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十三章 第二节

shxfq9011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size][/URL] [内容简介]   只到少校刘国贵向部下吩咐的话语,引起他回过头来。少校此时与下级官员谈话已毕,他的神态十分庄重。“有一件事情我得向你们所有人讲明,现在到了正式讲明的时候啦!”   尽管他一字不漏地听着,可是另一半心思还是留在目光所瞧见的事物上,远远地看到资默与那位战友,此时此刻有了过激的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842.html


只到少校刘国贵向部下吩咐的话语,引起他回过头来。少校此时与下级官员谈话已毕,他的神态十分庄重。“有一件事情我得向你们所有人讲明,现在到了正式讲明的时候啦!”

尽管他一字不漏地听着,可是另一半心思还是留在目光所瞧见的事物上,远远地看到资默与那位战友,此时此刻有了过激的身体接触冲动。也许是为一个什么话题发生巨大的分歧见解,虽然他是知道,不论结果怎么样发展,一切仍在可控的范围里面,他总希望战友们能改掉过于冲动的个性就好啦。

可是一个人的个性改变,是一项需要付出巨大努力的克制系统事项。需要一个长时间的过程去适应。更重要的是一个好的环境,以及人为的因素影响。可是在双方都不想克制,都想努力去阐明自己的观点与立场的时候,自然在这个个性的决定下,就会产生出本能的冲动来。首先这一切的前奏,会表现在会话的语言之中。

“对你有一种不能言语的另类看法。”资默感到已经到了最大的克制限度,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战友。它仅仅只是过了几年的退役生活,巨大的变化让他深深感到遗憾。用手将他推了一把之后说道:“你怎么会有如此过多的担心呢?可以说这是你不相信,对吧!”

“我能对此不担心吗?”

“那么说出你的担心,让我来听一听。”资墨要求道。

“我不知道我的猜想是否是很可靠,但是,我有自己的观点。”回答的口气里,明显地带着不想克制的恼怒,“我不是不相信魏征!同时也不是不相信他的计划,相信那个振兴乡镇的计划。但是该计划与我有什么相干,你们觉得有必要去协助他的计划,那就用你们即将到手的钱,将它投进去吧!别来烦我!因为我有自己的打算。要知道我欠了许多债,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触犯了法律。”

“你难道没有这样去想过,如果在这次行动中,你不能复返呢?”

“为什么只想到这一点,而不想到我们都会顺利安康地回来呢?”

资默感到已经没有话可以对他说了,认定对方是一个顽固坚持着自己观念的人。再说下去反而会让他反感地认为,是魏征派来充当说客的人。事实上这是他自愿这么来做的,因为他了解面前的战友,尽管现在已经没有了说词,可是脑海中的想法,让他有了与之谈论的最新话题。

“好吧!”资墨不得不放弃了原来的认为。“假如我们都能顺利地返回来,这60万元对我们来说,它可是一笔巨资,可是我们大家谁也不会有能力去管理好这笔钱,我说得没错吧!”得到对方应诺的头势之后,继续说道:“也许会什么事都没干,就将它全花光。”

“看来你是决定将自己的那份钱,投入到魏征振兴乡镇的计划里去?”

“当听到训练官那天当众说出魏征的想法时,不知怎么得,该话引起了我内心不停的思忖起来。”

“我同你一样,对此话一直在心中回味,就如同黑暗里看到了一丝的光线那般。”

“这么说,我们大家的内心里都在思考今后的打算与计划?”

“这一点不能否认,”对方回答道,“经过这些年的社会生活,有此事物让我们早已看到了它的真实质性。” 像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在他的心中升起来,“现在没有人愿意去多想未来,现实是人们想得最多的事情,人们只去注重现实。”

“可是每过去的一天,都是在前些时间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资墨指出道。

“但是没有绝对必要的付出,就不能没有明天吗?”

“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来谈论,这是一个费时的问题。”资墨感到万分惊呀,没想到最了解的战友,如今的理性思维发生了左倾的方向,“不论怎么样,”他说道,“一个人总得要有一点寄托,对吗?”

“寄托明天更美好!”四川军士问道。很失望地摇了摇他的头,“我们可能没有明天!”

“这是不能排除的客观因素。”资墨稍微沉思一下之后抬起头来,已经将要说的话整理好,其目的无非是转到已经认定的事情上来。“也正因为这样,我觉得去帮助魏征足以体现出我们的价值。”

虽然现在已经是黄昏正浓,有一抹灿光正好投射到四川军士的身上,资墨从那柱光线的反逆光中瞥见战友的脸色,内心里升起一种难以克制的愤慨,对方浮在脸上的神态是一种积为轻蔑,如同对待一个戏子的那种目光,他知道对方已把他认定为魏征计划里的坚定说客。资默不由地生气,原因是敞开心扉与他交谈,得到的结果竟是猜疑。太让他意想不到。

“我现在知道,什么是遗憾!”资墨横瞅他一眼,目光中自然包含了不友善的介质。

“这我知道。”他默默地点着头应诺着,转过身走离几步,再一次转身对着他的时候,他的整个脸容绷紧,满脸冰霜。“你说过你对我有另类的看法,你是这么说得,我想我绝对没有听错!”

“非常正确,我的确是这样说得。”

“你难道不认为所说的话太过分了吗?”

“如果你不接受,这不关我的事,我还是承认我说了此话。”

在某此场合与情况下,不论言语是多么的尖刺也不会引起人的气愤,如果是在一个对某个问题形成坚定的思维观点,尤其对该事物形成鲜明的立场时,只要一个眼神就会引起火气来。军士早已被资默的言语和神态引起怒火。但是不论事态发生到何等激烈程度,多年相处一起培养的友谊是永远会保持。

由乘坐飞机而来的那一行人被刘国贵少校迎接住。训练官李忠听令地吹响集合口哨。天虽然没有完全黑下来,训练场上的那盏典坞灯亮了起来。

突击队员们从不同的地方赶往集合地点,在第二遍哨子吹响后,所有的队员都以集结,在训练教官发出的操练口令下排成一个半圆队形。报数完毕。少校与那一行人已来到他们的面前。

“同志们!今天到此就算训练结束。”说完此话有意地停顿一下,来回走动地将排站在面前的每个突击队员看视一遍,走回原地后才继续说道,“这是一个可以传子传孙的经历故事,因为不久你们将要去创造这个故事。把你们召集来是要让你们去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人质!因人质的事件才使你们之中大多数人要接受法律惩罚的家伙们有了一个解脱的机会。活跃在马六甲臭名昭著的海盗,为了要挟我国政府放掉公安部逮住的二号头目,将我国一艘远洋运输公司的商船劫持,将船上援外的一佰一十名技术人员扣为人质。我国与海盗进行多方面的谈判,谈判失败已成定局。国内的司法部门一定要将这个触犯我国法律的海盗进行公审,要将他绳之以法。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法律的尊严不容任何势力去践踏。因为这是一次跨出国门去解救人质的行动,为了不使一些国家不满,于是没有用上现役特种兵,因为…… 。”

“我知道了,我们是另类人。”

对于一个突然插入而来的话语,按常理是让少校心中不爽的,可是今天他似乎以改变往日的要求规定,容忍这一情况出现,还很乐意去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这一点是很明确的,你们自身也很清楚,你们是特种类里的另类人。”少校说完后巡视面前所有的战士,“还有问题吗?”

“我们这类人在国家的决策者眼里有何分量?”

又有一个战士提出他的问题,刘国贵少校不想去寻音查明是谁提出这个问题。因为回答这个问题是有一点于心不忍,“容我直说吧!”少校缓慢地说,“我曾经也对你们之中的一个人说过同样的话,你们是共和国里可以牺牲的财富!”

有意识地延时一点时间,让他们来提出其他问题。他们是共和国里可以牺牲的财富,也许足以解释即将想提的所有疑问,使他们提不出问题来。但是少校还是留一点时间给他们,想看一看他们还有什么样的疑问被提出。当满足他设定的等待的时间后,刘国贵少校就重新打开话题:

“先生们!”用上了另类说话的口气道,“现在将把以前对你们说过的承诺来兑现。”用手朝站在身后一旁的几位人示意一下,“他们是中国远洋公司的高级行政人员,他们为你们带来了许诺每人60万元的现金支票。你们还有七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安排其他的事项。”

说完话转身走离训练场地。在远远的地方站住回望了一下,看到那些企业行政人员把支票分发到他们的手中。

顿时心中涌动起一阵强烈的沉痛感。能深深地感悟到这些战士们在往后数小时里,将会被后事安排的诸多事项给全部占住,没有人有绝对的自信心来忽视它。

就像少校估计的那样,战士们拿到企业提供的那笔资金,对他们来说是喜悦激昂的,但是当激昂的情绪渐渐消退的时候,每个人的大脑里就开始复杂的考虑。也许是当初训练官李忠当着众人的面宣布过的事情,现在让大家感到是一个最佳的选择方案。他们全都来到魏征的那个寝室。不约而同进来的突击队员确实让魏征感到惊讶。只是很快明白其中内容,立即让他无限地感动起来。

“大家都请坐!”他激动地说。

众人分散地坐在紧邻的几张床铺上,每个人的面容都很沉郁。

“我想听一下你振兴乡镇的计划。”

有一个人为魏征打开话题,他无法去感谢是哪位战友说的此话,抬头去扫视众人时,每个人的双眼里都是充满急切让他去说明的催促神态。自从接到军部发出的应召令,知道这次行动将带来实惠的事情后,设想筹资的计划一直在心中不停地琢磨。在已过去的训练时日里,也自从训练官李忠将想法公布于众后,竟没有人能主动来找他谈论这个事项,那时的确感到很伤愁,而现在,情况彻底相反,几乎整个身心都被激昂不已的情绪给控制住,说起话来显得有一点颤抖。

“我的战友们!60万元!对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从未拥有过的巨资,我真不知道拿着这张支票到银行去兑现后,将要用一个多大的信封去装这笔钱。”他自觉好笑地嘿嘿两声,然而众人并没让他自认为是的幽默弄得气氛活跃起来,相反他们态度很严肃。

魏征知道不能再说一些无聊打趣的话了。“现在让我来介绍振兴乡镇的计划吧!”他诚恳地说,“我的乡镇是一个十分贫瘠的地方,战友之中有曹正与资墨对那地方了解,他俩去过几次。整个乡镇大约有九万人,都是处在贫困线下的诚实农民,不少的农家甚至连盐也吃不上。该乡镇没有一项产业,同时又因交通不善。现在我不得不为大家去想。60万元!足够让一个人在社会上瞄准一份职业后拿它来做启动资金。从此将自己的生活设定到理想的水准上去。如果我能筹集到三百万元的话就能让全乡镇的人在二年内起到根本性的变化,会首先选择最基本的生产项目,如砖厂、小型的加工厂,兴办一家竹制品加工厂,这是最可靠的因地制宜的项目。”

说完话后,房间中十分地静默,魏征不想去瞧视众人的反应如何。而此时此刻,有一张支票扔在他面前的桌上,从它上面的注明人拥有者那一栏上看到了曹正的名字,惊喜地把眼光投向曹正。

“我知道这笔钱能使我改变生活,”曹正很困惑地说,“可是又知道自己是一个不会管理债务的人,它会让我过上一阵子舒服的生活,但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将它花光。”

“你这是最为理想的选择。”魏征说,他伸出手拍拍曹正的肩膀。这时一个投影在他的眼前闪过,有一张支票卡也扔到他面前的桌上。

“算上我一个,”资墨站在桌边很庄严地说,然后伸手将桌面上的一包烟拿起,从中抽出一支,仍把那包烟放在原处,用火机将烟点燃。“只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说一说你的要求?”魏征朝他建议道。

“如果你认为我能为你家乡的学校或者乡镇的建设中有作用时,别忘了我。”

“你是想到那偏远荒凉的山村去工作?”

“除了它我没有别的想法”资墨道。

“我能保证!”魏征对他回答道,同时他还用频频点头来加强表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