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售楼小姐 短篇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7/


晚上,如约和小驴在京城有名的簋街见面,吃贵州酸汤鱼。

小驴的朋友叫刘海。刘海的岳母正是小驴提过的芍药街项目的负责人。如果通过刘海能把这个项目拿下,至少能赚到一千多万,3个人扒拉扒拉,也能分到五百万左右。够刺激,比买彩票中大奖的几率高得多,现在需要的是把握机会。

席间,刘海并没带来多少有价值的信息,只说现在还拆迁呢,且等了。至少得把春节过了再说。由于北京的气候条件限制,大冬天的建筑工地全都停工,怎么着也得等到春暖花开去了。

我仔细端详刘海,想从他的脸上看出有几分把握来。刘海穿一身休闲装,长得比较小白脸,跟现在流行的好男儿类似,对什么事都满不在乎似的,一看就是那种家境比较好的孩子。听小驴说,他开着一辆路虎来的,那车就值一百多万。

期间谈到芍药居那块儿地的定价,小驴说怎么也得定个1万往上吧,现在拿地也贵了,并且一万平米那么大,规模在那儿摆着呢,价格下不来。

"依你看,未来房价还有可能降吗?"我问。

"降什么降,地越来越少了,你等着瞧吧,明年还得涨。老百姓照样还买不起房,就拿芍药居那地来说吧,一万块一平米,老百姓肯定不买,一个月挣一千多块钱谁买它呀?"小驴高谈阔论,又把那些预测房价走势并且高喊楼市要崩盘的专家痛骂了一顿,说丫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未婚的小驴在接到一个女性的来电后突然改变了聊天方向,转而问刘海,你认识民工吗?

"怎么问起这个?你那楼盘的民工还能少吗?"

"熟人不好作案,我告诉你,我们售楼处有个老处女,快烦死我了,我就想找几个民工把丫办了!我靠,经常给我打骚扰电话。"

"多大岁数了?"刘海饶有兴趣地问。

"好象是30?"

"30还想骚扰你,想老牛吃嫩草啊?!这绝对是装处!"刘海总结性地发言,"这年头,哪去找这么大岁数的处女!"

"没人验证过吗?"我也跟着凑热闹,瞎说一气。

"这建议好,要不刘海你去验证一下?"

"我靠,我可不去,你还是找几个民工把丫办了吧!"刘海连连摆手。

小驴可能被她烦坏了,总之,说起这女的就有点气急败坏:"我靠,她这个人绝对是极端变态者,一年也能挣到小50万吧,竟然还能天天骑自行车上班!够省的!我干这么久,没见过比她还省的售楼小姐!"

"人家那是锻炼身体!"我笑着,"再说,也会过日子啊,这么好的媳妇哪里去找?现如今,打灯笼也找不到这么省的了!"

"我靠,谁敢要她啊,听说她还是玉米,玉米你知道是什么吗?李宇春的Fans!整天买一大堆李宇春的碟去街边挨个派送,这不有病吗?我又不喜欢李宇春。知道吗?在我们售楼处,说她行,说李宇春不行。说李宇春她准跟你急!"

"那还不得跟你打架!"

"打什么架啊,她这种极端变态者,绝对在一边发狠,"小驴吐口唾沫,瞪瞪眼,叉腰做凶横状,模仿那女的从喉咙里挤出一句,"你他妈的,敢骂我们春春……"

"肯定给你吃点迷魂药,夜里给你捆在床上,这刀就那么一下,把你给太监了……"刘海坏坏地笑,"不对,得把你'先后'了!"--我们把"先奸后杀"简称为"先后"。

"万一你是凉粉就更惨了,那你们两个更没法在一起!"我提醒道,凉粉是张靓颖的Fans,张和李都因超级女声而出名,但两者的粉丝却相互掐得厉害,之前有报道说两口子为偶像而大打出手最终打到医院去的事件,起因就是一个是凉粉一个是玉米,在选秀节目时彼此都拉对方为自己的偶像做短信投票,因意见不合而打架。

小驴郁闷坏了,苦着脸,皱着眉,"你说我怎么这么惨呐,遇上这么个女的,如果告她性骚扰,法院给不给我立案呐你说?她要真是个美女,骚扰我也就罢了,可她那寒碜样……"

"谁叫你长那么好看的?要我说,活该!"可算找到报仇的时候了。小驴平时没少损我,我得趁此机会灭灭他。

我们这帮男同学里面,就数小驴长得最精神,北京人夸你"精神"的意思通俗地讲就是"帅呆了"。小驴没去演艺圈混真是可惜了,可惜他生的那张明星脸。读中学那会,戏剧学校的老师上班里挑学生,一眼就把小驴看中了,没想到小驴一口就把人家老师给拒绝了,理由很简单,"我没兴趣!"后来小驴和我们一起炒房时,大家还笑话他,你要去戏剧学校,没准现在都大红大紫了,出场费怎么也得百八十万吧,哪里还会像我们这么辛苦,费尽口舌也拿不到多少提成。千分之三的提成还算高的,现在郊区的一些项目提成更低,竟然还有万分之八的。当然,如果你能做代理商,拿个百分之几的佣金还是不错的。可这样的好事能有几件呢?

小驴上学那会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经常有女生悄悄往他课桌里塞些好吃的零食,小驴转手就分给大家吃。那么多美女自动投怀送抱,小驴愣是没碰上一个喜欢的,好象跟其中一个交往过一阵也未有善果,直到后来毕业后做了售楼先生,又在售楼处搅乱了一池春水。据说售楼小姐们都暗恋上了他,而那帮买房的老头老太们看上了小驴,纷纷要把自己的女儿或侄女儿介绍给他。小驴还跟其中一个老太太的女儿相过亲,那个老太太在人大教书,女儿刚从国外留学回来,都已经拿到硕士学位了,小驴跟硕士见了一面就再也不去了。回来跟我们形容那女的:大近视眼一个,人长得跟个包子似的,除了会读点书肚子里多几点墨水,别的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啥也不会做,出得厅堂入不了厨房。我们这才知道,小驴原来想找个贤妻良母型的,说实话,这种类型的女孩子还比较难找,现在会做家务、善解人意的女孩快绝种了,我经常损小驴,"看你这么耗下去,不是准备当和尚了吧?"

"和尚就和尚,没看现在少林寺和尚活得多滋润吗!人家是手机、商务通、汽车一样都不能少!"

我提醒他:"一样都不能少的那是方丈,少林寺也就一个方丈吧?没听说要扩招吧?"

"再不行,取向改改,没看大街上一大帮花样美男吗?!"

"合着你要赶时髦,跟吉米学了呀!"

"打住打住,妮可你别把人家往歪路上引啊,人家李老爷子也怪不容易的,千倾地一根苗,还巴望着小驴能出息,平地扣饼呢。你倒好,巴望着人家成东方不败啊!"看我们对掐,马六同学终于忍不住出面制止了,以免事态向恶劣的方向发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