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24 较量(四)

zhurui1963 收藏 4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陈家林被直接送进了医院。 陈家林的脸黑得发青。 来照顾他的护士却忍不住笑起来:“怎么啦,大英雄?” 陈家林眼睛仍旧瞪着,仿佛没看见她,也仿佛没听见她说话。 其实他们都认识。 因为这个护士和他一样都是北京的兵。叫孔月明。是孔未名的妹妹。 那次到军营来用阴沟泥巴扔陈家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陈家林被直接送进了医院。

陈家林的脸黑得发青。

来照顾他的护士却忍不住笑起来:“怎么啦,大英雄?”

陈家林眼睛仍旧瞪着,仿佛没看见她,也仿佛没听见她说话。

其实他们都认识。

因为这个护士和他一样都是北京的兵。叫孔月明。是孔未名的妹妹。

那次到军营来用阴沟泥巴扔陈家林就有她的份。

孔月明却并不生气。

而且,不一会儿,她又带来了一帮人。

都是北京来的新兵护士,也就是那一帮用阴沟泥巴打陈家林的人。

陈家林这次不再无动于衷,而是眼睛挑衅地盯向他们,甚至鼻孔里发出了笑声:“现在对付我正合适!”

女孩子们一个个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放肆地大笑。

幸好医生邓医生进来了。

她可是装甲部队医院有名的冰美人,已经二十五岁了,还没有结婚。整天那脸象冰一样,战士们都有些怕她。

女孩子们在她冰一样的眼光下,吐着舌头,退了出去。

邓医生盯着陈家林:“为什么秦明扬不来看你?”

陈家林被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问得一愣。

邓医生可不要他回答,边看陈家林的伤,边继续道:“他还以为所有的兵都象他一样是铁人?这都是两次负伤了!简直是不负责任!”

陈家林想说什么,邓医生轻声而严厉地道:“闭嘴!不养好伤,别想出院!一个军人连身体都没有,是什么好军人!”

陈家林的脑壳开始变大了,他可不善于对付女人。

所以,他只得闭上眼睛。

没想到那邓医生气就更大了:“我真的很不理解你们这些不相信医疗科学的军人。你们这样做,不光是害自己,也是在害国家!你们把伤严重了,是不是国家花的钱更多?”

陈家林实在受不了,他只得小声地道:“那我不医了,好不好?”

邓医生白皙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哼!到了医院就得服从医院安排!从现在开始,没我的同意!你不准离开医院一步!”

邓医生气哼哼地走了。

可是,孔月明马上就进来了。

开始给他亮体温。

最恼火的是,她一双象狗眼睛一样湿漉漉地,还温柔地看着他。

“杀了我吧!”陈家林觉得自己身上有千百个虫在爬,有些发热,有些痒。

孔月明却一点都不忙,还很温柔地道:“你为保护战友负的伤。要受表彰吧?”

陈家林赶紧打起了扑鼾。

孔月明反而笑出了声。

门“枝桠”一声,有遛进来了一个圆脸的女护士。

陈家林可记得到,这是那次用阴沟污泥砸他最凶的女孩子。

陈家林真想躲进铺盖里去。可是他正在装睡,当然不能动。所以,他只有更大声地扑鼾。把汗水都憋出来了。

圆脸护士把头伸过来:“不会真睡着了吧?”

陈家林使劲地闭紧眼,可是,鼻子却闭不住,嗅到了女孩身上的香味。

偏偏那女孩子还凑近了他的脸说话:“我总觉得他在装。”

吐出的气息,直喷到他脸上。

难受啊!

又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来:“他尖着呢!是怕我们又整他呀!”

又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会儿让他睡,我们干脆晚上来!他那时没有瞌睡了。再审问他,还没人发现呢!”

陈家林真的受不了了!他晕啊!

脚步声悄悄地走了。

孔月明也悄悄地走了。

陈家林先把眼睛掀开一条缝,再慢慢地睁开。

已经春暖花开了,一只鸟儿爬上了窗台,在明媚的阳光下,欢快地跳动着。

陈家林长出一口气,看着那自由而欢快地鸟儿,心里发起了愁。

自己这日子怎么过呢?

他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对付女孩子他真的没经验。

可是,他已经得罪了这群女孩子呀!

看她们那象这鸟儿一样的欢快劲,只怕要自己这个送上门来的家伙,象这鸟儿啄虫子一样地吃掉。

吃掉陈家林也不怕呀!只是不要这样玩来玩去呀!

你看那鸟儿把虫子一会儿啄到这里,一会儿啄到那里,一会儿叼上高空,一会儿又丢下来....

陈家林觉得自己就是那欲活不能欲死也难的虫子。

他叹口气,越来越沮丧。

邓医生又进来了,竟然带来的水果,还有罐头。

容不得他感谢,邓医生又开始唠叨了:“为什么秦明扬还不来看你?”

陈家林如何回答得出这个问题呀?

邓医生可不管他无话可说,还是拒不回答,继续着她要说的话:“战士负伤,作为部队的主官,有责任有义务来看。这是一个基本常识。何况还是为了帮助战友!”

陈家林没法安宁下来。

一会儿是那些要对付他的护士们,悄悄地遛进来,不怀好意地看着他笑。

一会儿,那邓医生来一次,仿佛她没有别的工作了。或者说,她是盯上了陈家林。而且每次都拿陈家林心中的偶像秦名扬说事。仿佛秦明扬十恶不赦似的。

陈家林只有一个办法,努力地睡觉。直睡得一身都痛了。


下午六点了,训练才陆续地结束。

连长刘成苦笑着:“我认为就实战要求,有三分之二的人,根本不合格。”

秦明扬点点头:“这只是简单的组合训练!”

刘成坐了下来,一言不发。

指导员忙着招呼战士们洗热水澡去了。

秦明扬坐了下来:“但是,无论你如何训练,必须完成!”

刘成募地抬头盯住秦明扬:“根据侦察员的选拔训练标准,他们中,无论从灵性还是战斗决心,都应该被淘汰了!”他猛地站了起来:“其实,他们基本是每个人都完成了新兵训练。是可以下连队了。你可以把优秀的人留下来。”

秦明扬摇摇头:“不!我想好了!我给你一年时间,我新编的训练计划也带来了!训练不出来,是你有问题。”

“我!”刘成一巴掌拍在自己身上:“我自己也不合格啊!”

秦明扬点点头:“是的!你与侦察连老兵完成第一阶段训练后,我将给你请来新的教官。到时,你也参加训练。”秦明扬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一本书:“你看看这部书!”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首长,你知道我文化不高。这炼钢炼铁的,我怎么看得懂啊?”刘成哭丧着脸。

秦明扬一把把他抓起来:“你小子看清楚,这是一部小说!他给我们描写了一个战士是如何成长的!”秦明扬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就是一句中国古话,百炼成钢!你要和这些战士一起给我练成钢!”

刘成笑了:“是小说啊!”

“喂!别让指导员看到。惹些麻烦。”秦明扬小声道。

刘成点点头,把书藏在枕头下面。

指导员显然因为热水和猪肉伙食,得到了战士们的欢迎。

洋洋得意地回来了:“我看战士们洗了热水澡,吃了肉,情绪还是很高啊!”

秦明扬点点头:“后勤、休息要绝对的保障。这个指导员和我负责。训练,负责执行管理!先讲完成,再讲速度和质量!”

刘成点点头。只要有秦明扬给他打气,他信心又来了。

指导员轻声道:“首长,现在还有两个事。”

秦明扬把自己的身子舒服地缩进藤椅里,闭上眼挥挥手:“说!”

“一,吃饭;二,陈家林的事值得表彰,所以,今天晚上我们应该去医院看看他。”

秦明扬点点头:“饭,马上去吃。医院该去。”

说罢,一立而起:“我走了!”

弄得连长刘成和指导员愣呀愣的。


陈家林看到连长和指导员,高兴得象个小孩似的。

临走了,他突然拉住了连长:“我要一个战友来陪我。”

连长盯住这个孤傲的战士,在他的记忆中,还没听到他求过人。

指导员想了想,笑着道:“你想战友?”

陈家林不说话,只是用一双黑亮的眼睛盯着他们。

指导员点点头:“你要谁来陪你?”

“谁都可以。”

指导员笑了:“行!”

“不行!”邓医生轻声道,接着温柔而不容抗拒地道:“这里是医院,这里护理工作应该由我们医护人员来完成。其余的人,我们只接待病人。”

连长和指导员只得一人握住陈家的一只手:“我们会每天安排人来探望你的。”

陈家林闭上了眼,突然抬起身子:“我要一根练拼刺刀的枪模型。”

三人都不解地盯着他。

陈家林的眼神不容抗拒。

邓医生还是轻声道:“武器模型也是不能带到医院来的。”

陈家林盯住她:“那其实就是一根木棍。”

邓医生还要摇头。

陈家林已经一下子掀开了铺盖:“我腿断了,也不住院了!”说罢,已经要往床下而来。

连长和指导员忙按住他。

陈家林如一头发怒了的狼,那眼里的黑光更冷更厉。

连长刘成轻声道:“邓医生,那真是一根木棍。”

邓医生冷笑一声:“木棍?我就信刘连长一回。”


刘成他们走了以后。

陈家林便开始了提心吊胆的生活,他不知道,那些把自己恨之入骨的护士们,会怎么来对付自己。

关键是她们老不出现,这叫陈家林等得心里难受。

四周非常安静,安静得连外面的虫叫声,都格外地吵。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时,那邓医生也不来了。

陈家林一双眼睛就盯住那门,不知道这些女护士何时才能出现。

终于,他听到了脚步声。

一步步地朝自己病房走来。

陈家林的心悬了起来,仿佛跳得顶到了喉咙。

他不得不猛吞空气,还是心跳得难受。

但是,脚步声渐行渐近,又渐行渐远。

一切又归于了平静。

陈家林一颗心才放下去,脚步声又响了。

而且这个脚步声很轻,被开始的脚步声压住了。

他听到时已到房门口。

不待陈家林思考,门已经开了。

陈家林眼睛睁大盯住。

是孔月明。

孔月明微微地一笑:“你眼睛睁那么大干什么?”

陈家林只得慢慢地闭上眼睛。

“你把眼睛 闭上干什么?”

陈家林这次就没撤了。只得把眼慢慢开了一道缝。

孔月明一步步地走到他的头边。

陈家林觉得自己的面部肌肉控制不住在颤抖。

孔月明把身子俯了下来。

一股幽香一下子扑入陈家林鼻子里。

陈家林极力忍住,不打喷嚏。

孔月明轻声道:“我哥哥来电话,让我告诉你,所有战友都想念你。”

“阿嚏!”一个大大的喷嚏,惊天动地地喷了出来。

孔月明这次也遭了秧,一时苦笑不得。

陈家林也愣住了。

他很想道歉。

可是被喷了半边脸的孔月明一跺脚,出去了。

陈家林傻在了那里。

“来吧!来吧!”他把身子坐直了,象老和尚打禅一样。

他决定听天由命,他决定高昂着自己的头,勇敢地去承受这一起该受的东西!哪怕这是误会!难道让自己去向这些女孩子求饶?放屁!

不过他究竟不是老和尚,他的心里还有很多不平的!

比如,孔未名那事绝对不是自己告的。自己看到他遭殃了,原是觉得看书没什么错。见指导员要上纲上线,先是生气。后来便觉得应该找秦明扬,他知道他会保护孔未名。可是,大家误会是自己告的密。

现在孔未明竟然把电话打到他妹妹这里来,要干什么?只是问候吗?

陈家林长出一口气,象他这样桀骜不逊的人,是经常被误会的。

他也总是以不合作不辩解的态度进行反击。

不合作是因为他讨厌别人误会自己。

不辩解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本就没做根本用不着辩解。

反击,他是要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厉害。

所以,他的反击常常是不计后果的,就象狼一样。

唐红军闯到自己的枪口上,那也是他自认倒霉!

现在他也没有丝毫后悔!

绝不解释!

这是他的当初也是永远的决定。

等待真是难熬。

他甚至听到了隔壁病房发出的鼾声了。

他也决定睡去。该来的总是要来,何必想那么多呢?

因此,他慢慢地靠在枕头上。

神经这一松弛,就开始迷糊了。


这时,一辆吉普车悄悄地停在了医院外面。

一个人从上面走下来,进入了医院。

一步步地朝陈家林的病房走来。

这个人的步子很轻,轻得陈家林也没听出声音。

直到他走到陈家林的病床边,陈家林才募地惊醒了。但接着他的嘴巴被那人捂住了。

陈家林笑了,笑得很开心。

那人用手指点着他的前额,伸出了大拇指。

陈家林面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这时,一阵皮鞋轻轻敲击地面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人一惊,四处盯了盯,又停住了。

邓医生的身影在门口出现了。

陈家林很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眼前的首长、大英雄,在听到脚步声,脸上会出现一丝惊慌。

这时又更不理解,开始邓医生还把这个人骂得象个恶棍似的,为什么在这时,会笑得这么开心。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陈家林也看出来了。

“我知道你会来的。”邓医生温柔地道。

她立刻倒上了水,继续温柔地道:“我知道你很忙,这么晚了。就不要来了,我们会照顾好你的兵的。”

接着她笑出了声:“你看我这记忆。我已经褒好了一锅汤,竟然忘记带来了。等等啊!”

她走出去,对值班女护士吩咐了几声。

又步子轻快地进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