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 第六章 猛虎出山 第四回 炸毁码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05/


第四回 炸毁码头


王果夫往长江边的围墙方向跑,看到对面有七八个鬼子迎面跑来,王果夫闪入一堆用油布罩着的货物后面,“啪、啪”两枪在鬼子头颅钻了两个洞。三八步枪就是连发的速度慢了些,甚至比汉阳造中正枪还慢,打一发拉一下枪栓。借这时间,其他的鬼子迅速的分散躲进了货堆后面往王果夫射击,打得木屑纷飞。

王果夫在打了两枪时已经迅速的换了位置,鬼子还在朝刚才的位置射击,王果夫已经来到鬼子的侧面,拿出弩箭对着一个躲在货箱后面把侧身给自己的一个鬼子射去,小箭无声的扎进鬼子的耳朵里。“还是这家伙好”心中刚想完,又系上弓弦上了小箭,射倒了一个容易发现自己准备跑的鬼子,箭走人起身就跑到了江边上,正准备越墙潜水逃离。

“不能,得为赵同他们多争取点时间!”念头一闪,又往回跑。

鬼子还真失去了王果夫的踪迹,到了刚才杀狗的地方,以为王果夫越墙跑了,一个带刀的鬼子军官指挥鬼子正要越墙去追。一声三八步枪的枪响,拿军刀的手僵在空中,额头上多了个小洞,一只腿无力的前一屈,跪在地上,侧翻仰面倒在地上,鬼子又迅速地分散向王果夫包抄过来,两边鬼子岗楼也发现刚才开枪的位置,一阵机关枪把刚才王果夫开枪的位置打得扬起很浓的灰尘,有的子弹钻进了旁边的货堆里把油布掀了起来半尺高。王果夫不跑江边,反往那存放军火的仓库跑。

一脚踹倒旁边的汽油桶,拧开盖子,一股刺鼻的汽油味随着油桶口的汽油“咕咚!咕咚”往外流,王果夫连续放开五六个汽油桶。围到不远的鬼子闻到汽油味不敢开枪,怕引起火,那可就全完了。

也给王果夫创造了机会,端起枪要好像要跟鬼子拼刺刀一样, 这正合鬼子意。鬼子马上也端枪并退掉上了膛的子弹,稳步向王果夫围来。

“想得美,老子才不傻呢!”王果夫可不是要跟鬼子拼刺刀,不是怕拼刺刀,他们那么多人,肯定拼不赢,自己更不傻!嘴里叫着“呀”就冲上去几步,鬼子见状马上站住成守势,鬼子也不傻,他们人多,想沾便宜。

王果夫冲了几步端枪飞快扣动了扳机,这么近,加之鬼子的三八步枪的贯穿力大,一下击倒了好几个鬼子。鬼子全楞住了;“有这么的人?不是要拼刺刀吗?”

王果夫猛然来个急刹车,转身往后跑,鬼子拔腿也追,王果夫又朝后开枪。鬼子更犯难了,追又怕王果夫开枪,不是怕死,是怕起火。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僵在那。王果夫几下就躲进了码头货堆里,并准确地打灭了几个讨厌的探照灯。觉得跑得差不多距离的位置,敏捷的爬上了货堆瞄准那油桶打了一枪,马上跳离,刚才站的位置马上被鬼子远处机枪,打得木屑油布乱飞,鬼子枪法可准!

子弹准确的击中铁皮油桶,“轰”火苗串起,迅速的蔓延,“轰”仓库里的炮弹被引燃,火光大闪,仓库急剧胀大并分裂飞开,大地随之一震,火光中心一朵很大灰色的蘑菇云伸起。刚才要和王果夫拼刺刀的鬼子一个不留的被炸死或震死。

王果夫已经越过围墙,一个猛子扎进了长江里。猛烈地爆炸王果夫在水中感觉很不舒服,胸口被震得闷疼,耳朵轰轰作响,干脆露处水面游了起来。

码头上连续的爆炸把鬼子仓库基本报废,高高竖起的岗楼随气浪歪曲,随之“哗哗”倒塌,离得近点的鬼子全部给炸死或震死,跑得快离得远的能保个命,但谁也顾不上在江里游的王果夫,逃命要紧。

赵同在王果夫示意马上带‘偷’来的枪械走,只好跳下墙头,四个人扛的扛,拉的拉,数大虎的力气最大,扛了三箱枪还提着一打鬼子的军服,也不见落下嘴上说着;“赵同你家伙黑,怎么不去帮头儿?”

“快走!别啰嗦,头自己的跑得了的,这是头的命令”赵同扛着两箱枪和一打军装,头也不回的说。

跑在最前面的李伟,敏捷地身子一闪,躲进了一个胡同,并向后头及时打了一个“有敌人”的手势,大家马上跟着闪进了胡同。

“这么多鬼子啊”

“大虎你和李伟马上把这些东西搬车上,带回五金厂,我和雷之同引开鬼子,减轻头的压力!”

“不行,我要去!”大虎争着要去,李伟也想去。

“服从命令!李伟会开车,大虎的力气大!”赵同不容商量的口气命令,换上鬼子军装,打开箱子拿了两支枪和子弹。大虎突然觉得赵同用“命令”两个字,那就是把自己当军人了,正暗自高兴,也不再说什么了,和李伟扛起地上的枪支弹药钻进了胡同。

赵同对雷之同说;“你会用枪吗?”

“会!在洞里,王连长介绍过,但没有真正的打过真枪!”

赵同听雷之同这么说,只是笑笑,也不说什么,往对面的一座废弃的高楼走去。这楼房了没人住了,窗户的玻璃一块都没有,估计是躲鬼子跑乡下了。

“你就像我这样,给我装子弹”赵同往枪里压子弹并示范给雷之同。这时候王果夫正击燃汽油,火光远远的把跑来增援的鬼子耀得像白昼,赵同向窗外描一下,就那么简单、迅速地描一下,就知道了大概,并记在脑海中,这也是一个特勤战士所必备的本领。赵同端枪退后一点,让枪口和窗户保持两尺远的距离。

“啪!”“啪!”“啪!”“啪!”“啪!”枪响、拉枪栓,弹壳退出,绝不看指向鬼子的后脑而击发后的第二眼,枪口像逐个点名一样,枪响人倒。拿上雷之同压进子弹的枪,又开始有节奏的击发。

前面火光一闪,随之又是一个更大的爆炸,跑在稍后的伊川少佐本能的把头偏向,用手臂遮了下耀眼的火光;“嗯?后面的人怎么啦?老摔倒?不对!不会连续摔倒十来个呀!不好!是被击中!”伊川看到后面正跑的小泉鼻尖上冲出一股红白相间的粹肉和脑浆,身体瞬间僵住又软软地倒下,伊川意识到危险。看到那边楼上窗口里有点点火星闪了一下,没容得伊川做战术躲避,感觉耳朵边有热风,好像什么钻进了自己的肉里,以微秒来计算,伊川也只能意识到这么多了,大脑随之永远的停止功能运转!身体像没了骨头的支撑,柔软着矮了下去!旁边的鬼子马上意识到袭击,连忙爬下或躲开,没目标的往估计地大致方向乱射击。

雷之同已经连续把五排子弹压进了枪膛,递给赵同,赵同没有辜负鬼子的子弹,全部用鬼子自己的子弹一人一发,头部钻洞把他们送回日照天神那。

“你也试试看”赵同对雷之同说。

雷之同马上高兴的拿起刚装上子弹的枪,三点一线,这是王果夫在洞里教他们的,不算差,五法打中了三个鬼子,至于死不死就看鬼子的造化了,反正是倒下了。

“看来你只有用中正枪,保管三个鬼子一个都活不了,打中就是一个碗大的洞”赵同知道鬼子的枪没有击中要害,不一定会死,换汉阳造就不同了,不死也残废。

鬼子已经发现赵同他们的位置,子弹打得墙上和房里,反正码头去不了,爆炸不断,找赵同他们出气。赵同看目的已达到对雷之同说了声;“走!”

和雷之同消失在胡同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