱身办法。

她身前迈动一步,狙击手和他的助手就向只好后退一步。

从命令上来讲,他们为了阻止她的离去,完全可以开枪射杀。可是,从感情上讲,他们宁愿上军事法庭,也绝不会真的开枪伤害她。

岳效飞其人,虽然在神州城的百姓当中,有多种多样的说法,也有不少风言风语,可这些全都不会影响他在神州军当中的威望。

他在神州军中的威望绝不是用金钱或者其他什么堆砌出来的。它来源于胜利,正是因为岳效飞的出现,神州军从无到有,从弱到战无不胜,这士兵以上当中的地位绝不是任何人可以代替的了的。

而面前这个女人,放在这件事之外的她,一百个,狙击手也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射杀。现在,她现在的身份经过刚才的事已经完全不同,因为她有了一个别名一一“长官的女人”。

狙击手和他的助手在这个简单的理由之下,被望月绫乃逼得一步步后退。

“您确定离开是一个好的选择吗?”

这时,一旁响起了正宗的扶桑话,望月绫乃骇然的望过去。

令人实在想不到的是,来的人居然是松尾太郎,他是接受到慕容卓的命令前来的。

狙击手心中产生疑问:“现在前边正在战斗,可是救世军的参谋长却出现在这儿,他想作什么?”手中狙击步枪,有意无意的指向松尾太郎。

如果他有一点点的异动,或者打算回到扶桑方面的打算,狙击手会毫不犹豫的射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