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缘巧合,在一个阴阴的早上我参观了安徒生的故居和专为纪念大师而建造的博物馆。对于安徒生大师我真的是不用多费一句话来介绍他的生平,只是怀着崇敬和怀古的心情开始我的探幽之旅。

丹麦的房子很多都是连成片的,不知道别的欧洲国家是否也是如此,我总觉得这样对防火是不大有利的,毕竟这里很多都是百多年前留下的内部以大量木质材料装饰的老房子。

不出我的所料,安徒生的故居果然是和别的建筑连在一起的,小小的木质门只允许一个人虔诚的进入。木门旁斑驳的墙面流露出一丝丝怀旧的味道。

出乎我意料的是故居里只有一个管理员在场,但细想起来也不为奇,总共只有大约20几平方米的小居室里如果站上三四个管理员,那游客们也就不用看别的了,光看人就可以了。对于这个管理员我要多介绍几句,因为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常见的管理员,这是一个看上去快有八十岁的老奶奶,一口喃喃的丹麦语令人不知所云,她是谁?难道是大师的后代?不过安徒生大师终生未成家室,这个老奶奶或许是大师远房的亲戚抑或是当年老邻居的后代,一切皆有可能,就在向导对这个问题向知情人询问的时候,我又转到别的屋子里看墙上的照片去了,以至于我现在还不知道这个老奶奶的身份,不过估计也不会出我猜测的那两种情况。

屋子很小,只有两个房间,简陋的小屋里只有简单的几样小家具,一切都普普通通,说实话我在这里丝毫不能感受到一点大师的气息,但大师就是在这里出生成长并度过少年贫寒时光的。可能是怕挤吧,在后面的游客进来的时候我走到了屋子后面的小院里躲清静。

所谓的小院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小院,这只是周围建筑夹出的一小片空地,大约有五六米长三四米宽的样子,荒草和一些莫名的爬墙植物占领了这里。但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院让我不禁触动起来:“这不就是鲁迅先生笔下三味书屋后面的那个小院吗?”是的,我在这里可以感受到一些我想要的东西,我可以想象出孩童时的安徒生在这里玩耍和嬉戏,破旧的砖头缝里可能就有着大师童年最爱的玩具。我可以看到一个虽然生活在贫困中但依然对生活对艺术充满信心的男孩在这里眺望夜空。

我喜爱这个小院超过对旧屋的喜爱,因为这里是活的是有气息的是连续的从二百年前一直到现在的,我在这里可以感觉到大师的存在,这里更实际更现实,这里的植物可能就是大师当年不小心碰落的种子繁衍而来的,这里的泥土也被童年的大师反复地搓揉着踩踏着。我流连于这个小院而不敢碰触任何的一草一木,这里的草草木木都和大师的童年密切相连,我们是没有权力带走一丝一毫的。

只有短短的大约二十分钟,就在我还没有将整个小院再仔细看上一遍的时候,离开的时间就已经到了,我们要奔赴参观的下一站————纪念安徒生的博物馆。

从旧居出来大约只要步行二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到达为纪念大师而建造的博物馆,只是有一点搞笑的是就在博物馆的旁边不远处就是一座赌场,不过这也没有什么,毕竟这里是欧洲。在博物馆的外面有一片临街卖纪念品小屋,其中还有一间仿佛和大师有什么关系,很多人在那小屋前留影,我也凑了过去,隔着玻璃窗向里观瞧,遗憾,什么特殊的也没有看到只是一间平凡的小屋。

对于一切后来建造的纪念前人的建筑我都不大感兴趣,这也许是我的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在随着人流进入博物馆之后,我的思想好像还留在旧居的小院子里。

博物馆里的人来自世界各地,人们流连于其中看着各种的古老遗物和照片,闪光灯在大厅里不断的此起彼伏,安徒生用过的一些小东西都陈列在这里,一件件的旧物仿佛就是大师的一部分身体展现在这里,不过我还是只对精神上的东西更感兴趣,于是我匆匆地看完了所有的展品后退出了人流不断的展厅走到了门外。

真的没有什么话可以做为我的结尾,只是对大师艰难的一生和创作的一生表示无比的尊敬,仅此而已。

敬意,在大师诞辰203周年即将到来之际。


本文内容于 2008-3-7 11:09:36 被骨哲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