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204、德国

黎元洪听了赶紧道:“那我们马上去吧军火取过来起事!要不秘密泄露,被他们先下手为强就被动了!”

陈其美摇摇头道:“不可!上海是没指望了,我们马上转移,去四川!英国的两艘炮艇可以把我们送到重庆,东北军至少还需要2个月的时间才能打到那里,我们有时间。现在仓促之下,那里去找人?就靠我们几个成什么事?走吧!”

青帮龙头拱手道:“陈老弟走好,这次事没给办好,坏了老弟的大事,实在惭愧!”

“那里那里!”陈其美连忙握着龙头的手道:“多谢照顾,以后还请多多帮忙!老哥多次帮忙,无以为谢,不如叫些人跟我去江边,我分些枪支弹药给老哥,也好在上海滩立足。”

“如此甚好!”龙头兴奋的说道:“如今江湖还得有洋枪才能立足,老弟慷慨!你去四川举事诸多艰难,我这里有十来个人,都是拳脚了得的,就跟着老弟去帮忙吧,也好保护你们!”

陈其美连忙带着众人赶到江边,找到英国负责联系的军官,送了100支步枪给青帮众人,然后催促着英国炮艇开船,沿长江向四川奔去。

上海的东北军情报局忙于起义的准备,对陈其美等监视不足,所以在陈其美等人上船离开半天之后才得知了这伙人的行踪,但对具体的去的地点还不知道,只好通知沿线的人员搜索监视。由于现在东北军还没有推进到长江,而且也不想和英国人公开决裂,对英国人的炮艇没法拦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炮艇载着陈其美和军火沿江而上。

大刀会和体育会以及进步党的成员则忙碌的进行起义的准备工作,在上海周边郊区的骨干人员都被通知集合到指定的地方。在这些人中,军事上则主要由大刀会的人担纲,在大刀会里面,除当初的12人为军队里面调出来的,另外在几年的时间内,优秀的人员也会被秘密送到东北的初级军校学习,为的就是在需要的时候挑起重任。除此之外,大部分人都是军事一窍不通的,只能凑个人数。

到起义的时间后,各路人马在大刀会头领的带领下,直扑预定的目标,很快占领了上海道衙门和空空如也的军营。进步党的人则负责组建临时政府,发布各种告示,张贴到各处的大街小巷。

凌晨时零星的枪声把青洪帮的人都惊醒,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青帮龙头手里有陈其美等人送的步枪,全都紧张的守在堂口里面。很快就有人探听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体育会的不少低级会员本身就又是青帮或洪帮的弟子,连忙报告到龙头那里。

“什么?”龙头大惊失色:“那些大刀会的人果然和东北军是一伙的?是革命党?完了,以后的上海滩没有我们黑道的立足之地了!”

“大哥,担心什么?”二当家满不在乎:“我们青洪帮从清朝初年的天地会创始到现在,几百年了,什么风浪没见过?他东北军当家也照样拿咱们没策!”

“你知道什么?”龙头顿脚道:“大刀会从进入上海到现在,可曾和我们一样干过放赌卖淫的事?可曾绑票?他们不做怎么会让我们做?再说你们难得没看过报纸?在东北什么东西都要讲律法,犯了律法天王老子都不认,一样要打板子和坐牢!”

“那还了得?”二当家大惊失色:“咱们兄弟没什么本事,靠的就是巧取豪夺,这不是绝了后路吗?我看咱们不是有枪吗?和大刀会干一场,把他们打出上海,我们来当上海的家,以后想怎么样就怎样!”

“想的美!那大刀会的枪还少了?再说大部分兄弟还是头次看到枪,打的准吗?那大刀会的人可是枪枪咬肉,弹无虚发!再说有体育会的人一起,别人人多势众,我们也打不过!为今之计就是趁现在混乱,去码头上船到四川投奔陈其美!”

二当家的想想道:“大哥,你们先去,我在上海帮着看好门户,等那天你们打回来了,咱也学学大刀会起义,迎接你们!”

商议完毕的青洪帮主药骨干200来人,趁大刀会起义的混乱乘船离开上海,和陈其美共同叛乱去了。这也省了进步党的事,很多老百姓在起义成功后的时间内,明显的感觉到街道上清静了许多,平日那些耀武扬威、横冲直撞的帮会人物仿佛消失了一样,很多老百姓不明就里的还认为是青洪帮的人怕了东北军,自己解散逃跑了。这让原本威望很高的东北军更受老百姓的崇拜,威望无形间上升了许多,甚至有人传言,东北军就是天兵天将,只要到那里,那里的妖魔鬼怪就要逃命,老百姓的日子就能越过越好。

随后的几天,从天津坐船过来的军队渐渐到达,逐渐恢复了上海的持续。大刀会的骨干分子经过自愿和审核、考试的办法,转为上海的治安警察,有效的打击和控制了社会次序。其余的起义人员也成为各方面的工作人员,实在没有文化的,则被编入了军队。最让上海的洋人开眼的,则是东北军随后运来的重炮,36门155mm大炮在长江两岸摆开,黑洞洞的炮口死死的盯住水面。很多洋人都感觉到,他们在中国长江上横冲直撞、无所忌讳的日子看来不会太长了。

彭岚带领的外交使团经过一个多月的跋涉,在海上受够了风浪之苦,才到达了德国。随后在戈特林和科特的安排下,四处拜访德国的贵族、军界人士、和东北军有商业关系的寡头等。随身带着的大量珍贵礼物也送出去不少,虽然没有得到什么明确的答复,但至少表达了部分自己的意见。军工厂的代表也将带着的战列舰图纸和迫击炮、机枪的设计图送到了相关部门的手中,现在彭岚只得在柏林的旅馆内等待消息。

科特和戈特林今天专门来陪彭岚喝酒,戈特林不好意思的说道:“彭岚先生,你和李至先生都是我的好朋友,没有你们的帮助,我现在还是个在中国无所事事的穷光蛋!在欧洲,你没钱就什么都不是。现在没帮上你们的忙,很不好意思。”

科特也说道:“昨天我去军界问了下,你们的机枪和迫击炮他们不是很感兴趣,认为迫击炮只是适合穷国使用,射程和威力都太小,他们喜欢的还是大口径的重炮。机枪也认为射速太高,浪费严重,远没有步枪精确射击有效。这样的思想在欧洲非常普遍,你们也不必太在意。”

“那里!”彭岚笑道:“你们两位都帮了不少忙,至少我们见到不少人,能认识就好!”

这时戈特林的仆人走进来,对戈特林说了一通,彭岚不懂德语,只能看着。等仆人离开后,戈特林笑起来道:“好消息!彭岚先生,你们的战列舰让海军非常的喜欢,他们认为这样的战舰绝对是海上的霸主!而且海军自己也设计了战列舰,但对比之后认为你们的威力更大而且更先进,所以对你们提出的在中国合资建立船厂生产这种战列舰的提议表示有兴趣!海军司令非常想见你们,我们马上动身吧!”

彭岚连忙喜出望外的和相关人员坐了戈特林的马车向海军司令部奔去,到那里之后等在会客室,很快海军司令便出现在会客室内,同来的还有德国政府的一个副部长。

“欢迎你们,来自东方的客人!”海军司令开口道:“我听人说过你们的来意,你们非常需要我们政府在某些方面的支持!老实说,我对你们没有好感,也不讨厌!可你们有我们海军喜欢的东西,我想这就是我们的共同点!”

“能见到司令阁下是我们的荣幸!”彭岚彬彬有礼的回答道:“你们在我国没有大的利益冲突,合作对我们都非常有利,为什么不合作呢?只要大家都采取友好协商的态度,我们的合作就能长久的持续。”

海军司令停止客套道:“我们对你们的战列舰和提议感兴趣主要原因是,你们说你们已经完成了船体的建造,而我们想尽快的得到这款战列舰!所以,我们希望你们现在建造的两艘战列舰能提供给我们,你们等待下一批!”

“这也是我们政府的希望!”副部长在一边加压。

彭岚等人自然知道海军对五岳级战列舰的盼望,怎么可能两艘都卖给德国?连忙摇头道:“各位,我国海军也迫切的需要这两艘战舰,你们的请求无法答应!”

“那么,我们无法继续协商下去了?真遗憾!”副部长很不耐烦的说道。

“各位、各位,我们可以商量的!”戈特林连忙打圆场:“司令阁下,我相信全世界就只有他们才有那样的战列舰,即使我们自己设计和建造,也需要近十年的时间才能建造完毕,和他们合作至少可以缩短大半的时间!你能忍受十年被英国人的海军鄙视的滋味吗?我想,我们可以折中下!”

海军司令本来就希望尽快的改善海军的状况,这次叫政府派个副部长来就是想尽快的落实此事,自然不愿意就此谈崩!连忙低头附到副部长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副部长这才改口道:“戈特林阁下,你的朋友愿意怎么折中呢?”

彭岚也在心里面转了几个念头,如果这次铩羽而归,以后要想打开局面可就难了,更怕的是万一合作不成,德国人公布出去,列强来个全面封锁并提前打压,日子就更难过了!现在和国内要请示和商量是来不及了,于是咬牙道:“我们最大的让步就是,现在建造的两艘转让一艘给你们,但随后制造的战舰我们要优先接受三艘!”

“那么,你们制造一艘需要多长时间?”海军司令问到。

“现在需要二年的时间,可同时制造二艘!如果我们合建船厂,可以在三你内造出第一批两艘。”

海军司令听了,和身边的参谋以及副部长商议,彭岚看着戈特林和科特的神情,见两人越听脸色越好,知道事情有望。固然十几分钟后,海军司令开口道:“我们有更好的提议,这两艘你们建造的战列舰归你们,之后我们合建的船厂和你们的船厂都要为我们建造四艘。另外合建的船厂我们要派出一半的管理人员和工人,还需要你们提供专利授权我们自己制造,当然,我们也有兴趣和你们合作一些其它的战舰。”

彭岚点点头道:“我们完全同意你们的提议!”

“太好了!”戈特林笑道:“恭喜海军司令阁下,等三年多点的时间,你们将拥有四艘海上霸主!”

德国政府的副部长确是老奸巨猾,连忙补充道:“中国人,你们想达成你们其它的目的,必须答应我们另一个条件!那就是战列舰只能和我们合作建造,不得再向其它欧洲国家出口或转让技术,还要保密!”

彭岚听了,故意皱眉头道:“这对我们是很大的损失,而且太苛刻了!”

“放心!”戈特林帮腔道:“慷慨的德国人会补偿你们的损失!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那好,我们如果就德国租界和与满清朝廷签订的那些不平等条约上能达成谅解的话,我想你们的独占条件可以达成!”

接下来的时间,彭岚和他的工作人员忙碌不休,往来与德国各部门和军工厂之间,艰难的进行谈判。最后终于达成了东北军和列强之间的第一个比较平等的条约,主要内容包括中国方面的海军舰艇技术优先和德国合作,在德国同意合作后,不得向其它欧洲国家提供。德国则在东北军正式立国后放弃所有的德国在中国的租界,满清朝廷的欠款双方协商,德国原则上不再强求新的政府支付。双方合作建立两座船厂,分别建造战列舰和其它的配套船只,德国海军同意接受中国海军的留学人员,双方同意按照国际规则开展正常贸易。

谈判成功的报告传回国内后,立即在京城引发了一场强烈的震撼!德国是列强里面在亚洲利益最少的,也是最容易达成外交突破的国家,几十年来,还是第一次以看似平等的方式和列强打交道,终于走出了第一步!

李至对所有人感叹道:“终于在列强中间撕开了一道口子!再次证明列强也不是铁板一块,还是可以分化的!这是我们即将立国前的最大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