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8/


在公元前六世纪,在吴国这个被当时的诸侯公认的蛮荒之国出现了一个文质彬彬的公子,这个公子就是吴王寿梦的三儿子。

说到这个吴国,他本不是中国的本部。据说他的开国鼻祖是后稷的苗裔。在《吴越春秋》记载,这个后稷之母乃是帝喾的元妃,她的孩子却并不是帝喾的,而是据她说是在野外看见一个巨人的足迹后受感怀孕的。当时这种说法其实是一种掩饰的说法,在那个时代婚姻家庭制度还没有完全、法制化的情况下,野合生育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不过,虽然他自己是野合而化的,在过了若干代后,他的子孙古公却容不下同样是野合而化的名义上是儿子的儿子太伯。这个太伯是这个后稷的大儿子的。他把他的这个大儿子封到了一个蛮荒之地,这个地方就是在现在的吴国。

吴国这个时候还依然处在原始社会,他们刚刚结束了母系体系,进入到父系制度。纹身、披发、不著衣帽,生食鱼鳖是这个地区的民风民俗。而刚强、野蛮和颗粒必抢也是这个地区长久以来的习惯。本来这个地方在女性当政的时候,虽然物质资料要比稀缺,但是女性往往以母亲的忍耐来化解各种的不和谐。但是,有一天,已经在渔猎和耕作上处于优势的男人在一次部落会议后突然发难了,他们使用暴力全部地杀死了所有参加议事的各部的大。马上他们自己又重新了部落会议,这次会议完全地把女性打入到了附属的地位,但是已经失去经济权的女性现在不再是那些暴戾的男人的对手了。她们在社会和家庭全面地被打败,成为了一个第二性别。

刚刚因为女性的事情,就是因为他母亲的被传不贞而被自己父亲驱赶出中国的太伯自然也对女性充满了怨恨。他发誓要和中国决绝,不再讲习和沿用中国的衣帽礼仪,也不再习用中国的文化和传统,他要把自己完全地野蛮化。果然,很快,这个太伯就取得了当地人的认同。而且,以在中国学习到的治国的方略,他很快在这个依然是民主体系的吴国取得了统治地位。紧接着,这个太伯就打破了这个民主,他把自己的一家一姓的地位放在全体吴民之上。这就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吴国了。这个国家一致就没有得到相当于现在的联合国的周政府的承认,也没有给他们授予任何的爵位。因此,他就随便地给给自己加封为了吴王,以示和治国平起平坐,是一个另一天下了。

就这样,从太伯往下,一代一代,这个吴国就从来没有和中原之国进行过正式的接触。八代人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接触过中原和中原的文化。吴国从太伯到第八代,这个第八代的吴王名字叫寿梦。这一天,寿梦打猎从山里回来,忽然遇到一个衣帽穿戴截然不类吴国土人的人。这个人举止文雅、言谈大方,这使得寿梦很是羡慕。寿梦的祖先太伯尽管发誓要决绝中国文化,但是他的去中国化运动还是没有彻底,他们的家人依然在几百年里使用的还是中国的语言。所以,寿梦能够听明白这个人说的话。

寿梦把这个人带回家,请他来专门教育自己还很年幼的四个儿子。寿梦的四个儿子分别是长子诸樊、次子馀祭、三子馀昧和四子季札。这个四子,他生来就很漂亮,白白净净,让见过这个婴儿的所有的母亲都很惭愧自己为什么不能生育这样的孩子。稍微长大后,这个季札就对吴国的什么都是强者才可以得到好处的习俗非常的厌恶,他在和那些孩子们玩耍的时候,就提倡谁是最能忍让的。自然,他是一个受国王和王后宠爱的王子,他的吃穿用度是不需要去强抢的。他也就有资格在那里说三道四了。

季札的行为受到了他父亲的赞赏,他决定在他归山后,要把吴国传授给季札。寿梦把这个意思说给自己的几个儿子听。儿子们没有谁反对,显然他们也得到了弟弟谦让的启示了,认为暴力强抢那是野蛮的事情,而从心底里产生了厌烦。但是,毕竟寿梦和他的儿子只是在直观上觉得强抢是不对的,在理论和哲理上,他们还是没有一点眉头,他们不能去说服他们的吴国也像他们这样做。于是寿梦很是苦恼。就像一个想睡觉,天上就掉下一个枕头一样,寿梦得到一个饱学的中原人的指导,他非常诚恳地用他知道的最高的礼仪来迎接这个老师的光临。从此后,寿梦的四个儿子就开始正规地学习中原的文化和伦理道德了。在四个儿子中,季札学习得最快,很快,那个老师就觉得自己教不了这个季札了。他也要回到中原去,因为那里还有他的家人,思家心切那是一个本能啊。老师临行前对季札说:你们兄弟四个都很出色,你就更加优秀,老师建议你到中原走走、看看,实际地学习学习中原的文化和道德,那是很有用的。

季札真地听从了他老师的话,带了一些干粮就出发了。他们吴国现在还依然处在物物交换时期,没有什么货币的概念。就是这次中原之行,让季札懂得了很多,其中使用货币就是季札从齐国学习回来的一个重要的成果。当然,季札的成果还不止这点,像什么文字啊、耕田的技术啊、一些手工艺啊、分配的方式啊等等,总之,在季札先后留学中原的四次中,他把中原的制度体系是基本上地克隆了回来,这让吴国真地成为一个奴隶制国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也让寿梦更坚决了把自己的王位传给季札的想法。而寿梦的其他几个儿子对这个小弟弟的贡献和成就也是非常地佩服,他们真心地想让这个小弟弟来领导他们的吴国。

长幼有序、嫡长继承的制度也是季札从中原学习回来的一个重要的原则。中原的国家之所以上千年不更换,主要据说就是因为有了这个继承制度的原因。因此,这个季札就坚决地不同意父亲把王位传给自己。但是,寿梦也知道,兄弟相传也是一个辅助的继承法则,他在那个中原人那里就已经获知了。所以,他还想用这个法则去劝服自己最宠爱的儿子季札。但是,一直寿梦咽气,他的季札也没有同意继承王位。季札为躲避王位的继承,他干脆跑进山里去亲自耕种,把自己在中原学习到农业实践一番。事后,对于这点季札觉得好像是不孝,可是他很快释然了,孝顺只是家庭的行为,而王位继承制度是一个国家的事情,不能用家庭去妨碍国家,也不能因小失大。季札泰然了。

寿梦的大儿子诸樊是一个短命的国王,他很快就走到了自己生命的尽头。他也同样没有能够劝服自己的弟弟继承王位。但是,他仍然把王位传给了自己的弟弟馀祭,他希望他的小弟弟长寿,最终在这样的传位中,王位还是会落在季札肩膀上的。诸樊很安心地去了。诸樊的弟弟馀祭也是一个短命鬼。其实,这是诸樊的交代,馀祭未来让自己的弟弟早一天可以登上王位,就服用了一种慢性的毒药,于是馀祭就要归山了。他想威逼自己的小弟弟来继承王位。蒙在鼓里的季札,他以为哥哥是在装病,就跑到鲁国。鲁国是圣人之国,鲁国的国君现在也对已经教化的吴国加以了承认,可以说一般的中原国家都承认了吴国了。鲁国的国君请季札这个外界纷纷赞颂的君子观看鲁国的礼乐和欣赏鲁国的歌舞。季札一连一年流连在诗书礼仪的王国,他陶然了。而吴国的王位就落在了馀昧的身上。

新君登基,季札自然要回去庆贺。在朝仪结束后,馀昧请弟弟季札担任联络中原诸侯的特使。在那个时候没有这个称谓,这个称谓是笔者自己的杜撰出来的。季札又很快到齐国,齐国乃是姜子牙首任的一个国家,礼仪也很出众。从齐国出发,季札又到了郑国,见到了大夫子产,得到很多的教益。在卫国,季札见识了卫国的许多的音乐天才,但是季札隐约觉得卫国的音乐太过于……过于什么呢?他自己也不太明白。就样一路逶迤,季札来到了晋国,拜访了赵韩魏三家晋国最有名的世家大夫。紧接着,季札向北而去,他要去天子之国,周。

季札在鲁国的时候就听说过在晋国之北有一个小国,国君叫徐君,是一个谦谦君子。于是,季札在从晋国去周的途中,就专程去拜访了这个徐君。两人摆谈得非常投机。徐君送了不少他们当地的特产给季札,而季札因为是在出过程中,也没有什么东西相赠,就只好把自己的佩玉送给了徐君。而徐君的眼睛一直看着季札腰间的宝剑的。季札知道徐君喜欢他的佩剑。但是,佩剑可是礼仪的标志,而季札马上要周去朝见天子,失掉礼仪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于是季札就没有开口,他暗想在回来路过徐国的时候一定把缘由给徐君解释清楚,再把佩剑相赠。可是,在季札朝见完天子回吴国的途中,路过徐国,却得知徐君已经病故。季札非常遗憾,他马上跑到徐君的墓前,非常诚恳地述说了自己为什么没有立即把佩剑相赠的原因不是吝啬,而是出于礼仪,现在他回来了,他要兑现他自己心中的诺言。于是,季札把那把价值万金的宝剑悬挂在了徐君墓前的树木上,又深深一揖,然后才离开了徐国。

回到了自己的吴国,季札就听到一个噩耗,自己的三哥从马上摔下来,摔成了重伤。而满街的人都在议论该季札公子继承吴国的王位了。这下,季札就没有再进宫去了。他遥遥地对着王宫深深一鞠躬,说:“哥哥,不是小弟狠心,我们兄弟虽然情重,而天下苍生就更显要紧了。为了将来的吴国的稳定,请你把王位传给我哥哥馀昧的儿子王僚吧。可怜我的那个大哥,来个儿子也没有就去了。”季札把刚才他说的话告诉了他的副手,就一回身消失在漫漫的大道上,从此谁也没有再见过这个公子季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