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法国历届总统当中,戴高乐、蓬皮杜、德斯坦、密特朗、希拉克,每个人都与中国有着不平凡的交往。其中戴高乐和毛泽东主席作为法兰西与新中国外交的缔造者,两位伟人惺惺相惜,遥遥敬慕,他们在同一时代都期待有一次历史性的会晤,但最终却未能会面,成为伟人的一生遗憾。


1964年中法发表联合声明,国际社会称为“外交核爆炸”,这是中西两个主要国家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突破。法国总统戴高乐先是从暗派密使开始,再到高层互相接触,冲破了国际社会和国内各派的重重阻力,使法国成为与中国第一个建交的西方大国。


戴高乐以超前的政治高度,预感到法国与中国的建交势在必行,并且越早越好。戴高乐曾经说:“说不定在下一个世纪,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戴高乐希望尽早与中国建交,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它会使法国成为在西方国家当中可以与中国直接对话的惟一西方大国。以上意义,对于法兰西共和国和戴高乐个人,都非同一般。


除上述因素之外,戴高乐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私人心愿,他想“会一会已经成为神话的毛泽东,因为他同样也是一个神话”。同时,远在中国的毛泽东也正期待着这一历史时刻的到来,毛泽东对戴高乐的言行举动十分关注。


1966年和1967年,戴高乐曾亲自宴请中国驻法大使黄镇及其夫人,提出想邀请周总理访问法国。戴高乐夫人还对黄镇的夫人说:“我丈夫和我很愿意访问中国。”但是直到戴高乐去世,两位伟人都未能完成夙愿。其间虽然说法不同,但是最终两位伟人未谋面的主要原因,一般认为大致有以下两点:一是当时中法两国国内政治形式日趋复杂,双方高层会晤事宜一再拖延。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中国外交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为涉及两国平等,对方必须首先做出正式外交访问,中国才会以同等级别回访。戴高乐性格傲慢固执,他不愿在外交礼节上哪儿怕有一点点让步,他认为这关系到他的尊严。


戴高乐的晚年,不止一次向法国驻华官员询问关于访问中国的具体事情,他还说:“我自然需要接到中国政府和毛主席的邀请……我必须能同毛主席交谈,这将是法国和中国以戴高乐和毛泽东为代表的交谈。”其实在1970年11月9日戴高乐去世前,他甚至已经定好了行程,准备访问中国。可惜天违人愿,戴高乐因动脉瘤破裂猝然去世,两位中法伟人最终未能将宏论天下的夙愿成为现实。


戴高乐去世后,毛泽东主席发去唁电,唁电称:戴高乐是维护法兰西民族独立的不屈斗士!”晚年的毛泽东也经常谈到戴高乐,他在接见法国国务秘书安德烈·贝当古时说:“戴高乐是当兵出身,我也是.....我崇拜拿破仑。他的书,我没有一本不知道的。”在会谈期间,毛泽东前前后后共有十几次提到戴高乐的名字,由此可见晚年的毛泽东对于戴高乐的敬意和遥念之情。


世事沧桑,白驹过隙,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法国总统希拉克第四次访华。我想法国人是不会忘记戴高乐总统晚年说过的一句话的:“到中国去,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梦!我很想到那里去!”希拉克总统访华,或许不仅代表着法国大众的心愿,也是因法国前总统戴高乐将军的梦境牵引而来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