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9/


松本依然一个人待在自己的大房子里,此时他已经不敢出门了,这里的保安系统完备,警戒森严,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很难进入的,上百名保膘在各处埋伏巡视,而松本所在的地方则是地下,大门是钢板作成的,把自己关在这么坚固的要塞里,只因为他得到了消息,黑龙会苦心经营的神风攻击部队全军覆没,对手的实力绝不是一般的强大,如果闯进来的话自己的这些手下能否坚持住?当然,还有更重要的问题。

一个手下快步走了进来,“会长,小姐已经接到了,但是少爷那边一直没有联络。”

“是吗,那么说不定他已经遭毒手了吧。”松本低下了头,“为了大日本帝国的未来,我们松本家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不过,这都是值得的,我们大日本帝国,总有重新称霸世界的一天。”

“会长,电话。”一个仆人再次跑了进来,松本用颤抖的手拿起电话,“喂。”电话里立即传来那开朗而熟悉的声音。

“松本会长啊,好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怪想你的。”

“又是你吗?”

“当然,否则您认为还有谁呢,本来想替你的神风攻击队给你问个好,但是由于你很有可能不久就会见到他们了,所以我觉得还是你亲自问候比较合适。”

“你到底是什么人?”松本愤怒的问。

“这个,不好说啊,简单的说就是那个比较喜欢研究历史的人,需要一点历史资料的人。”对方依然笑嘻嘻的说着,“对了,由于您实在不愿意透露给我们一些历史资料,所以我们只好去和您的孙子武哲同学详谈谈,但是显然他对于一些事情还不是很了解的,所以……”

“你想用我的孙子来威胁我吗,休想,你想杀就杀了他好了,休想我会给你任何东西。”

“这么无情吗?不过您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又不是绑匪,怎么会锁要赎金呢,我们只是请武哲公子来谈谈,现在既然他一无所知,那么我们自然会把他还给您了,千万别误会,我想,现在他应该到了您家吧……”

“会长。”一个部下走了进来,“门口有一辆车送来一个用黑布包着的大箱子,然后就跑了,没有车牌。”

“快搬进来。”松本命令。

“这样好吗?”电话里传来一阵笑声,“我记得恶魔的孩子是可以在空气中传播的,如果在会长家传播开了就不好了吧,现在黑龙会还没有做好应付泄露的准备呢。”

“你,难道,你……”松本放下电话,快步跑了出去,门口几个保膘拆开箱子外面的黑布,都吃了一惊,这个“箱子”竟然是个完全封闭的玻璃箱子,里面躺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松本武哲。

“这不是少爷吗?”

“你们还等什么,赶紧拆了这个玻璃柜。”几个保膘就要动手。

“快住手。”松本平太从里面跑了出来,一把推开众人,仔细的看着箱子里的情况,松本武哲已经醒了过来,他急忙拍打着玻璃柜大声叫着。

“爷爷!”

“武哲,他们有没有给你注射什么奇怪的东西?”松本平太大声问。

武哲吃了一惊,急忙挽起袖子,一个醒目的针孔显现了出来。

“会长,这个东西是密封的,如果不及时打开,里面的空气恐怕不够了,而且这个是防弹玻璃。”一个手下说,另几个手下则搬来了切割机,准备强行破坏这个玻璃柜。

“都住手。”松本平太大声命令,此时他显得格外的镇定,“叫蒲上君准备实验室,以及病毒提取小组。”

“会长,少爷快不行了。”一个手下大声提醒道,只见玻璃柜里的松本武哲的身体已经开始蜷缩,表情十分痛苦。

“会长。”手下们一起跪在松本平太面前,松本平太走到玻璃柜跟前,看着孙子。

“武哲啊,不要怪爷爷,爷爷是为了大日本帝国的明天,你不会白白牺牲的。”玻璃柜里的武哲此时已经没有了声音,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松本平太镇定的命令,“把玻璃柜和武哲一起搬到实验室去,叫蒲上君做好解剖提取病毒的准备。”……

“现在日本防卫省情报部的人已经开始监视机场,港口等地,而且美军也开始了行动,想采用‘总司令’他们的方法用船登陆非常困难,恐怕总司令故意引起日本官方的注意也有拖延我们行动的意思,现在想秘密潜入日本本土非常困难,用正当渠道进入日本等于明白的告诉人家这事情跟中国政府有牵连。”“剑齿虎”报告。

沈宽皱了皱眉头,“难道我们就没有一点办法吗?”

“那到不是,只是冒险程度比较高,我们可以乘潜艇到日本近海,从鱼雷发射管游出去,在接近日本的地方用皮划艇上岸,日本的海岸线很长,我们选择一些悬崖峭壁这种对一般部队来说根本无法登陆的地点实施登陆,虽然难度大,但是不容易被发现,但是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潜艇不能在到达预定地点前被发现,否则我们无法上岸。”

“这得看海军的了,虽然用潜艇潜入别国的领海相当于入侵,但是如果没有办法,那也只有如此了。”沈宽叹了口气,“我马上跟军委联系,看看他们海军的潜艇有没有能力把你们运过去,但是如果不能,你们得另想办法,中央这回下的是死命令,任务必须完成。”

“首长放心,就是游到日本去,我们也一定会完成任务。”“剑齿虎”严肃的说。

松本平太站在实验室透明的玻璃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下的专家解剖自己孙子的尸体,然后从中提取病毒的样本。

“这是为了大日本帝国,这是为了大日本帝国。”松本平太不断的念叨着,直到一个手下再次把电话拿了过来。

“松本会长。”电话里再次传出那开朗的声音,不过松本听到这个声音,肺都要气炸了。

“你这个恶魔。”

“恶魔,这个称呼不错,因为一般来说只有恶魔才能对付恶魔,尤其是那些早就该入土的,现在却像活死人一样在世间横行的恶魔,我们这些新生的恶魔觉得有义务把他们埋下去,不是吗?”

“你尽管强词夺理,但是休想我有任何妥协。”

“我可不是来寻求妥协的,我只是对于您刚才的举动有一些担心,毕竟武哲同学是无辜的,虽然他只是私生活紊乱一些,但是应该不至死吧,我们可没想害他。”

“你们这些恶魔给武哲注射了病毒,还说没害他。”

“我先澄清一点,我们既然不想让病毒落入黑龙会,又怎么会给武哲同学注射病毒呢,您想的实在是太天真了,我们只是给他注射了点蒸馏水开个玩笑而已。”

“你说什么?”松本的手一下子软了,电话掉在了地上,他眼巴巴的看着下面专家的行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那个老头已经快被我们逼疯了,你认为他下一步会怎么做?”“火鸟”问“总司令”。

“一,他会疯狂的派出所有手下来寻找我们报仇,二,他会开始考虑直接和日本政府合作,而不是利用自己的势力摆布政府,他会利用除了美军的一切手段一切力量来对付我们。”

“现在我们的对手是整个日本了,敌人已经空前团结的站到了一起,这太刺激了。”“火鸟”笑着说,“我们现在是国家公敌了。”

“凭借42个人对抗整个日本吗?”“战狼”也笑了。

“当然,既然我们来了,要做一些事情就干脆做到最大,不过不光是日本,按照时间计算,国内派遣来追杀我们的人应该是‘剑齿虎’带队的,差不多可以出发了。”

“还有美军,早就在找我们了,我们真是幸运,能够得到这分关照。”“火鸟”笑着说。

“总司令”也笑了笑,“关照什么的再说,如果弄不到我们想要的东西,这次我们就成了最大的笑话,白白制造了这么多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