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驾“宝马”10分钟内两度被劫(组图)

核心提示:前天凌晨3时多,一对从深圳开车回广州的母女连遭厄运:刚一停车,就遭三歹徒抢包;刚报完警,三歹徒嫌钱少又折返打骂她们一顿,抢走项链和戒指等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劫宝马车内的女士伤势不轻。刘可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快报3月7日报道 “当时劝她们不要凌晨走,怕出事结果还是出了事……”谭阿姨的丈夫说。前天凌晨3时多,一对从深圳开车回广州的母女三遭厄运:刚一停车,就遭三歹徒抢包;刚报完警,三歹徒嫌钱少又折返打骂她们一顿,抢走项链和戒指等物;刚急忙开车躲避歹徒,没想到又撞了车,受伤入院。目前,5名伤者经送院治疗无生命危险。警方已介入调查。


凌晨遭劫


3男砸车抢走挂包


昨日下午,记者在武警医院外六科见到躺在病床上的谭阿姨母女。谭阿姨捂住胸口不停叫痛,提起前日凌晨的遭遇,她不禁感慨道:“现在这些人(劫匪)真是嚣张!”


谭阿姨介绍,3月4日她和女儿开车到香港购物,3月5日凌晨1时左右,她们驾车从深圳赶回广州,一路上母女俩轮换开车。凌晨3时50分许,两人开车经过广园东路五山路段时,女儿突然想喝水,便停了车。谁知车子刚停,就听到车外响起“砰砰砰”的声音,回头一看,车后窗玻璃已被砸烂,接着后车门被打开,一个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了她们放在后车座位上的挂包扬长而去。谭阿姨看到,对方共有3个男子,作案后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我们当时马上报警了,110指挥中心叫我在原地等警察过来处理。”谭阿姨母女停车在原地等警察,没想到很快又出事了。


再遭厄运


歹徒嫌钱少又来抢


事发后不到10分钟,谭阿姨又听到了踢车的声音。“我还以为是警察过来了,没想到那些歹徒胆子那么大又回来了!”谭阿姨说,“当时我喊女儿开车已经来不及了,他们一会儿用刀子对着女儿的脸,一会儿用刀子架到她的脖子上,很吓人。”谭阿姨说,当时这3个男子很嚣张,还埋怨她们说:“开宝马车怎么包里只有2000块,找打!”继而开始打骂母女俩。


歹徒发泄了一通,又用刀子贴在谭阿姨女儿的脸上,威胁要她们打开后备箱。谭阿姨说,刚开始她还想拒绝,但一个男人用手按住了女儿的头,用力往挡风玻璃上撞,女儿脸上、嘴唇上都流血了。


谭阿姨无奈之下只好打开后备箱,歹徒将后备箱里她们在香港买的东西洗劫一空,还抢走了母女俩身上戴的玉石项链和金戒指。得手后,3男子很快跑得无影无踪。


惊慌躲避


撞上的士受伤入院


两次遭劫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噩运仍未结束。“我们不敢再等了,惊慌中女儿加足马力躲走,没想到撞车了,两个人都受伤进了医院。”谭阿姨说。


据当时出车的武警医院120司机介绍,前日凌晨4时许他们赶到现场时,发现路上停着两辆车,前面的一辆出租车车窗玻璃都碎了,车后盖凹陷,出租车前两棵碗口粗的树也被撞得脱了皮。距离出租车约200米处,一辆白色宝马轿车前后挡风玻璃也破碎,许多玻璃碎片和汽车零部件散落在路面上。


出租车司机杨某也受了伤,据他介绍,当时他送客从黄埔区驶往白云区。“突然只听到‘砰’的一声响,我的车子冲上了四五厘米高的路基,由于惯性又冲向路旁足有碗口粗的大树,我当时就晕了过去。”与杨某同车的乘客黄伟和同事阿成也证实了司机的这一说法。


及时送医


重伤者须长期卧床


据“120”一名接诊医生介绍,他们赶到时出租车司机和后座上一名乘客脸上鲜血直流,前座乘客的右腿被车头压住,疼得一直在喊“救命”,过往群众将受伤的出租车司机杨某救了出来,接诊医生马上将两辆车上的伤者一同被送往医院。


据武警医院的医生介绍,经诊断,伤者谭阿姨急性轻型颅脑损伤脑震荡,创伤性颈椎轻度不稳、急性颈扭伤和多处软组织伤等,需要较长时间卧床治疗,而其女儿伤势较轻,主要是皮外伤;出租车司机杨某鼻部、面部、胸部及左小腿多处软组织伤,前额有1×0.5厘米裂口,深及皮下;乘客黄某伤势最重,经过脾切除术、肠细膜修补膀胱手术6个多小时,乘客杨某只是面部和全身多个软组织伤,目前都暂无生命危险。


昨日,陪在谭阿姨身边的丈夫说:“当时劝她们不要凌晨走,怕出事结果还是出事了……老伴伤得这么严重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好。”据介绍,目前警方已经录取了口供,此案仍有待进一步调查。 (本文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尹政军 肖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