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德国境交战:最长的一天


空中突袭


1941年6月22日(星期天)凌晨,一年中最长一天的开始。辽阔的俄罗斯大地还笼罩在黑夜之中。2点10分,德军第一线突击部队进入了出发阵地,将军们进入野战指挥所。他们看见了最后一趟驶往德国的柏林-莫斯科快车带着最后的和平飞驰而去。3时5分,在黑海方向的卡梅舍亚港(位于塞瓦斯托波尔港),苏联海军第73高炮连的瞭望哨和离赫尔松涅斯灯塔不远的对空瞭望哨几乎同时向上级报告:在西方方向,距离20公里处,传来飞机发动机的声音。早在一个多小时前就根据海军人民委员库兹涅佐夫的命令进入了一级战备、实行灯火管制的苏联黑海舰队迅速做出反应。3时7分,红海军的探照灯灯光划破了夜空,指向飞机来袭的方向。紧接着,隆隆的高射炮声打破了海港的宁静,人类历史上规模最为巨大的苏德战争就在这炮声中开始了。


此时,150架以临界高度,从荒无人烟的森林和沼泽上空侵入苏联领空的德国作战飞机正在接近预定目标,包括31个机场,3个可能是高级参谋部的机构,2个兵营,2处炮兵阵地,1个筑垒地域,1个油料库和塞瓦斯托波尔的港口设施。本来德空军可以出动更多的飞机,但由于陆军担心空军的行动会过早的暴露德军整个作战意图,以至丧失攻击的突然性,德国空军便决定抽出一些技术高超的飞行员,利用夜色的掩护,驾机经上述不易被发现的地区,实施第一波攻击。而在25分钟后再进行更大规模的袭击(用868架飞机)。


尽管德国人计划周密,但在早有准备的苏联海军抗击下,德机对港口的空袭没有取得显著的战果,未能对苏海军舰艇造成损失。但那些把德国飞机空投下来的水雷当成空降人员的苏联人(包括许多平民)却在冲上去抓“俘虏”时被白白炸死,成为这场战争最初的牺牲者。


而在苏军西部各军区机场上空,俄国人还来不及将飞机疏散到简易机场,而且大量飞行员不是正在后方学习驾驶新飞机,就是去休假。德国空军的偷袭因此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在4千米高度,德国飞机将无数2公斤重的SD-2杀伤弹(每架德轰炸机上挂有360枚,战斗机挂有96枚)撒了下来。在这些可以散成50个大碎片、250个小碎片、杀伤半径12米、号称“恶魔之卵”的炸弹打击下(苏联人后来称这种炸弹为“蛤蟆”),密密麻麻按“完美的阅兵式队形”(一个德国飞行员的回忆)排列的苏联飞机损失惨重(有的机场飞机多达150-170架),数百架飞机在地面熊熊燃烧。


德军突如其来的空袭把毫无准备的苏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空中没有一架苏联战斗机预先起飞拦截德国机群,地面也未能组织起有效的高炮火力。而且由于许多机场根本就没有高炮,苏军地勤和飞行员只能用步枪射击在空中肆虐的德国飞机。在乌克兰的一个机场上,他们甚至将飞机的尾部机枪竖起来射击,居然还击落了一架德军Ju88轰炸机。


与此同时,为数不多的红军值班飞行员正匆匆爬进飞机企图强行起飞,却遭到空中德国战斗机猛烈的火力压制。在布列斯特附近机场上,隶属于苏联西部特别军区的整整一个中队战斗机在强行起飞的过程中被德机摧毁在了地面。这个军区的航空部队当天一共损失了738架飞机,其中第10混合航空兵师损失全部231架飞机中的188架;第11师损失188架飞机中的127架;第9混合航空兵师损失409架飞机中的347架,包括西部特别军区全部233架宝贵的米格-3战斗机。在损失的全部738架飞机中,有528架是在地面被击毁的。在遭受如此惨重的损失后,军区的新式飞机只剩20架雅克-1、75架苏-2、和8架伊尔-2。雪上加霜的是,该军区空军不仅仅遭到了空中突击,其在塔尔诺沃、多卢鲍沃的机场由于靠国境线太近,甚至遭到了德军野战重炮的轰击。


只有少数幸运的苏联战斗机得以升空,但有些却没有遇上德国飞机,而在他们降落后,第2波空袭又从天而降。因此只有更少的飞机与德机展开了战斗。部署于乌克兰西北部的红军第66强击航空兵团便获得了这样机会。隶属于该团的拉波斯托夫中尉驾驶着1架伊-153战斗攻击机击落了德军第51轰炸联队的1架Ju88型双发中型轰炸机,这是整个苏德战争的第一例空战战果。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又有6架Ju88被苏机击落。但当德军第3战斗机联队那些风驰电掣般的Bf109战斗机介入战斗后,形势发生了逆转。苏军过时的伊-16,伊-15战斗机完全不是时速620公里、配备20毫米加农机关炮的Bf-109的对手。很快,红军的一架伊-16就被德国飞机击落,这也是德国空军在这场战争中的第一号战果。


总的来说,德军的第一轮空袭没有遭到太大的抵抗。而在其后的袭击中,苏军虽然抵抗有所加强,但和双方的首次空战时的情况一样,那些由身经百战的德国飞行员驾驶的“梅塞施米特”战斗机成为了空中的主宰。速度缓慢的苏联战斗机只能利用转弯半径较小的特点,将德机引到射击位置,然后突然以180度的转弯回过头来对紧追不舍的德国战斗机进行对头攻击,有的苏联飞机在弹药打完的情况下甚至干脆不顾一切的向德国飞机撞去。在6月22日全天的战斗中,红军飞行员一共进行了17次空中撞击,被撞下的德国飞机中包括由第27战斗联队联队长沃尔夫冈·舍尔曼少校驾驶的一架Bf-109,以往的西方史料宣称这个曾取得过13架战果的德国王牌飞行员是被俄国飞机的残骸撞下来的。但根据近年发表的资料,包括苏德双方当事人的回忆,舍尔曼少校却是被一个名叫库兹敏的苏联飞行员驾驶着受伤的战斗机,通过4次空中撞击给撞下来的。舍尔曼得以跳伞逃生,但从此却下落不明。而无畏的库兹曼则在撞击的当时就献出了生命。


在战争的第一天,苏联飞行员表现出勇敢的战斗精神,但这终归不能挽回技术上的巨大差距。大量的伊-15,伊-16,伊-153战斗机被精悍的德国飞机轻易击落,而自身往往没有任何战果。在战线南段,德军第4航空队第77战斗机联队第3大队击落了6架苏联战斗机,自身无一损失,取得了一边倒的胜利。


就在德国空军在苏联领土上空的战斗中占据优势的同时,一批一批没有战斗机护航的红军SB型快速轰炸机和DB中型轰炸机,开始向德国本土进行毫无希望的攻击。这些老式轰炸机速度既慢,又缺乏自卫火力,加上没有无线电导航设备,只能排成一线飞行。对德军战斗机来说,他们无疑是最好的靶子,但令德国飞行员震惊的是,无论苏机编队在德机和高射炮打击下损失多么严重,但只要还剩下一架红军轰炸机,就会继续坚定的按原航线飞行,而在这架飞机也被击落后,新的苏军轰炸机编队又会出现在天空。德国空军战史《攻击高度四千米》描绘道,“你击落他10架,他又飞来15架”。据德军第54战斗机联队的一个飞行员回忆,他曾看见“地面到处都是被击落的俄国轰炸机的残骸。”对这种玩命战术大惑不解的德国人甚至怀疑苏联飞行员是不是不会看指南针。


6月22日的空战使红军航空兵受到惊人的打击,在当日中午以前,苏军已经损失了1200架飞机(其中864架被毁于地面)。而据德军的统计,在全天共消灭1811架苏机,其中1489架毁于地面。与此同时,德国空军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以往的西方史料宣称德军在这一天只损失了35架飞机,但据最新史料,当天德国空军的实际损失是:78架飞机被击落(包23架Ju-88中型轰炸机,2架Ju-87俯冲轰炸机,11架He-111中型轰炸机,1架DO-17中型轰炸机,24架Bf-109战斗机,7架Bf-110驱逐机),另有89架飞机受伤。同时,罗马尼亚空军还被击落11架。6月22日成为德空军二战以来损失最大的一天,但与红军相比,其损失又是轻微的。更重要的是,在战争第一天,德国空军就取得了制空权,这将为德国陆军的地面攻势带来极大的优势。


地面攻势


就在德国空军发起第一波攻击的同时,6月22日凌晨3时15分,集结在苏德边境的德国陆军动用所有军属、师属榴弹炮、加农炮,团属150毫米重步兵炮甚至空军的高射炮,对整个国境地带内的红军边防哨所、兵营进行猛烈的炮击,加上德国空军大批Ju-87俯冲轰炸机的狂轰滥炸,将苏军阵地化为一片火海。德国人截获了被打懵头的苏联边防部队发给上级的电报:“德国人向我们开火了,我们该怎么办”而上级的回答是:“你们发疯了,为什么不用密码发报。”


从4时15分到45分,从波罗的海到喀尔巴阡山,长达一千五百公里的战线上,强大的德军第一战略梯队发动了进攻。同时,一些德军伞兵也被空投到苏军后方,他们将和德军外国与谍报局训练的所谓“勃兰登堡”第800团(一支德军破坏部队,身着苏军制服,手持苏军武器,组××员很多会说俄语或干脆就是白俄)一道在红军中制造混乱、占领德军必经的桥梁、切断苏军的通讯联络。


在主力越过国境线之前,德军首先派出由射手、工兵组成的突击组,他们的任务是消灭苏军的步哨和观察哨,破坏国境线的铁丝网,为进攻部队开辟通道。紧跟突击组的是各兵种的侦察员和地形勘察员。在他们勘察地形、查明苏军阵地及障碍物配置后,呈梯次配置的德国装甲集群及配合其作战的集团军便从狭窄正面发动强大的攻势。在只有二十公里宽的突破地段,整个装甲集群的数百近千辆坦克和数以十万人的摩托化部队铺天盖地般猛扑过来。而采取线式防御,部队分散展开在上千公里战线上的苏军只能用几个甚至一个步兵师来抵挡。


在战前,德国将领们对进攻方式进行过争论。以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为首的一些老派将领主张由步兵师发动第一波进攻,在突入敌人阵地后,再由装甲部队进行纵深突击,但德军装甲兵怪才古德里安却主张一开始就投入装甲部队。他的观点在当时条件下确实更为合理:

军区航空兵有飞机1560架(斯勃377架,424架伊-16,262架伊-153,73架伊-153,233架米格,20架雅克-1,75架苏-2,8架伊尔-2)。加上统帅部的远程航空兵第3军,共有飞机1825架,但能够在一线使用的只有1086架。在第一天的交战中,该军区就损失了738架飞机,其中包括它的大部分新式飞机。因此,拥有318架新式轰炸机,485架Bf-109战斗机,87架Bf-110驱逐机,273架Ju-87俯冲轰炸机的德国第2航空队几乎拥有压倒优势。同时由于西方方面军各兵团的高炮部队在开战时,还远在明斯克进行集训,使得这个方面军的部队在失去制空权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任何抗击德军空袭的手段。


从以上数据不难看出,在这个主要打击方向上,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占有较大的兵力优势。而且该集团还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在这一地区,苏德国境线朝德国一侧大幅度弯曲,形成长100公里、宽200公里的比亚维斯托克突出部。这一突出部使苏军西方方面军的两翼都暴露给了德军。德国人的攻势便是从这两翼向苏军发动向心突击,力图将其歼灭于这一地区。


德军攻势在北翼由霍特大将的第3装甲集群(4个装甲师,3个摩化师,4个步兵师,摩化教导旅)和施特劳斯大将的第9集团军(8个步兵师,1个警卫师)从苏瓦乌基地区实施,主要突破地点是格罗德诺以北,红军西方面军与西北方面军的结合部。在这里担任主攻的是第3装甲集群全部兵力和第9集团军的第8,42军,其第1梯队有10个师,总的兵力达26万5千人。


抵抗这个强大德国突击集团的苏军防御部队仅有西北方面军第11集团军(莫罗佐夫中将指挥)的3个师,兵力只有3万余人。德军拥有8倍于苏军的兵力优势,火炮为苏军的5倍,坦克为9倍。而且,3个苏联步兵师在100多公里的国界线正面仅展开了5个团,直接抵抗上述德军10个师的则只有两个师的部队。其中,仅苏军第128师就遭到德军2个装甲师(第7,12装甲师)和2个步兵师的猛烈攻击。在以近500辆坦克为先导的庞大德军突击集团沉重打击下,被打垮的红军第128师溃散后夺路而逃。德军第3装甲集群得以在考纳斯以南60公里处渡过涅曼河,对苏军西方,西北方面军侧翼构成严重威胁。


在主要突击方向以北,德军第9集团军还向格罗德诺发动了一个辅助攻势,由于没有遭到严重抵抗,这路德军最初进展也很顺利。直到上午8点,海茨炮兵上将指挥下的德军第9集团军第8军,才与由格罗德诺开来的苏军西方方面军第3集团军步兵第56师遭遇。激战至当天中午,苏军步兵被打退。


但紧接着,苏军第11机械化军在第3集团军司令部的命令下向这股德军发动了反击。该军有237辆坦克,其中3辆KV和28辆T-34,按说有较强的突击能力。但这个从41年3月才开始组建的机械化军既没有炮兵牵引车,也没有运送燃料和油料的车辆,甚至连作战地域地图都没有。


在战斗打响后,机械化第11军只能在没有炮兵和航空兵掩护的情况下,靠着一堆大部分快要报废的坦克向前推进。而经过严格训练的德军步兵师反坦克手们则熟练的操纵着反坦克炮,把旧式苏联坦克一辆一辆打烂。但当有着极为少见的倾斜装甲、外形古怪的T-34坦克出现时,德国人却发现他们的37毫米反坦克炮竟然根本无法打穿这种首次参战的苏军坦克45毫米厚的正面装甲(相当于75毫米垂直装甲)。德军士兵对此感到大为惊讶,而这惊讶很快就变成了惊慌。但是苏军第11机械化军却也未能靠这种新武器取得太大胜利。因为在空中,德国航空兵正不断对该军的坦克纵队进行空袭。在没有空中掩护,也没有高射炮防御的红军坦克上空,德国飞机轻松的大开杀戒。最终,损失惨重的机械化第11军在仅仅前进了6到7公里后便被迫停了下来。但德军部队暂时也同样无法向前推进。


在比亚韦斯托克突出部南部进攻的德军,以第2装甲集群为主力,并由其北面克卢格元帅的第4集团军予以配合。第2装甲集群是德军最强大一个装甲集群,拥有3个摩化军(摩托化第24,46,47军)和第12步兵军(实际上该军属于第4集团军编制,但配给第2装甲集群),共有5个装甲师,3个摩化师,1个骑兵师,6个步兵师,1个旅级规模的大日尔曼摩化团,并得到1个坦克营,2个强击火炮营,18个炮兵营,3个反坦克营,2个高炮营(陆军高炮营)的支援,还拥有大量其他辅助加强部队。德国空军第1高射炮军为这个装甲集群提供防空掩护。装甲集群战斗兵员达20余万人,坦克、强击火炮1021辆(Ⅳ号138辆,Ⅲ号602辆),汽车3万4千余辆。装甲集群司令官,是号称德军装甲兵之父的闪电战理论家古德里安陆军大将:一个喜欢乘坐装甲车到第一线去冒险的狂热职业军人。连同第4集团军部分兵力在内,这个方向共有46万德国军队。


在这股强大德军面前,苏军第4集团军(科罗勃科夫少将)能够使用的兵力只有7万余人,仅相当于德军的1/6不到,处于绝对劣势。而其中抵抗整个古德里安第2装甲集群进攻的,只有该集团军7个师中的3个,即步兵第6、42师和坦克22师,兵力至多2-3万人。在战争突然爆发后,这些部队在赶往指定防御地域的过程中,遭到德军重炮和俯冲轰炸机的重创,伤亡惨重并被迫后退。


但在战争一开始就遭到袭击的苏德边境要塞城市布列斯特-里托夫斯克市,古德里安却遭到了挫折。负责进攻这座堡垒的是德国第2装甲集群步兵第12军(3个步兵师,600余门火炮迫击炮),而负责直接攻击的德军步兵第45师就得到了12个炮兵营的支援,其中包括超大威力火炮。但当德国士兵通过西布格河大桥,冲向布列斯特要塞时,却在泰雷斯波列门遭到红军步兵第333团和第9号哨所的边防军猛烈火力的阻击,一度无法前进。直到上午7点,德军才突入城内,但据守该城的苏军步兵第6、42师部分兵力仍在继续顽强抵抗。发动进攻的德国步兵第45师在当天就有21名军官和290名士兵被打死。在要塞狭窄的道路间展开的激烈战斗,显然不会很快结束。


与此同时,第2装甲集群的摩化第47、24军分别从要塞以北、以南渡过布格河。在这一过程中,德军第18装甲师使用了安装漂浮式通气筒、进行了防水处理的Ⅲ号F型坦克。这些原定用于对英作战的坦克在50个德军炮兵连的掩护下,从深达4米的布格河河床潜渡上岸。其后,突破苏联国界的德国坦克、摩托化部队几乎毫无阻挡的向西方方面军的纵深地带挺进。长长的德国装甲“爬虫群”在白俄罗斯大地上蠕动。


就在此时,由于通信中断,西方方面军司令员巴甫洛夫大将根本无法了解他的部队所处的实际情况。在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里,他甚至都无法建立起对所属部队的集中指挥。在这种情况下,前线的苏军第4集团军(该集团军与方面军司令部联系相对较为密切)参谋长桑达洛夫上校当机立断,下令所属的第14机械化军和第28步兵军对突入的德军“爬虫群”进行反击。


由奥包林少将指挥的机械化第14军编有坦克第22、30师,摩化第205师,全军的520辆坦克都是旧式的,其坦克第22师在德军开始进攻时便遭到了猛烈的空袭,并在随后的战斗中被冲进来的德军击退;而摩化第205师则由于缺乏车辆,根本无法按时到达指定地域。因此,这个军所能依靠的也就只有兰博戈达诺夫上校指挥的坦克第30师了。


红军坦克第30师于1941年3月刚刚组建,战斗训练则从5月才开始进行。在开战时,这个师驻扎在普鲁察内,拥有9千余人和197辆陈旧的T-26坦克。全师除了坦克炮和轻兵器的弹药外,什么弹药都没有(包括迫击炮,火炮,高射炮),也没有炮兵牵引车。由于部队组建不久,全师训练水平普遍不高。更糟的是,该师其实与军、集团军并无有效的有线电话和无线电联系,只能依靠派出联络代表来传递消息。在师内部,指挥也同样非常麻烦,往往要师长或师部军官亲自跑到部队下达命令(其它苏军部队也大抵如此)。对友邻部队以及敌方的情况,师司令部也不甚了然。直到晚上21点接到军部命令之前,全师的战斗行动所依据的全部情报,只有战前下发的国境防御计划和师属侦察营所获得的少量情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