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马踏辽河,剑指东京! 各退一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延安当然愿意居中调解,这一段时间何平在东北打的不可开交,国内的形式却对延安非常不利。蒋总的大军已经压到了黄河岸边,如果不是美国人不愿意看到中国内战在日本人还没有灭亡的情况下就打起来,蒋总早就动手了。

特别是苏联出兵之后,忽然激起了中国人对苏联的仇恨,这种情感很快被波及到中国共产党身上。蒋总甚至已经做出了趁政治局势有利,出兵延安的计划,因为美国人的强烈反对才没有实施。如果何平能和苏联人握手,那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商越看着延安发来的电报,嘴里哼的一声冷笑:“前几天怎么没人来调停?现在我们胜利在望了,都是从哪冒出来的?”说完眼睛挑衅的看着林彪。

林彪默不作声,他虽然在战争开始的时候被延安宣布为叛军,但他在何平最需要支持的时候却带着第二军站在一边不动,不然何平也不用冒着零下三十几度的严寒,亲自带队伍夜袭朝阳。朝阳一战,中国军队战死的还没有冻死的多。

林彪的这一做法让商越等人十分的不满,甚至建议何平将第二军的编制撤消,然后把他们赶回延安去。何平却知道,林彪这么做是因为他根本不相信何平能打赢。

不要说他,何平自己一开始都想着自己究竟什么样的死法。要不是粟裕虚虚实实,连连舍弃,最后惨胜苏军,从而一战打乱苏联人的脚步,改变整个战场的局势,现在他可能正在面对苏联人的疯狂进攻。而且林彪在苏联的日子长一些,考虑问题和他们这些土生土长中国人不一样。

何平看看商越,慢慢说道:“我们必须接受调停,”商越当时一呆一下,何平接着说道:“我们之所以能有这个局面,全是粟军长的功劳,人家可也是共产党,我们不能不给这个面子。再说,我们真的能打过苏联么?现在局部的胜利是因为苏联人的战争机器并不是向我们开动的。”商越也知道这是事实,如果苏联人真的铁心要打这一仗,自己的部队根本不是价钱。

何平又笑了一下:“我并不怕死,如果为了出一口气我们和苏联人同归于尽,只会便宜日本人和美国人。我们现在最大的敌人是日本人,而且,美国鬼子也是鬼子。”

林彪见何平答应,当下站了起来:“我去安排。”

商越等林彪出去以后,马上问何平:“你猜苏联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何平在地图上看着库页岛和蒙古的大片领土:“我不知道,不过苏联人现在急需要一个台阶下来,你猜我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

苏联派来的谈判使者正是切豆腐死鸡司令,共产党的居中调解人是任弼时,当然,史迪威是少不了的。

“我很高兴大家今天能坐在这里,希望我们的会谈能取得建设性的成果,毕竟现在正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关键阶段,中国和苏联是深受战争毒害的两个国家,我希望你们能放弃前嫌,站在一条战线上。”史迪威说完笑了一下,眼睛环顾周围,当触及切豆腐死鸡的眼神时,他看见了对方在怒目注视着他。

史迪威冲他温柔一笑,心里不禁得意:“小子,有本事你再打呀?知道厉害了吧?”何平和苏联的这场战争,美国派来的战地记者是最多的,在刻意的安排下,这些人在报道中将中国士兵的行为夸大的无限勇敢。特别是那些一边倒的战斗,他们笔下的中国人都是奋战到最后一个人。这样的报道让西方世界对何平的战士寄予无限的同情和钦佩,而对苏联人,则产生了憎恨。

史迪威最想看到的结局就是何平和苏联接着打下去,苏联被迫再次派遣部队来中国,然后何平悲壮的失败。但是现在双方坐在一起了,美国人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他们也不会阻挠。

苏联人先是抛出了他们的条件,条件很是简单,双方罢战,以前的事情再不追究,苏联人放弃先前提出的一切条件,一起与日本人作战。任弼时听到这句话以后,心情马上轻松了下来,因为这个条件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但当何平说完话以后,所有的人吃惊了,“我们的条件是,一,苏联从蒙古撤军,二,苏联军队在东北的物资补给除战争资源外,其他的由我们负责,但苏联军队除作战部队外,必须驻扎在我们指定的地点,不得实行管制,战争结束后无条件的撤回苏联。三,苏联军队从日军手里夺取的土地,必须无条件的交给中国人。”

切豆腐死鸡懂汉语,他不需要翻译,只见他猛的站了起来:“我们是来帮你们打日本人的!”何平一笑,手向门外一指:“不想帮忙我不勉强,你们可以走。”切豆腐死鸡愣了一下,马上说道:“你的条件如果是你们中国政府向我提出,我们可能会考虑,但你不是中国政府!”

何平还是在笑:“现在在东北,我是中国最强的军事力量,我就是要说话,因为我手里有枪。”这样的逻辑谈判桌上从来没人说过,切豆腐死鸡马上不说话了,想了一会:“我提议休息一下。”

所有的人都没想到何平会提出这样国家性的问题,斯大林也没有。所以他才会让切豆腐死鸡去谈判,现在他知道,谈判的内容是切豆腐死鸡无法掌握的。

“这个混蛋,他想拖死我们么?”斯大林愤怒的说道:“第一个和第三个问题没有两三年的工夫哪里能谈的下来?美国人的大连海军基地已经快修建好了,我们建立东线防卫圈迫在眼前,哪里有时间和他们蘑菇?”想了片刻,斯大林最后喊来自己的秘书:“给我拟一份绝密文件,只允许切豆腐死鸡同志一个人看。”

中午休息的时候,切豆腐死鸡来到了何平的屋里,看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切豆腐死鸡说话了:“何将军,您的条件是不是可以变更一下,或者我们能找到折中的途径。”

何平一笑:“我们现在是在谈判,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在谈判桌上面提出来,只要合理,我们是可以接受的。”切豆腐死鸡看着何平:“如果,我们帮助你做第二个张作霖,你会给我们什么条件?”

何平马上明白了苏联人的意思,他内心有些愤怒,也替延安感到不值。苏联人再摆了延安一道以后,需要的时候又把延安来过来,现在如果自己答应,那无疑是将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逼入绝境,蒋总会大肆的宣传,是共产党把东北给调解没了的。

“那你先说给我们什么条件?不是让我做第二个赙仪吧?”何平笑着,他也学会了张婧在内心愤怒和痛苦的时候笑,还笑的那样纯洁。

切豆腐死鸡马上也笑了:“当然不会!东北三省打下来以后,陆地全部都是你的,我们不会派遣一兵一卒来你这里。不过你放心,你将是我们的军事盟友,如果有人侵略你,将和侵略我们苏联一样。”

何平端起一口茶,喝下以后轻轻的说了一个字:“滚。”他的内心实在的愤怒,苏联人居然这时候还想着分裂中国的领土。切豆腐死鸡还没反应过来:“什么?”

大门砰得一声被人踢开,刘虎站在门口:“滚!”切豆腐死鸡拉拉衣服站起来,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你们不要忘记,你们已经被中国政府抛弃了!”何平没有说话,刘虎冲进屋子将切豆腐死鸡一个大摔扔了出去,随后将门关上。

何平看着刘虎,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见的愤怒的哀伤。“国家就是这样,你弱了,别人就来欺负你,如果中国政府够强大,他没胆子说这话。”何平慢慢的说道:“所以,中国不能再打仗了。”

苏联的谈判代表马上换掉了,斯大林只能一边做着准备一边进行马拉松式的谈判。何平在政治上可以说不是好材料,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提出的条件将会谈判到什么时候,苏联人以为何平是故意拖延,史迪威乐得看这个结果也不说破。

两天下来,谈判毫无进展,别说苏联人,何平自己都开始发急了,毕竟前面还有小鬼子等自己去杀,日本人才是最主要的敌人。

第三天,史迪威,苏联代表,何平又聚集在一起,何平一想到即将开始的会议脑袋就疼。

“任弼时先生还没有来么?”史迪威问了一句,然后没等别人回答就说:“我们等等吧。”

外面一个声音响起:“不好意思,让诸位久等了,我来迟了。”不是任弼时的声音,但史迪威马上站了起来,何平回头看了一下顿时觉得异常兴奋,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周,没想到你会来,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史迪威迎了上去。

何平却知道,自己不用说话了。如果说这个时代最让他佩服的人是谁,不是毛老。因为毛老的功过可以说是三七来开,但周总理不一样,何平对他除了佩服以外就是尊重。

“不建议我们换一个人吧?”周总理冲在坐的人说道,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他再冲自己说话。何平感觉到周总理冲他笑了,而且笑了很长时间,他的心里很是奇怪。耳朵边上听见周总理说道:“何将军,你难道让我们陪你站着开会么?”何平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坐下。

周总理马上说道:“会议的进程我大致已经了解,我现在仅提出几点参考性的建议,给大家参考一下。”史迪威点点头:“请说吧。”

周总理站了起来,“我想请苏联同志注意,何平无法代表中国政府,这是不争的事实,”苏联代表的脸色马上高傲起来,这几天他们始终抓着这一点不放。周总理接着说:“但是何平提出的条件,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会提出来的!现在的东北三省可以说已经被国民政府抛弃了,只有伪满洲国政府。除非你们愿意和他们谈判,要不然唯一的选择就是听听民众的声音。”

何平笑了,一翻话说过他就知道自己还差得很远,人说周总理的新中国谈判第一高手,果然不错。

“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用枪炮来说话,这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见的局面。对谁都没有好处。”说完,周总理把话转入正题:“我们的意见是,苏联方面无条件接受第二条。至于第一条,我们先放一下,苏联暂且在蒙古保留一定数量的军队,以保证物资补给线的安全,至于蒙古大的去向,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在谈,这期间蒙古的独立宣言无效,暂时实行自治。第三条我们可以稍做变通,苏联军队可以在你们攻占的地区驻军,但不地实行管制,承认东北的领土是中国的领土,战后合适的时机归还。”

苏联代表接受了这一提议,因为这样苏联可以在东北进行一定时期的驻军,虽然不能管制,但防御美国的作用却能够发挥。

何平依然在低头思考,周恩来笑了一下:“何军长还有什么意见么?,可以说出来么。”何平正要说话,林彪递过来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不要提库页岛。”

本以为马拉松式样的会议就这么敲定了,蒙古问题暂且搁置,以后中国政府和苏联交涉,苏联的军事基地由他们自己攻占,但选定以后马上告知何平,而且领土归属中国。苏联代表收拾一下文件:“我想我该回去了,明天我们将派切豆腐死鸡同志来商讨联合作战的事宜,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林彪在会议结束后把何平带到了周恩来的面前,何平明显得有些局促,他敢说面对蒋总的时候绝对不是这样,以后面队毛老也不会这样。

“何将军,我找你来,首先是表达我的敬意,谢谢你拒绝了苏联的提议。”周总理先是伸出了手。

何平愣了一下:“你们怎么知道的?”

周总理呵呵一笑:“我们派去莫斯科的同志可不光是学习那么简单。”

何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说写什么,一种见到偶像的冲动让他情绪无法稳定。周总理拉过板凳:“我们坐下说么。”何平依言坐下.

周总理看出了何平的局促,马上说道:“你不会对我向苏联让步感觉不满吧?”何平点点头:“我有些意外。”周总理笑了:“这是我意料之中,你的民族感情很强,但你要知道,苏联人如果下决心去做,你根本阻止不了。”

何平知道这是事实:“但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库页岛?难道就这么放弃了么?”周总理并不回答,而是反问:“你放弃了么?”何平摇摇头。周总理神秘的说道:“你把我说的话,回去好好想想。”

不用回去,何平马上反应过来。马上问道:“他们会承认库页岛是我们的领土么?”周总理摇摇头:“绝对不会的,你可以承诺让美国人在库页岛修建军事基地,我相信美国人会很热心的帮你忙。而且,这样也能更有效的要挟苏联,为以后的中国政府和苏联人蒙古问题上增加筹码。”

何平恍然大悟,周总理最后说道:“记住,你现在面对的是最好的机会,美国人和苏联人都在利用你,你也可以利用他们,增加自己在他们中间的筹码分量。”接着叹了口气:“这是我们想做但是没做到了,说到底美国对共产主义相当的排斥。”

何平点点头,现在他已经消除了先前的局促,谈话慢慢的融洽起来。周总理送何平离开的时候问了一句:“听说,你把那些日本女人都留下了,我想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何平老脸一红,小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周总理哈哈大笑。何平问道:“我是不是卑鄙无耻了一些?”周总理没有说话,转身回去。走出一段以后说道:“何将军,我再送你两句话吧,第一句有些老土,叫己所不欲,务施于人。第二句是,只要理想是崇高的,结果是美好的,手段卑鄙一些也是无妨。”

何平听的异常矛盾,周总理前半句是在阻止他,后半句明显是在鼓励他。其实,周总理的内心也是异常的矛盾,何平终于只采纳了后半句。

“美国人的军事基地怎么样了?”何平问从大连赶回来的陈明仁,陈明仁说道:“日军在那里本来就修建有军事基地,美国人只是在原先了基础上修建一翻,速度很快,听说麦克阿瑟马上就要来了。”

何平点点头,叫人喊来商越:“赵名辊现在在哪里?”

商越一愣,不明白何平怎么会想起自己这个“大姐夫”,“他们在武汉开了一家饭馆,听说生意不错。”何平一笑:“叫他来这里,我给他介绍一个更赚钱的买卖。”

陈明仁有些不解:“什么买卖比开饭馆更赚钱?不会是开妓院吧?”他本以为是句玩笑话,屋子里的人也都笑了。何平却慢慢说道:“对,就是开妓院。”众人的眼光马上都向他投来.

何平有些难堪:“别这么看我,你们想想,美国大兵强奸妇女也不是一个地方发生了,要是在我们这里发生我们怎么办?你们急了回家搂老婆,人家怎么办?”

刘虎看着何平:“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要把那些日本妇女留着。”

陈明仁搂了一下何平的肩膀:“用日本人的皮肉来赚美国人的钱,既能增加我们男人的收入,还能减少我们妇女的风险,你小子,天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