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将进入“相对大国”时代

中新网3月4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3月4日发表中国当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俞邃撰写的文章《当今世界格局之我见》说,鉴于“一超”与“多强”之间差距逐渐缩小的势头日盛,未来30年至40年内世界将进入“相对大国”时代的说法倒是颇为在理。但这并不能说明今天“超级大国”一词业已过时。

文章摘录如下:

如何认识世界格局,涉及对总体国际形势的判断。跨进2008年以来围绕这一问题又出现了一些新说法,于是更引人关注。

今年1月18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外国驻法使节新年招待会上说:冷战结束后一度形成的“单极世界”局面已经结束,数年前流行的“超级大国”一词业已过时,未来30年至40年内世界将进入“相对大国”时代。

这一番话非同小可,涉及如何看待美国在当今世界的地位和影响,如何衡量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受损的程度,以及如何评估被称作“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和“远景五国”(越南、印度尼西亚、南非、土耳其和阿根廷)的作用。

无独有偶,也是1月18日,日本《时事解说》双周刊发表题为《日益复杂的“无极”世界》文章,其中引证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约翰•奇普曼的话说,目前世界上“缺乏出色领导国的现象”是一种“无极的世界”;当今世界不是走向有秩序的多极化,而是走向不稳定的无极化。

冷战后一度形成单极世界,如今美国不再是超级大国,世界走向无极化——这几个概念既相互联系,又不尽相同,值得斟酌。

所谓世界格局,指的是具备强大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等综合素质,能够对整个世界产生重大影响的力量(国家)或力量中心(国家集团)的战略布局,及它们之间相互作用的结构性状态。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的综合实力加之各自控制的经济和军事集团,在世界上产生着其他任何力量都不可企及的巨大影响,曾经被称作美苏两极。

中国学界比较认同的看法大致是: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除了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而外,在政治上、经济上逐渐形成了具有不同程度世界影响的新的力量或力量中心——欧洲、日本和中国等,亦即两超多强。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由“超”降入“强”之列,世界格局的架构被概括为一超多强。“一超”是一个定数,“多强”则是一个变数,随着时间的推移,“多强”在逐渐增加。

冷战结束后鉴于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凸现,世界多极化往往被美国竭力推行的单边主义蒙上一层迷雾,世界似乎成了单极。其实,多极化进程并未间断,仍在持续地、有时迅速有时曲折地发展。

多极化是一种发展趋势,并不等于多极世界已经形成。在旧的世界格局被打破、新的世界格局最终定型之间,有一个较长的过渡期。基本态势是:

其一,在一超多强架构中,“一超”美国的优势地位在相当长时期内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多强”与“一超”之间的差距逐渐缩小而不是扩大,但“多强”中谁也没有达到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境界,所以还得不出超级大国不复存在的结论。

其二,如果把美国称作“极”,那么不妨将“多强”称作“准极”。多极化正是由这些“极”和“准极”构成。“单极世界”或“无极化”这两个极端说法,都不足以反映当今世界的客观现实。

其三,“多强”的数量逐渐增多,而且必然产生于发展中国家或发展中国家集团,例如被称作“金砖四国”和“远景五国”中的某些成员国以及东盟(亚细安),等等。地区多极化不断积累、上升的结果,将充实和丰富世界多极化。

如今美国伤痕累累,但依然是超级大国。2007年,美国引燃的几大地区热点既恶性膨胀又有所缓解;大国关系在颠簸中调整却又变得更加错综复杂;美国新保守主义经受严重挫折、面临大选压力被迫进行策略调整;经济全球化负面影响继续凸现,世界金融风险增大但全球化势头不减;与地缘政治相交织的能源争夺更趋激烈乃至向极地扩展;气候与环保问题越来越受到全球关注;区域性合作组织非常活跃。国际形势之所以尖锐化、复杂化,在很多方面和很大程度上,是对美国单边主义构成了强烈反弹。

以伊拉克战争为标志,美国已从昔日独霸型单边主义降格为主导型单边主义。也就是说,它还要搞单边主义,但已不能单枪匹马行事,而必须借助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大国的配合。反恐是如此,防止核扩散更是如此。这种状况并不意味着美国放弃单边主义、奉行多边主义,乃是不得已而为之,客观上被多极化牵着走。

鉴于“一超”与“多强”之间差距逐渐缩小的势头日盛,未来30年至40年内世界将进入“相对大国”时代的说法倒是颇为在理。但这并不能说明今天“超级大国”一词业已过时。

围绕世界格局问题一直存在歧见,这是国际形势复杂多变使然,同时也因为观察的方法和角度不同。例如有人说多极化反而带来不稳定,而一极主宰,一个声音说话,事情才好办。美国单极论者就一再宣传美国本质上是一个“良性霸权”,能为国际社会提供彼此受益的公共秩序。对此,美国在巴尔干、中东等地区的战争行径已作了批注。

也有人提出,如今多极化在发展,单极也在发展,两极也在发展。这种看法恰恰说明了世界多极化的多层次性以及在多极化覆盖下的国际形势的复杂性。还有人倡导新两极论,说世界正在走向崭新的两极,即文明世界与国际恐怖网络之间的对立和斗争。这一论点无非是受到人们普遍扬弃的“文明冲突论”的翻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