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版的泰坦尼克号-第三个太阳 第三个太阳 第5章、“拦截”与“搬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6/


N市时间2月14日21点。

联合国总部扇形会议大厅。

“地球拯救委员会”委员大会正在紧张进行。

在主席台侧后方的墙面上,一幅巨幅视屏正在演示核弹攻击“吞噬者”的全过程。英国天体物理学家莱登.伯格正在移动光标对攻击过程进行解说:“各位,这个黑球就是那个‘吞噬者’,我们已经把它的体积、质量、速度、轨迹以及引力值等数据都输了进去。这些小白点就是我们的攻击舰队。下面我们开始攻击,我按每次每舰发射1枚核弹的数量进行,也就是每次2000枚……你们看,所有的弹头都被迅速吸向球面,但爆炸似乎并未发生!这只能有一种解释,弹头的原子都被瞬间瓦解成一个个均匀的原子核,成为黑矮星的一部分了。再看,我们连续攻击10次,因为我们每艘飞船只有10枚核弹头……好家伙!还是这样。现在再来看对它轨迹的影响。看看,产生的偏角还不到百万分之一。由此可以推之,我们将无法改变它与太阳相撞的事实……”

莱登.伯格的分析一出来,整个大厅顿时骚乱起来。这些地球人类的精英们,这些真理的发现者和掌握者,面对末日恐惧的临近,居然也失去了往日的绅士风度和镇静自若。卡尔罗斯敲了好久的惊堂槌才让乱哄哄的会场安静下来。

“伯格先生,难道我们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他问。

“没有。至少是现在。”

“高天云说他有办法。”查尔斯赶紧插言。

“他什么时候说的?”卡尔罗斯忙问。

“刚才,就在混乱的时候,他来过电话。”

“他有什么办法?”

“他说他反正有,但不会说。他说伯格先生的推论结果他早就知道了,那是一个不正确的推论。”

“那你怎么看,伯格先生?”卡尔罗斯满心期待地望着一脸消沉的天体学家。

莱登.伯格长满胡须的窄脸和他那宽凸的前额不成比例。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颤巍巍的站起来,很绅士地向主席台鞠了个躬,又转身向全体委员鞠了个躬,然后说:“主席先生,各位朋友,高先生不可能再有办法,他是在安慰大家。”

莱登.伯格的话刚一出口,会场再次发生剧烈骚动,有几个年迈的委员经不住这沉重的打击,立即晕倒在坐椅上,接着就出现了“解散地球拯救委员会”的吼叫。

眼看局面就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叶沃若的私秘电话突然响了,他赶紧打开视屏,见女儿正对着他笑呢。“小秋,你等等,这里太闹了,爸爸到一边去接。”

等叶沃若重新坐回主席台时,他看见好多委员已经在开始往后面的大门拥挤,只留下几个不知死活的委员瘫在椅子上。叶沃若赶忙对着话筒大喊:“各位委员,江临枫先生已经找到拯救地球的办法啦!我们人类有救啦!”

听叶沃若这么一喊,委员们又拥挤着退回座位,会场很快安静下来。

“什么?江临枫,他是谁?他有什么办法?你从哪里听来的?”卡尔罗斯不解地问。

叶沃若立即把刚才叶知秋报告的新发现向全体委员宣布。正如江临枫所料,叶沃若刚一讲完,就引来嘘声一片。

有的委员竟毫不留情地指责叶沃若是在宣扬伪科学,是在动摇“拦截计划”的军心,江临枫的发现只是一个骗人的鬼话,是妖言惑众。

 “那不是骗人的鬼话,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针对部分委员的质疑,叶沃若开始调动他那联合国代表的缜密思维和几十年外交风云练就的犀利口才,滔滔不绝地论证起来。

其实,在他开讲之前,他对江临枫的发现还是充满怀疑的。当叶知秋告诉他那个发现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又一个耳朵听字、气功信息治病之类的伪科学诞生了。可现在,在几分钟之后,他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开始为江临枫的发现进行正面论证了,这大概也算是病急乱投医、死马当活马医了吧?

叶沃若先从《圣经》、希腊神话,到基因工程学等等论述了神的基因信客观存在的可能性,再从江临枫在十几年前就参与研究出治癌基因药物等事实,论证了江临枫完全具备破译基因信的能力和水平。

叶沃若最后说:“江临枫是拯救人类的最后希望,我们应该立即组织一个有他参加的研究小组,火速赶往南极去实地考察那个‘行星推进器’,尽快着手实施一个把地球搬家的可行计划!”


H市时间2月15日上午11点,江临枫接到国家科学院的通知,要他立即乘坐前来接他的飞机赶往南极。江临枫一阵欣喜:哈哈!你们终于相信我了!我们人类有救了!

两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南极‘金字塔’塔顶上。

江临枫一下飞机,就被眼前的情景镇住了。只见这个所谓的塔顶为圆形,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表面平滑如镜,呈现出一派幽深的黑色,斜挂北天的太阳也不能在上面投下一点光影,让人有凌空置身于深渊之上的感觉。

随行工作人员把江临枫介绍给已经到达的研究小组成员。研究小组组长叫杰克,是个M国人,极象近代史上那位风靡全球的红歌星瑞奇.马丁。杰克草草问了几句江临枫的新发现后,就带着十来个专家绕着“金字塔”顶的平台察看起来。这些专家拿着各自不同的仪器,开始对“金字塔”的高度、大小以及它的内部进行探测。

只有江临枫无事可干,他花了二十分钟顺着平台的的边缘绕了一圈,发现这个平台极象一个倒扣巨碗的碗底突出部分,凸成一个约两百米高的巨型圆柱,在这个圆柱边缘的顶端有一圈整齐的内收部分,内收的厚度不超过10厘米,高度约1米,给人的感觉象是被一台巨型车床加工出来的。江临枫想在这个“金字塔”的顶端找到作为巨型推进器的蛛丝马迹,想找到喷气孔或气缸盖之类的东西,可是,整个巨型圆柱的顶端和边缘连一丝缝隙也没有,好像是连同下面的塔身一起由一个超大模具浇铸而成的。江临枫不免有些失望,他只好一边等着其他成员继续探测,一边望着数百米之下的雪地发愣。

在对着斜阳那面的雪地里,几十个红色军用帐篷十分打眼,雪地的风把竖在上面的几面旗帜吹得呼啦啦的响,远处,数十架银灰色轻型战机反射着耀眼的白光,旁边的一队企鹅正迎着柔和的阳光,蹒跚远去,渐行渐远。

江临枫被眼前这幅图景吸引了,以至于很快忘记了自己处于何时、身在何方。直到研究小组成员连珠炮似的责难一齐向他发来,他才如梦初醒。几乎所有专家都是用不屑甚至愤怒的目光看着他,看得他头皮发麻、无地自容。江临枫这才明白,这些人除了得到一些表面的几何数据之外,对“金字塔”的内部情况一无所获。

最后,杰克在全体专家面前对脚下这个简单得难以置信、神秘得令人生气的大家伙下了结论:这绝不可能是什么推进器,顶多是个史前文明留下的遗存而已,江临枫的所谓发现值得怀疑。说完就当着江临枫的面把这个结论报告了“地球拯救委员会”。

江临枫本想据理力争,想对他们说他的发现肯定是真的,脚下的“金字塔”肯定是一个大型推进器,“拦截计划”肯定行不通,太阳系即将毁灭,地球必须搬家。可是,他已经看出他们不会听他的,他在他们的心中只是一个想出名或者想搞破坏的骗子、疯子而已。

“地球拯救委员会”没有邀请江临枫前往N市,他也就失去了当面说服那些委员们的机会。

江临枫的情绪异常沮丧,他甚至想到了就此留在南极,和那些无忧无虑的企鹅终日为伍,直到在将来的某一天,与它们一同在毫无知觉中灰飞烟灭……


回到研究所,近乎绝望的江临枫在叶知秋的鼓励下开始起草一份“谏书”之类的东西,他想通过叶沃若转给“地球拯救委员会”,希望全体委员能够相信他的发现,能够明白太阳系所面临的空前浩劫。他还要让委员们相信,他江临枫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破译基因信的全部内容,揭开“行星推进器”的全部秘密,确保搬家计划的顺利实施。

不想还没等他写好开头,《之江在线》、《之江晚报》等媒体的记者就纷纷涌进他的研究室,对他“别有用心的伪发现”的产生过程及思想根源进行了全面挖掘。

第二天,各大网站即以《基因密码岂是“文字游戏”》、《不要被“伪科学”蒙蔽了眼睛》、《精心炮制“基因信”,意在破坏“拦截计划”》等标题披露了江临枫的“虚假研究”和“险恶用心”,并配之以编者按,提醒人们要警惕研究领域的浮躁、弄虚作假、哗众取宠甚至迷信的倾向,要严厉打击那些打着科学旗号进行蛊惑人心、破坏“拦截计划”的行为,应该立即停止类似“闲置基因”的毫无实用价值的研究项目。

下午,基因研究所接到国家科学院关于停止“闲置基因研究课题”的电子文件。当秦王卓尔笑容可掬地站在江临枫面前时,江临枫还在拼命敲击键盘。

“老同学,我不得不遗憾地通知你,你被解职了。闲置基因研究室立即关闭,你可以回家休息了,叶知秋小姐调所长办公室工作。”

“……你?你凭什么解我的职?秦所长,我必须向你严正申明,‘基因信’的破译一分钟也不能停,不然你我都得彻底完蛋!”

“看看这个,我的老同学。”秦王卓尔把一份下载文件丢在了江临枫的键盘上,“这可不是我要挤兑你,一切都是你想出名想疯了造成的。”

江临枫很快看清了上面的内容,顿觉血气冲顶,呼呼两下把那文件撕了个粉碎,然后站起来,用一双血红的眼睛瞪着秦王卓尔,近乎低吼地说:“非常感谢你们的英明决定!不过我不得不告诉你们,你们这是在犯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错误!你们会成为千古罪人的!”

“是吗?”秦王卓尔嗤了一声,“那你也不可能名垂青史。”

“秦王卓尔,你太混蛋啦!”叶知秋呼地站到他面前,握拳耸肩,一副母鸡面对老鹰的架势,“我要控告你!我要向科学院提出申诉!”

“呵!看不出叶小姐还会生气呢,你生气的样子真是别有风情嘛……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们,想怎么告就怎么告,悉听尊便。”

“你……”叶知秋气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算了,知秋。现在谁还会相信一个‘科学骗子’的控诉?我们总算解脱了。秦所长,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但不得带走任何资料。”

“这不用你说。”江临枫看了一眼满脸得意的秦王卓尔,又看了看还在一旁流泪的叶知秋,“知秋,我走了,你保重。”

“不!我要跟你走,我辞职!”

“别这样,知秋,你先留下再说,也许还能派上大用场的。”江临枫拍了拍她的肩,随即拎起工作包,毫无表情地走出研究室。

“老师!”叶知秋想去拉他,但被秦王卓尔拦住了。她只得跑到窗前,看着江临枫的跑车呼呼地穿过雨帘,溅起一路白亮的水花,消失在研究所大门外的雨幕里。

江临枫愤激的表现不免让秦王卓尔心里犯虚:如果江临枫所破译的内容是真的咋办?这样我岂不真的成千古罪人了?我们有再大的过节也不能拿整个人类的前途开玩笑啊,那样一来,我们岂不都得完蛋?天啦!我都干了些什么?国家科学院那帮老家伙又干了些什么?该不该马上把江临枫找回来,然后立即向科学院那帮老家伙提出申诉呢?但一看到在窗前抽动着肩膀的的叶知秋,这种心虚和担忧很快就被一种报复得逞后的惬意所取代了。算了,等等再说吧。就算真要恢复研究,也轮不到他江临枫了。


刚一走出研究所,江临枫外表的镇静立即被倾泻的骤雨冲刷一空,内心的愤懑如山洪般夺路而出,一股巨大的能量驱使着跑车在雨雾中左冲右突,一路飞弛。

不到一刻钟,江临枫已经坐在巴堤雅阳光屋的情侣座上。只不过此时的阳光屋既无阳光也无情侣,只有一派海天一色的烟雨飘摇。

还没弄清楚该喝点什么,手机就尖叫起来,是一名男记者打来的,他想请江临枫谈谈被解职后的感受,江临枫还没听完就愤怒地挂断了手机。他干脆要了杯白兰地,咕咕地来了个杯底朝天。他向侍者要第二杯的时候,手机又叫起来,他正想破口骂娘,却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女声,自称是《联合晚报》的记者,她首先对江临枫的遭遇深表同情,然后对闲置基因的研究前景表示关注,希望江临枫不要放弃研究,彻底揭开基因信之迷,这样既可为自己正名又可为人类找到更好的解救办法。江临枫听了心里涌起一丝暖意,但却没有正面回答她的提问,只是用英语客套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正当江临枫把第五杯白兰地倒进脖子的时候,周围发生了骚乱,他看到对面那对刚才还卿卿我我的男女,不知怎么就突然站起来发疯般的跑了,其他座位上的人也跟着站起来,纷纷向电梯口涌去。

“发生什么事了?”江临枫赶忙顺手拉住一个从身边跑过的人问。

“说是外星人来啦!地球要爆炸啦!”说完就没命似的跑了。



江临枫好容易冲过混乱的街道回到家,已是骤雨初歇。葱茏的西山被一层薄薄的雾气缭绕着,显得异常清新宜人。尚雅仪已经闻讯赶回,正坐在客厅的羊皮沙发上等着他。

尚雅仪一副很恐惧的样子,只草草问了几句他被解职的情况,就直接向他询问“吞噬者”是不是真的,高天云他们能把它拦住吗?江临枫还能怎样说呢?他只能安慰他那温顺胆小的妻子说,那只是一个直径仅仅三百来公里的小行星,这对天云来说是十拿九稳的小意思。

江临枫见尚雅仪已经信以为真,就暂时放心地坐下来,一边喝着她为他准备的醒酒茶,一边回放着基因信的破译过程。应该说破译的程序是没有问题的呀,破译的结果不也正是自己所希望的吗?基因信?神给人的基因信?确实也太离谱了。叶知秋怎么会认为它是碰巧组成的文字游戏呢?有这种可能吗?当然也有。把DNA中的大分子用字母去取代毕竟是人为的,既然这个程序是人为的,那么由这个程序所导致的结果也有可能是人为的,或者说是编造的。难道我真的是错了,他们——那些记者、秦王卓尔之流都是对的?可是,“南极金字塔”已经实实在在的摆在那里,难道这只是偶然的巧合?

江临枫一向以思路清晰逻辑严密著称,可这封他自己弄出来的基因信却把他带进一个牛角尖里,让他钻不出来了。妻子已经把几碟香喷喷的饭菜摆在了桌上。江临枫只简单扒了两口,就到客厅打开了墙上的视屏——通篇都是对他“编造神话”的报道,同时还配以他愤怒地对着镜头吼叫的特写照片,连他独自一人一副苦瓜脸坐在巴堤雅的阳光屋顶喝闷酒的照片也贴上去了,真不愧是信息时代啊。如果真如某些记者所说江临枫“想让地球人都知道”的话,那么他的目标确实是达到了。但那又怎样呢?能阻止“吞噬者”直取太阳的步伐吗?能改变高天云他们赴死的命运吗?

江临枫又想到了他的老朋友,他必须再次和他取得联系。不想这次却一拨就通,耳机里传来了嘈杂的背景音。

高天云说他正在河西航天城指挥装卸核弹头,他听了老朋友的遭遇,感到并不吃惊,他说这是他预料中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可能相信所谓的神的基因信是真的,就是相信那是事实,也不会相信它能够在这么有限的时间内拯救人类。

可是,江临枫并不死心,他赶紧把到南极实地考察的情况告诉了他的哥们儿,希望他不要再对自己的发现产生怀疑,赶快敦促“地球拯救委员会”制定一个新的拯救计划。但高天云听后只沉默了一秒钟,接着就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口吻说:“老兄,既然如此,我们就来个竞赛好不好?你继续破译你的基因信,我继续执行我的‘拦截计划’,让大家来看看,谁才是地球的最终拯救者?”

“天云,你……”江临枫被呛得哑口无言,胸中顿时涌起阵阵悲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