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宝传奇 第一部:平原魅影 第十八章:水 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6/


周老三长出了一口气,又把头放下了。


赶车人又问:“这位老哥,你这是要上哪里去呀,怎么昏倒在路上了呀?”


周老三想了想,说:“唉,我也不知道我应该去哪里,你这车是要准备去哪里呀?”


赶车人的长鞭在空中甩了一个清脆的响鞭,说:“噢,我是河北盐山县北店河村人,我这是到山东济南送货去了。”


“你是在哪片地界遇到的我呀?”周老三又问。


赶车人回头说:“那片荒草地,应该是山东省宁津县,那个地方离一个八里庄的村子不是太远,我就是从那个村子里穿过来的。”


周老三明白了,自己并没有走出多远,而是自己一直在那片荒草地里转圈,不停的走,直到累的昏死过去。


赶车人又挥动了一下鞭子,问:“老哥,你现在醒了,你是跟着我一起去河北,还是现在就下车呀,前边过了这条思女河就是河北地界了。”


周老三想了想,说:“兄弟,那我就跟着你去河北吧,我现在也说不好去哪里。我这里先谢谢你了。”


赶车人大笑着说:“老哥,说谢咱就见外了,咱们都是长年在外跑的人,谁没有点难呀,我要是看到你不管呀,说不定下次我遇了难就没人管我了,哈……我看你心事重重的,和我到河北看看也不错的,再说了,河北和这山东就隔着这一条大河,来回也就是一天的路,如果还有没了的事,想回山东就回来了,哈……。”赶车人性格直爽,说完又一阵大笑。


周三望着蓝蓝的天空,又问:“兄弟,你贵姓?”


赶车人回头说:“什么贵不贵的,哈……我叫高大年,赶车拉角总跑河北山东这条线。”


周老三说:“兄弟,我叫周朋举,湖南人,排行老三,别人都叫我周老三。”


高大年扬胳膊挥了一下鞭子,又甩一个清脆的响鞭。大红马一溜小跑,奔上了长长的大桥。


宽阔的思女河水,奔腾着流向远方,黝黑的河水深不见底。当拉着周老三的马车,行至大桥中间的时候,桥下的激流中出现了一个旋涡,然后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水中渐渐的浮上来。


拉车的大红马一下子停下了前进的脚步,有些惊恐的高高的扬起了头。高大年甩了几鞭子,但是大红马就是一步也不往前走。大红马就象发现了相当可怕的事情,不停的嘶鸣着。


“这马怎么了,平时也不这样呀,今天真是怪了。”高大年紧紧的拢着马头说。


周老三现在体力有些恢复,忙从车上跳下来,此时他已经感觉到了问题可能是出在水里。当周老三探身往桥下看的时候,水里的黑影正在水中翻滚,一只巨大的利爪正从水面上伸出来,在阳光下爪上的黑鳞片闪闪发光,它在水面上抓挠了几下又缩回了水下。


“天啊,师父呀,你说的话应验了,我今天真的看到了……”周老三望着河水中的浪花说。


高大年听到周老三说话,忙扯着缰绳走过来,问:“老哥,你在说什么,水里没事吧?”


“噢,没什么,看着这河水我,想起了我的师父。”周老三低声说。


当高大年走到栏杆前往水里看的时候,河水中的巨大的黑色怪物的影子,已经沉入了深深的水底。宽阔的河面上,只有层层细浪往前推赶。


大红马恢复了平静,高大年扶着周老三又坐到了马车上。随着清脆的鞭响,马车又踏上了路程。就在周老三他们刚刚上路后,在深黑的河水中冒出了一团血污和几件乞丐穿着的衣物,在一串粗大的气泡冒过后,又有一张雪白的人皮从水底翻腾上来,随着河水飘向了远方。


巍巍泰山高入云天,神奇的山脉连绵起伏,这里是山东的佛教圣地,是齐鲁儿女朝拜泰山奶奶神的地方。这里一年四季香火旺盛,是一个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在泰山的后山脚下,住着几十户人家,青山绿水一片幽静。然而这里朴实善良村民并没有发现,有几双邪恶的眼睛已经盯上了这里。


山坡上的树林里几个黑影在晃动,他们拔开草丛,向山下的村庄张望着。


“大哥,晚上动手不行有人,这白天也不能动手呀,你看,他这村里白天活动的人更多呀。”


“晚上为什么不行?”


“总有人在那里哭,是个年轻女的。”


“白天不行晚上不行,那咱们还做不做了,你们这群笨蛋。晚上我和你们一起来。”


领头的说完从地上爬起来往山上走,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周老三的师哥黄亚楠。


夜色笼罩着整个泰山山脉,乳白色的雾气在山林间飘浮环绕。黄亚楠趁着夜色,和几个手下又来到了村庄附近。


“大哥,咱们再等一会吧,因为咱们办事的地方,离他们村子实在是太近了,我怕把村民吵醒了,就不好了。”


黄亚楠摆了一下手,说:“不用等了,走,过去看一看。”


几个黑影子快速的冲下山坡,直奔村庄后面的一片坟地。他们几个人到了坟地边上停住脚步,俯下身子蹲在了土沟里。


“大哥,你看中间那个最大的坟了吗,这就是他们村的祖坟,你看旁边,我们来了三次探路了,那个人总在那里。”一个手下用手指着前方轻声说。


黄亚楠顺着手下的指引,看到了一个高大的土坟,在大土坟的旁边有一个黄土新坟。新坟引魂帆在夜风中飘动,在帆的下面跪着一个身着白孝服的青年女子,在轻声的哭泣。


“大哥,看到了吧,就是那个女子,好几晚上了就是一直在那里哭。所以,我们没法动手。”黄亚楠的另一个手下小声说。


黄亚楠转回头来说:“你们也是真笨,你们不会装成个过路人过去探一下呀,就这样每天晚上到这里溜个弯回去睡觉。”


“大哥,我,我只要一想起,在宁津地界那天晚上,那一大坑血水,想起,咱们那句兄弟还躺在家里一病不起,我,就有点不敢呀。”手下看了一眼黄亚楠没有底气的说。


黄亚楠冷笑了一声,说:“哼,就这个胆量还出来和我出来做这一行,你们都记住了,有多大的胆就吃多大碗饭,在宁津我们遇上的事儿是我们触动了地下水脉了,没那么多鬼神的,要是想那么多,那我们谁也别挣钱了,你们不还是想挣钱吗,真是的,都是一群狗脑袋。”


“大哥,可是,水脉怎么会是红水呀,还有水里还钻出个人来,要抓我们呀。还有那个老太太,给我们送来的血包子,都……”还没等手下把话说完,黄亚楠跳过来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