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一季 法兰西之恋 37章 第一个军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在清晨的时候,唐云扬睡得相当死,以至于车间里安装机器嘈杂声,并没能影响他香甜的睡眠。在梦到简.梅林的时候,这个梦自然不会不香甜。

很可惜,美梦总是难以长久的。当太阳升起来后不久,一位到来的法国军官就打断了唐云扬的美梦。

福斯特.德里昂坐着一辆马车,去往坐落在南锡城西郊的那个地址。

现在天气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夜晚的寒气这时已经退了个干干净净,可他身上依然裹着军大衣。倒不是感到寒冷,可他刚刚收到的一纸命令,不能不使他的心情极端阴郁。

在一纸命令之下,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南锡城城防司令部指挥下的宪兵军官。他被任命为一支新成立的“试验军队”的军官。要命的是,这支还不知道在哪儿的部队的组成,居然要由他的那位情敌一一唐云扬的指导下完成。

“最少,暂时来说,他才是这支军队的指挥官,我的天哪!我会被他害死的。”

一想到这儿,原本就十分阴郁的心理就愈加沉重。为此,他在这寒气已经消散的上午再度裹紧了军大衣。

不久之后,马车到了这那个地址的附近,这时福斯特.德里昂才发现,那儿居然是个热闹非凡的破工厂。

一辆一辆载货马车不停的出出进进,大群来来往往的工人形成了嘈杂的人流。

“我的上帝,看起来那家伙是个疯子,他到底打算做什么呢?”

清早起来的朱斌候从晨跑回来之后,就感觉到日子有些百无聊赖。

那个看起来满有意思的麦克.郎一大清早就出门了,说是唐云扬给他交待了一些事,他必须立刻去做。查尔斯.金虽然昨天在麦克.郎一拳下哼哼了半天,但那并不影响今天他工作的热情。

除此多外,朱斌候一个人也不认识,只好无聊的站在二楼之上,望着下面的工人们为安装着一套套机器而忙碌个不休。

这个无聊的时段,一直持续到那个法国军官的到来。这位法国军官并不是霞飞将军的那位副官,他是另外一个落入到唐云扬算计当中的人一一埃米尔.德里昂上校的儿子,福斯特.德里昂少尉。

“哦,我来的真不是时候!”

福斯特.德里昂叹息了一声,不再说话,只好在二楼走来走去的等候唐云扬起床。

作为一个交换,福斯特.德里昂并没有因为他草率的所作所为,受到丝毫惩罚。为了这件事,他的父亲埃米尔.德里昂上校与简的父亲卡瑟.梅林充分合作,从陆军部向霞飞将军施加相当压力。

当唐云扬被无安然无恙的从霞飞将军的法军司令部中放出来的时候,福斯特松了一口气,他以为这件事会这样过去,虽然他还是不能进入梅林家的大门。

所以,今天福斯特.德里昂来到这个正在迅速兴建的破工厂时,满脑子屈辱的同时,又无时不刻在考虑要如何取得这个中国人的谅解。

“向一个中国人低头吗?这简直是一种耻辱!……那个中国人会原谅我吗?”

一想到唐云扬那双锐利的,发亮的眼睛,福斯特心里就不由一阵哆嗦。尤其,那天在梅林家一连两次,被他轻易制服,这不能不使他留下深刻印象。

正在他心中疑虑万千的时候,朱斌候过来用十分纯正的法语告诉他。

“少尉先生,唐先生已经在等您了!”

福斯特斜起眼睛看了一眼朱斌候,那种发自骨子里看不起中国人的鄙视一览无遗。这要放在昨天以前的朱斌候也只能是默默忍受,中国人在法国的地位他如何不清清楚楚。

参予过唐云扬与霞飞谈话的朱斌候,自然清楚福斯特.德里昂将来所扮演的角色。

“小心哦,我看唐对于您的打扰可不怎么高兴呢!”

福斯特.德里昂翻了朱斌候一眼,气鼓鼓道:“管好你自己吧!”

他并不知道这个穿着外藉兵团制服士兵来自哪里,不过他的告诫仿佛在嘲笑他的地位一样,这使他更加不喜欢所有的中国人。

“欲先征服一个人,必须先要征服他的心。眼前这个家伙,就是我要征服的第一个军官。”

唐云扬尽管心里想着,眼角也在不停瞄着福斯特.德里昂的神情,手下的动作可没有停。对于福斯特.德里昂故意放重的脚步声,根本就不予理会。

手里把他那把毛瑟1912式7.63mm手枪拆零件,一面擦着枪一面向跟在福斯特.德里昂身后的朱斌候说话。

“你说,叫什么狗屁毛瑟,哪有我们家乡的称呼带劲,盒子炮!听听,这名字多得劲!”

“唐,这里有位军官来找你!”

听到朱斌候的话,唐云扬装出一付刚刚察觉的模样,抬起头来。

“呃,福斯特先生,真没想到会是您,今天您来不是抓我的吧?”

福斯特.德里昂见到唐云扬时,收起了那付在中国人面前的趾高气扬的表情,他微微弯弯腰,算了对从他进来就一直坐在那儿没动的唐云扬行了礼。

“您好,唐先生,我奉总司令部的命令,来接受您对新军队组建的指导。”

“哦,这件事!不忙。私人透露你个消息,这得等霞飞将军的副官到了才行,他才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 (本书17K首发)不笑生A群:35761481

唐云扬不经意的口气当中,透露的消息使福斯特.德里昂感到吃惊。

米勒上尉的名字他听说过,他是霞飞将军最为信任与爱护的军官之一,如果他是这支实验部队的指挥官的话,那么……。

“无疑,霞飞将军的十分重视这支实验部队,那么这次的调动未免不是一个机会!”

就在福斯特.德里昂为了这个消息沉吟之时,唐云扬说了一句。

“福斯特先生,您坐下好吗?我不大习惯仰着头和别人说话!”

看到希望的福斯特.德里昂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感到气恼,毕竟他的位置与那位米勒上尉差的可就不是一点点了。居然,那位米勒上尉在某种程度之上也要接受这位唐先生的指导,那么现在得罪他将是件十分不明智的事情。

“是的,唐先生,能够得到您的指导,我感觉到非常荣幸!”

一面说着,福斯特.德里昂一面脱下身上的大衣,抛给朱斌候,并顺口吩咐了一句。

“咖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