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二章名将归来 第十九节敌人的来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坦克的履带转动着朝有火光的地方开进,坦克的前机枪以及并列机枪发出好听的哒哒声,冒着火舌的机枪向山上毫无目标的胡乱扫射,把一切可疑的东西都打成随片,步兵连的火器排从后边抬来弹药箱,迫击炮和坦克炮像火力比赛一样倾泻炮弹。

与公路相邻的山被烧成一片火海,张学义就在一个雨水冲击而成的沟里猫着,任凭外边火力如何凶猛他都不动地方,十几公斤的火箭筒就丢在一边,不过它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模样,在子弹和炮弹的攻击下火箭筒都被打的扭曲变形,炮弹破片四处乱可就是没一片打中张学义,他拿出毛巾捂着嘴抵御着空气中过强的高温以及硝烟,财大气粗的美国人可以用常规武器把一座山削平,看来这并非很过分的想法,炮弹不断的爆炸引的地面不停的摇晃,山上的干土被不停的抛向空中又落了下去,张学义已经被炸起的泥土所包围,再过一会就会整个被埋在土里。

侦察组的其他成员看着眼前的山着火也是干着急没办法,美国鬼子的炮弹比日本鬼子的多,想穿越炮火封锁区那肯定是不可能呢,至于组长能不能回来那就要看他自己的,这种情况下越人多就越伤亡大。美军使劲轰炸了一通停了下来,张学义从掩体里把落满土的脑袋伸出去,他看山下美军忙成一团,几台受伤的坦克正在快速维修中,抢修车已经出现在公路上,美军坦克的火也被扑灭,张学义看到美军不再注意他估计就是以为他死了,这样正好,他小心的从藏身之地出来飞快的向山顶跑去,山上的侦察兵们一看他回来了彻底就放松下来,好多人以为他死了呢。


回到山顶上的潜伏阵地上张学义抖掉身上的土骂着:“他奶奶的,我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难对付的敌人,小鬼子以前塞满人的战壕持续炮击最后把国军打走,美国鬼子连人都看不到就舍得投入这么多弹药,他们也不知道心疼钱?”

“哎,我到了朝鲜才知道什么是美械装备,老蒋那只能算用部分美国武器装裱起来的部队,美国人这坦克出动就十几辆飞机日夜不停的炸,战斗机晚上还四处巡逻,几乎是不间断的空中侦察和打击,咱们人少好隐蔽,大部队进来以后可怎么办?” 吴汉坐在地上叹气,他并不是没信心打胜仗而是替自己以前的战友担心,他们带着骡马和不少重武器,可跟灵巧的侦察组不一样,那飞机下来九二式机枪以及迫击炮步兵炮往那放呢?美国战斗机上的八挺机枪一起扫射可比防空战车上的四联重机枪猛,给谁能受的了?另外解放战争中缴获的高射炮高射机枪是最稀少的武器。

组里的收报员架好电台接收总部的命令,电波信号虽然清晰但是有些微弱,看来通讯距离有些远,收报员记录完电波信号后把一张纸给了张学义,侦察组里操作电台的人只有收发信号的能力,至于收到的是什么发出的是什么他们不懂,密码本只有张学义一个人有,他需要发电报的时候要自己起草电报自己把明语译成暗语,然后再把暗语译成需要发的信号,发电报的看者纸上的点和划就可以发出去,其实张学义自己可以独立操作电台,但他的事情也够多的。

电报译好了以后他看完就高兴的站起来,“太好了,他妈的这可算出了口恶气,我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三十九军的一个师对美第一骑兵师第七团发动攻击,歼灭两千多人,美军的主力团也打不过我们,部队主力已经越过云山南下。”

“怎么走的这么快,我们使劲跑也没主力太远,看来还必须走的快点否则我们成是师侦察营了。” 吴汉看看天色,他们的行动规律是白天睡觉黄昏攻击夜晚行军,这个时间规律就决定他们要去那,他们的目标已经放在平壤,平壤地区已经属于兵力空虚的地区正适合侦察组活动。


遥远的美国正有一群人为张学义的安全着急,别墅里到了很晚都亮着灯,一家人都不敢睡觉生怕耽误了有价值的电话,可电话总也不响,白天响几次也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张学义年迈的母亲每天呆在家里劝说儿媳妇们不要担心,十几年的战争中张学义也没受太重的伤,也就是些皮肉伤,生命是不会有危险的,正在朝鲜山路上背着步枪轻装前进的张学义是看不见家里人的担心的,他现在感觉有一支加兰德半自动给他撑腰他可以在朝鲜当大爷,可以打的美国人屁滚尿流的。

秀芝是张学义最后娶的一个老婆,她跟张学义在一起的时间不过四五年,属她最担心张学义的安全,她没事就坐在电话前等着,希望他能给家里打个电话,可他一去不复返,别说电话就是连电报也没有,新中国还没跟美国建交,写信发电报也是一样的麻烦。每天秀芝都是躺在电话旁边的沙发上休息,等电话等的困了就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早晨仆人叫她起来吃早饭,即使这样等也没等到什么消息,偶尔有张少帅的信和电报从遥远的台湾过来,大陆几乎听不到任何消息,美国电视新闻广播新闻报纸新闻上对中国的报道全是些有政治色彩污蔑,也看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她就知道张少帅也在打听他。

小兰每天早睡早起等消息,她正坐在客厅喝咖啡门铃就响了,她急忙跑过去打开门,门外的人递上一封信后问:“早上好夫人,这是您家的信。”

“谢谢。”小兰接过信转身就进了房间,她看信是从日本邮过来的就立即打开,她往信封里看了看有信纸和照片,她拿出来才发现是丈夫和美国远东军总司令的合影,不过照片很旧她家也有,那是四四年时候张学义和麦克阿瑟合影,他们一个是盟军参谋官一个是盟军战区司令官,那会他们还不是对手。她打开信看到一行行整齐的英文,信是麦克阿瑟写的,至少是他起草的,秀芝披着件衣服走过来问:“谁的信?”

“是麦克写的,我给你读,‘尊敬的宋小兰女士你好,我是麦克阿瑟是张学义的朋友,我们的合影是我的士兵从朝鲜某处山区里的美军士兵尸体上找到的,我不明白这照片为什么在这里,像这样珍贵的照片我想他是不会轻易丢弃的,我想如果没错的话他已经早早回到中国并在新政府任职,朝鲜的战争可能引起他的注意,我想他一定就在朝鲜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与美利坚合众国的军队战斗,这不是我们的私人恩怨,我们也是执行政府政策的工具,即使他杀害了无辜的美国年轻人我也不会怪他,他是个军人我也是,我们只能执行命令而不能讨论命令,我以联合国军总司令和美国陆军五星上将身份向你们保证,我是不会向我的士兵下达伤害他个人的命令,我希望我们的私人关系不会受这次战争的影响,政治就是今天为敌明天为友,我想未来中国和美国可以和平相处,只有另人厌恶的政治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永远不是对手,我正努力使用我能所掌握的资源去找到他的下落,我会尽快给你们确切的消息,你们的朋友麦克,一九五零年十月三十一日’。”

秀芝听小兰把信翻译完了叹着气说:“他终于又去了我最不愿意让他去的地方,他为什么总在是非圈里,就不能躲开这些事?”

“我想他回中国不是故意为打仗去,他走的时候朝鲜还没打仗,我想他是回去看看他的兄弟和朋友,战争一开始我想他也没想打仗,只是美国人的轰炸可能把炸弹丢在东北某个地方,那里是他的家乡故地他是出于义愤才去跟美国人打,现在麦克说不会伤害他你还担心什么?”小兰把信放下,她打算把信压下不给婆婆看。

“刀枪无眼,一个根本不在战场的司令官的保证全是废话,我看报纸上说麦克阿瑟总在日本的指挥部里指挥战争,他只坐船和飞机四处看看,他又不在前线,有几个美国兵会认识他?”秀芝感觉等到这个消息还不如不等,这个消息实在太另人失望。

张学义的母亲没用仆人搀扶就走了过来,老太太问:“有什么事情,怎么不跟我说说?”老太太看看小兰手里的信,又看看她拿的照片,小兰马上说:“美国人在朝鲜发现个照片,他们根据照片判断他就在朝鲜。”

“他在那就对了,自打没有清朝的时候日本人就想借道朝鲜打中国,清朝的时候又打朝鲜,现在美国人成世界最强的国家,它也控制不了自己的野心,他打朝鲜目的就在于中国,我儿子是不会看着不管的,他在黑龙江和吉林都打过鬼子,那的老百姓比家乡的人还支持他,他怎么不会去呢?他会没事的。”老太太转身走了,嘴里还唠叨着:“他会没事的,他最多走一年就会回家,以前一直是这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