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风吃醋惹祸上身 武则天的四个“宠妃”

武则天的第一个面首是薛怀义。薛怀义原名冯小宝,鄂(今陕西省雩县)人,闯荡江湖,练就了健壮的身体,粗犷中不失为几分英俊。


唐高宗的千金公主偶然发现了这伟岸壮士,马上派人把他召到宫中,亲自为他沐浴更衣,留待数日,把他献给寡居多年正寂寞上火的武则天。小宝刚过30,侍寝有术,深得则天的宠爱。为了能让冯小宝合乎情理地往来后宫,武则天接受公主计策,把冯小宝变为僧人,将洛阳的名利白马寺修饰一下,让他出任主持,并让他学习佛教经典,既掩饰身份,又可陶冶性情,培养参政的能力。又将改名为怀义,赐给薛姓,让太平公主的丈夫驸马都尉薛绍以叔父之礼相待。


薛怀义不满足于专任侍寝,他对任何事都有过人的聪明。垂拱四年(688),薛怀义受命督建明堂和天堂,耗资巨万,建筑物雄伟华美,令人瞠目。薛怀义因功被擢为正三品左武卫大将军,封梁国公。他还多次担任大总管,统率军队,远征突厥。他利用当时流行的对弥勒佛的信仰,和僧法明等僧人编写了《大云经》4卷,献给武则天,称武则天是弥勒佛下生,应当取代唐朝成为天子。从而为武则天提供了对抗儒家男尊女卑理论的思想武器,更助于他名正言顺地登上皇位。


后来御医沈南缪成为武则天新的男宠,薛怀义受到冷淡,这使他妒火难忍,一把火烧掉了自己督造的耗资巨万的明堂。大臣们纷纷要求严惩薛怀义,武则天不加追究。薛怀义却日益骄横,终于武则天指使人将其暗杀。

武则天晚年,很得益于男宠张易之、张昌宗兄弟的悉心侍奉,她很感谢张家兄弟的奉献,授予之高官,委以国政,成为她晚年最亲信的人。


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中山义丰(今河北安国)人,其祖父辈的张行成在贞凤末当过宰相,也算得上名门出身。薛怀义被杀后,御医沈南缪充为男宠,但沈已所过中年,难以满足武则天的要求。70多岁的武则天又陷入了寂聊烦闷之中,喜怒无常,脾气暴躁,动不动就责骂侍女。


还是女儿理解母亲的心事。万岁通天二年(697),太平公主将美貌少年张昌宗带给武则天,张昌宗聪明伶俐,通晓音律,当场献上一曲,然后相拥入内室。侍寝一宿,武则天非常满意。半月后,张昌宗又把自己的亲哥哥张易之推荐给武则天,说他哥哥侍寝更有经验。武则天果然满意。从此,张易之、张昌宗俨若王侯,每天随武皇早朝,待女皇听政完毕,就在后宫陪侍女皇。在则天皇帝近似溺爱的宠幸下,这对美少年的势力迅速膨胀。朝中的当权者武承嗣、武三思、武懿宗、宗楚客、宗晋卿等人,争先恐后献媚二张。


武则天晚年宠幸张昌宗兄弟,每当她享受过梦幻般的陶醉之后,便可怜起张昌宗兄弟的寡妇母亲,想替她寻个门当户对的人。



武则天物色的结果,选中了凤阁侍郎李迥秀。李迥秀自幼便有英名,祖父和父亲都担任刺史,是世家出身。然而他的母亲出身贫贱,连姓什么都不知道,却是罕见的美女。当她在李家为婢女时,甚得主人宠爱,生下了李迥秀。可能是源于母亲的血统,李迥秀也长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他颇有文才,喜欢交友,兴起吟诗,不辞斗酒,但绝不因酒乱性,号称当代第一风雅人物。


则天皇帝对才能、人品、容貌都相当杰出的李泅秀非常有好感。因此,偶尔会召他和他的母亲到宫中,给予优厚的待遇。婢女出身的母亲,享受如此待遇使李迥秀心中很感激皇上。当他知道皇上要把张昌宗的母亲阿藏嫁给他时,心中非常困扰。他早有妻妾,如下赐的是年轻的佳人,或许还会有点兴奋,但是,又不想为此事犯违敕之罪,让宗族及个人蒙受不幸。何况想到皇上平日对母亲的恩宠,无论如何也得接受这项敕命。况且,在他心中也没有完全失望:那两个连男人看了都不禁心动的美少年,他们的母亲也必定是容貌出众的美女。


可是看到阿藏本人之后,李迥秀不禁气急败坏。仔细看,眼睛、鼻子和两兄弟有几分相似,但却令人怀疑这样的母亲怎么会生出金雕玉镂的张昌宗。阿藏虽身穿豪华的衣服,却只是个毫无美感,如市井老衰的中年女人一般。就算她长的不好看,如果娴淑,或修养好又风趣,或许还能使李迥秀产生同情心或某种共鸣,还能和睦相处。可是,阿藏因儿子受皇上宠爱,所以只知穿金戴银,在满是皱纹的脸上,土里土气地化上浓妆,又怕风闻一时的李迥秀看不起,故作姿态,实在叫人不敢领教。李迥秀第一眼看她,就表现出极度的厌恶和轻蔑,阿藏看在眼里,非常不高兴。尽管如此,碍于敕令,还得忍下来,把阿藏留在家中,但李迥秀常借口政务忙碌身心疲倦,或者邀朋友到家里来,赋诗饮酒闹到三更半夜,或者借口回家探母,尽可能的想办法不和阿藏单独相处。由于精神上的痛苦,李迥秀身体生了病,一天天消瘦。阿藏也无法忍受,通过儿子向皇帝诉说实情,说李迥秀瞧不起她,要求“离婚”。这样,丰迥秀才摆脱了这个令他不悦的女人,但却因此被左迁到岩州为刺史.


部分摘编自《正说开朝十四帝》新世界出版社 2005年6月出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