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欧洲发抖的“上帝之鞭”:匈奴王阿提拉

阿提拉(Attila,406-453)登基成为匈奴帝国的王之后。公元433年,27岁的阿提拉与他的兄弟布来达(Bleda) 一同从他们的叔父罗阿斯手中继承了帝国的王位。436年,阿提拉无情地谋杀了他的胞兄,独自君临帝国。与他的前辈们相比,阿提拉更具有雄心壮志,更富于侵略性,而且才智极为超群。在历史上,阿提拉是一个极为突显的角色。阿提拉时期的匈奴帝国是匈奴史的最后一章,也是最辉煌的一章。他使罗马人蒙羞,使日尔曼人丧胆,具有令西方人沮丧而无奈的强大力量,以至于他和他的匈奴铁骑都被称为“上帝之鞭”(Scourge of God)。


关于阿提拉本人各方面的记载,西方史书上有过多少有些贬损,但仍不失生动具体的描写。阿提拉年青时作战勇猛,登基之后则更主要地是依靠他的头脑,而不是他武功,完成了对北方的征服。他具有勃勃野心和高超的政治外交手腕,而且为人狡猾、残忍。作为匈奴王的阿提拉,他的步态和举止都显示出了一种其力量可傲居全人类之上的自负。据传说,他曾自称拥有战神之剑,所以当部下晋见时,如若正面直视他则必须同时后退,否则会烧坏自己的眼睛。他有一个凶猛地转动眼珠的习惯,好象他乐于欣赏受他惊吓的人的恐惧。阿提拉在生活上崇尚简朴,却很能容忍部下的奢侈。


他的臣民对他极其敬畏,在他外出巡查的时候,凡见到他必向其欢呼,以示服从;进出宫殿必有华盖迎送,逢宴会还有专为他谱写的赞歌。他甚至还有罗马人赠送的私人秘书。阿提拉的长相似乎令人不敢恭维。据记载,他身材矮胖,双肩很宽,短粗的脖子上长着一个硕大无朋的头颅,有粗硬的黑发和稀疏的胡须,鼻子扁平,一双黑眼睛锐利而阴鸷。尽管这种描写似乎有些不太恭敬,但有一点毫无疑问,这肯定是一个东方人的形象。这说明经过三百多年的西迁后,匈奴人并没有被其他民族混血得失去了原来的体质特征。


我们对于阿提拉时代的匈奴人的社会生活所知不多,但仍然能从一些传说中窥见鳞爪。曾有一个东罗马官员及其随从出使匈奴帝国,他们有幸见到了阿提拉和其他匈奴将领,甚至参加了阿提拉举行的盛宴。从他关于这段经历的罗里罗嗦的记载 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当时的一些民俗、外交以及政治等方面情况。


这些罗马官员在途中曾遭遇暴雨和洪水,幸得附近村落匈奴人的康慨相助方能逃生。匈奴人将他们迎进村里烤火取暖,侍以美食,安排他们休息。不仅如此,作为表示他们的善意的一部分,匈奴人还送来好看的姑娘陪伴客人休息。由此可见,匈奴人作为一个在当时文化上较为落后的民族,野蛮的习俗与古朴、善良的民风是并存的。在衣、食、住等物质生活方面,匈奴人一般来说是富足的。他们有鲜食美酒,有好看的发式;贵族衣饰华丽,甚至有巨大的浴室。但他们只有村落,而没有城市。阿提拉的宫殿不过是一个木结构的建筑,四周围以木桩,顶端饰有尖塔。


由于多年征战所涉及的地域极其广阔,匈奴人的部落里人种成份很复杂,匈奴语、哥特语和拉丁语,或者是这些语言的混合,在这里都能通行。这位东罗马官员在阿提王宫所在地曾遇见了一个希腊人,并与之交谈。这个希腊人原是一个俘虏, 后因作战勇猛而获得自由,并娶匈奴女子为妻,还成为了贵族的坐上宾。有趣的是这位希腊人对于匈奴帝国和罗马帝国的对比和评价。


他说他喜欢在这些野蛮人中生活,在没有战争时,这里的生活是相当恬静而富足的。反过来,罗马倒应该对很多战争带来的灾难负责。罗马人把自己的安全建立在别人的利益之上,而且在有战事时,罗马的将领都是些胆小鬼,根本不配领导军队出征。在和平时期,罗马社会分成了许多阶层,赋税极重,养活了很多不劳而获的人。富人谙熟法律,又有钱,总能得到法律的保护;而穷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触犯法律,而且那没完没了的诉讼又要化很多钱,正义是用钱来购买的。对于这些“谬论”,那位罗马官员的反驳也有趣且耐人深思。他说当初建立帝国的伟人和智者们为了确保帝国的秩序运转正常, 必须把社会划分成很多阶层,大家各司其职,所以赋税是必要的;就法律而言,诉讼的复杂是为了确保正义得到伸张。


在外交事务方面,明显地存在着一种不平等的关系。这位东罗马官员来匈奴帝国的目的是为了交还几个匈奴帝国的叛逃者,并在皇帝的授意下与阿提拉就两国的 利益方面的问题进行磋商。在整个过程中,充满着阿提拉对东罗马帝国的傲慢,而东罗马方面总是不断许诺大量的馈赠。他们在这里还遇见了几位来自西罗马的使者。 这些西罗马人带来了他们的皇帝对于阿提拉的乞求,希望阿提拉放过一位罗马银器商人,这位商人是一个匈奴人的俘虏的债权人,有大量的黄金在他的手中。阿提拉先把那俘虏钉死在十字架上,后得知他有黄金在那个银器商手里,就要求西罗马皇帝把人和赃物都交出来。皇帝请求放过这个商人,并答应交纳同等数量的黄金。阿提拉对此根本不予理会。


阿提拉是匈奴史上最伟大的领导者。他不仅建立了最强大的匈奴帝国,而且依靠自己的头脑以及帝国的军事力量,在当时西欧的政治舞台中占据了一个极其突显的位置。在他称王尹始(大约435年之后),阿提拉就逼迫东罗马交纳更多的钱。狄奥多修斯二世皇帝被迫按往年的贡额加倍上贡。然而由于各种各样的理由,这位新的匈奴王在447年以后,开始把眼光转向西面,把西罗马作为寻找新的机会的主要地区。


自他登基开始十多年以后,在西罗马帝国各种事务的角逐中,阿提拉的匈奴帝国变成了最强大的外部势力。在他当政时期,匈奴人已经变成了一个定居的民族,而不再是早先的牧马人了。大匈牙利平原不可能象黑海北部的大草原那样,有足够的空间供他们放牧马群,因而阿提拉不得不发展步兵团来补充比过去规模小 得多的骑兵力量。实际上,在阿提拉的时代,匈奴人的军队在形式上已经和当时欧 洲其他蛮族相差无几了。不同的是,他的军事力量极为庞大,能够实施包围和攻城 等大型军事行动,而其他的蛮族军队则望尘莫及。


公元五世纪四十年代,阿提拉对巴尔干半岛东部实施了一系列致命的打击。其中有一座位于多瑙河以南一百多英里的尼斯查瓦河畔的城市(441-442), 被匈奴人摧毁得之彻底,以至于数年后罗马使者前往晋见阿提拉经过此处时,仍可见岸边白骨累累,城内尸臭熏天。此后,许高卢地区的城市都不能免遭此厄运。


匈奴人在比邻东罗马的多瑙河地区确立了一个强大的地位之后,在442年被 著名的东罗马将军阿斯帕尔阻挡在色雷斯地区。447年阿提拉又对巴尔干实施了 一次更大规模的入侵。他们长趋直抵君士坦丁堡城下,迫使东罗马皇帝狄奥多修斯二世乞降。阿提拉不仅收取了所有欠交的贡金,还得到了一个新的价值2100镑黄金的年贡额,同时又被赠予了多瑙河以南面积可观的领土。


这次战役使东罗马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史家言称,匈奴人所经之地“杀戮无数,血流成河。他们抢劫教堂和修院,遍杀修士与修女......他们彻底摧毁了色雷斯,使其不可能再恢复过去的旧貌了。”阿提拉这次对东罗马的狂胜,令他有了足够的回旋余地去实现其突袭西 欧的计划。


到445年时,匈奴帝国的势力达到鼎盛,其疆域大致东起里海,西至波罗的海和莱因河。东西罗马均被迫向其纳贡,以求免遭蹂躏。在当时,西罗马帝国经过与各日尔曼蛮族的数十年的战争,边防松弛,军力大为减弱;而各日尔曼蛮族的势 力却在纷纷崛起。在这种天下大乱,群雄四起的角逐中,当数匈奴帝国最为强大,罗马人与日尔曼人的各派势力都想拉拢匈奴人以制服对方,而阿提拉则利用西方错综复杂的矛盾巧妙周旋,力图施展自己的政治报负。对于阿提拉来说,打击东罗马,焚掠巴尔干不过是一个前奏,而彻底占领高卢则是他实现其野心的第一个目标。在随后的几年里,阿提拉作了充分的准备,并获得了足够的理由。直到451年再 次大举发兵,阿提拉把对高卢的征服推向了最高潮,同时也为自己掘开了墓穴。


所谓高卢地区,主要包括内高卢和外高卢两部分。前者指意大利北部阿尔卑斯山以南的波河流域地区,公元前三世纪始就己处于罗马帝国治下。后者指阿尔卑斯 山以北的广大地区,包括现在的法国、比利时、卢森堡,以及荷兰、瑞士的一部分,公元前51年被恺撒大帝征服。


451年阿提拉所侵入的即是外高卢,那场决定性的战争发生在今法国香槟省境内马恩河畔的沙隆附近,史称“沙隆之战”。这是中古欧洲史上一场著名的战争,也是世界军事史上最著名的战争之一。双方投入兵员之多,伤亡之惨重,不仅在那个时代是空前的,而且堪与现代战争相比。这场战争形成了欧洲中世纪传说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对性与权力的贪欲,对金钱与土地的渴求的故事,它的主要角色象任何一个曾经活着的人物一样诩诩如生而且富有色彩。战争的胜负,不仅对于阿提拉和匈奴帝国的命运是决定性的,而且对于欧洲历史的发展也是决定性的。


在阿提拉的计划中,完成了对高卢的征服之后,下一个目标将是罗马城。也就是说,他的最后目标是要把整个西罗马帝国纳入自己的版图。然而,他的超群的才智、与生具来的傲慢,以及极度膨胀的野心结合在一起,不仅把他在征战西欧的生涯中带向了命运的顶峰,同时也迫使罗马人和日尔曼人联合起来对他形成了强大的对抗。说到这里,诸位也可以猜出战争的结果了。


促使阿提拉实施对高卢的进攻计划的可能有三个因素。首先,是汪达尔国王盖萨里克挑开了沙隆之战的序幕。大约十年前,盖萨里克的儿子与西哥特王西奥多里克一世的女儿结了婚。但在442年,西罗马皇帝瓦伦丁三世批准了自己的女儿与盖萨里克的儿子的婚礼,其结果是可怜的西哥特公主被残忍地割了鼻子耳朵后送了回来。从此以后汪达尔人与西哥特人之间就结下了深刻的仇恨。盖萨里克因此力主 阿提拉与其联合进攻西面的西哥特人。然而,当阿提拉当真越过了莱茵河,而西哥 特人也加入了阿埃丘斯的联军来对抗匈奴人时,汪达尔人却作壁上观。


另两个因素更直接地促使阿提拉下定了入侵高卢的决心。一个因素是东罗马的停止纳贡。东罗马皇帝迪奥多修斯二世于450年从他的马上掉下来摔死了,他的儿子马西安继位。马西安在巴尔干建立了一道坚固的防线来阻止蛮族的入侵,并且拒绝向阿提拉交纳贡赋。被惹恼了的阿提拉决定把他的狂怒泻向西罗马,不仅因为西罗马比东罗马的军力与边防更弱,还因为一个极为特殊的事件给了阿提拉充足的口实向西罗马宣战。


449年,西罗马皇帝的妹妹霍诺莉娅与她的宫廷侍卫的私情被发现,受到其母干涉。那位不幸的情人被处死了,而霍诺莉娅极可能是由于有了身孕,被送到君士坦丁堡囚禁起来。此女不知是出于恶作剧还是报复心理,情急之中派人给西哥特王西奥多里克送了一封信,称若能解救则将许配自身为妻。同时她也给阿提拉送了一枚戒指和一个口信,表达同样的意思。西奥多里克以此为由,一路连下七十余城,直杀入东罗马,大肆洗劫了君士坦丁堡,被贿以重金后始退。西奥多里克根本没有理会婚约之事,他深知皇帝女儿不可能下嫁蛮人。


再者,他也非常惧怕阿提拉,不 愿意与他争风吃醋。西哥特人走了,君士坦丁堡的恐惧阴影仍没有消除。为了彻底 解决阿提拉的威胁,东罗马皇帝令人买通其身边的侍卫,以伺机行刺。这个阴谋很快就被阿提识破了,但此种小伎俩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他的野心很大。阿提拉仍旧派人给东罗马皇帝送去了重礼,并捎口信说:“你我都出身于贵族,但你的行为使你失去了继续保持这份头衔的资格,而我却以我的功绩保留了荣耀。我们因此 可以分出高下了。”


这个信息给君士坦丁堡带来了极度的恐慌,堂堂不可一世的皇帝不得己再次屈辱地向匈奴人交纳大量的黄金,以求苟安。阿提拉至此并未罢休,他要求把包括高卢在内的一半西罗马割让给他作为嫁妆。当他越过莱茵河时,宣称这不过是以武力来寻求应得的权利。他要履行婚约,迎娶霍诺莉娅。


阿提拉经过充足的准备和精心的策划,于451年初率领数十万大军越过了莱茵河。在他的联军里,有一只数量可观的东哥特人同盟军和其他日尔曼人杂牌军, 包括一些勃艮第人和阿兰人。法兰克人的一部分也加入了阿提拉的联军。关于匈奴 联军的兵员人数,各种史书记载不一,从三十万到七十万的说法都有,五十万应该 是比较可靠的。匈奴联军越过莱茵河以后,在四月份首先占领了美茨,恐惧很快在 高卢蔓延开来。紧接着,包括莱姆斯、美茵兹、斯特拉斯堡、科隆、沃姆斯和特里尔在内的一系列欧洲大城市都遭到了抢劫和焚毁。巴黎也险遭劫掠。


在扫清了莱茵河流域的通路之后,阿提拉率领他的匈奴大军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杀向高卢的心脏,包围了奥尔良。匈奴人强劲而迅猛的军事行动不仅使西罗马危在旦夕,而且更直接地威胁着各新建之日尔曼国家的安全。罗马大将阿埃丘斯受命组织了一只同样强大的联军来迎击阿提拉。阿埃丘斯的联军主要由罗马高卢人组成, 同时西哥特人、阿兰人、勃艮第人也与他们传统的敌人——罗马人联合起来一起保卫高卢。


法兰克国王也被说服加入了进来。尽管联军的所有各方都对匈奴人有一致的仇恨,但对于阿埃丘斯来说,能够把他们联合起来组成一个有效的军事联盟,仍 然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阿埃丘斯号称是“最后一个罗马人”,在451年前的很 多年里一直是西罗马最杰出的将军,并一直担任着瓦伦丁三世的首席政治顾问。在 此前的四十多年间,罗马帝国的皇帝们在强大的外敌面前一个个变得软弱而退缩,在西罗马更是如此。瓦伦丁三世皇帝为了躲避蛮族骚扰己迁住拉文那。无论与任何 人相比,阿埃丘斯都付出了更多的努力来保持帝国晚期的强大和繁荣。


由于西罗马联军的抵抗,匈奴人对奥尔良的包围没有能够达到即定的目标。阿提拉没有想到会遇到来自西罗马联军的如此强烈的抵抗。他显得有点聪明过头了,生怕在奥尔良围墙外面拖陷得太久,所以于6月14日放弃了围攻。阿提拉撤退到 了今天法国香槟地区的开阔平原上,这给了西罗马联军的士气以极大的鼓舞,匈奴人并非不可战胜。6月20日,在沙隆附近卡太隆尼平原上,一场恶战发生了。最初,阿提拉显然是被自己的命运的突然转折所震惊,他对能否取胜没有信心,对撤兵与否亦不能决断,他躲在车阵里直到下午才出来。阿提拉原想拖到天黑以后再开始战斗,但他最终还是把兵力投入到战役中。


在阿提拉的阵列里,右翼是杂牌日尔曼人,左翼是东哥特人,最精锐的匈奴军队则处于正中位置。阿埃丘斯采取了另一种布阵,他把最不可靠的阿兰军队放在罗马联军中间,用来对付匈奴人的正面突袭;西哥特人部署于右翼,而他自己的罗马军队则处于左翼。很明显,阿埃丘斯希望能够有效地打击匈奴人较弱的两侧,然后对匈奴主力部队来个两面包抄。在战役初期的小规模冲突中,当罗马人在匈奴主力的右侧占据一处高地后,阿埃丘斯的这种布阵看来确实取得了一定的优势。从后面的战况的分析来看,仅管阿提拉自己的匈奴主力在所有这六只军队里是最强的,但 他两翼的日尔曼人同盟军则要明显弱于对手。


紧跟着,西方历史上规模最大、最惨烈、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役之一就发生了。阿提拉与处于罗马联军中心的阿兰人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当匈奴人把阿兰人压退时,其右侧的罗马军队发动了突然的进攻。同时,匈奴人向前的运动也把自己另一侧暴露给了西哥特人的进攻,结果使匈奴人的力量遭受到重创。但实际上战役的结果并未分出胜负,双方的死伤同样极其惨重。战况的残酷程度是空前的,据称双方死亡人数估计有16到30万人。西哥特王西奥多里克在混战中一头栽下马来,被乱兵杀死。阿提拉如果不是于危急之中保持镇定,也难逃厄运。阿提拉撤回到他 的车阵中,一直呆到夜幕降临也不出来,他的弓弩手把罗马人挡在外面。


由于匈奴人所遭受的打击,阿提拉首先想到的是保持住其精锐兵力,因此无心恋战,想伺机脱身。恰好西奥多里克的死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西哥特人由于国王的死去所发生的政局变化,新的继承人不愿再继续参战,急于回国登基,甚至阿埃丘斯对其确立王位也表示支持。于是,其王兄于半夜时分偷偷跑到匈奴人的营账内,与阿提拉签定了城下之盟,网开一面地放走了匈奴联军。后者则于凌晨悄悄溜出战场,从而避免了一场更为惨烈的、流血更多的战役。


事实上战役到此时已经结束了。在罗马联军一方有人主张第二天追讨阿提拉,但阿埃丘斯没有采纳。也许他希望保留着这个虽然遭受了打击,但仍然有相当实力 的匈奴军队,以便保持与日尔曼蛮族之间以罗马名义的联盟。由于阿埃丘斯的放手,阿提拉得以轻易撤走并越过了莱茵河。很多人谴责阿埃丘斯对匈奴人太便易了。不用讨论阿埃丘斯的政治动机,仅从军事上说,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实际上罗马联军损失也是及其惨重的,而阿提拉不过是一只受伤的老虎,他的军事力量仍然很强大。因此阿埃丘斯的做法应该是明智的,能够把匈奴人驱赶出帝国领土已经是 相当的成功。确实,阿提拉于次年得以有足够的力量入侵意大利,并造成了极大的灾难。但假如当年匈奴联军在高卢成功地实施了一次有效的反击,那么整个西方的 历史就要重写了。


匈奴人对于罗马的威胁,确实没有因为阿埃丘斯在沙隆的胜利而消失。虽然阿提拉撤过了莱茵河,但他并未知悉自己的劫数。阿提拉于次年(452)率匈奴大军绕过阿尔卑斯山,从东面进入北意大利,再次发动了一场从某种意义上说规模更大的、令整个西罗马极度恐慌的入侵。位于亚德里亚海岸的阿奎利亚城几乎被从地面上铲除了,它的逃亡者后来在一处沼泽地带建立了威尼斯新城。许多波河流域地区的城市,包括米兰、威罗那和巴度阿等等,都遭到了洗劫。匈奴人几乎彻底焚毁了整个北意大利。阿埃丘斯,这位曾因其在高卢的政治军事运作而功垂史册的罗马人,这一次却不可能为了保卫意大利,而使西哥特人和阿兰人听命于他了。


在当时整个西方世界看来,罗马城就要成为阿提拉的囊中之物了,然而阿提拉的雄健的攻势恰在此时开始萎缩。紧接着发生的事极富传奇色彩。由于瓦伦丁三世早已迁住拉文那,此时的罗马城实际上由教皇管辖。就在阿提拉逼近罗马城时,教皇利奥一世舍身出城,在北意大利的米西诺河和波河的汇流处面见了阿提拉。他身着华丽的教皇服饰,以其滔滔雄辩居然把阿提拉说服同意退出意大利。不仅如此,后面的传说更是邪乎,居然圣保罗和圣彼德同时在阿提拉面前显圣,并下神示说如若不理会利奥的要求则立即赐死。这个传说在西方中世纪史上非常著名,至今在罗马的一座教堂内还有一副以此主题的油画。


威尔第曾根据这个传说写了一部名为《阿提拉》三幕歌剧,作于1846年,其主旨在于表达意大利反抗外国侵略势力决心,和意大利人民必胜的信念。 在歌剧上演时,正置意大利被奥匈帝国所占领。根据这个歌剧,有一个叫做埃兹奥的罗马将军,作为罗马使者前往阿提拉营账谈判。他许诺将作为内应为阿提拉打开城门,但条件是事成之后把罗马的一半赠给他。但阿提拉没有抓住这个机会。


米兰斯卡拉歌剧院演出的威尔第三幕歌剧《阿提拉》的音像制品封面。 实际上以阿提拉的自负和信仰,如果没有远为重要的自身原因,他是根本不会理会不知深浅的利奥的说项的。真实的情况是,阿提拉的军队给养短缺,整个意大利在450-51年期间又经历了一场饥荒,而且一场瘟疫开始席卷匈奴人的军队。更令阿提拉担心的是,东罗马皇帝马西安派遣了一只军队越过多瑙河去进攻匈奴人的老巢,潘诺尼亚。所有这些因素再加上阿提拉前一年在沙隆所遭受的损失,促使阿提拉接受了利奥的劝说,回师潘诺尼亚。


阿提拉到底还是放过了罗马。在相继的两年内,先后在沙隆和北意大利,匈奴人的威胁最终没能使西罗马拜倒在自己的膝下。也许罗马帝国最后的历史作用是在来自亚洲的匈奴人和日尔曼蛮族之间充当一个缓冲,而后者的命运则奠定了现代西方民族的中世纪基础。仅管很多意大利人不满意阿埃丘斯没有在沙隆彻底消灭匈奴人,但恰恰是这位“最后的罗马人”使这个曾经骄横一时的蛮族帝国走向灭亡。战争和疾病打垮了阿提拉的势力,匈奴帝国元气大伤,它在历史上的最后一页很快就要翻过去了。


公元453年,阿提拉退兵回到匈牙利之后,又娶了一个年轻姑娘为妻。这个姑娘名叫伊尔狄科的姑娘,是一个日耳曼族的女子。他们的婚礼是在多瑙河彼岸的木结构的皇宫里举行的,为了这次结婚,匈奴全军举行了盛大的欢宴,全军大呼小叫,暴饮暴食。按野蛮人的仪式和风俗,那位又醉又困的国王到半夜以后才离开筵席,回到新床上去。他的侍从到第二天下午仍一直听任他去享乐或休息,对他不加干扰。阿提拉此时已近50,头发也花白了。当他喝醉酒进入洞房时,突然鼻血涌流不止。不久,他倒下了,鼻血流进了咽喉,将他窒息而死。因为是新婚之夜,手下也不便前来挽救。


也有说是被姑娘暗杀身死的,因为东罗马皇帝曾派人暗杀过他,暗杀的主要手法就是进献美女。西罗马的皇帝也深知,阿提拉的退兵是迫不得已,而且他的恫吓是绝对真实的。只要这个人活着,罗马将永无宁日。暗杀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据某些史书记载,当时阿提拉侍从描述:“由于一直出奇的安静引起了他们的恐惧和疑心;于是,在大声叫喊企图吵醒阿提拉,无效之后,他们破门冲进了皇帝的寝宫。他们只看到发抖的新娘,用她的面纱遮住脸坐在床边,为她自己的匕首和半夜里便已咽气的死去的国王悲伤。一根血管忽然爆开:而由于阿提拉仰身卧着,喷出的一股血流堵住了他的呼吸,这血没有从他鼻孔里流出,却回流到肺和胃里去。”他的遗体被庄严地陈列在大平原中央一个用丝绸扎成的灵堂里;几个经过挑选的匈奴人的步兵队伍,踏着拍子绕着灵堂转圈,向这位活得光荣、至死不败的英雄,人民的父亲,敌人的克星和全世界的恐惧对象唱着葬礼歌。


这些野蛮人,根据他们的民族习俗,全都剪下一绺头发,在自己脸上无端刺上几刀,他们要用武士的鲜血,而不是用妇人的眼泪来哀悼他们的礼应受此殊荣的英勇的领袖。阿提拉也似乎早有准备,他的遗体被分别装在一金、一银、一铁三口棺材里,在夜间偷偷埋掉。从各国掳掠来的战利品都扔进他的坟墓里去;破土挖坟的俘虏和知情者都全部被残暴地杀死。故阿提拉墓地在何处,成为千古之谜。仍是那些刚刚还悲不自胜的匈奴人,现在却在他们的国王的新坟前,毫无节制地大吃大喝,寻欢作乐。根据在君士坦丁堡流行的传说,就在他死去的那个幸运的夜晚,罗马皇帝在睡梦中看到阿提拉的弓被折断了:这一说法倒恰足以证明,在罗马皇帝的头脑里如何随时都存在着那个可怕的野蛮人的影子。


阿提拉死后,强大的匈奴人内部又出现内讧,诸子争立为王,贵族之间争权夺利,互相残杀,匈奴瓦解。日耳曼人乘时而起,把匈奴人赶回喀尔巴阡山以东。461年,阿提拉幼子邓直昔克企图重建霸权,不幸在于东罗马交战时战败身亡。这是西方史书上对匈奴人活动的最后记载。 最终,这个曾经在欧洲不可一世的东起里海,西至莱茵河,北达波罗的海,南迄多珍河,横跨欧亚大陆的匈奴大帝国由于争权夺利,陷于分裂。又经过数百年的融合,到公元896年,阿提拉的曾孙阿巴鸥在原匈奴帝国的中心地带建立了匈牙利国,匈牙利即“匈人之地”的意思。就是现代的匈牙利!!!


东方的匈奴两万里长征,一路抢劫,客观上造成了亚欧民族大迁徙、大融合,古代西方的骄傲---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就这样在匈奴铁骑的践踏下灭亡了,西方文明的罗马血统就这样断代了!奴隶制度彻底覆灭,从此,西方世界史进入了中世纪时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