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挺进大洋》编外篇--《梦的因子》涨停版 《梦的因子》涨停版十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93.html


《梦的因子》涨停版(十八)


越肩发射的爱之箭



有了水的滋润,小魔女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见白云飞正扶着她一点一点的给她喂水喝,幸福仙子和快感仙子也在她的身边,一副关注的神情。


“怎么样,你好点了吗?”白云飞问。


“嗯,好多了!”小魔女的点头如同小鸡食米,煞是可爱。


“刚才,你可是把我们吓着了,还以为你怎么了呢!现在没事了,就好!”快感仙子好像忘记了两人的不愉快,热忱地关心着。


幸福仙子问道:“你这是什么病啊,怎么一喝水了就好了?”


小魔女叹了口气:“哎,这不是病,而是魔王为了控制我,在我的心里面种下了地狱之火。只要在魔城,就不会发作,离开魔城,就会不定期发作,一发作起来就会全身如火烧一般。”


“啊?是这样啊。”幸福仙子与快感仙子觉得小魔女好可怜。


“那有没有办法,把你心中的地狱之火去除掉啊?天国神仙如云,应该会有办法的吧。”白云飞很为她着急。


小魔女沮丧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低着头说:“没用的,即使是有再厉害的仙术也是没用的,除非有冰雪仙子的水灵珠。”


“哦,对不起。”白云飞深知水灵珠不可能离开小A,所以自感歉意。


小魔女强颜笑容道:“害这不怪你,跟你没关系的,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小魔女从身上拿出了一个魔瓶,说:“只要瓶子里积满了露水,一次喝下去,就能根除地狱之火。”


幸福仙子在旁插话道:“这有什么难的啊?”


小魔女说:“露水要一滴一滴的,要按这种方法,恐怕要积累六七十年,可要真到了六七十年,前面的露水也早就干了,完全不可能嘛!”


“哦,是这样啊。”幸福仙子与快感仙子相互看了看,真的为小魔女难过。


“这个魔瓶还挺精致的啊!”白云飞接过这个魔瓶,上下摆弄着,又瞪大了眼睛从瓶口向里面望了望。


小魔女说:“喜欢吗?那送给你了!”


白云飞说:“啊?不是吧?!怎么送给我了?那你怎么收集露水啊?”


小魔女说:“因为那跟本就不可能办到!我留着没用,干脆送给你了,就算见面礼吧!”


白云飞说:“哎呀,那多不好意思,这样,等我走的时候,也送你一个礼物吧?”


小魔女的脸在瞬间红润了一下,欢笑道:“好啊!是什么礼物啊?”


白云飞神秘地笑了笑:“嘿嘿,那是秘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天国的夜空很透彻,薄云飘飘,北斗斜挂。后半夜了,小魔女忽然醒了。这是因为魔王给她种下的地狱之火,有一个严重的后遗症:白天水喝多了,晚上就要起夜了。


托着晕晕沉沉的头,小魔女一步三晃地往洗手间走,可没走几步,就听啪地一声门响,随即一个黑影闪现了出来。小魔女脱口而出:“谁啊?”


“哦,是我。”白云飞穿戴整齐,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哦,是你啊,你干嘛呢?”


“没事,我去晨跑。”


“晨跑?”小魔女透过玻璃窗看看了外面的天,星光点点,完全没有天亮的意思嘛,这才几点啊,哎呀,算了,困劲强烈让她也懒得去问个明白,跑就跑吧,反正我还要睡,不管他了。


此刻,下弦月在天的一角露了出来,微微的光亮照耀着下面一片玩耍的天地。在仙子小区的草坪上,一颗颗小小的露珠们闪着点点晶莹,在青草的嫩叶上你滚过来,我跑过去,追逐嬉戏,好不开心,忽然,一颗小露珠脱离了大家,滚到了青叶的边缘,哎呀呀,一不小心就摔了下来,融入了土壤。


“哎呀呀,他摔下去了呀,不会有事吧?”一群小露珠叽叽喳喳地跑到叶尖,向下寻找着掉下去的同伴。就在这时,忽听一颗大露珠叫道:“嘘!大家小声点!有人来了!”小露珠们立刻安静了下来,陪加小心地关注着打扰他们的陌生人。


站在仙子小区的草坪前,白云飞活动活动筋骨,长出一口气,自语道:“好了,现在就开始吧!”


那边,等小魔女再次醒来时,已是天空大亮。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小魔女又狠狠地亲吻了一下松软的枕头,最后留恋了一下难舍的床,好有精神地喊了一句:“哦,起床喽!”便一轱辘翻下了床,拉开了窗帘,打开窗户,好好呼吸一口天国的空气。


门铃响,白云飞回来了。小魔女跑出来看,见白云飞全身上下湿露露的,不禁好笑道:“喂,运动量蛮大的嘛,你是跑步加游泳吧,明天我给你借辆自行车,你练铁人三项吧,哈哈……”


“嘿嘿,我爱出汗,见笑了。”白云飞一笑而过。


这时,快感仙子也起来了,相互问早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一个与清晨不和谐的呼呼声,什么声音啊,一阵一阵的,还挺有规律,大家顺着声音来到了幸福仙子的屋前,推开屋门,看见幸福仙子还在呼呼大睡,口水濡湿了他的好大一片衣衫,鼻子呼拉呼啦,居然还在吹泡泡。好个我行我素、香喷喷的睡眠!


“好小子,你还睡!看我的!”白云飞一下扑了过去,像个八脚章鱼,缠住了幸福仙子。只见,幸福仙子一脸无拘束天真的睡相,晃晃身子,微微哼两声,又没动静了,依然嗜睡。


无论白云飞怎么折腾,幸福仙子就是赖在床上死我不起,连眼睛也不愿意睁开一下。


“铃!铃!铃!”响铃在幸福仙子耳边猛响,声音隔着三道门都听得见,简直要把他的耳膜震碎。终于醒了,反感地把白云飞的手打到一边去,蒙蒙盹盹地嘟囔道:“干吗?好吵啊!”


“喂,该起床了!人间的幸福全指望你了,还睡懒觉,快起快起!”白云飞冲他嚷。


“只要我不睁开眼睛,这个世界就不会醒来。”幸福仙子闭着眼呜吐吐的,忽然发问道:“你知道,你为什么是梦想者吗?为什么梦想对你就那么的重要?”


白云飞一楞,不知如何回答。


幸福仙子又说:“因为,现在的梦想决定着你的将来,对吗?”


白云飞不知可否地点点头:“对啊!”


幸福仙子把被子一盖:“所以还是再睡一会吧!”


“靠!”白云飞一把把他的被子掀走了,“快点起来!公鸡都叫好几遍了!”


“公鸡叫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母鸡!”


“少废话!快起来!”


“别叫我了好吗?求你了……”


“那你答应给小A幸福!”


“你真的好烦啊!”


“要么给小A幸福,要么现在就起床!”


“阿弥陀佛,哈利路亚,我的妈妈呀……受不了你了!”幸福仙子被白云飞死缠硬磨,弄得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在抗议,不由不起。幸福仙子阴着脸起床穿衣,嘴里愤愤有辞:“要不是杀人偿命,我保证让你会血溅当场!”


卫生间里,白云飞刮着胡子,歪着嘴角似笑非笑,透过镜子,看着幸福仙子懒洋洋的穿衣动作。忽然间,白云飞的眉头一紧,透过镜子的另一边,见快感仙子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又在向他巧笑飞眼,做出引诱书生一般的百般媚态,心里咯噔一下,似乎感到一种越来越重的压迫感,不禁滚动了一下喉结,生硬地干咽了口唾沫。


快感仙子的挑逗依旧,没办法,白云飞只好躲了出来。在花园里,白云飞与小魔女商量,怎么才能让快感仙子回心转意,怎么才能让快感仙子喜欢上幸福仙子?


小魔女说:“你瞧幸福仙子哪样儿,肥不噜嘟的,肚子圆的,低头都看不见脚面了,谁会看上他呀!”


白云飞说:“那就是说,要让他加强锻炼了,对,要让他每天跟我一块跑步!那还有什么办法?”


“让人喜欢不喜欢,那要看他自己的魅力,看他自己的本事喽!外人是帮不了的。这事儿只能靠他自己。”小魔女对此毫无兴趣。


一句话提醒了白云飞,“哦!我知道找谁了,跟我来!”说着一把抓起小魔女的手就跑。


“喂,你带我去哪啊?”


“帮我去找一个人!”


“找谁啊?”


“Psyche!”


美丽的宫殿前,白云飞与小魔女找到了爱神丘比特的心上人--Psyche。白云飞说明了来意,想让她再送给丘比特一盒巧克力,来弥补幸福仙子的过错,好让丘比特别在捉弄幸福仙子和快感仙子了。Psyche是个善良的姑娘,很爽快地答应了。


“哇!是麦丽素啊!我最喜欢的巧克力呐!”丘比特双眼放光,一块接一块使劲地往小嘴巴里塞,吧唧吧唧,津津有味,吃得好香。


“幸福仙子不是有意偷吃的,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他吧。”Psyche一边为他们求情,一边替丘比特擦着嘴,毛巾蹭到他嘴时,还微微哼两声。


白云飞在旁趁热打铁:“幸福仙子是真心喜欢快感仙子,您是圣者,您是神,大人不记小人过,您就成全他们吧,别再捉弄他们了。”


“好……好……好……好吃!”丘比特只顾得上吃,害得大家白高兴了一场。


“喂!你听见没有啊!别吃了!”小魔女没耐性了,一把抢过了巧克力盒,谁知巧克力早已被丘比特吃光了。


“哇哈哈,爽!”丘比特满口巧克力,心情大好,笑道:“不就是成全他们吗?这有何难,看我百步穿心!”说着,一抹嘴,回身抽弓搭箭,认扣填弦,前把一推,后把一拉,开弓似红心,缓缓移动,夕阳在他的背后,勾勒出一道金色的轮廓,帅到家了,迷得Psyche简直两眼发晕!


“喂,你的方向错了吧,目标在你背后呐!”小魔女不忍心地一拍丘比特的肩膀,打扰了他的信誓旦旦。


“啊?啊对啊……什么呀,你知道什么呀,谁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咱这是高科技!高科技!”丘比特岂能在心上人面前丢了面子,坚持不转过身,背向快感仙子的心口。


白云飞曾是战斗机飞行员,似乎明白了:“莫非是……”


“没错!看我的越肩发射!”丘比特大吼一声,一抖后手,金箭向前飞出,接着旋飞倒转,划出奇妙而诡异的弧度,转向180度,背道而驰,越过了众人的肩膀,越过了一路风雨的艰险,越过了爱与恨的沟堑,越过了过去与未来的一线之隔,带着孤芳自赏的骄傲和舍我其谁的态势,终而绽放出最动人心魄的一慕--一箭两心穿!


“哇!一箭穿两心,好美的画面啊!”Psyche高兴的拍手叫好。


小魔女歪着脖子,说:“其实也没什么嘛,竖着看:就是一串羊肉串!”


众人全倒。


回来时,太阳已快落山了,小魔女一头倒在沙发上,嘴里喊着:“好饿啊!不行,要饿死了!”


白云飞的肚子也叫了,老肠怪老胃没给东西,老胃怪嗓子眼没进货,嗓子眼怪舌头牙齿不开工,舌头牙齿又冤枉又委屈:“老板,不带这样的,你又拖欠工钱,这活儿没法干了!”白云飞忙找吃的,望那边一瞧,转而嘿嘿一笑:“我想,快感仙子一定比我们还饿呐,所以她总想从幸福仙子的嘴里寻找些东西。”


“啊?”小魔女没明白,白云飞一指,在他俩的对面,幸福仙子与快感仙子旁若无人地吻得天昏地暗。


“爱神之箭,果然名不虚传啊,立杆见影啊!”小魔女叹为观止,又问道:“对了,为什么你不求丘比特,让他也给小A射一支黄金爱箭,这样不就成全你们了吗?”


白云飞泛苦地一笑,“嘿嘿,那不就浪费了吗?没用的,我要找现实仙子决斗,输赢难料,凶多吉少,可能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在找现实仙子决斗前,一定要让小A得到幸福,只要小A能够得到幸福,就可以了,我的心愿也达到了,我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找现实仙子决斗了。”


小魔女不知怎么了眼泪一下充满了眼眶,差点哭出来,一个深呼吸才勉强把眼泪封存,转而无法克制的情绪从内心深处迸裂而出:“幸福仙子不愿意帮你,可你为什么要帮他?你可以跟他讲条件,你可以跟他做交易,你太傻了!紫罗兰式的宽容跟本不适合这里!你太傻了!简直就是神经病!”眼眶中打转的泪珠诚实地反映着主人的心绪,小魔女一腔怨气跑回了自己房间。


白云飞坐在那里没动,许久后才默默地说了一句:“没错,梦想者都是神经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